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官网线路大全88必发唯一官网必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29 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王冬云已经很久没有去过公司,这次若不是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她恐怕也还不会现身。

    为了这次的大会,她特意打扮的容光焕发,以彰显一位董事长夫人的气质和典雅。

    乘电梯时,遇到了一名年轻的姑娘,一见到她,就表现出惊讶的神情:“哇,您是董事长夫人吧?”

    王冬云狐疑的打量她,点点头:“你是谁?”

    “我是总裁的助理赵小曼,久闻董事长夫人气质非凡,今日一见,名不虚传,您真是比我想象中年轻太多了。”

    “呵呵,是吗?”

    虽然王冬云身边不缺奉承,但是听到一名比自己小太多太多的女孩子说自己年轻有气质,还是觉得特别的自信而愉快,顿时就对这个小姑娘多出几分好感。

    “我也听说立哲身边有两名助理能力非常卓越,你看着年纪不大,却能得到这样的评价,真是不错,好好干,唐氏不会亏待你们的。”

    “那是肯定的,董事长夫人您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协助总裁,将唐氏发展的越来越好。”

    王冬云对她流露出欣赏的目光,就在这时,咣当一声,电梯剧烈的抖动了两下,险些把穿着细长高跟鞋的王冬云给颠摔倒,赵小曼及时搀扶住她,叮嘱:“夫人,您小心。”

    随着电梯里一片黑暗的降临,王冬云蹩起眉头:“这怎么回事?”

    “应该是电梯坏了,我来立刻打电话,您不要惊慌。”

    赵小曼拿出手机,迅速拨通行政部的电话,挂了电话后,她说:“夫人,行政部马上就会派人来抢修,请您稍等片刻。”

    “你不害怕吗?”看她一副淡定语气的模样。

    “只是电梯坏了而已,我跟着总裁在德国出差,遇到过比这更惊险的场面。”

    想到德国一行,赵小曼心底涌起阵阵柔情。

    两人闲聊片刻,电梯以最快的速度抢修完毕,等到王冬云迈出电梯的门,忽尔听到赵小曼在身后喊:“夫人,您耳环掉了。”

    王冬云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耳垂,真的掉了一只耳环,她立刻返回电梯,却郁闷的发现,耳环掉在了电梯门的夹层里。

    “还真是会掉,居然掉在了这里。”

    “一定是刚才电梯故障颠簸时不小心掉落的。”

    “算了,会议快开始了,这一时半会估计也拿不上来。”

    王冬云正准备遗憾离开,赵小曼蹲下身:“夫人,您等一下。”

    她伸出一只手,一下子塞到了夹层里,因为缝隙过窄,手伸的很吃力,王冬云站在一旁都替她捏把汗,好不容易够着了,她站起身,抹了把头上的汗,将耳环微笑着递到了王冬云手里。

    那一刻,王冬云对这个年纪不大,却心思细腻的姑娘充满了好感,她一定是看出了自己今天戴的这一套首饰是精心挑选的,耳环、项链、手链,缺了一只耳环虽然不会影响其它两样首饰的美感,但却像是完美的冰山少了一角,总是不能将美发挥到最大极限。

    “谢谢啊。”

    王冬云将耳环戴在了耳朵上,视线不经意撇到她的手:“呀,你手背都被划伤了!”

    赵小曼露出朝气蓬勃的笑容:“没事,这点小擦伤跟董事长夫人您的心情来比,不算什么。”

    “你这小丫头,嘴巴真是会说话,难怪你们总裁那么器重您。”

    王冬云当即拍拍她的肩膀:“你今天帮我维护了最完美的形象,这样吧,晚上让你们总裁带你到湘园来吃晚饭,算是我表达对你的感谢。”

    “不用了夫人,举手之劳而已,我哪好意思跟总裁索取这样的功劳。”

    “就这么决定了,回头我会跟你们总裁说,晚上一定要来哦。”

    王冬云冲她抿嘴一笑,就转身朝着会议室去了。

    股东大会召开了近两个小时,如王冬云预料的一样,她的出现令股东们眼前一亮,纷纷对她言语奉承,更是夸赞她是唐氏的不老传奇,三十年如一日,风姿依旧,岁月不改。

    王冬云心里高兴,就愈发的感激赵小曼,于是会议结束,她对整理文件准备离开的儿子说:“晚上把你的女助理带到湘园来。”

    “干什么?”

