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皇后万万岁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优德国际棋牌官网澳门永利5454a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深夜,正是万籁寂静之时。

    宣城大牢之中,周通与下属狱卒们拼酒已至尾声,个个东倒西歪,不省人事。

    牢房内,魏云清侧身躺着,一直未睡,听到外头传来酒杯摔破的清脆声响,她悄悄翻身而起,推了推杨奕。杨奕与魏云清一样神经紧绷,并未睡着,被她一推就坐起身,面上混杂着紧张与激动。

    魏云清拿起一串钥匙,那是之前周通过来时悄悄塞给她的,当时他就与她约定以摔破酒杯为行动暗号。她握紧了钥匙,没让它发出一丁点儿声响,蹑手蹑脚来到牢门处,用周通事先指点她的钥匙开了门,示意杨奕慢慢走出来,然后将牢房门掩回去。

    两人轻手轻脚向外走去,经过那群东倒西歪的狱卒时,二人脚步更轻了。眼看着快走过去了,杨奕太过紧张,竟不小心一脚踢到了倒下的酒坛,那酒坛顺着地势滚过,最终撞在墙上,发出了不大不小的声响,吓得魏云清和杨奕立刻停下动作,屏住呼吸不敢乱动。

    “什、什么?”一个狱卒喝得没那么醉,被这声音一惊猛地抬起头,却有些茫然地半睁着眼盯着前方,把他视线侧旁的二人吓得如同惊弓之鸟。

    “没事,继续睡。”一旁忽然传来个声音,紧接着这狱卒的脑袋便被一只手按到了桌上。那狱卒也没挣扎,动了动脑袋再度睡了过去。

    “快走……”那给二人打掩护的正是周通,他做了个口型,示意他们快走。

    在周通把钥匙给魏云清的时候,她早已经将那一百两银票给了他。越狱这事只在魏云清二人和周通之间,周通没告诉其他狱卒,免得人多嘴杂多生事端,好在他是牢头,说是请手下喝酒把他们都灌醉轻而易举。

    魏云清把钥匙放在地上,摆了个凌乱的造型,对周通感激一笑,领着杨奕向外走去。

    而周通也没去管地上的钥匙,见二人离去,他忙走到牢房内,在魏云清二人原先的牢房外躺倒,做出人事不省的模样。失职总比渎职好一些。

    呼吸到自由的空气,魏云清心中畅快极了。在牢里待了四天,她才体会到度日如年是个什么感觉。要是有手机或者电脑,再加个wifi,在牢里待四天倒无所谓,但这是古代,什么都没有,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她无聊得只能睡觉啊!

    能走出牢房,杨奕也是激动,不过外头黑漆漆的一片,他不敢轻举妄动,转头看着魏云清等着她拿主意。

    “先离府衙远点儿。”魏云清低声道。周通已经提醒过她,晚上宣城有大宋军人巡逻,他们逃出大牢后最好先找个地方躲一躲,等天亮了再行动。

    杨奕紧张地点头,亦步亦趋地跟着她。经历了那么多事,他稍稍学会了控制自己,一切以魏云清为首,她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夜色中,二人漫无目的摸黑沿着路前行,只想着离大牢越远越好。

    就在二人离开大牢后不久,一队骑兵在夜色中疾驰而来,最终停在府衙门口。

    李卓翻身下马,面上带着不渝之色,只是在进入府衙之前,他的目光一转,落在了近旁的府衙大牢那儿。想起几日前被他关入大牢的女子,他眉心微动,脚步一转便走进大牢。这几日因军情离开宣城,倒是没顾得上她,想着她本是女扮男装,在这种险恶的地方或许吃了不少苦,他心里便生了些许愧疚,脚步也不自觉加快。

    离开宣城前李卓并非没有时间来看她,然而或许是她的大胆行为惹怒了他,他存心想让她吃点苦,这才故意让她待在这牢中数日。只不过回到宣城之后,他又有些后悔了。她再狡黠,再大胆,终归不过是个女子。

    片刻之后,李卓气势汹汹地走出宣城大牢,立刻让手下们去追捕二人。

    竟又让她逃了!

