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足彩混合过关中奖查询糖果派对注册送金币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76 她若不嫁,他必不娶

    从总裁办公室出去后,赵小曼的心情便跌落谷底。

    她原本只是想试探一下,可还未等到她试探,结果已经不言而喻。

    总裁已经犹豫了,他贪恋那个生命的到来,原本对妻子的背叛与憎恨已经随着她的怀孕而既往不咎,如果照此继续发展下去,自己真的将再无一丝胜算。

    她心里恨,心里恼,可是又能怎么样,所有一切努力,都抵不过一个未出世的孩子。

    就这样放弃吗?绝对不可能的,她不会让自己的所有付出变成了替别人披嫁衣,一定还有方法扭转乾坤,现在不是伤心愤怒的时候,而是比任何时候都需要重新振作,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她眼下一定要找出一个能让卓素素失去优势的有利筹码!

    赵小曼想了很久,唐立哲是因为另一个男人的存在才和卓素素婚姻出现裂痕,或许还是可以从那个男人着手,温启只要一天与卓素素保持联系,便是唐立哲心头一根刺,她或许只要抓住那个男人就能抓住把柄。

    这么一想,她心中有了主意,当即打了通电话。

    第二天,她乔装到一家咖啡厅,与一名同样行踪诡异的男人会合。

    “你好,我就开门见山说了,帮我盯着这个女人,只要发现她与这个男人见面,无论他们做什么,说什么,一定要给我留下证据。”

    赵小曼说着,将一张卓素素的照片和一张温启的照片递给了陌生男人。

    男人接过去一看,“唐氏大少奶奶。”

    “你认识?”

    “呵,这样的风云人物,干我们这行的,怎么可能不认识。”

    “那就太好了,事成之后,我必有重谢。”

    “事成之后是事成之后,事成之前,是不是也该谈一谈价格的事?”

    “你要多少?”

    “这个数。”

    男人扬起五根手指。

    赵小曼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是五万。

    “余侦探是不是有点狮子大开口了?”

    “这是根据身份而定的价格,赵小姐应该心里清楚,唐家大少奶奶远不止这个身价。”

    “你确定你会给我有用的线索和证据?”

    “你既然能找上我,说明我在业内的实力和口碑都是能令你满意的,既然如此,还说这种质疑的话有何必要?”

    “价格再少些吧。”

    “您就甭开玩笑了,我们干这一行冒的是怎样的风险你该十分清楚,何况依你赵小姐的身份,会为了区区几十万的小钱而犯愁吗?”

    赵小曼咧嘴一笑:“行,成交。”末了还承诺:“若事情办得漂亮,别说五十万,五百万都不在话下。”

    “余某就喜欢跟爽快人打交道。”

    两人握手言和,合作关系正式确立。

    刘昊结束了跆拳道课程,看到姚子涵闷闷不乐的坐在更衣室的角落里系鞋带,他走过去问:“子涵,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姚子涵闻言情绪更加低落,低头咬了咬唇,满眼失望的说:“今天是我最后一次上课了……”

    “为什么?”

    刘昊大吃一惊。

    “我妈妈说,从下学期开始,我要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学习上,而不是练什么跆拳道。”

    刘昊皱了皱眉,心里比谁都清楚姚瑞欣做这个决定的私心。

    他蹲下身安抚姚子涵:“别难过,这件事交给我,我会说服你妈妈,让你继续跟我学习的。”

    “真的?”

    “是的。”

    有了教练的保证,姚子涵终于恢复了从前的笑脸,到了六点整,姚瑞欣到道馆接儿子回家,自从与刘昊摊牌再不往来后,她已经不再踏足道馆内,每次都是等在外面,让姚子涵自己出去找她。

    今天,她左等右等不见孩子出来,又不想给刘昊打电话,只好硬着头皮到道馆内去一探究竟。

    到了道馆,看到姚子涵趴在刘昊的办公桌上写作业,她表情沉了下来,轻声训斥:“涵涵,下课了怎么不出去?不知道妈妈在外面等你吗?”

