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娱APP下载送29优德w88体育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43 杀鸡给猴看

    唐立哲身为孩子的父亲,对于孩子被母亲抱走的事实若不予干涉,任何人都干涉不了。

    王冬云憋着这口气,越想越郁闷,整天闷的全世界的人都好像开罪了她一样,看谁都不顺眼。

    这天,她突然在吃饭的餐桌上提出:“这个周末上午,立明你把手头所有的事情都搁一搁。”

    “干什么?”

    李载明不明所以。

    “你都多大了,难道不该成个家吗?我已经给你物色好了相亲对象,这个周末上午十点,在香缘餐厅,你和女方见个面。”

    呵,这是什么情况?报复他抱走了孩子的举措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相亲了?”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那是几百年前,现在崇尚自由恋爱。”

    “自由恋爱?呵,自由恋爱的结果,是不管什么不入流的人最后都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王冬云这样说时,狠狠的瞪了眼对面一语不发,仿佛事不关已的大儿子。

    “我们家已经有了鲜明的例子,之前是我立场不够坚定,才酿成如今这样的局面,类似的错误我不会再犯,这次给你介绍的对象是荣达集团的二女儿,和你同龄,你见也要见,不见也要见,我绝对不会再由着你们,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陆续领进门!”

    “你说够了没有?”

    唐立哲终于被激怒,面色阴沉的望了眼母亲,扔下手中的筷子拂袖离去。

    “你跟你大儿子呕气就呕气,有必要拿我杀鸡给猴看吗?”

    李载明不满的抗议。

    “你以为我就是为了跟你呕气才决定你的婚姻大事?你错了,我再怎么生气,都不会拿你的终身幸福开玩笑!”

    “对啊,这不很好吗?”

    “我给你挑选的这个对象,无论是家世还是人品,都比那个姓卓的要强上千倍百倍,不要不相信门当户对的说法,成长环境直接绝对一个人的休养,我们家如今已经成了全市人的笑话,你无论如何都要替我们争口气,娶个上档次的媳妇回来,也让你哥看看,同样是女人,区别在哪里!”

    “你说了这么多,有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接受?”

    “从你进我们这个家门开始,到现在我从未勉强过你任何一件事,即使你从不张口喊我妈,我也不介意,但是这次,你必须要听我的,否则,你就去把孩子给我要回来。”

    “我要是两个都不听呢?”

    “那我就把唐乐送到国外去读书。”

    王冬云这下可是捏住了李载明的要害,这大半年来,她已经看出来了,李载明把唐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有时候他对孩子的疼爱,真的让她怀疑,到底唐乐是大儿子的孩子,还是小儿子的孩子,不管是谁的孩子,唐乐是唐家的后代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小儿子既然能用自己回家为条件来要挟她,那么她也同样可以。

    “你开什么玩笑?唐乐那么小,你就要送他出国去留学了?”

    果然,李载明脸上的玩世不恭消失了。

    “不是留学,是读封闭小学,他是个男孩子,理应独立。”

    “这可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事情。”

    “那你看我能不能决定?我决定不了你,我的孙子我还能决定不了吗?”

    李载明望一眼唐鹤轩,永远在这个家里没有任何发言的权利,看王冬云脸上一脸自信,想必说的是真的了,他叹口气,只能在心里妥协。

    为了永远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浪费几个小时应付一下也不算太难的事。

    “行,你既然坚持要我相亲,那就相吧,不过我可把话说在前头,我去见是一回事,但见了不代表就一定能看上,如果我看不上,你可不能再逼婚。”

    “一言为定,你放心,一个看不上,还有下一个,你的婚事这次我会好好对待,一定会挑个你满意我也满意的儿媳妇。”

    李载明头顶飞过一群乌鸦,所以他不愿待在这样的家里就是这个原因,缺乏自由,什么都要受到限制。

    王冬云的意思很明显,如果他和那个什么荣达的二女儿没对上眼,那么后面还有千千万万个相亲宴等着他。

    李载明光是想到这个过程头都开始作痛。

    素素回国已经一周,唐立哲没到闺里香来找过她,更别提对那晚在酒吧发生的事作任何解释。

    原本她还抱着一丝复合的希望,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希望越来越渺茫,她看着幼小的女儿就会开始想,也许这辈子,她注定要像母亲一样活着了。

    江琴看出了女儿心中的失落,又开始劝慰她,“素素,你打算就一直待在我这里了吗?”

