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皇后万万岁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app下载官方网站澳门皇家永利总站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云清关上房门没一会儿,忽然想起了还没有个着落的杨奕,忙再度打开房门向外看去。

    李卓还在石桌旁坐着,她开门的时候,他正举着另一个酒坛仰头喝酒,酒液顺着他的下巴流下浸湿了他颈侧的衣衫,他也不在意。

    看到他这豪放的喝法,魏云清才明白刚才他还是克制的呢。

    “李大人,这一个月,我家阿奕你准备怎么办?”她就站在门口,远远地朝李卓喊道。

    李卓未料魏云清居然去而复返,差点呛到,好不容易顺了气才转头看向她。

    没等他回答,魏云清就自问自答道:“不如就让他也过来这儿吧!我这弟弟胆儿小,不能见着我,保准要吓尿裤子的。”

    李卓有些无语,之前这位魏姑娘还说他不讲究,但她说起话来,可也没讲究过啊,小女儿家的矜持呢?

    “明日我让人把他带过来。”李卓扬声回了一句。

    “多谢李大人,你果然深明大义武功盖世!”魏云清立刻赞道,“夜深了,李大人你也早些睡呀,睡晚了老得快呢!我看你也就二十出头的模样,要是蹉跎成了三四十,便太遗憾了。”

    李卓:“……”

    魏云清才不管李卓对她的提醒有什么反应,放松地关上门。杨奕的事也算解决了,不过跟李卓说起杨奕的时候,她刻意没说杨奕是个哑巴,毕竟这一晚上杨奕的表现还不知如何,万一他已经说过话了,李卓就会戳穿她的这个谎言,继而怀疑她其他的话,所以她要等明天见到了杨奕,确定他一晚上没说话再把这设定无意间透露给李卓。

    她也没想到这么会儿就被李卓抓了回来,还没跟杨奕对好台词呢!杨奕可不知道她爹啊入赘啊家族生意啊之类的背景故事,李卓要是跟他套话,一套一个准,所以杨奕必须得是哑巴才行。

    躺到床上睡下的时候,魏云清还在祈祷着这晚上杨奕能紧闭嘴巴,什么都别说。

    睡得早也就醒得早,魏云清醒了后也没赖床,利落地穿好衣服起了。房间一角有个木制脸盆架,上面放了一个脸盆,两块布巾,还有放了些膏体的罐子和长得跟现代牙刷特别像的刷子。魏云清拿起古代版牙刷看了看,柄是竹子做的,磨得很光,不挌手,刷子像是用马尾毛做的,而那罐膏体她拿起闻了闻,居然有种薄荷的清香,想来这就是古代版的牙膏了吧!

    穿越到这个朝代都一个礼拜了,魏云清还没有好好刷过牙洗过脸,看到这跟现代非常相似的洗漱用品,亲切感油然而生。她想起昨天洗澡的沐房角落里有一只水缸,里头有水,她便拿了脸盆走出房间,准备去接点水洗漱。

    刚走出房门,她就看到李卓正在晨练。他衣着轻便,那一米多长的腰刀在他手中如臂使指,灵活多变,又气势惊人。

    魏云清忍不住站着看了会儿,虽说不像武侠小说里的那样有剑气啊内力啊之类不科学的东西,但他这架势,比她曾经看到的那些武术表演可要实用帅气多了。她想起用来拖延时间的那个约定,别说一个月了,就算给她十年,她也不可能练到他这地步啊。

    当然了,如果使阴招的话……也不是没机会打赢,毕竟她可是曾经用一块鹅卵石砸中他两次的人!一想到这个她就觉得相当自豪。

    李卓练得很专心,魏云清没想着打扰他,便兀自来到沐房,打了水出来。沐房里还放着她昨天洗澡的木桶,水还未处理。她特意看了眼,她藏东西的花盆那儿没什么异样,想来这地方够隐蔽,没人会想到她把东西藏在了这里。

    出去前,她把放在小几上的匕首顺上。

    回到房间后,魏云清就忙洗漱了一番。只是弄头发的时候犯了难。她之前一直是男装,头发聚在头顶用发带扎一下就算完,可现在她已经换回了女装,那种正正经经的发髻她也不会啊。

    对着模模糊糊的铜镜比划了会儿,魏云清给自己扎了个马尾辫,清清爽爽。至于跟这身女装不搭什么的……反正她自己又看不到,无所谓啦。

    “李大人早啊!”魏云清这回出去时,李卓已经结束了他的练习,正坐在石桌旁休息。

    “云清,昨夜睡得可好?”李卓自来熟的直呼魏云清的名字,自然地问道。

    “非常好,比大牢里可舒服多了。”魏云清笑道。

    李卓视线一抬看了过去,也是一笑:“若不是你故意当街闹那么一出,我也不至于将你关进大牢。”

    “我还要感谢李大人,让我有机会体验一番人间百态。”魏云清一脸正经道,“我一个正正经经的生意人,想来将来也没机会再去大牢玩玩了。对了李大人,那位被我打昏的牢头还好吧?”

