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兴发娱乐手机官网澳门永利娱乐APP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61 一句实至名归,伤了多少心

    素素最终还是回了唐家,她紧随着唐立哲的身后,刚想随他迈进客厅的门——

    “站住!”

    屋内突然传来一道凌厉的嗓音,接着王冬云苛刻的面孔出现在她的眼前:“从今天开始,东边空出那间屋子是你的居住地,没有我的允许,你休敢踏进这间宅子一步。”

    这真是莫大的屈辱,素素等着唐立哲说话,可在看到他漠然的背影后,她的希望落空了,她知道,这便是他说的,回到唐家后,就只有痛苦的第一步。

    “少奶奶,我帮你把行李拿过去。”

    鸿叔黯然的走到她面前,接过了她手里的行李。

    既然这个家里唯一维护她的人没有说话,那她再争取也就没有必要了,倏然转过身,她随着鸿叔蹒跚的脚步,默默走向了那间属于她的卑微空间。

    “少奶奶,你就暂且委屈的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吧,等少爷和老夫人……”

    “他们要气让他们气个够,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一切都非我所愿,鸿叔,你懂的。”

    “哎,原以为你能摒弃一切磨难顺利嫁进唐家,剩下的便是好日子,没想到你与少爷的关系倒是不如从前了。”

    “什么都会变的,唐立哲他是个凡人,他也免不了俗。”

    “其实少爷若不是真的伤了心,他不会对你这般无情的,那天晚上的经过你不在场你不知道,医生一度宣判小小姐性命垂危,我从未见过少爷那般痛苦,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独独救不了自己的女儿,那种压抑的心情你无法想象,这也是他憎恨少奶奶你的缘故,你是去救人,可是你救的人,却不是他的女儿,这一点,最让他无法接受。”

    “权当是对我们感情的考验了,我死皮赖脸的又回到唐家,就是不想轻易放弃这段感情,如今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再不能像从前那样好聚好散,我好不容易争取到一年的时间,希望这时间最后不会变得毫无意义。”

    素素当晚坐在空落落的房子里,说的好听点叫空房,说的难听点,其实这就是一间杂货屋子。

    王冬云让佣人收拾了腾给她住,不就想讽刺她是个杂种吗?她安的什么心思她不会不知道,只是不想去计较而已。

    起身走到窗前,将窗户推开了一扇,屋里弥漫着一股霉湿味,让她闻了作呕。

    “嫂子。”

    李载明突然出现在门前,看到小叔子,有股想哭的冲动,但是她忍住了。

    “你怎么来了?这屋里味道重,我们到外面说话吧。”

    素素径直走向门外,两人来到唐家的后花园。

    李载明目视着偌大的犹如宫殿一般宏大的别墅,讽刺冷哼:“这样一个冷冰冰的地方,真不知道你坚持要留下是为了什么?”

    “我不能退缩,如果我退缩,就是灭了自己威风,长了她人志气。”

    “那你委曲求全的留下,莫非就是为了赌这一口气?”

    “我只是不想让赵小曼那样的女人来替代我在小婉身边的位置。”

    “你就那么确定你走了,赵小曼就一定能取代你的位置?”

    “你以为赵小曼是什么善类,她比起陆琪,只有过之,无不及。”

    “可是你现在这样回来,唐家的人不会让你好过的?”

    “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何况他们也从来没让我好过过。”

    “以前再不好过,至少唐立哲是维护你的,还有我,可现在,他对你误解颇深,我也即将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

    素素感到惊讶:“小叔子你要去哪?”

    “我接到巴黎一位著名摄影师的邀请,我们会共同完成一副伟大的作品,所以,我可能要离家很长一段时间,短则半年,长则一年两年都有可能,如今家里最让我放心不上的便是唐乐和你,唐乐还好些,毕竟是长孙,有所有人宠爱着,你却不一样,你现在是最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我却不能再继续帮助你了。”

    素素心里很难过,因为小叔子的要离开,可是她没有将这份伤感表露出来,而是尽量以一副轻松的语气说:“哎哟,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尽管去追寻你的梦想吧。”

    “好在有那个金毛狮王在,你别看她整天吊儿郎当,没个正经样,其实她挺仗义的,我已经嘱咐过她好好关照你,以后你有什么困难,就找她帮忙好了。”

    “都结婚一个多月了,你还叫人家金毛狮王,那你这么一走,她怎么办?”

    李载明没好气:“她继续过她逍遥的日子呗,对人家来说,我就是空气,是摆设,可有可无,我走或留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妨碍。”

    ……

    这一晚,两人聊了很久,第二天,唐家的人就为唐立明举办了一场小小的欢送会。

    如果是从前,王冬云绝不会同意小儿子离开家去别的地方很久,可如今不一样,她想的是,小儿子暂时离开,正好是她收拾程淑雅的大好机会。

    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围在一起,唯独少了两个人,两个媳妇,卓素素和程淑雅。

    素素是没有机会践行,程淑雅则是雷打不动的白天睡觉,夜晚横行。

    她听到楼下动静很大,便好奇的走到楼梯口探头往下看,正好听到唐乐说:“叔叔,我祝你一路顺风,早日拍遍世界所有的风景,然后回来和我团聚。”

    唐乐的话引来一片笑声,李载明连声答应:“好好,叔叔一定早去早回。”

    早去早回?啥意思,这家伙要离家出走?

