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88必发88官方网站88必发登录官网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62 远得要命的爱情

    那天,素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唐氏集团,她只知道,从那扇坚硬的门里出来后,她的心就像四月的樱花,掉成了一片一片。

    不想回唐家,不想看到赵小曼和王冬云得意的面孔,活了二十几年,只有今天,才真正的领悟到小人得志的含义。

    她落寞的身影游荡在大街小巷,更显出城市的凄凉,在街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要放弃吗?也许唐立哲要的就是她低头,她放弃,她退缩,

    可她,偏就不会让他如愿。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吧,从小到大,她什么样的灾难没有经历过。

    吸了吸鼻子,抹干眼角的泪痕,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将电话打给了王珂。

    “温启在哪里?把地址给我。”

    王珂将温启正在接受治疗的医院地址报给了她。

    打起十二分精神,素素去了南山医院,在那里,见到了布朗姆医生。

    “嗨,卓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布朗姆,很高兴见到你,你是位好医生,之前让你受苦了。”

    “不要这样说,救死抚伤是我们的本能,我也很喜欢中国这个地方。”

    素素与布朗姆聊了一会,得知是唐立哲邀请他来到中国,并给他安排在这家医院,温启的状况一日比一日好,预计还有三个月,就可以恢复正常,痊愈出院。

    这无疑是对素素多日来阴霾的心情听到的唯一好消息,她和布朗姆来到温启的病房门前,看到温启睡着了,布朗姆让她尽量不要吵醒病人,之后便走了,素素一个人进到病房。

    她缓缓走到病床前,望着那张消瘦的脸庞,也是经历了怎样的打击,才让他的命运遭受这样的变化,素素咬了咬唇,努力克制想要夺眶而出的眼泪,一字一句对病床上躺着的男人说:“要好起来,一定要好起来,你只有康复痊愈,才不枉费我所遭受的一切委屈和误会,我的付出,必须要值得……”

    之后,她便低下头,默默流泪。

    许久后,她起身离开,就在她走出病房门的刹那,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睁开了双眼,原来,他听到了她所有的话,也知道了她因为他,而过的不好。

    温启的双手紧紧攥到了一起。

    姚瑞欣正在外面汗流浃背的清点货物,突然一名同事面色沉重的领着一名阔太太出现在她面前,一看到阔太太横眉竖眼的瞪着自己,她就知道自己今天难逃一劫了。

    “小姚,这名夫人说要找你。”

    同事唯唯诺诺的开口,就将这烫手山芋丢给她,逃之夭夭……

    “阿姨,你找我有什么事,我们到一边去说?”

    姚瑞欣正想将刘昊母亲领到一边,刘夫人一巴掌已经挥了过来:“不要脸的东西,警告你多少次了,离我儿子远点,真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是不是?”

    刘夫人这一巴掌打的着实狠,引来了许多同事观望,瑞欣微低着头,感受到脸庞火辣辣的疼,她没有激烈的反抗,而仍然是心平气和的说:“你可能误会了,对你儿子我从来没有任何奢望,我说过不会进你们刘家的门,那并不是为了应付你的话。”

    “还敢狡辩?嘴上是说不会进我们刘家的门,可实际行动呢?昨晚居然把我儿子留在自己家里过了一夜,你安的是什么心?你害不害臊?一个离了婚的寡妇,留一个单身男人在家里过夜,你随便从这里拉个同事过来问问,像话吗?恩??!!”

