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皇后万万岁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优德88手机端下载亚洲必赢国际app18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卓带着队伍以及“战利品”回到了宣城知州府,占领宣城之后,原先的宣城知州被他软禁在了一处小院里,这知州府如今已是他的地盘。

    马由亲兵前去马棚,李卓领着魏云清向里走去。魏云清回头见杨奕被带往另一个方向,转身就跟了过去。但没等她走几步,李卓就发现她没跟上,转头笑道:“云清姑娘,这边。”

    魏云清几步过去拉着杨奕的衣袖,倔强地说道:“我要跟我弟弟在一起。”

    李卓挑眉一笑:“我只对你有兴趣,你弟弟就不用跟来了。”

    魏云清手上一紧,真恨不得有个手铐把自己和杨奕拷在一起,把他作为挡箭牌。

    李卓眼神一扫,他的亲兵会意,把杨奕拉走。

    魏云清哪里肯放,忙抓住杨奕的手,杨奕这回听魏云清的话不说话,却也挣扎着不让人带走,脸上满是恐慌。

    她忽然觉得,他们这样好像是被法海分开的许仙和白娘子……

    这二人的力气哪里比得过那些亲兵们?没一会儿就被分开了。

    “你要把他带去哪里?他离了我会害怕的!”魏云清被亲兵拦着过不去,只好回头对李卓道。

    “你且放心,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伤他。”李卓笑道,“但你若是非要惹我生气,我可不知道他会如何。”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

    魏云清气得想再拿石头砸他个头破血流,可到底是人在屋檐下,果真惹恼了他,她也吃不了兜着走,只好压抑着火气道:“好,我尽量不惹你生气。”

    听她说得勉强,李卓也只是哈哈一笑,掉头往前走去。

    魏云清看看周围虎视眈眈看着她的大宋士兵们,只好咬牙跟上李卓。

    走动间,魏云清心中的焦躁渐渐涌上来。

    他这是带她去哪儿?不把她关牢里,该不是直接带回去睡了吧?这几天她头都没洗过,身上都不干净,他这样都能下得了嘴?为保护自己,她是不是该说自己有个艾滋什么的?不,古人不懂艾滋是什么,她应该说的是花柳吧!

    一路胡思乱想,李卓忽然停下脚步,魏云清一看,到了一处小院。

    “李大人!”魏云清决定先下手为强,肃然叫道。

    李卓回头,好奇她想说些什么。

    魏云清一脸正直:“李大人,不瞒您说,其实我有花柳,如果您要跟我睡,会传给您的。”

    李卓:“……”

    他发现他还是低估了她,这姑娘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李卓自然不信,他故意笑道:“那不是正好?我是大宋人,你是大梁人,你把花柳传给我,我病死,你便为大梁除去了一个劲敌,大梁百姓都会感念你的恩德。”

    这人真不要脸,居然称自己为大宋劲敌!

    魏云清一脸悲壮道:“大人说得有理,但大人是个好人,我不忍心如此加害大人。”

    “云清果真是心地善良。”李卓微微一笑。

    “过奖……”魏云清无语,“那李大人,我就先走了。”

    “我没说你可以走。”

    魏云清僵在那儿,又想哭了。果然那种话一点用都没有,难不成今天真要舍身取义?为了救杨奕,她还得卖身?她可一点都不乐意。

    “李大人……您看我身上脏成这样,您总不至于这么不讲究吧?”魏云清哭丧着脸道。

    “出门在外,哪里讲究得起来?”李卓耸耸肩。

    “所谓最毒妇人心,我可是大梁人,李大人你也不怕我刺杀你?”魏云清又道。

    李卓笑:“身为大宋副将,我自然不会轻易让你得逞。”

    魏云清瞥了他的额头一眼。

    李卓脸色微变,抬手摸了摸额头,恍然道:“差点忘了,我还有一笔账要跟你算一算。”

    ……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魏云清死瞪着李卓,忽然双手捂脸哭道:“我上辈子一定是个十恶不赦的江洋大盗,这辈子才会投胎来吃苦。不过跟着我爹来做买卖,就遇上打仗了,打仗也就罢了,还把我爹给丢了!那也就罢了,现在连我弟弟都见不了,我真是个可怜的女子……”

    李卓:“……”

    “我真的好命苦啊,谁都欺负我!想我跟着我爹天天烧香拜佛,乐善好施,可老天啊,你是如何对我的?为善的受贫穷命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魏云清顺口就把语文课本上背过的窦娥冤给背出来了,说完还觉得特别应景。

    李卓:“……”

    看着魏云清的表演,李卓真是赞叹不已。他以为已看清这姑娘的底细,可她总能更让他惊奇。他可真是好奇,她爹究竟是如何才将她养成这般模样的,可比那些无趣的女子好玩多了。

    二人说话间,知州府原先的仆役抬着一桶桶热水走进小院里,打开里头一间房,将热水注满大木桶。

    “云清姑娘,请吧。”李卓没理会刚才魏云清的那些哭诉,指着那装着木桶的房间道。

    魏云清没动,真的要把她洗干净吃了啊……

    见她不动,李卓挑眉笑道:“云清姑娘,我给你两个选择:其一,你自己去洗干净;其二,我找两个妇人帮你洗,我在旁盯着。”

    他话音未落,魏云清拔腿就跑,跑到房里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李卓愉悦大笑,果真是个识时务的姑娘。

