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买外围的app > 国民老公强索爱:非你莫属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优德w88官网中文官网优德优德w88网页版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81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李载明撂下大话,自然是要付诸行动,为了证实小嫂子是安胎还是堕胎,他决定先从药材入手。

    他让家里的佣人将喝剩倒掉的药渣找给他,然后拿到医院去鉴定,鉴定的结果很快就出来,证实百分百是堕胎的药物。

    这么看来,素素确实是喝的堕胎药而不是保胎药。

    如果不是她有意而为之,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这种可能就出在给她开药的医生身上。

    李载明傍晚开车拦截了贾医生,质问她是不是被人收买了,收买她的人给了什么好处,只要她说出来,自己会给出更好的条件。

    奈何贾医生一口咬死自己没有收过任何人的好处,只是在尽一个医生的职责,病人有什么需求就怎么来,不会收一分昧良心的黑心钱。

    李载明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扬言恐吓如果她不承认,就会让她家破人亡,贾医生依旧不为所动,甚至还挺起胸膛,说自己行得正站得稳,不怕恶人打击报复。

    医生这条路基本上就已经走不通,李载明深感挫败,垂头丧气的来到素素的病房,一见到她,就叹息埋怨道:“你说你,怎么就那么不长心眼,你自已去医院看医生,让医生帮你取什么药,结果现在倒好,死无对证了。”

    素素目光空洞的望着顶上的天花板,嘲讽回应:“敌在暗,我在明,我如何能想到,这世上到处都是陷阱……”

    “你喝的药我已经拿去检测过了,确定就是堕胎药,我只问你一次,你认真回答我,你真的是想要保住那个孩子的吗?”

    “我说了实话你是否会相信?”

    “当然会。”

    “我想要保住孩子。”

    “好,那就完全可以确定,你被人算计了,而且是掉进了一个非常精心设计的陷阱。”

    “我甚至还能猜到,陷害我的人是谁。”

    “你说赵小曼?”

    “除了她,还会有谁如此痛恨我腹中的孩子……”

    “可我们现在并没有证据能证实这是她做的事,那个贾医生背后一定有人在给她撑腰,不然她不会那么理直气壮,无所畏惧。”

    “也是怪我自己粗心大意,没有仔细看她写的病历,才让自己百口莫辩!”

    素素想到这想,真的是痛心疾首。

    李载明安慰她:“你也别自责了,医生写的病历向来没几个人能看懂,都是跟鬼画符似的,谁知道他们写的什么,又怎么能想到,他们会背道而驰。”

    “世态炎凉,人心险恶,人活着真的太累了……”

    素素悲观的话让李载明大惊失色,以为她要想不开,“你可千万别这样想,你放心,我已经答应了唐立哲,一定会替你洗刷冤屈,一定还有其它的切入点,我会继续追查真相,争取早日还你一个清白。”

    “不必了。”

    素素苦笑笑:“证明了又如何,一个人相信什么他看到的就是什么,唐立哲不信任我,这是我们婚姻最大的失败,我已经对这段婚姻心灰意冷,即便他不提出离婚,这一次,我也会选择从这暗无天日的围城里走出去。”

    事情演变成今天这样的结果,李载明也是无可奈何,确实是充满了诸多的误解和坎坷。

    素素的几位好朋友陆陆续续的都来探望她。

    肖戈莹很想再替方明杰生个儿子,所以半年前就去了国外,一直在尝试试管婴儿技术。

    如今归来,大喜降至,她试管婴儿成功,孩子在肚子里已经稳稳的过了三个月。

    这个好消息若是放在过去,她一定急不可耐的告诉素素,可放在眼下,她刚刚失去一个孩子,又与唐立哲缘分走到尽头,必然是不能再说了,免得徒增她心中的伤感。

    “素素,这段时间真是苦了你了,我一直在国外,都不知道你居然经历了这么多……”

    肖戈莹发自内心的替她感到难过。

    素素摇头:“没事,都已经过去了。”

    肖戈莹很快又勃然大怒:“这个唐立哲,他真是可恶到极致了,如此不珍惜你,等会他来了,我非骂死他不可。”

    “你有这个心我很感激,但是不必了,况且他也不会再往这里来。”

    站在肖戈莹身后,一直保持沉默的方明杰这时开口,明显天平是偏向朋友的一边:“素素,其实也不能全怪立哲,你自己也有错,你说是不是?”