    儿子还未回话,另一个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是我让他坐在这里等的。”

    瑞欣没有回头,后背却已经僵硬如石,“作业收了,跟我回家。”

    姚子涵乖乖的收拾书包。

    “是不是我不让他等在这里,你就打算永远也不踏进我这里一步了?”

    刘昊绕到她面前,质问。

    瑞欣不回答,跟着儿子准备出去。

    刘昊扯住她的手臂:“我们谈谈。”

    “孩子在这里,你要跟我谈什么?”

    “就是谈孩子的问题。”

    瑞欣知道他要谈什么,直截了当的说:“如果你是要我收回不让他再继续学习跆拳道的话,那就不必浪费口舌了,我已经考虑了很久。”

    “理由?”

    “课业繁重,没有闲暇时间再用在其它事上。”

    “说谎。”

    “爱信不信。”

    姚瑞欣要走,刘昊不松手:“你明明就是为了躲避我,却找这么没有说服力的理由,你这么做不觉得对不起孩子吗?大人的事为什么要牵扯到孩子身上?他只是想继续自己的兴趣而已。”

    “如果你一定要这么说,那也可以,我给他换家道馆,这个你管不着了吧?”

    “姚瑞欣!”

    刘昊凝视她的背影,气极……

    晚上,瑞欣与儿子吃了晚饭,刚把饭桌收了,桌上的手机响了。

    “妈妈,教练给你打电话了。”

    姚子涵探头一看,大声告之。

    “不用理会。”

    她拖着客厅的地,故意无视喧嚣的铃声。

    “妈妈,你接吧,这样不接很没有礼貌的。”

    她常常教导孩子要有礼貌,言传远不及身教,只好放下手中的拖把,拿着手机进了卧室。

    “干什么?”

    很不客气的语气。

    “跟我谈谈。”

    “我认为傍晚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

    “是我去你家还是你来我家?”

    “刘昊,我真的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你就不能……”

    “还是我去你家吧。”

    他说着就要挂电话,姚瑞欣忙大喊:“不行……”

    “今晚我必须要和你见到面,至于在哪见面,你尽快决定。”

    瑞欣算是明白了,这人有强迫症,他说要见面如果见不到,就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我去找你吧。”

    深思熟虑后,她做了这个决定,之所以做这个决定,是因为刘昊每次到她家后,总是以各种理由赖着不走,儿子已经慢慢长大了,有些事情也已经懂了,她不想和刘昊的争论声影响到孩子,更不想让他知道他们大人之间复杂的关系。

    “行。”

    挂了电话,瑞欣从卧室出去,佯装很平静的说:“涵涵,你洗洗自己先睡吧,你们教练找我有点事情要谈。”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知道教练给你打电话是要找你谈事情,因为他已经答应我了,一定会说服你继续让我在道馆学习。”

    姚瑞欣从家里出去,作个深呼吸,又是一次拉锯战,她必须这次要和刘昊彻底说清楚,以后两人再没有任何联系!

    刘昊刚挂了手机,叮叮叮,门铃响了,不会来这么快吧?他诧异的朝门边走过去。

    门一打开,门外站着的人竟是许久不曾联系的前女友徐洁,他愣了愣,面色不悦的问:“你来干什么?”

    “昊……”

    徐洁未语泪先流,一下子扑到他怀里,离的近了才看清,她的脸上都是淤青。

    “你被人打了?”

    “我们进去说好吗?”