    唐立哲诧异。

    “她今天帮了我个忙,我邀请她去家里吃顿晚饭。”

    “什么忙,有这个必要吗?”

    “这你就不用知道了,反正你只要把人带去就行了。”

    “最近公司很忙,大家都要加班,恐怕没这个时间。”

    “我已经和人家说好了,你这是让我对别人失言吗?”

    “只是一顿饭,什么时候吃不行,再说了,我也可以替你在外面请,为何一定要带去家里呢?”

    “在外面请如何能彰显诚意,带家里又怎么了,可别告诉我你担心家里的那个人争风吃醋,只是带助理回家吃顿饭而已,要是这样也吃醋,那她如何担的起总裁夫人的称号,身为总裁的夫人就是要大度,想当年,你爸……”

    “行了行了,我忙的很,没空听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那人你带是不带?”

    “我说了晚上要加班。”

    “行,你要是忙的话就不用回去了,我到下班时间,直接派司机过来接她。”

    没等儿子再说话,王冬云已经转身离去,唐立哲无语的瞪着她离去的身影,真是弄不明白她整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唐立哲回到办公室,经过助理办公桌时,特意停下脚步问:“小曼,董事长夫人为什么要请你吃饭?”

    赵小曼笔挺挺的站起来,将电梯里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之。

    “这点小事还用请吃饭吗?”

    “总裁,我也这么觉得,可是夫人她……”

    “算了,她要请就请吧,下午她会派司机过来接你,你吃了饭到公司再加会班,下个季度的工程就要开启了,现在务必要争分夺秒的把手头的事情全部处理好。”

    “知道的总裁,你放心,我会尽快完成任务!”

    傍晚,唐家的司机还真的到唐氏来接人了,赵小曼跟着司机去了湘园。

    这是她第二次来到总裁的家,上一次是总裁喝醉的时候,这一次则是被邀请而来。

    她进到客厅,素素与李载明还有唐乐都坐在那里,三个人不知玩着什么游戏,气氛相当好,素素蓦然瞧见赵小曼,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她愕然问:“赵助理,你怎么来了?”

    “我……”

    “这是谁?”

    李载明询问素素。

    素素低声回答:“你哥的助理。”

    “是我请她来的。”

    赵小曼还没开口回答,王冬云的声音已经传进每个人耳中。

    “赵助理,欢迎你到家里做客,不要局促,当成自己家就好了,坐吧。”

    王冬云热情的招呼赵小曼,素素与李载明对视一眼,彼此都觉得纳闷。

    “小赵今天帮了我一个忙,所以我请她到家里吃顿便饭,对了,你们总裁没一起回来吗?”

    “总裁很忙,还要在公司加班,我吃完饭也要回去加班的。”

    “既然那么忙,还来吃什么饭,公司缺吃的吗?”

    李载明冷不丁来一句。

    素素替他捏把汗,这个小叔子真是什么都敢说,这么不客气的语气,岂止损的是赵小曼的面子。

    “立明,是我执意要请她来的,人家也是盛情难却。”

    “这位就是总裁的弟弟吧?你好,我叫赵小曼。”

    “恩。”

    李载明漫不经心的应一声,也不看对方的眼睛,只是对素素说:“嫂子,你刚不是说想吃天芳斋的烤鱼吗?这个点正好,不如我们一起去吃吧?”