    “她有个屁错,你就会助纣为虐,给我滚外面去!”

    肖戈莹一听方明杰袒护唐立哲,就气不打一处来。

    方明杰立刻噤声:“好好,我不说,你别生气,小心动了胎气……”

    “你怀孕了?”

    素素惊讶的问。

    “哎哟!”

    方明杰脚背被老婆用力一踩,痛的失控喊叫。

    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刚才在路上,夫人一再叮嘱,怀孕的事千万别在素素面前提起,他一不小心给忘了,好吧,这一脚踩的活该。

    素素看着两人的反应,就什么都明白了。

    她由衷的说:“其实你不必顾虑我的感受,虽然刚刚失去孩子,我心里很难过,但是这与你无关,你能重新怀上宝宝,我真的替你高兴,真的……”

    “素素,谢谢你,也是真的,我怀这个孩子太不容易了。”

    想到在国外那些痛苦煎熬的日子,肖戈莹真的此生都不想再有第二次,每一次从成功到失败,都是从天堂掉入地狱的折磨,或许是最后她的毅力和忍耐感动了上天,才终于赐给她一个孩子。

    “我明白,男孩女孩知道吗?”

    “男孩。”

    “真好,儿子双全了……”

    “好了,不说我了,我替你削个苹果。”

    肖戈莹生怕刺激到素素,赶紧转移了话题。

    毕竟在人家流产又处境艰难的时期,不适宜谈论这些。

    “老婆,我来,我来,我不是跟你说了,暂时不要摸这些凶器……”

    已经被赶出病房的方明杰,一直躲着偷看老婆,一看她拿水果刀,便拨腿冲了进来。

    “哎,没事!!”

    “有事就晚了……”

    方明杰说着已经麻溜的削起了苹果皮。

    素素看着两人恩爱的模样,心中百感交集,也很质疑一个问题,是不是一开始不用很相爱,这样将来才能爱的所无保留,像方明杰和肖戈莹,熟悉他们的人都该清楚,两人当初是如何的水火不容,可现在呢,却是最让人艳羡的一对。

    再反观她与唐立哲,就是相反的版本,他们从一开始爱的轰轰烈烈,那时是他们心中最完美的爱情,现在却是截然不同的结果,真是令人遗憾生悲。

    肖戈莹临走时,一再安慰她,一定会找个时间找唐立哲好好谈谈,努力帮助她修复他们之间的关系,素素对此苦涩一笑,说道:“每个孩子都是上帝派来的天使,既然上帝让他飞回去,那说明上帝不看好我们的这段姻缘,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坚持的必要……”

    言语之间,尽显对婚姻的失望,以及毫无所恋。

    三天后,素素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该出院了,出院这天,是妈妈来接的她,对于女儿在唐家所受的委屈和悲惨遭遇,江琴一直是默默无闻的态度,不是她不关心女儿,而是从一开始她就已经告诉过女儿,你介入那样的家庭,与那样家庭里的男人相爱,注定这一生都不会平坦。

    在第一次知道女儿结婚的对象是唐鹤轩的儿子后,后来发生的这一切,江琴都隐隐有所预料,因为这样的路,她曾经也走过,女儿既然选了和她年轻时一样的路,那么就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素素出院后第二天,就去了一家寺庙。

    她的心已经蒙上厚厚的一层灰,那些灰日积月累,成了厚重的泥巴,覆盖在她的心上,压得她喘不过气。

    她在寺庙见到了一位名叫慧根的禅师。

    素素站在他面前时,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师傅,你救救我吧……”

    师傅将她领进禅房,让她将自己内心压抑的苦闷一一道来。

    素素几乎是哭着讲诉了自己的遭遇,禅师一直等她哭完,才云淡风轻的起身说:“好了,现在你跟我过来。”

    素素又跟着他从禅房里出去,他们来到寺庙的一块无人的空地上,慧根大师不知从哪摸来一把斧头,问她:“现在我把斧子扔向天空,你觉得会怎么样?”

