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皇后万万岁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优德w88手机在线登录永利棋牌赢了钱能出来吗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周围议论纷纷,魏云清的脸色微微一沉。身旁的杨奕更是眉头紧皱,刚往前走了一步想要训斥这些刁民,就被魏云清拉住往后一拽。

    杨奕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站稳便接到了魏云清警告的眼神,他这才想起自己是个“哑巴”,就算再气愤,也要紧闭嘴巴。但他到底意难平,不悦地看着眼前的这群刁民:仙女姐姐可是救了他的人,岂容这些刁民污蔑辱骂?

    见魏云清心肠冷硬不肯救人,那中年妇女绝望地离开,转头去求其他人,但不巧的是,难民中没有大夫,没有人能救得了她的丈夫。她最终回到丈夫身边,带着两个孩子哭得撕心裂肺。

    魏云清强迫自己不去听不去看,避开难民们的不善视线,躲到了一旁,坐着不吭声,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存在感。

    杨奕见状,忙凑了过去小声安慰她:“姐姐你可是天上的仙女,又怎能轻易施法救人呢?那些贱民,不用理会他们!”

    可惜杨奕完全没有安慰到点子上,听了他的话,魏云清反而心情更糟糕。这种有苦也说不出的感觉,真是够糟心的。连杨奕这个跟她一伙的都以为她是有办法却不肯出手相救,别人误会她没有良心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偏偏她怎么解释都没人信,叫她怎么办?

    “阿奕,你让我一个人静静,别理我。”魏云清有气无力地推开了杨奕。对于杨奕口中的那一套贱民说辞,她也没心思去纠正他了。

    杨奕还想说些什么,见魏云清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只好恹恹地坐到了一旁。他想,这些贱民居然惹仙女姐姐生气,死不足惜!只是他现如今自身难保,也无法为她讨回公道,等他回了上京,谁再惹她他就诛他们九族!

    魏云清人坐在一旁,心思却还在那中年妇女和她那肚子疼的丈夫身上。哭了会儿后,那妇女央着推着个平板车的人把她丈夫搬上车,立刻出发向宣城走去,她边走边安慰她那几乎已经神志不清的丈夫,希望他能坚持到城里找到大夫。

    休息时间已经够久,难民们也收拾了东西,慢慢向宣城的方向走去。

    吕大牛见魏云清和杨奕单独坐在那儿,还想过来打个招呼,被他妻子一把抓住,她对他耳语了几句,吕大牛面露犹豫,却还是跟着妻子,领着俩孩子走远。

    魏云清其实看到了那两个人的动作,但她没多说什么。这些难民们乡里乡亲的,等之后开始新生活,还要互相照顾的,她救了吕大牛的儿子没救那个中年男子,若吕大牛再跟她多来往,足以令人对吕大牛家产生迁怒,他们不过是升斗小民,渴望平淡的市井生活,她也无法苛责他们的做法。反正她跟他们也只是萍水相逢,等到了宣城,估计再不会有什么交集。

    等周围的难民们一个个消失,魏云清才叫上杨奕,坠在后面跟着其他人。杨奕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魏云清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打起精神来,我们还要走半天呢!”她提起还剩好多的馒头,笑得一脸灿烂,“他们不理我们没关系,我们还有这么多馒头呢,饿不死!”

    杨奕之前被魏云清的情绪感染,再加上联想到自己的处境,确实心情低落,被魏云清这么一鼓励,他的情绪奇迹般地好了不少,笑着用力点头:“姐姐说得对!这些贱民有眼无珠,迟早要让他们吃苦头!”

    魏云清敛了笑,正色道:“君如舟,民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你以为之前的朝代都是怎么覆灭的?”

    杨奕愣了愣,茫然问道:“是怎么覆灭的?”

    魏云清:“……”她再也不想跟这不学无术的小皇帝说话了!

    魏云清不认识去宣城的路,只能远远地跟着难民队伍前进。大家拖家带口的,动作不快,她带着杨奕走累了,就在路边休息一会儿,之后快步赶上就行了。

    路上轻松,魏云清就给杨奕说一些“治国小故事”。比如“昏君横征暴敛,最终被义愤填膺的民众起义推翻,在城门上被吊死”,比如“淫君好色,搜罗天下美人,最终被其中一位勇敢的美人毒死”,比如“暴君最喜刑讯折磨百姓,最终被百姓推翻,受尽千刀万剐之刑而死”……凡此种种。她也不记得几个昏君亡国的历史故事,反正就编呗,编得越像恐怖故事越好,吓不死他!看他还敢不敢轻视百姓!

    魏云清估摸着虽然杨奕御驾亲征导致全军覆没,但大梁暂时应该亡不了,她指望着送杨奕回宫后他能做个明君,好好当他的皇帝管理国家,这样受他庇佑的自己也能过上好日子,否则亡了国,她一个失去靠山的弱女子,还不是会被人欺负到死?这个古代社会,权贵有众多特权,普通百姓被人欺负了连个伸冤的地方都没有。

    魏云清编的这些故事确实堪称恐怖,杨奕被吓得不轻,最后求着魏云清别再说了。只不过,他就记得皇帝被推翻后的恐怖下场了,对于魏云清后来说的那些个要“善待百姓”之类的话是半点没听进去。

    魏云清也没想太多,现在她的目标重点还是送杨奕回宫,好以一届黑户之身,在古代过上小□□活。

    这一天太阳西斜的时候,宣城的城墙出现在难民们眼前。

    大家欢呼一声,走路的速度都快了不少。还好魏云清和杨奕一路边走边休息,精神头还不错,紧紧跟上了众人。

    这是魏云清第一次看到真实的古代城墙。

    远远的,就能看到长长的城墙屹立在大山边缘。宣城一边靠山,实际上只建造了三面城墙,远望是个长方形,长的一边靠着山体。

    魏云清望着眼前的巨大城墙,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城墙有十多米高,上窄下宽,主体是泥土夯筑而成,但基底却是条石垒成,上方包砖。城墙上面规则地排列着雉堞,隔一段距离设角楼,城墙上还有不少士兵正在巡逻。