    “啊哦好啊。”

    素素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小叔子这是替自己脱离窘境呢,其实她哪有说起过想去吃什么烤鱼,小叔子只是不想让她呆在家里郁闷罢了。

    “家里有客人,你们去吃什么鱼?想吃鱼吩咐厨房做就是了。”

    王冬云当即显露出不满,最尴尬的莫过于赵小曼了,她一来他们就要走,明摆着是不欢迎她。

    “姐,其实我今天也不全是为了来蹭顿饭,我主要还是想来看看你,对了,这是我特意让我妈从老家给我寄来的香囊,据说对怀孕的人安眠特别有好处,我听总裁说你现在晚上都睡不踏实,有了这个安神的香囊,你不但能睡得好,而且第二天一早,精神都会特别好。”

    赵小曼说着,将一只紫色香包递到了素素面前。

    素素倒是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招,只得微笑接过,表示出了自己的感谢之心,并且顺带让小叔子改天再陪自己一起去吃烤鱼,今天就算了,在家里陪陪客人。

    用餐时,王冬云一边替赵小曼夹菜,一边随意问:“小赵,你家是哪儿的?”

    “G市的。”

    “哦,父母是做什么的呢?”

    “他们都是普通的工人。”

    “这么说你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了?”

    “是的。”

    “那你怎么会有能力进到唐氏,而且还成了我们立哲的助理呢?”

    在王冬云看来,普通人家的孩子,经历一般都是比较普通的,因为所处的条件有限,所赋予的能力也就有限。

    “夫人,您只问了我父母的情况,还没有问我。”

    “哦,那你说说说看。”

    “我是从**大学毕业的,十七岁就修完了所有大学的课程,并且以优异的成绩被英国伦敦大学录取,毕业后放弃了国外优越的工作回到国内,只是因为我不想替洋人工作,虽然我家境一般,但是却不影响我吸取知识,我在国外留学的所有费用不但全免,连生活费都是学校负担。”

    “啧啧啧,天哪,真是看不出来啊小赵,你这么厉害。”

    王冬云瞬间对她赞不绝口,完了就开始拿素素这个反而教材来说事了。

    “小赵,听了你的经历,我很佩服,真的,同样是穷人家的孩子,有些人却没有你这样的上进心,她们以为靠点手段就能坐拥一切,真是可笑极了。”

    李载明想开口说话,素素及时用眼神制止,她虽然一肚子不爽,可不想在这样的场面下与婆婆发生口舌之争,这只会让赵小曼看笑话罢了。

    一顿饭吃的十分郁闷,整个吃饭过程,就听到婆婆和赵小曼的对话,她和小叔子反倒成陪衬了,赵小曼健谈她知道,但是婆婆这么能说会道,她倒是第一次见识。

    平时搁家里,她除了对她挑三捡四,阴阳怪调,刁难奚落外,几乎不跟她说一句话,再反观此刻她对赵小曼的态度,素素只觉得凄凉,她都不如唐立哲身边的一名小小的助理。

    赵小曼被送走后,素素就上楼了,没多久,李载明来到了她房间。

    “挺不痛快的吧?”

    小叔子问她。

    在小叔子面前,她不需要伪装什么,痛快就是痛快,不痛快就是不痛快。

    所以她承认了。

    接着,就等着小叔子来训斥她。

    果然没错,小叔子来一句:“活该,要带你出去吃,你偏要留在家里。”

    “人家特意送个香包过来,说是来探望我,我再走的话岂不是太不给人面子了。”

    “什么香包,赶紧扔了,谁知道里面是不是放了什么有毒的花草,回头别整出啥事。”

    素素扑哧一笑:“你宫斗剧看多了吧。”

    “你呀,就是没心没肺,你婆婆挺喜欢那小丫头,你看不出来吗?”

    “我眼睛又没瞎。”

    “那你都没有一点危机意识?这年头最流行的就是总裁和秘书搞一腿,这姑娘不是单纯的人,我一眼就看得出,加上你婆婆又对她颇有好感,你可真不能掉以轻心。”

    “其实你是不了解你妈,但凡你哥身边的女人她个个都喜欢,当然我除外,前女友温雅,海归女精英荣艾琳,再到后来的陆琪,以及现在的赵小曼,真的她看她们个个都是天使,唯独看我是魔鬼,所以我也无所谓了,一个人喜欢你可以没有理由,但一个人若讨厌你你再努力也没用。”

    “你搞不定婆婆,总能搞定老公吧?”

