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皇后万万岁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云顶在线娱乐2322home必发888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奕显然是误会了晏如松,当他埋头前进时,魏云清故意放慢了脚步,默默地走到了晏如松身边。大学里集体活动若有暗恋对象也在内,这可是必备技巧,魏云清掌握得也是炉火纯青,非常自然地落后杨奕走到了晏如松身旁。

    “晏将军,正值守城关键时期还要分心应对……辛苦了。”魏云清道。其实她倒是想跟杨奕说,你给我消停点,别总给人家添麻烦,可回归皇帝之位的杨奕,很多事真不是她能控制住的了。有时她不乐意的时候会当着众人的面顶撞杨奕,可大多数时候,她还是给他面子的,她不想太过挑战封建专权的力量。因此这话她说得比较轻,也有些含糊。

    晏如松自然明白魏云清话中之意,他只微微一笑道:“身为臣子,应当的。”

    魏云清默然,现在她也看出来了,晏如松年纪轻轻,却十分忠君爱国,杨奕能有这样一个好武将帮他守着大梁江山,真是把这辈子加下辈子的运气都用尽了。可杨奕呢?看样子虽然重视晏如松,但他的重视配不上晏如松的价值,杨奕还是太过孩子气,只凭个人喜好做事,根本没有仔细看待他的皇帝身份,没有考虑过大梁的未来。

    两人还没说上两句,杨奕却看了过来,不过这回他没有招呼魏云清,而是对晏如松道:“晏将军,你过来给朕说说这城防。”

    “是,皇上。”晏如松并不敢耽搁,立刻迎了上去。

    杨奕有些不甘心地瞥了魏云清一眼,假装很感兴趣的样子,拉着晏如松问这问那。他本来是想把魏云清叫到他身边去的,可相对于晏如松,他觉得要面对魏云清的怒火更可怕,所以还是退而求其次,把晏如松从她身边拉来吧,反正都是一样的。

    可魏云清也没那么好打发。她见杨奕和晏如松在前方交谈,而其他人都跟得比较远,落在她后面,她就显得有些突兀了,也觉得别扭,加快脚步赶了过去,在距离那二人一米远处停下,默默地听着杨奕和晏如松的交谈。

    杨奕的军事素养是真的不行,就算魏云清这个军事小白也能听出他的愚蠢。比如说,他问雉堞后为什么不多安排一些弓箭兵,等李卓攻上来了,就一轮齐射,将他们全都干掉。晏如松倒是耐心,慢慢解释,城里弓箭储备没那么多,而且弓箭手的轮换也要掌握一个节奏,相对于用弓箭这种目前稀缺的易耗品,不如用热水,火来招呼近前攻城的大宋军。

    杨奕也不知有没有听懂,嗯嗯啊啊地应着,然后又转向了别的问题。魏云清在旁听着,都觉得晏如松的脾气可真够好的,杨奕问得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他也都回答得很仔细,一点儿都不敷衍。

    魏云清忽然有种感觉,晏如松好像师傅在带着徒弟一样教着杨奕一些东西。她看着晏如松认真回答的侧脸,忽然觉得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杨奕可是御驾亲征过的人,难保以后不会还想再来,晏如松在回答他的时候那么仔细,未尝不是在教杨奕些东西,万一将来他再想亲自上战场,也不至于败得那么惨。

    魏云清忍不住有些心疼晏如松。摊上这样的一个皇帝,晏如松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这费尽心机为了这皇帝好,为了大梁好,可杨奕还不一定领情。

    如果是换一个人,魏云清觉得晏如松取而代之也不错,不过当这皇帝是杨奕之后,她就犹豫了。杨奕虽然不靠谱,但他对她还是不错的,她也不是大梁人,用不着考虑大局,她真的很高兴,现在的皇帝是杨奕,而不是别的什么人。

    抱着一种矛盾的心情,后面的内容魏云清听得有些心不在焉,等一回神,那边忽然乱了起来,原来是杨奕走下一道台阶的时候没注意,踩了个空,然后把脚给扭了。

    魏云清:“……”她已经不想再说些什么了。

    现场自然是一片大乱,皇帝受了伤,他的内侍,甚至当时他身边的人都有责任,大家闹哄哄地乱了起来,魏云清在边上看着,就觉得这场面过大了,好像杨奕不是扭伤了脚,而是马上要伤重死了一样。