    魏云清关上房门后还插上了门栓,不过她没有去洗,先站在门口听了会儿外头的动静,然后目光在房里打转。

    这房间不大,可能是专门用来沐浴用的,透过热气腾腾的木桶,她看到有一扇紧闭的窗。她快步绕过木桶,伸手去推窗,手才刚贴到窗棱上,身后一阵敲门声,吓得她僵住。

    李卓在门外笑道:“云清姑娘,这儿可是我的地盘,外头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乱来可是会被当做刺客当场格杀的。”

    “……哦。”魏云清缩回手,蔫蔫地应了一声。他还真是看穿了她啊。

    魏云清老老实实回到木桶旁,那蒸腾的热水对她来说有着相当大的吸引力,不过想到洗完澡可能面对的一切,她就没了洗澡的热情。她也想随便洗洗,继续保持脏兮兮的模样恶心李卓,可听他的意思,她要是不配合,他有的是办法,到时候说不定还要受辱,不如干脆点自己洗干净了。

    魏云清哀叹一声,侧头见门上已没了李卓的影子,便开始脱衣服。木桶旁放了一套女子的衣服,不像是新做的,衣料倒是不错,或许是知州府里原先女眷的。

    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魏云清只能暂且不去想一会儿要面对的,脱了衣服好好地洗了个头和澡。这是她穿到古代一周来享受到的第一个热水澡,洗完后感觉神清气爽,心情都好了不少。原本贴身携带的那些财物她没敢继续带在身上,这里头还包括杨奕的那块龙纹玉佩,可不能让李卓发现了。她把所有东西全都包在原先包银票的油纸中,包得严严实实,将一旁大花盆里的土挖开,把油纸包埋了进去。

    虽说不想陪.睡,可如果真到了那一步,魏云清不可能为此以死相争,所以这些财物是不能放身上的,衣服一脱就会被人发现。

    至于那把从李卓那儿顺来的匕首,魏云清丢在了木桶旁的小几上。跟个职业军人舞刀弄枪,她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么。

    又在沐房里墨迹了会儿,魏云清才推门而出。

    院子里,月光正亮,李卓坐在石桌旁,正独自饮酒。见有动静,他循声望来,那一刻目光凝住。

    他知道魏云清是个美丽的女子,可如银炼般的月光下推门而出的她,更是让他移不开目光。她身上穿的是原先知州府中女眷的衣裳,桃红色的衣衫衬得她的脸艳如桃李。她的长发很短,此刻并未挽成发髻,只松松散散地披散在身后,一如他初见她时那般,未施粉黛的脸清丽脱俗,窈窕的身姿在朦胧的月光里曼妙勾人。

    他漫不经心地想,她确实不似凡间女子。

    魏云清没想到李卓竟然在院子里看着,乍一眼看到石桌那儿的身影,差点以为见鬼了。不过也差不多了,李卓对她来说比鬼还难缠。

    李卓对她招手,示意她过去。

    魏云清不情不愿地走过去,他又示意她坐下。她哪有选择,只好坐在另一边的石凳上。

    “陪我喝酒。”李卓笑道,声音在夜色中极为柔和。

    魏云清摇头:“我不喝。我对酒过敏,喝酒会死。”难不成他想来个酒后乱性?她才不会让他得逞!

    李卓不懂过敏是什么意思,他也不管,呵呵一笑道:“不喝也行,那我们回房,该睡了。”

    “……喝一点没关系。”魏云清没骨气地改了口。反正过敏这话也是她瞎说的。

    想来李卓早有此打算,石桌上摆放着两坛酒和两个瓷碗,他替魏云清倒了满满一碗,推到她面前,又为自己倒了一碗,一口喝干。

    见李卓没跟自己干杯,没让自己喝完的意思,魏云清也就拿起碗,意思意思地喝了一口。这酒是黄酒,酒精度数不算高,魏云清还是能稍微喝点的,当然也不能喝多,酒精度再低,喝多了也会醉。

    干了一碗,李卓又为自己满上一碗,照旧一口喝完。

    魏云清可没有阻拦的意思,她默默地看着他喝,希望他醉个人事不省,虽然她不太可能因此逃出知州府,但至少能逃过今晚这一劫。醉成一滩烂泥的人是硬不起来的。

    在魏云清心中“好样的!”“再来一大碗!”“喝光它!”“再喝!”等等呐喊下,李卓果真喝光了一坛酒。可令魏云清失望的是,他完全看不出来有喝醉的迹象。

    似是注意到魏云清期待又略显失望的目光,李卓放下碗看过来,笑眯眯地说:“云清姑娘在等着我喝醉倒下?”

    魏云清不吭声,他都看穿她了,否认没意义。

    李卓笑着单手撑着下巴倚在石桌上,月光下那双眼似乎泛着涟漪。

    “放心,快了。”他笑道。

    这一刻,魏云清忽然觉得心中一动,被他的美色闪了一下。不去管两人间的种种,单看皮相的话,他还真的给人一种秀色可餐的感觉。

    她刚要接话,面前的男人忽然一头栽倒,猝不及防下她将他接了个满怀。

    ……等等,这就醉倒了?!

相关小说:黑锅大秦帝后林黛玉山窝里的科技强国金手指买二送一啦格斗狂想异世王妃且称王宦海纵横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