    李卓自己也没闲着,骑上马,带着半数亲兵选了个方向追击而去。此刻,恼怒之余,他不禁有些佩服魏云清。看过她这几日住的牢房,他就知道她过得居然不错,一点儿苦都没吃,不但如此,她还带着个人从牢里逃了!他居然又小看了她。

    身在几条街道之外的魏云清并不知道自己的幸运值已经直逼枪兵,还在十分谨慎地前进,生怕遇到大宋军的巡逻兵。

    没一会儿,魏云清忽然感受到脚下有一阵轻微的震动。

    这是……什么?

    她拉着杨奕停下脚步,好一会儿脸上一慌:“是追兵!”

    那可是很多很多的马蹄声啊!

    魏云清并不真的觉得那骑兵是来追自己二人的,那么久了李卓都没来理她,怎么就刚巧在她逃走的这一夜来找她从而发现她逃了来追她呢?可这样寂静的深夜,忽然听到一队骑兵正渐渐接近,不慌张是不可能的,他们可没有正当理由出现在深夜的街道上!

    “快跑!”魏云清低声惊叫,拔腿就向前跑去。还好这几天身上的银子都用得差不多了,跑起来没什么负重。

    杨奕这段时间早已胆小如鼠,听她一喊,什么都不问,紧跟着就跑了起来。

    那马蹄声正在接近,不过声音却很有节奏,似乎保持着均速,应当不是来追他们的。

    魏云清虽很惊慌,却不忘判断,不过明知如此,二人也得跑,就算不是来追他们的,见到他们在宵禁时间到处闲逛,肯定也要把他们抓回大牢去的,那他们就白跑了啊!

    她边快速向前跑边搜寻着道路两旁,看到前方不远有个小巷子,她眼睛一亮,决定跑到那儿去躲躲。对方是骑兵,搜寻不会很仔细,应该不会发现阴暗小巷里有人躲着。

    那马蹄声已经越来越响,魏云清忙加快了脚步,飞快地窜进了小巷里,背紧贴墙壁,剧烈地喘息着,低声道:“我们先躲躲。”

    身边并没有人回应。

    魏云清心中一跳,脑袋一转,她身后哪还跟着杨奕?

    她赶紧探出头去一看,杨奕趴在不远处的地上,正艰难地准备爬起身。

    她简直想给他跪了,他什么时候摔的啊!摔的时候为啥不吭声啊!

    深吸口气,魏云清忙冲出了巷子,向杨奕跑去。偏偏这时候,马蹄声陡然清晰,那一队骑兵已在她视线之中。她一个激灵,脚步一转就回到了巷子里,紧贴着墙壁瞪大眼,几乎连心脏都停跳了。

    怎、怎么办啊!

    那边骑兵已然发现了杨奕,带队的人正是李卓。

    杨奕刚爬起来,一看眼前已没了魏云清的身影,却多了一队大宋骑兵,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呆怔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卓居高临下地看着杨奕,这几日用了伤药,杨奕脸上的伤已经好了许多,李卓细细打量,终认出他正是前几天跟着魏云清的人。

    他环顾四周,街道安静,空无一人。

    “魏云清呢?”李卓喝问。

    杨奕发着呆,一时间并未回话。

    李卓一声冷笑,手中鞭子一甩,如同灵蛇般从杨奕耳旁掠过,没有伤到他,但鞭子带起的风着实凌厉,吓得他踉跄了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李卓所带亲兵素质自然不同于一般大宋士兵,没人因此嘲笑杨奕,个个安坐马上,气势逼人。

    “不说是吗?”李卓道,“也罢,只要有你,不怕她不自投罗网!”