    最终还是晏如松吩咐人抬来担架,将沉着脸的杨奕抬上。魏云清见杨奕不过是扭伤脚而已,就没有过去凑热闹,结果担架抬着经过魏云清身边时,他一把拉住了魏云清。

    扭伤很疼,这点毋庸置疑,杨奕也不是个很能忍痛的人,不过在群臣特别是晏如松面前,他故作无所谓的样子,其实暗地里早咬牙切齿了。

    “云清姐姐,朕扭伤了,你陪朕回去。”杨奕对魏云清道。本来他是觉得,他这受了伤,云清姐姐定会陪他回去,可经过她身边时,他又不确定了,只得特意强调了一句,免得她留下继续被晏如松钻了空子。

    魏云清觉得这要求挺合理,倒也没有拒绝:“好,我们回去。”

    杨奕便舒展了眉眼,笑了起来。

    给杨奕诊治的是另外的大夫,不过扭伤而已,应急处理过后敷药,静养都是逃不过的。这下,杨奕只好待在屋子里,不能出去了。这对他来说自然不是个好消息,他不能出去,可云清姐姐又不是那种闺阁中的女子,会被困在房间里也不出去,所以大夫刚给他看完,他就故意撒娇对魏云清道:“这几日,云清姐姐你陪陪朕吧,不然朕无所事事,也无趣。”

    “好,你安心养伤。”魏云清没有拒绝。她这也算是投桃报李,之前她受伤只能卧床不起时,杨奕也经常过来陪她说话解闷,所以现在轮到她陪他了。

    “谢谢你,云清姐姐。”杨奕笑开,此刻的他就像是个阳光少年一般单纯。

    然而,杨奕还是高兴得太早了。

    当初他陪魏云清的时候,也不是全天候都待在她这里,有时候他还会去议事处凑个热闹。而魏云清呢,也算是视线了她的诺言,一天中有个大部分时间是陪在杨奕的身边,可也经常找空出去。比如说,中午午饭过后,等杨奕忍不住睡了午觉后,她就会带着绿翠和蓝田二人出去溜达了。

    身体好得差不多了,她自然不会放弃自由行动的机会。这天她直接等在议事处门口,等到晏如松出来,她便带着绿翠和蓝田二人迎了上去,一点避讳都没有。

    “晏将军,今日忙吗?”魏云清笑着打招呼。

    晏如松微微摇头,面上显出稍显迷惑的神情:“这几日不知为何,大宋军的攻势缓了许多,城墙上有谢挺康广义几人守着,并无太多事。”

    “那这是好事么?”魏云清好奇道。她顶多就看过一点《三国演义》《孙子兵法》什么的,跟这些真正看实用兵书长大并且经实践历练过的人自然完全没得比,什么都不懂就要多问了。

    晏如松笑道:“那必须看大宋攻势缓下是何缘由了。然而无论他们如何变幻,我等不轻视,不疏忽,定能防得住他。”

    这样淡然强大自信的晏如松,教魏云清的心脏怦怦直跳起来。人类都会有英雄情结的吧,厉害的人谁会不喜欢呢?

    “那晏将军……你可以再带我去城墙上看看吗?”魏云清小心地问道。晋阳城比起宣城来可要大多了,城墙也更为宽厚牢固,可她来到这儿后就一直伤着,没机会去见识,好不容易跟在杨奕后头去见识一番,半途他又扭伤了,她只能遗憾地跟了回来。现在李卓他们攻势已缓,晏如松又说没什么大事,如果他愿意的话,她想再去城墙上走走,看一看。

    而且,她也不是没有私心。如果晏如松同意了,这就相当于两人的约会了。

    “在下自当奉陪。”晏如松一怔,随即笑道。

    魏云清的喜悦溢于言表,虽说晏如松身边跟着邓鸿,她身后跟着绿翠和蓝田,可那三人都落后他们几步,他们这勉强也能算是二人约会了。

    去城门的路有些远,上一回魏云清是跟着杨奕坐马车过去的,这回她想骑马去,可想到自己不怎样的骑术,以及还没全好的身体,她也就放弃了。晏如松找了辆马车过来,她和绿翠蓝田三人坐在车内,邓鸿驾着马车,而他骑着马跟在马车旁,像是护卫一般。