    素素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

    禅师将斧子扔了出去,只听“咣”的一声,斧子又掉回了地上。

    禅师问:“你听到天空喊疼的声音了吗?”

    素素木然回答:“斧子又没有伤及到天空,天空怎么会喊疼呢……”

    “斧子为什么伤及不到天空?”

    “天空是那么高远,那么辽阔,斧子扔得再高,也不可能触及到天空的皮毛……”

    “是啊,天空高远、辽阔,那是天空的心胸大。如果一个人有天空般宽阔的心胸,别人就是再向她放暗箭、捅刀子,又怎么可能伤得了她的心灵?”

    素素低头看了一眼那把掉在地上暗淡无光的斧子,又抬头望了望高远蔚蓝的天空,突然心里就有些释怀了……

    李载明很用心的调查,但因为素素钻的套子太深,结果不尽人意。

    一周的时间很快到来,素素接到了王珂的电话,唐立哲让她到唐氏集团去。

    其实接到这通电话,素素就已经明白他找她是为何了。

    不就是离婚吗?借用程淑雅的话说,不是谁离了谁就不能活。

    素素很坦然的答应了王珂,隔日便来到了唐氏集团。

    王珂将她领进唐立哲办公室,已经是第二次,她在他的办公桌上,看到那张刺眼的离婚协议书。

    唐立哲站在落地窗前,留给她的是一抹冰冷僵硬的背影。

    “不用我多说什么了,签字吧。”

    他的话同他的背影一样,没有任何温度。

    素素走到办公桌前,拿起那份薄薄的离婚协议,她不用看也知道唐立哲不会亏待她,再借用他的话说,她毕竟也替他生了个女儿。

    哧啦一声,离婚协议一撕为二。

    唐立哲满面怒容的转过身,“你干什么?”

    她就这么当着他的面,将离婚协议撕的粉碎,然后,撒在他办公室的地上,也是他们的中间,那些支离破碎的纸片,顿时就像形成了一条无法逾越的河流,而她,就站在河的对岸对他说:“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会受恶人摆布,等到我洗清自己的冤屈,到那时,我会堂堂正正的从唐家走出去!”

    唐立哲在门口愤怒的拉住她:“你以为自己真有那么多的冤屈可以洗刷,不要忘了李载明已经败兴而归,你还要再自讨无趣一次吗?!”

    “是不是自讨无趣我心里有数,你等着看结果就是了!”

    素素摆脱了他手腕上的力度,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闺里香,瑞欣正坐在家里等她。

    见她回来,瑞欣很紧张的想问什么,又似乎开不了口。

    她已经等她有一会了,听江阿姨说,她去了唐氏集团。

    直觉告诉她,素素很有可能和唐立哲已经签署了离婚协议……

    这个时候,她可以想象好友心中的痛楚,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什么时候来的?等我很久了吗?”

    “没有,我就刚来一会。”

    看她的神情,像是什么事也没有一样,这太不寻常了,即便不是离婚,她如今见了唐立哲,回来也不该是这个状态。

    “素素,我今晚没什么事,我们去喝酒吧,像大学那时候一样,我们喝它个昏天暗地怎么样?”

    素素没好气的哼一声:“得了吧,都是孩子的妈了,别让孩子看到你不堪的一面。”

    她越是冷静,她越是担心,“没事,去吧,子涵我会叮嘱他先睡的,等明早起来,我酒醒了,他啥也不会看到。”

    “要喝你去喝,我已经对那种靠酒精麻醉自己的做法不感兴趣了。”

    “那你想怎么样?你说,只要你想做的,我都奉陪到底!”