    跟周通串通的事自然不能让李卓知道。她故意这么说,就是在李卓面前帮周通洗清嫌疑。在牢里那几天,周通对她和杨奕挺不错,虽说是看在银子的面上,但她总不能过河拆桥啊。

    “你的本事实在教人钦佩。”李卓望着她,表情却看不出深浅,“连牢头都能打昏。”

    “过奖。”魏云清笑道,“怪只怪那牢头喝了酒,又只当我是个白面书生,都没提防我。要是换了李大人,那我必定是逃不出去的。”

    李卓瞥了她一眼,没接她的话,问道:“可要一道用早点?”

    “带上我家阿奕么?”魏云清问。

    李卓停顿了几秒,才道:“……我这就派人带他过来。”

    李卓走出小院吩咐了外头的亲兵几句,再回来时便看到石桌上放了把匕首,正是当初魏云清从他手里顺去的。

    “李大人,这匕首我就完璧归赵了,你大人有大量,一定会原谅我先前的无礼吧!”魏云清用一种钦佩的目光看着李卓。

    在这种目光下,李卓能说“我就是气量小不愿原谅你”吗?

    “那一次是我大意了,也怪不得你。”他道。确实,当初刚见面之时,他实在是小看了这姑娘,才让她几次得手。不过如今,他早已看到她有多能耐,将来她再有多少花花心思,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李大人果真高风亮节,令人钦佩!”魏云清忙给他戴高帽。

    “……客气。”李卓想,这正所谓得了便宜还卖乖。

    两人正说着,亲兵已将杨奕带了过来,同时带来的还油条白粥,请示过李卓之后就放在了石桌上。

    “阿奕!”魏云清做出激动的模样,一下子扑过去抱住了杨奕。

    杨奕愣住,脸渐渐红了。

    却听魏云清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问道:“昨天分开后你说过话吗?”

    杨奕这才回神,此时魏云清已松开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他,似乎要看看他有没有受什么委屈。

    他摇头。

    魏云清原本心里提着的大石总算放下。

    “阿奕,快过来吃早点。”她笑眯眯地招呼杨奕过来,在旁人看来真是没有一点身为阶下囚的自觉。

    这一夜,杨奕没有睡好,噩梦缠身,时不时惊醒过来,此刻脸色便不大好。他见魏云清已换了女装,与那大宋军人之间不似昨日那般剑拔弩张,心里便忍不住想些有的没的。他想这人早对云清姐姐势在必得,如今她没了法力,昨夜必定已被这人得逞,他心里如同窝了一团火,忍不住狠狠瞪了李卓一眼。

    李卓没漏掉杨奕那不善的眼神,却对魏云清笑道:“云清,看你这弟弟的眼神,可没有胆小的模样呢。”

    听到李卓直接叫魏云清的名字,语气还这么暧昧,杨奕心里更恨了。他见魏云清对李卓的叫法并无反应,心里甚至起了一丝恐慌——她如今已成这大宋军人的人,可还会护送他回京?却是把之前魏云清问他有没有装哑巴这事其实代表了她的态度这点给忽略了过去。

    魏云清并不清楚杨奕心里一瞬间闪过多少想法,见他站那儿不动,她忙拉着他坐下,侧头笑看李卓道:“李大人,我弟弟确实胆小,你可别吓他。”

    与李卓说话时,魏云清客客气气的,两人有一月之约,她虽然肯定会提早走,但在这里待着的这段时间,她希望能跟李卓搞好关系,说不定他会为他逼她的事而感到愧疚,不用她自己想办法逃就放过他们二人了呢?梦想总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看魏云清对李卓如此温柔,杨奕心中不悦极了,还有一丝忐忑。他低下头,几次忍着才没有将李卓大骂一通。

    等他回到了皇宫,他一定要派兵打败这个人,将他碎尸万段!

    早点很简单,是李卓的亲兵是街上买回来的,量不少,魏云清时不时关照一下杨奕,让他多吃点。

    看了会儿,李卓也看出点不对来,好奇道:“云清,你这弟弟……怎么也不说话?”

    “他有病,不会说啊!”魏云清理所当然地回道,“所以他真离不了我。”

    李卓有些惊讶,仔细打量着杨奕,后者却闷头吃早点,并未与李卓有任何眼神上的交流。不过杨奕对他的敌意,李卓却看得十分清楚,他倒没多奇怪,他抓了这两人,他们若还欢欣鼓舞,他反倒要怀疑他们的用意了。

    早餐安静结束,魏云清望向李卓,认真道:“李大人,我们这就开始吧?”

    “……开始什么?”李卓没跟上魏云清的思路。

    魏云清特别理直气壮地说道:“李大人,我们的一月之约啊!我现在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从来没有握过刀,如果你不教我用刀,我怎么可能打败你?”

    即便我教你,你也无打败我的可能吧……不,究竟我为何要教你好让你打败我?

    槽点太多,李卓一时间竟被问得哑口无言。感到荒谬之余,他的心情却微妙的好了不少。这姑娘……他怎么舍得不带回去呢?

相关小说:黑锅大秦帝后林黛玉山窝里的科技强国金手指买二送一啦格斗狂想异世王妃且称王宦海纵横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