    程淑雅觉得不可思议,不可能这家伙要离家出走都不跟她说一声吧?这么无视她,把她当空气吗?

    转身回到卧室,拿出手机,编辑一条短信发出去。

    楼下李载明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出来一看,又将手机放回口袋,说:“好了,大家祝福的话我都收到了,我还要去赶飞机,行李还没收拾完,我先上去收行李了,祝大家未来都健康快乐,幸福美满。”

    李载明到了楼上卧室,便看到程淑雅穿着睡裙坐在沙发上,他云淡风轻的问:“叫我上来干什么?”

    程淑雅目光犀利的瞪着他:“你难道没什么话要跟我说?”

    “说什么?”

    李载明莫名其妙。

    程淑雅无语至极:“呵,这家里都替你开起欢送会了,对我这个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居然无话可说?!”

    “噢,你说我要去巴黎的事啊,这个我觉得对你来说,反正说不说都不重要,晚上又见不到你,白天也不能打扰了你睡觉不是?”

    “昨天下午你没见到我吗?”

    程淑雅指昨天她教训赵小曼,被李载明撞见的事。

    “这可不能怨我,我当时是想说的,不知道谁说我还懒得听。”

    “你得了吧,你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告诉我,别不承认,你娶我回来,就是把我当空气。”

    李载明哭笑不得:“还不知道我俩谁是空气。”

    “我至少如果要出远门,我会告知你一声,不会无缘无故消失,这点尊重都没有的话,即便是有名无实的婚姻,也没有维持下去的必要。”

    “我也没说一声不响的就走啊,这不,我信都给你写好了,就准备走时给你放床头,你醒了正好能看见。”

    程淑雅接过信,展开就只有简单的一行字:“本人要去法国,实现远大梦想,再会。”

    “这是什么糊弄人的玩意?”

    “这哪里糊弄人了?”

    “就这么寥寥数语,不是糊弄吗?”

    “那你整天夜不归宿,还只言片语都没给我留呢。”

    “我那是短期,而你是归期不定,你这么一走,我岂不成守活寡了??”

    “我就是不走,你过的不也是寡妇的日子,反正走或不走,咱俩就一个结局,要么我独守空闺,要么你守活寡度日。”

    “那你凭什么不独守空闺,而要让我守活寡度日?”

    “嘿我说程淑雅,你这么不依不饶的,莫非是舍不得我走?”

    “我呸,要滚快一点……!”

    李载明临走时再三嘱咐程淑雅要照顾好嫂子,可令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他走后第二天,就接到家里的电话,说程淑雅也走了。

    李载明那个抓狂啊,赶紧拨打程淑雅的电话,因为气急败坏,电话一接通,就口无遮拦的吼道:“程金毛,你去哪了???”

    “唐龟毛,我去哪了,需要跟你汇报吗??”

    “我不是让你在家里照顾好素素,怎么家里来电话说,你提着行李去向不明?”

    “废话,你走了我若不走,等着被整死啊!”

    李载明抚额叹息:“姑奶奶,你一彪悍的女汉子,谁敢整你?”

    “我再彪悍我能玩的过你那阴沉老妈的心机?她都能把小三领进门,把你敬爱的嫂子打入冷宫,我赤手空拳,留在唐家寡不敌众,那还不死路一条?”

    “……”

    李载明狠狠揪着头发:“大姐,你武侠剧看多了吧?”

    “不管怎么说,你不在唐家,我是不可能留在那里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夫唱妇随的道理是我们中华五千年文化美德,你啥时回家告之我一声,我保证你前脚进去,我后脚就跟进去了。”

    “对,就像我前脚走了,你后脚也跟着走了是吧??”

    “嗯呐。”

    嗯个毛,李载明生气的挂断了电话,他真是脑子进水了,怎么能托付这个不靠谱的女人照顾嫂子,讲了跟白讲一样,现在指不定自己在哪个国家逍遥快活呢。

    素素回唐家已经三天了,还没有见到女儿小婉的面,这让她非常焦虑。

    唐家的大宅她进不去,佣人受了王冬云的命令,也不抱孩子踏出大厅一步,所以素素想看到孩子,几乎是不可能。

    她央求鸿叔把孩子抱给她看看,鸿叔爱莫能助,告知她自己只是唐家的一名管家,说的好听是管家,说的难听不过是一条看门狗,他没有力量与夫人抗衡。

    鸿叔提醒她,与其求他这个没用的人,不如去找少爷唐立哲,只要他同意了,没人能阻拦她看孩子的脚步。

    素素当即打电话给唐立哲,可没等她说完打电话的用意,唐立哲就很无情的告诉她:“想看孩子不可能。”

    “为什么?我是孩子的妈,凭什么不让我看孩子??”