    “我老公需要搞定吗?要不是我信任我老公,我早让那个姓赵的滚蛋了。”

    “这件事你婆婆确实做的不妥,请什么人回家吃饭不好,请一个小助理,这简直是没把你放眼里,一点不考虑你的立场和感受,还是个女助理,回头唐立哲那边我也要说说,他妈任性,他怎么也跟着糊涂了。”

    “你看看你,左一口你婆婆,右一口他妈,对自己的哥哥也是直呼其名,你到底是不是这家人啊,户口都迁过来了,还是不肯对他们改口吗?”

    “我怎么没有改口?”李载明说的理所当然:“至少我一直喊你嫂子吧。”

    那倒也是,这个家里,她是唯一能让李载明改口的人。

    “光对我改口不行,你也得对……”

    “以后再说吧。”

    素素叹息,凝视面前这个男人,虽然人回了唐家,但心,却还是没有真正的接纳。

    九月眨眼到来,这天,是温启的生日,素素纠结了一上午,还是决定发个生日祝福给他。

    虽然夫妻情分已经走到尽头,但恩情亘久不减,素素感激他,所以于情于理都该祝福他。

    她编辑了一条短信,简单的四个字:“生日快乐。”发送到温启的手机上。

    接下来就是等他的回复,以温启的个性,他会礼貌的回两个字,谢谢。如果已经介怀了他们的过往,可能还会再关心一下她过的好不好。

    然而,素素等了足足一个小时,也没有等到任何回应。

    素素只当他是有事再忙,结果二三个小时过去,还是没有任何回应,素素纳闷了,温启是不会对她的短信视而不见的,更不可能因为怨恨她而不予理睬,那他为什么不回她的信息呢?

    素素当即拨通对方的电话,决定一探究竟。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空号?

    素素瞳孔圆睁,怎么会是空号了?心头随即掠过一丝不详的预感,距离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五个多月,仔细一想,除了结婚那天收到温启的祝福和礼物外,这么长久以来,真的再没有与她联系过。

    她不会忘了离婚那天温启对她说的话:“素素,我的号码永不更换,我会一直为你开机,今后你有任何事,只要用得上我温启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我责无旁贷。”

    这是他当时对她说的话,犹在耳畔,现如今他的手机却已经是空号。

    时至傍晚,素素坐立不宁,最终决定到曾经他们一起生活过的那个家去看看。

    来到那幢独立的大宅,大门是紧锁的,上面挂的锁已经开始生锈,这证明了一直没有人回来过,想到温启黑社会的性质,素素心头的不安更加强烈,她才意识到,长久以来的陪伴和付出,温启已经成了她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的安全紧系着她的心,她像担心自己的亲人一样,担心着这个男人。

    在门口不知伫立了多久,正欲离开时,忽尔听到一声不确定的呼唤:“大嫂?”

    素素迅速回头,对这个称呼实在太熟悉了,她跟温启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他手下的兄弟们都这样喊她。

    “你是?”

    “我是六蛋,你不记得了吗?以前是跟着温老大混的,有次老大还让我替他去大光街给你买烤红薯。”

    他这样说,素素就记得了。

    心里顿时万分激动,正担心温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这就见到他的兄弟了。

    幸好幸好,一切都好。

    “你们老大呢?他手机怎么打不通了?”

    六蛋的脸上露出了一股凝重表情,这股莫名的情绪让素素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她不敢面对又不得不问的探究:“莫非……他出了什么事?”

    “你真的都不知道吗?”

    六蛋这样反问她。

    素素愕然,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

    “哎,上天残酷,我们老大宅心仁厚,却落得那样的下场……”

    一阵晕眩,素素险些昏过去,她以为对方说这样的话,是温启已经不在了。

    “我们的帮派早就解散了,今天是我们老大的生日,我也是怀念他,所以到这里来转转,没想到遇到大嫂你了……”

    “先别说这些,告诉我,他发生了什么?”

    素素强忍心中悲痛,激动的抓住六蛋的衣袖,迫切的想要知道,温启到底出了什么事。

    ------------------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