    刘昊满心不愿意,但看在过去的情分上,加上她现在情绪不佳,又有伤在身,便勉强让她进去了。

    徐洁进到客厅,便开始哭诉自己的遭遇,说和他分手之后,她受了很大打击,一气之下随便找个人嫁了,哪知道这个人是个混蛋,婚后三天两头对她大打出手,她真的是快疯了,才跑来找他诉苦。

    刘昊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是看到她这样,心里心疼的却不是她,而是另一个女人,他想,瑞欣当初是怎么熬过来的,她一定受了很多苦。

    “昊,有酒吗?我想喝点。”

    刘昊拿了瓶红酒,她一把夺过去,替自己倒了杯,又替刘昊倒了杯。

    一口气喝掉自己的一杯,她抹了抹泪,继续说:“我今天来,不是想来博取你的同情,我知道你已经不爱我了,我就是心里苦……”

    “过不下去离婚便是,何苦为难自己。”

    “离婚,离了婚谁还要我?”

    徐洁嘲讽的冷笑。

    言罢,瞄了刘昊一眼,突然按住自己额头的太阳穴,“我的偏头痛又犯了,我记得你这里好像还有药,应该就在卧室的床头柜第二层抽屉里,你帮我拿一下好吗?”

    刘昊也没多想,起身就去替她拿药。

    等他找到药递给她,看看时间,下了逐客令:“我待会还有个朋友要过来,你若没什么事就请离开吧。”

    “什么朋友?”

    徐洁本能的紧张。

    “这个恐怕以你我现在的关系,没必要透露了吧。”

    “可是我今晚没有地方去……”

    “T市多的是酒店,你要找不到我现在可以帮你联系。”

    “不能让我在这里呆一晚吗?我现在哪里都不想去。”

    “抱歉,不可以。”

    他斩钉截铁。

    徐洁还想继续争取,刘昊已经起身替她打开门,她眼中流露出复杂,但也没有死缠烂打,经历过了才明白,对这个男人硬的根本不行。

    “那好吧,我就去离你家最近的富阳酒店,你若有事可去那里找我。或者,打电话让我来也可以。”

    刘昊完全没把她的话放在心里,他会找她有什么事?也不可能会打电话让她来,徐洁临走时,深深的瞥了眼客厅桌上那杯未动的红酒,她有把握,自己走后,刘昊一定会喝了它。

    喝了它,也许,他们又能回到从前……

    徐洁走后,瑞欣来了。

    一进门就没给刘昊好眼色,沙发上一坐,就开始反客为主。

    “你给我听好了,第一,我只是一个离过婚还带着孩子的二手女人,高攀不起你们财大气粗的刘家,为了我们彼此生活宁静,我再恳请你一次,和我保持距离。”

    “第二,我这辈子已经打算不嫁了,就算嫁,也不可能嫁给你刘昊,你该结婚还是该处对象,自己看着安排,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更不要去我家,你家我也是最后一次来。”

    “第三,为了避免再有机会见面,姚子涵的跆拳道肯定不会再继续在昊风学习,你说的对,不能因为我的私心而抹杀了孩子的兴趣,我会给他重新换一家……”

    “说完了?”

    刘昊给她倒了杯白开水,她却随手把那杯没喝过的红酒给喝掉了。

    心里的郁气被酒精这么一压,痛快了许多。

    “其实我今天叫你来,没别的意思,就是谈论子涵继续学习跆拳道的问题,我也明白我的存在给你带来很大困扰,所以我已经很努力的不去打扰你的生活,转学真的没必要,换了环境不但需要重新适应,教练之间教的课程也不一样……”

    刘昊分析着一条条转学对姚子涵的不利,瑞欣却渐渐没办法集中精力的去倾听。

    她感到口干舌燥,而且身体很难受,那种感觉说不清,从来没有过,不是痛是热,很热很热……

    她的反应引起了刘昊的注意,起身到她面前问:“怎么了?”