    “他昨晚喝醉了,没有办法走,不是我留他住下的,而且他过了一夜也是和我儿子睡一起,我们之间清清白白。”

    “我呸,你这种鬼话只有说给傻子听才会相信,你们之间清清白白是吗?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刘夫人说着从包里扯出几张照片,照片明显是偷拍的,照片里,刘昊将瑞欣压在桌上,用力的亲吻,瑞欣的脸唰一下红到了耳根,她咬着唇说:“那时候他已经喝醉了……”

    “你的意思是我儿子喝醉了轻薄你,你对他一点想法没有是吗?真是可笑啊,我儿子一个富家公子,仪表堂堂,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凭什么就对你一个寡妇上心了?你要不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段勾引她,这世上女人多的是,他不轻薄别人,偏生的就轻薄你,姚瑞欣,你懂点廉耻吧,都是生为母亲的人,你就算自己不要脸,你也得顾全他的脸面吧,他都那么大个孩子了,你难道想让他整天被同学们指指点点吗?今天是最后一次来警告你,下次我可就不来这里了,我直接到你儿子学校去,我看你是不是宁愿看着儿子被别人数落瞧不起,也要一意孤行非把我儿子勾引到手不可!”

    刘夫人说了一堆难听的话后,扬长而去,瑞欣站在烈日下,身体却如坠冰窟,她感受到周围全是鄙夷的目光,是啊,没人会相信她的话,她一个离了婚的寡妇,除了还有点姿色外,有什么能吸引到一个富二代的筹码。

    真的是很憋屈,她只是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而已,可是这些人,为什么就不肯放过自己?

    想到昨晚,刘昊与母亲因为相亲一事大吵一架后,就来到了她家,他来时已经喝了很多酒,一见面就说要带她走,她拒绝了,他便生气的强吻了她,后来便一昏不醒,瑞欣没办法,就让他在姚子涵屋里睡了一夜,却没想到刘母一直暗中派人监视儿子,居然拍了那些让她百口莫辩的照片。

    现在为什么要出这么明媚的太阳,现在应该是下雪的季节才对,六月天下雪,才能体现她有多么冤屈。

    没等到下班她就走了,这已经是她第N次换工作了,不是因为自己能力有限,而是刘母三天两头找到她工作的地方,对她言语辱骂和吵闹,弄得她没有办法呆下去,她不想顶着流言蜚语每天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厚着脸皮出现在大家面前,她敏感的自尊心让她做不到这一点,即使是别人一个异样的眼神,也能杀的她无处盾逃。

    一路强忍着眼泪来到昊风跆拳道馆,刘昊乍一见到她,十分意外,诧异的问:“这个点你怎么来了?没去上班吗?”

    “拜你所赐,我又失业了。”

    觉察到她情绪不对劲,刘昊似乎意识到什么,沉声质问:“我妈又去找你麻烦了?”

    “你们母子为什么就不能让我过上平静的生活,知不知道我能熬到今天,我有多辛苦,刘昊算我求你了,放过我好吗?我不是你的良人,刘家那扇门我也永远都不可能迈的进去!”

    “刘家的门是刘家的门,我是我,你只要到我身边就好,谁要你去迈刘家的门了?”

    “难道你要为了我与父母断绝关系吗??”

    “如果他们一直不接纳你,我只能这么做。”

    “那你就没有想过,这样会给我带来怎样的灾难,难道你那了不起的妈,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做出这样的选择而无动于衷?”

    “我会保护你,这是我对你承诺。”

    “不必了,我姚瑞欣什么都需要,最不想要的就是承诺,那对我来说是太遥远的东西,我要不起,谢谢你能看上这样一个残缺不全的我,但是,我真的不适合你。”

    瑞欣说完,就要转身离去。

    刘昊拉住了她的手腕,瑞欣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怕他眼底的伤痛会让她好不容易竖起的堡垒轰然倒塌。

    “一定要还没抗争就放弃吗?我在医院里性命垂危时,你已经看清了自己的心,你也爱我,像我爱你一样的爱我,为什么我们明明相爱,却一定要因为这么俗气的理由而分开?”

    “决定放弃不是因为你的家庭不接受,还有一大部分原因,是我不想过素素那样的生活,再相爱又怎么样?终究抵不过世俗的考验,这世上还能找到比唐立哲更爱卓素素的吗?找不到了,可是那又怎样?素素现在的生活就是我以后的翻版,已经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我输不起了,一个人挺好,以后的日子,就让我一个人面对吧。”

    “那对你来说,我是什么?”