    看着好友一脸正色的模样,素素感叹道:“姚瑞欣,你真是连安慰人都这么真诚,你这样不行啊,我告诉你,人有时候不能太真诚了,得活得随心所欲一点,这样,才不会永远处在被动的位置。”

    “哪跟哪呀,我现在是来安慰你,不是让你来说教我。”

    “安慰就不用了,我现在不需要安慰,我最需要的是好好睡一觉,然后养足精神来一场空前绝后的战斗……”

    素素说完就丢下她,朝着卧室的方向去了。

    瑞欣站在原地浑浑噩噩,战斗?战斗什么?她要跟谁战斗?唐立哲吗?

    等她追过去,素素已经反锁了房门,正式进入休眠状态。

    赵小曼最近可谓春风得意,计划进行的超乎想象的顺利,听说那日卓素素也已经被总裁召唤过来签署了离婚协议,万事俱备,只欠冬风,她就等着坐上总裁夫人的宝座了。

    晚上下班,回到自己的公寓,突然从旁边窜出来一个人,把她吓得半死:“卓素素,你干什么?”

    如今的她,也再不会恭顺的喊对方素素姐。

    素素漠然的看着她,冷嘲热讽:“吓得不轻,看来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我看你现在真的是疯了,孩子没了你失望大家可以理解,但跑出来像疯狗一样咬人,可就不值得被同情了。”

    “我需要你同情了吗?你若行得正站得稳,你至于这么害怕?”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害怕了?”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你现在不仅害怕,还很紧张,并且在猜测,我来找你干什么?”

    “神经病!”

    赵小曼甩手欲走人,被素素拦住了去路。

    “你要再这样我可报警了?”

    “报呀,正好让警察来介入调查一下,我那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失去的?”

    “难道你认为会是我下的毒手吗?”

    “到底谁下的毒手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这件事你脱不了关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看来是要我给总裁打电话了?”

    赵小曼从包里拿出了手机。

    这次,素素制止了她:“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是不是真心爱你们总裁?”

    “干什么?”

    “如果是的话,我或许可以成全你们。”

    “你会这么好心?”

    “不要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所谓的成全不是撮合你们,而是从唐立哲的世界里退出去,毕竟是曾经相爱过的人,要我心甘情愿的去成全,我当然不可能做到。”

    赵小曼不说话了,看得出她心有所动。

    “是又怎么样?”

    “那你认为我退出了,唐立哲会接受你吗?”

    “这就是我的事了,不劳你费心。”

    “好,那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不要白日做梦了,你这种女人,配做唐立哲的老婆,但不配做我女儿的后妈,所以,趁早给我死心!”

    “你耍我?!!”

    赵小曼暴怒。

    “耍你怎么了?不自量力的女人!!”

    “卓素素,你才是个下贱的女人,烟花之地出来的贱女人,有没有你的退出对我来说根本无所谓,我想得到的东西,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我得不到的,就一个男人而已,我赵小曼凭我自己的本事,一样可以得手,不信,咱们走着瞧!”

    “到底谁给你这么可笑的自信?”

    “你激怒了我没有你好果子吃,在我现在还没有彻底愤怒之前,最好少来惹我,不然……”

    “不然就联手我婆婆,像在唐家我落魄的时候那样,不停的羞辱欺压我是吗?”

    “呵,现在的你,还需要我联手别人吗?可怜虫,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赶紧滚回你的烟花之地,从此打消你的凤凰梦,安分守已的去做一个侍候男人的妓女吧……!”

    “你人前一个样,人后一个样,现在对我说的这些粗俗之语,就不怕有一天唐立哲知道了?”

    “我会像你那么蠢吗?生生的把自己美好的形象在总裁眼里一点点毁灭?你看好了,我从前在总裁眼里是什么样,以后也会是什么样,哈哈哈……”

    赵小曼狂妄大笑着离去,素素眼中的嘲讽之意伴随着星光越来越深沉。

    是吗?从前什么样,以后也会什么样,赵小曼,不要以为只有你会耍手段,这世上还有一种状况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相关小说:豪门私宠:冷少的路边甜妻首席,想明白了再结婚第七任新娘我先爱,你随意无路可逃,首长结婚吧豪门悬爱重生之复仇女王太气人红颜依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