    他是弯着腰与她说话的,她抬起头,两人的视线近在咫尺,突然,她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刘昊心里咯噔一声,完全被姚瑞欣的举动惊懵了。

    她将自己紧紧的贴在他身上,嘴巴咬着他的手指,刘昊错愕了几秒,面对这个他本就心仪的女人,他根本没有任何思考的余地,就凭着本能的反应吻上了她的唇。

    瑞欣很火热的回应他,两人吻的热火朝天,刘昊身体里的**细胞被深深激活,就在沙发上,两人迫不及待的撕扯着对方的衣物,很快坦诚相见。

    一切发展的都偏离了方向,却又似乎顺理成章,他的渴求,她的需求,为这样的夜晚增添了无限的色彩,他进入她时,出乎意料的美妙,即使生过一个孩子,但因为极少过夫妻生活的缘故,她仍然如二十几岁的少女,令他疯狂。

    瑞欣也是久逢甘雨,仿佛到了一个奇妙的世界,她从未到过的境界,真的太美好了,好到她希望永远都不要醒来……

    婚姻几年,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可以把深恶痛绝的事做成另一番样子,曾经,汪鹏无数次的为了她不愿意与他亲近而殴打她,从那时起,她几乎性恐惧,所以即使离婚后也从未有过幻想,但现在这一刻却不一样,她体会到了从未体会过的,那种极乐的欢乐……

    两个人都要疯掉了,为彼此而疯,整个客厅成了战场,到处都是他们爱的痕迹,做到最后,筋疲力尽,瑞欣昏睡了过去。

    激情消退,理智回笼,刘昊将沉睡的人抱到房间的床上,盯着她汗湿的容颜,想到今晚她彻底挣脱束缚淋漓尽致的表现,才知道她骨子里并不保守,只是生活将她逼到了战战兢兢的地步。

    褪去伪装,她是个极度渴望被爱的女人。

    床上的手机响了,是早已被删除的号码,他按下接听,徐洁带着迫切的声音传过来:“昊,你睡了吗?”

    “还没,有事?”

    他出奇冷静的声音,让她无比失望。

    “哦没事,就是随便问问,如果你睡不着的话,我们可以出来喝一杯。”

    “不必了,下药这种事,一次就够了!”

    其实在瑞欣抱住他的那一刻,看到她泛红的脸,刘昊就已经想到,徐洁今晚并非只是为了来诉苦,而是带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她借口头痛让他去替自己取药的空档,在他的红酒里下了药,只是或许她做梦也不会想到,那杯酒阴差阳错的最后被姚瑞欣给喝掉了。

    将手机关掉,扔到一旁,他抱紧了床上的女人。

    也许他不该趁虚而入,但他却一点也不后悔,甚至有些感激徐洁,若不是她的成全,他们永远都不可能再有更深的发展。

    他爱这个女人,爱她的坚强,爱她的隐忍,爱她时而的迷糊,爱她的全部,这个女人的一切他都爱,只是爱她,却不能照顾她,她选择距离,他就只能站在遥远的一边,默默等候。

    如果这一生,注定无法在一起,她若不嫁,他必不娶,她若嫁了,他亦单身。

    爱是留在心间的,即便不能生活在一起,留守着那份爱,便是地久天长……

    深夜,瑞欣醒来,没有哭闹,只是默默的接受这一切。

    她早已过了少女时代,如果到了这个年龄还纠结贞操问题,那未免过于矫情。

    只是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稀里糊涂的就和刘昊发生关系了?

    对于过程她全部记得,唯独不记得,最开始的情景。

    刘昊就睡在身边,感受到了她的体温变化,他醒来,两人在黑暗中,无声的对望。

    “不要告诉我,你给我下药了?”

    她真的不想问出这样的话,因为在她的心里,刘昊不是这样的男人,同样的,自己也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是下了药,但不是我下的。”

    “谁?”

    “徐洁。”

    对于这个名字,瑞欣似熟悉又似陌生,刘昊直言相告:“是我前女友。”

    听完他的经过,瑞欣陷入沉默,他又说:“事情已经发生了,要打要骂都随你,你可以告我性侵,也可以让我对你负责,当然,我最乐意见到的是后者。”

    没错,他刘昊从来不怕对她负责,怕的,是她拒绝他的这份责任。

    意料之中的结果,她起身穿好衣服,丢下一句:“今晚一切就当没发生过。”匆匆离去……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