    刘昊的身体在颤抖,他为了她,不惜与家里决裂,不惜结婚又离婚,只是想让自己与她更匹配一点,可是她,却总想着一个人走完所有的路。

    “对我而言,刘昊你,是我远得要命的爱情。”

    夜已经深了,唐立哲应酬完从外面回来,眼睛睨向东边的一间屋子,那里还透着光亮,隔着窗户也能依稀听到,里面的人一声又一声接不上气的咳嗽。

    那天从南山医院回来,半路下起了雨,素素刀枪不入,却最不能淋雨,每次淋完雨雷打不动的肯定会发烧咳嗽,这一次也未能幸免,只是从前有人嘘寒问暖,如今却只有孤灯清影。

    嘴巴很渴,今晚佣人又忘了送水过来,真是人情世故,冷暖自知,她摸索着起床,打开房门,现在已经是深夜了,王冬云肯定早已经休息,她去厨房也不会有人发现,回唐家已经四五天了,因为这个家的女主人一道命令,她每天只能止步于那幢巍峨的大宅门前。

    一路跌跌撞撞摸索到客厅,灯已经全都关了,乌黑的一片,她不敢开灯,怕别人发现,凭着脑海里对唐家熟悉的结构图,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经过沙发边时,她突然心一紧,只见黑暗中,一道极小的光闪耀着,虽然感冒鼻子已经失灵,但还是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烟味,这个点,居然有人,坐在这里抽烟。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人是谁了,这个家里如今抽烟的男人只有唐立哲一人,她定了定脚步,对着黑暗中说了句:“我进来倒杯水。”

    说完她就继续朝着厨房走了,在厨房里倒了一杯热水后,端着杯子出来,顺着原路回去,客厅里的那个人已经站了起来,烟火也已经熄灭,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难过还是因为身体太过虚弱,她踉跄摔了一跤,黑暗中的那个人,并没有将她搀扶起来。

    于是素素明白了一个道理,不管什么时候,路都要一个人慢慢的走,好好的走,不要轻易摔倒,因为没人会拉你起来,即使是你最爱的人。

    回到那间属于自己狭小的空间,她抬起手腕,才看到手背上泛红的一片,热水全都洒在手上了,嘴巴已经干涩的连讽刺的弧度都扬不起来,她终于如他所愿了,他说,他就是要她痛,她真的痛了,除了手上,还有心里。

    *****

    周二上午,唐立哲在一帮人的簇拥下,从唐氏集团内走出来。

    今天是签订收购海风药厂的日子,那可是块风水宝地,等他把那个厂收购下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将已经倒闭的药厂夷为平地,再竖起高高的大楼。

    让中国一大半的人口住在唐氏集团建筑的高楼里,是唐立哲的梦想,为了他的梦想,他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来,这其中他看到了太多绝望的脸,和听了太多哀求的话,他却从未因此而止步,弱肉强食的年代就是这样,你若不骑在别人的头上,就只能被别人踩在脚下。

    “唐立哲,你这个冷血无情的人,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就在他准备弯腰坐进车里时,突然不知从哪窜出一名血红了双眼的疯子,他定眼一看,认出了对方便是海风药厂的厂长,也就是前两天来求他不要收购药厂的人,因为没能改变唐立哲的心意,而说起他老婆与人私奔,这些激怒了唐立哲的话。

    保安迅速将情绪失控的厂长按住,唐立哲稳步到他面前,面无表情的说:“我就算不收购你的药厂,也自有别人收购,你既然没有能力经营下去,那就该接受这样的结果。”

    “不,只要你不收购,别人收购不了,唐总裁,算我求你,放过我的厂子吧,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祖业,我不能让它毁在我的手上啊,我会想办法,我会想办法让它起死回生的……”

    “工厂没有倒闭的时候,你没有这个意识,现在已经穷途末路,你再说这样的话不觉得为时已晚?”

    “这么说来,你是怎么也不肯放过我的药厂了?”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要接受现实。”

    “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那好啊,我等着,我唐立哲最不怕的就是别人打击报复!”

    言罢,一行人驾车绝尘而去……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