    “我也没有别的去处。”

    她如实回答。

    “你有家,怎么会没有去处?”

    “那算什么家,人家都将我拒之门外,我都不如唐家的一条狗,狗跑到外面,还会打开门放进去,可我呢,在门口站了几个小时,也没有人过来看我一眼。”

    “我早就跟你说过,一个家庭,公公婆婆小姑小叔子这些人的态度全不重要,你只要抓住一个人的心,那就是你的丈夫,只要把他的心抓牢了,你就什么都不用在意了。”

    “关键是我现在已经抓不住他。”

    想到那一晚的情景,素素就觉得心痛。

    “你都没抓怎么知道抓不住,也许他正在等着你去向他靠拢呢。”

    “明明是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为什么要我去向他低头。”

    “他那明显是报复性的行为,并非发自内心,再说你换位思考一下,你当初不顾他的反对跟着前夫走了,他又是什么心情,我想,不会比你那一晚看到他亲别的女人好多少吧,所以啊,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他也只不过是在让你感受一下,他难过的心情罢了。”

    素素沉默不下,江琴知道,女儿是将她的话听进去了。

    “两个相爱的人,不用计较谁先低头,如果你爱他,那么低一下头怎么了?何况这本身就是你有愧在先,你想想之前你们吵架,那一次不是唐立哲先来跟你认错,所以这次你就听妈的吧,你也向他低回头,他要不是真被伤到了,以他对你的在乎程度,早就跑来了不是吗?”

    “我可以向他低头,但是妈你能保证,别人一定就会接受吗?”

    “你真是傻啊,唐立哲要打心眼里不想跟你过了,你让小叔子把孩子抱给你,他会无动于衷吗?他沉默的态度,就是最好的说明,因为只要孩子在,你就会在,而你在,你们的关系永远都在,他这是在默认你仍然是他妻子,是他深爱女人的事实。”

    母亲的话如同给素素打了一剂强心针,让她原本迷茫灰暗的心情顿时轻松了许多,她决定听从母亲的建议,主动修复和唐立哲破碎的关系。

    当天傍晚,她给王珂打去电话,得知了唐立哲应酬的地点。

    她早早赶过去,蹲守在他的车子旁,守了大概三个多小时,唐立哲的应酬结束,她看到他从酒店里出来,与客户们握手告别,最后,慢慢向车子走过来。

    伸手准备拉车门时,赫然发现车门边蹲着个人,他出现了一瞬间的怔愣,下一秒,就准备无视过去,直接开车走人。

    素素压住了他的车门不让他打开,站起身,揉了柔麻木的双腿,作个深呼吸,说:“你没看到我在这里蹲着呢?”

    “你在这里蹲着干什么?”

    “你以为呢?我除了等你我还能干什么?”

    “你不是都把我拱手让人了,现在还等着别人的男人,什么意思?”

    素素咬了咬唇,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鞋尖,重新又抬起头:“那句话,我收回来。”

    “呵,你没听说过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吗?”

    “就算我那样说了你也不可能那样做的不是吗?你什么时候受别人指使了。”

    “就算我不受别人指使,也已经跟你没有关系。”

    他漠然的甩开她的手,又要去拉车门。

    素素直接用身子将车门挡住,她不死心的说:“你真打算跟我完了?那女儿被我抱走你怎么无动于衷?”

    “孩子不给你,你就会一直以孩子为幌子,在我的生活里出现,给你了,我们才不用为任何理由再见面,不对吗?”

    素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里难受的要命,她的声音哽咽了:“你说的都是真心话?”

    “我从来不说假话。”

    “你太过分了,我只不过是帮助一个曾经帮助过我的人,你就这样对待我,无视我们多年的感情,好,你要跟我玩完,那就玩完吧,明天上午十点民政局门口见!”

    素素说完,就伤心的走了,一路上,不停的抹眼泪,总以为妈妈说的都是对的,等回到闺里香,她一定要告诉母亲,她,也有理解错的时候。

    她回到家,将唐立哲的言论和态度说了出来,可是母亲听到,却并不生气,反而还笑呵呵的,江琴没有再发表任何意见,只叮嘱她早点睡,不管结果如何,生活都要继续。

    隔天一早,素素穿戴整齐,就背起包准备出门。

    “这么早去哪?”