    李卓虽不确切知道魏云清与杨奕的关系,但从当日她对他的维护来看,二人关系非同一般,或许正如她之前所说,是她的弟弟。不过……他记得她说过,她家没有男丁,她爹才将她带在身边学着经商,却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了。但也无妨,等抓到了她,他自然能弄个水落石出。

    魏云清躲的地方不远,李卓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手心里已满是汗。

    如今她身上带着所有银票,吃穿不愁,最好的选择应该是就此躲起来。以她跟李卓的过结,一旦落入他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杨奕被李卓抓住了。他还是个孩子,冲动易怒,却胆小懦弱,说不定都不用李卓严刑拷打,就把他自己的身份一五一十都说了,甚至都不会给她暂时退避从长计议的时间。一旦杨奕坦白了,无论怎么想,他都没活路了——她可不认为杨奕有朱祁镇的人格魅力,可以让大宋国人对他以礼相待。

    李卓的目标是她,她应该回去。可她如果选择回去,却是愚蠢的,果真如李卓所说的,自投罗网。

    到底……该怎么办?是救杨奕,还是救自己?

    魏云清忽然想起,在大牢之中,杨奕抱着她哭时,她答应过他,她绝不会丢下他。

    魏云清咬咬牙,一步步走出了藏身的小巷。

    那队骑兵立刻发现了她,但在他们有所行动前,李卓抬手阻止了他们,饶有趣味地望着魏云清主动走近。

    杨奕正六神无主时,看到魏云清去而复返,脸上一阵狂喜,只是脚软却爬不起来,只怔怔地望着她走近。云清姐姐回来救他了!

    顶着十多双眼睛的注视前进,着实让魏云清心生惧怕。不过旁边杨奕欣喜依赖的目光似乎给了她些许动力,让她得以步履稳健地走到他身前,堪堪挡住了他倒地的身形。

    “李大人,何苦为难我弟弟?”魏云清仰头看着李卓,“他岁数小,又不会说话,欺负他您也不嫌丢人。”

    李卓眉毛一挑:“你这弟弟岁数已然不小,样貌也是清俊,正如你所说,我属意他,又何来欺负一说?”

    魏云清:“……”他这是拿她之前污蔑他的话来挤兑她啊!

    听到李卓的话,他的亲兵们表情都变了——什么叫“属意他”啊?李副将不是说过不喜欢男人的吗!

    李卓像是没注意到亲兵们的异样,手一低,伸向魏云清,也不催促,只是笑吟吟地望着她。

    自知无路可逃,魏云清还是原地僵了会儿,才转身扶起杨奕,在他耳边轻声道:“记住,你不会说话。你一旦开口,我们就死定了。”

    说完,也不顾杨奕有什么表情,转身视死如归地走向李卓。

    李卓的亲兵们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李副将刚刚还说属意那个弟弟呢,怎么转眼就又要哥哥了?

    魏云清走到马下,李卓弯腰手一捞,就将她拦腰抱上马背,侧坐他身前马背上。

    亲兵们眼睛都瞪大了。

    却见李卓抬手扯下魏云清脑袋顶的发绳,散下她的长发,又抬起袖子把她脸上的污迹擦了擦,稍稍露出她美丽的面庞。

    “女的?!”亲兵们愕然,随即又是一阵释然,果然他们的李副将还是喜欢女人的!

    一个亲兵抓起杨奕放在马背上,他就没魏云清的好待遇了,只能头朝下趴在马背上。杨奕没敢乱挣扎,但他稍稍侧过脑袋就能看到李卓紧紧拥着魏云清,态度亲昵。

    他握紧了拳头。

    李卓勒马前行,忽然低声在魏云清耳旁笑道:“云清姑娘,今夜我本心情欠佳,可一见你便觉浑身舒畅,看来你注定是我的。”

    ……滚好吗。

    魏云清紧闭嘴不吭声。这话前后句没有任何因果关系,逻辑负分!

相关小说:黑锅大秦帝后林黛玉山窝里的科技强国金手指买二送一啦格斗狂想异世王妃且称王宦海纵横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