    素素生气的大吼。

    “现在知道是孩子妈了,可在孩子命悬一线时,你在哪里?”

    他旧事重提,心中的芥蒂根深蒂固,无论素素说什么,都坚持不让她看孩子。

    挂了电话,素素掩面痛哭,最让她感到伤心的不是没能争取到看孩子的机会,而是她和唐立哲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他语气中的冷漠深深刺痛了她的心,他真的还是那个从前爱她至死不渝的男人吗?为什么爱情走到这一步,如此令人失望透顶……

    素素看不到孩子,已经心如刀割,偏偏赵小曼在这时候三番两次刺激她。

    她频频往唐家跑,李载明走了,程淑雅也走了,唐立哲整天呆在公司,公公唐鹤轩出去垂钓,天黑才归来,家里只剩下王冬云一人,两个女人合起手来,她便成了被攻击的对象。

    赵小曼在素素回唐家后首次登门,特意来到她居住的东边杂货屋,一进门就用手捏住鼻子,夸张的惊呼:“天哪,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素素冷冷的看着她,自己如今失势,她是有意来看笑话,她不会让她得逞,起身走到门边,用力一堆,将她推了出去,接着重重关了房门。

    可赵小曼并没有因此而败兴归去,而是抓住一名经过的女佣,故意问道:“你们家这间屋子为什么有股猪骚味啊,难道你们唐家还养牲口吗?”

    “没有赵小姐,这里以前只是堆了一些杂物。”

    “哦,原来是杂物啊,那可能是我鼻子出了问题,呵呵……”

    赵小曼第二次来唐家,素素看到唐家佣人张灯结彩,似乎要迎接什么贵宾一般,就找到鸿叔问:“鸿叔,今天家里是不是要来什么人,或是有什么事?”

    鸿叔欲言又止,表情为难,素素心里便生出一股不详预感,抓着他问:“到底什么事,你告诉我?”

    “是、是那个赵小姐,今天要认小小姐做干女儿……”

    素素闻言如雷轰顶,她顶着满身屈辱回到唐家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阻止赵小曼接近女儿,可现在她听到了什么?那个无耻的女人居然要认她的女儿做干女儿?谁同意了?她这个亲妈绝不同意!

    知道找婆婆交涉也不会有结果,以婆婆对赵小曼的喜爱和对自己的厌恶,她就是跟她们闹也只会落下风,她唯一可以指望的人便是唐立哲,于是去了唐氏集团。

    “夫人,总裁在会客,现在不方便见你,你有什么事……”

    王珂见素素风尘仆仆的赶来,知道是遇到了什么愤愤不平的事,正巧总裁这会心情也不好,怕两人见面战火升级,本想阻拦,却未能阻拦的了。

    砰一声,素素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唐立哲阴沉着脸抬眼望向门边,看到来人,脸色更不好了。

    就在刚才,他与一名唐氏正欲收购的企业负责人会谈,对方央求他放过一马,他不同意,激怒了对方,居然出言不逊的说起他的私事,不知从哪空穴来风听到一些谣言,说他老婆跟别的男人跑了,这种触了唐立哲大眉头的事。

    他现在的心情,可以想象。

    “唐立哲,你知道唐家今天在干什么吗??”

    她站在他的办公桌前,声色俱厉的质问。

    “出去!”

    唐立哲言简意赅,不由分说,就要赶她走。

    “赵小曼说要认我女儿做干女儿?这件事是你授意的吗?你们这样做,有没有考虑到我的感受?”

    唐立哲缓缓站起身,切齿的讽刺:“你的感受?你的感受算什么?你痛了最好,疼痛这种事本就不该一个人来承受!”

    “我不会同意赵小曼跟我女儿扯上任何关系!”

    “你有选择的权利吗?”

    “如果你们一意孤行,我只有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就凭你也想跟我争孩子,你去向王本洋打听打听,以你现在的条件,你争的过我吗?”

    素素感受到一股寒气流向自己的全身,她没有这样的把握,只是想孤注一掷,可是唐立哲的话,却让她如此伤心,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和这个爱到骨子里的男人,因为孩子的问题而剑拔弩张……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泣血质问。

    “这个问题,我也无数次的在心里问自己,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一次次辜负我的深情!”

    “不要让赵小曼接近我的女儿,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赵小曼是婉婉的救命恩人,再生父母,没有她就没有婉婉,认做干女儿,实至名归。”

    一句实至名归,让素素的心痛的支离破碎。

    那么努力忍住的眼泪渗出了眼眶:“如此说来,我是不是该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才能让你们的结局更完美……!”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