    “民政局。”

    “现在这个点,人家还没上班呢。”

    “没关系,我可以等,早解脱早死心。”

    “和唐立哲联系过了吗?”

    “不用联系,他肯定会去的。”

    “那吃点早饭再去吧。”

    “不吃了,昨晚就饱了。”

    素素迈步离开了家门,看看时间,才七点半,她昨晚和唐立哲说的时间是上午十点,这个点出来确实早了些,于是决定步行过去,大概走个二个多小时,也就差不多能到了。

    她还真的走了过去,在路上,买了杯豆浆喝,她以前就挺喜欢喝豆浆,喜欢豆浆浓浓的香甜味,今天这是她一次喝到苦涩的犹如咖啡一样的豆浆。

    步行了近两个小时,到达民政局门口,站在熟悉的一棵树下,她内心无限感概,这个地方她真是太熟悉了,二进二出,人生应该不会有第三次,这次离婚以后,她发誓,再也不会到这个地方来。

    看看腕上手表的时间,十点已经到了,可是唐立哲却不见踪影,她不会想到他不来,因为昨晚他的态度很明确,他就不想跟她过了,话也说的那样决绝,孩子给她,是为了从此生活中再无交集,他那么喜欢女儿的人,都能把孩子给她,可见和她结束的心是多么坚定。

    她不会再挽留了,强扭的瓜不甜,心若不在一起,和分开没有区别。

    又等了二十来分钟,还是没见唐立哲来,眼看着民政局就要下班了,她生气的拨通了唐立哲的电话。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什么意思?这节骨眼上关机?他到底什么意思?素素不死心的又拨了他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很久无人接听。

    素素再拨王珂的电话,得知了一个令她气愤的消息,王珂说唐立哲出差了,就今天上午,去了利智,归期不定。

    好一句归期不定,她挂掉电话,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徒步走了两个小时,又在烈日下等了半个小时,结果人家已经飞去了地球的另一半。

    在没有给她任何知会的情况下。

    她狠狠踢了一下旁边的树干,王八蛋,混蛋,她昨晚明明说的很清楚,今天上午十点民政局见,就算他走不开也要通知她一声,让她一个人白白等这么久算什么事,素素当即发誓,等他出差归来,一定要好好跟他闹腾一番。

    她失落的回到闺里香,一进家门,江琴看也不看女儿就说:“婚没离成吧?”

    素素盯着一脸云淡风轻的母亲,郁闷的回应:“妈,你问这样的话,就好像你知道唐立哲会去出差一样。”

    “他会不会出差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他不会轻易跟你离婚。”

    “行了行了,你不用说了,我现在不想再听你任何至理名言,昨晚没休息好,我去睡了。”

    素素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向王珂打听,唐立哲出差回来没有,每次王珂给出的回答都是,没有。

    素素很纳闷,唐立哲以前出差从未这么久过,这次怎么了,难道真是……

    不可能。

    在某个念头萌生的一刻,她就迅速否定了。

    这天,她闲来无事,约了瑞欣一起出来逛街。

    自从回国,她没有和任何人联系,瑞欣都不知道她居然已经回来了大半个月。

    瑞欣一边指责她没良心,一边关心她在国外过的怎么样。

    看她情绪低落,精神萎靡,就猜测她一定过的辛苦,素素解释自己不辛苦,真正让她觉得累的是和唐立哲现在将碎不碎的关系。

    姚瑞欣很吃惊,忙询问她和唐立哲又怎么了。

    素素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好友听,瑞欣听完,不可思议的惊呼:“没搞错吧,你和唐立哲好不容易走到一起,现在要分了?”

    “恩。”

    素素忧伤的点头。

    “你开玩笑吧?”

    “你看我的样子像吗?”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当初是多么困难才结成百年之合,怎么现在一点也不珍惜?”

    “不是我不珍惜,是他执意要跟我散。”

    “那你们婚已经离了?”

    “还没有,等他出差回来,我们就去签字。”

    “什么嘛,出什么差?唐立哲我昨天还见着呢。”

    素素一下子懵了,表情错愕的盯着对面的好友,半响反应不过来……

    --------------------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