    魏云清估算了一下,这一面城墙或许有两三千米长,那这宣城的大小可能也就五六平方千米,与现代的城市比起来实在不够看,甚至只能跟现代的一个县城相提并论。不过这城墙看上去高耸坚固,跟后世看到的那些城墙残骸相比要壮观多了,就算魏云清不是历史爱好者,也是激动得不行。

    宣城这一面城墙只有一个城门,此刻城门大开,竟丝毫没有战乱的气息。

    看着难民们一个个如流水般进入城内却无人阻拦,魏云清赶紧拉着杨奕追上去,紧跟在后头入城,免得就剩他们太过显眼。

    她当然看出这宣城的状况充满了诡异的气息,但除了入城,她也没办法。

    反正他们现在只是小人物,就算有什么阴谋诡计也轮不到他们。

    强迫自己抱着这样乐观的想法,魏云清再次叮嘱杨奕进城后就闭嘴不要再说话,拉着他一起走入宣城之内。

    入城之后魏云清才发现自己在城外的想法其实并不正确,城外看上去毫无异样,但城内却充满着紧绷的气氛。进入城内的难民被引导安置到了一处空地,那儿有不少临时搭建的草棚,供人临时居住。不过这回入城的难民有些多,草棚很快就住不下了,为了争夺草棚,不少地方都起了乱子。

    魏云清怕人一多一乱会走散,紧紧拉着杨奕的手退让到一旁。他们二人入城最晚,临时住处自然没他们的份。有士兵在维持秩序,但人数却不够多,虽然造不成大乱,但小乱不断。

    不知道是不是眼前的一幕让他想起了战场上的一切,杨奕紧贴着魏云清,不敢离开半步。

    魏云清其实心里也害怕,这么多难民,要是真乱起来了,不小心死几十个人是妥妥的,他们这两人顶多就是炮灰。再加上之前她的不肯救助行为还得罪了一大批人,真一出事,她觉得她会成为被迁怒的对象。

    魏云清仔细观察着四周,她发现维持秩序的士兵似乎并不阻止难民们离开此处,她想了想,假装拉着杨奕去往搭建在旁边的茅厕。

    “姐姐,你且放心进去吧,我帮你看着,不会放人进去的!”杨奕以为魏云清想上厕所,拍着胸口小声保证道。当初在林子里发现魏云清这个仙女也是有三急的时候,他惊讶极了。当时荒郊野外,二人也讲究不了,每次想解决个人问题时,就离对方远一点,找个树后解决。

    “……不用了,谢谢。”魏云清嘴角一抽,拉着杨奕远离茅厕。这一下午,走走停停间她也上过几次厕所,而且水喝得少,她现在还真一点尿意都没有。

    谁知杨奕却反过来拉住魏云清,小声不好意思地说:“我……我想出恭。”

    “……”魏云清脚步一顿,反手把他推向茅厕,“那你快去快回。”

    等杨奕解决了个人问题,魏云清带着他走上宣城街道。

    宣城街道不算宽敞,二人离开难民区后走了不到三分钟就来到一处还算热闹的街市,酒楼客栈各种小卖铺比比皆是。魏云清摸了摸从衣服里翻出来的银子,准备去弄点东西吃。

    正寻找着合适的小饭馆,就听旁边传来一声叱喝:“哪来的小乞丐?快滚远点儿,别脏了大爷的地儿!”

    一听这声音,魏云清就知道坏了,回头一看,只见杨奕屁股着地坐在地上,惊愕地看着眼前将他推倒的酒楼伙计,随即如同被火烧了似的爬起来,怒气冲冲地骂道:“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你知道我是谁吗?竟敢对我无礼,我要诛你九族!”

    “哦?你是哪儿来的大爷呀?怎么穿着这一身行头啊?”那伙计浑不在意,笑嘻嘻地奚落道。

    杨奕大叫:“我可是皇……”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魏云清一把捂住了嘴,她笑着对那伙计道歉:“这位小哥真对不住,我弟脑子有点不正常,你别见怪。”

    杨奕火气上来,早忘了在野外吃过的苦头,以及对魏云清的保证,挣脱她的手喊道:“仙女姐姐,你何须对这等贱民好声好语?等我回了宫,非要诛他九族不可!”

    魏云清吓得冷汗都要出来了,用力捂住杨奕的嘴大声呵斥:“你胡说什么呢?不要命了吗!”

    这回她用尽了力气抓着杨奕不让他再开口,然后才转向那伙计道歉:“对不住对不住,我这就带着我家弟弟走,太对不住了!”

    “仙女姐姐”“回宫”“诛九族”这几个词已经让那伙计认定杨奕脑子有问题,又是怜悯又是嫌恶地看着他,对魏云清摆摆手:“快滚吧!脑子有问题的就别放出来给人添麻烦,看好了啊!”

    “是是是,真是对不住。”魏云清也不辩解,拉着杨奕远远走开。

    等走到一条小巷,魏云清才终于放开杨奕,没想到杨奕一获得自由就要冲回去找那伙计算账,吓得魏云清赶紧拉住他,就差给他跪下了。

    这小祖宗,怎么就这么能作死呢!

相关小说:黑锅大秦帝后林黛玉山窝里的科技强国金手指买二送一啦格斗狂想异世王妃且称王宦海纵横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