    魏云清悄悄掀开帘子看了看跟在一旁的晏如松,只觉得心跳已经快到慢不下来了。

    绿翠看着魏云清的做派,忽然促狭地笑道:“姑娘,你可是对晏将军……”

    她以为她这捉弄的话会换来魏云清娇羞的模样,可她对魏云清的了解还是太少了,魏云清只微微一怔,便笑道:“是啊。”

    这下轮到绿翠和蓝田二人愣了,她们互相对视一眼,表情有点捉摸不定。

    其实绿翠和蓝田二人对于魏云清的身份定位,一直有些弄不清楚。按照皇上对魏姑娘的态度,她迟早会成为后宫娘娘,而且是其中最为受宠的一位,即便魏姑娘比皇上大五岁又如何?只要皇上喜欢,大五岁算什么,大十岁,甚至对方早已为人.妻子,为人母亲,皇上照旧能把人收入后宫,只不过名声不怎么好听罢了。可皇上是天子,谁又能反抗呢?

    可魏姑娘的态度,她们二人是完全看不透的。皇上称呼她为“姐姐”,魏姑娘似乎果真将自己当成了皇上的姐姐,她们都觉得,皇上若有亲姐姐,也不过就是如此了。这位魏姑娘,身份来历对她们来说都是个谜团,她们自然也不敢多问,但她们可以肯定,魏姑娘绝对是与众不同的女子,因为没有其他女子能比得上魏姑娘的特别,她的特别在她自己的行事态度,也在于皇上对她的态度。

    因为两方不同的态度,绿翠和蓝田二人心中也满是矛盾,根本猜不透最终会变成如何。绿翠此刻调侃魏云清,也不过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根本没想到魏云清会坦然认下。

    好在二人也算跟着魏云清有些时间了,很快就回过神来,只不过两人的脸上都有些泛红。

    “魏姑娘……你,你好,好……”绿翠半天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不知羞?不害臊?恬不知耻?”魏云清笑问。

    “奴婢可没这么说。”绿翠连忙摇头,就算她真如此想,也不能说出来啊。

    魏云清毫不在意:“你说了也无妨,我不在乎。”

    要真的在乎那些虚伪的名声,魏云清就不会是目前这样了,她或许会像所有古代女人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还对杨奕恭恭敬敬,将他当成个真正的皇帝般敬重。可她毕竟是来自现代的魏云清,本性难改,既然现在她有那个资本,她自然不愿意压抑自己。

    “晏将军尚未成婚,我也是,我喜欢他,也没什么不对的吧?”魏云清的目光落在帘子上,仿佛能透过它看到外头的晏如松,面上忽然隐隐有了一丝属于女孩的娇羞。

    绿翠和蓝田震惊地看着说出这种直白的告白的魏云清,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互相惊讶地对视着,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的满是敬佩:魏姑娘,可真是了不起啊……

    然而,魏云清还能更了不起。

    来到城墙下,马车停稳,魏云清没让别人扶,自己下了车,抬头仰望,看着那高耸的城墙,露出了赞叹的目光。

    古代没有那些高科技的设备,这些十多米高的城墙,可都是人力一点一点累积出来的。就是这些城墙,抵御住了多少外敌的入侵,守护住了多少百姓的安乐。

    “魏姑娘,这边请。”晏如松指引着魏云清。

    城墙现在是军事重地,不过由晏如松带领,几人自然是畅通无阻。很快几人便登上了城墙,向内望是格局规整的晋阳城,向外望是绵绵不绝的群山和平原,更远一些隐隐好像还能看到大宋军队的营帐。

    “雄伟,庄严。真了不起。”魏云清沿着城墙向前走去,边走边感慨道。

    晏如松陪着她,点头微笑。这是他的国家,这是他守护的城池,能安稳地护住它,他是骄傲的。

    “晏将军,你知道我来自何方吗?”魏云清忽然问道。

    晏如松微怔,这问题别说他,除了杨奕和魏云清以外,没有人知道。而且,因为杨奕对她的态度,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敢多嘴问一句。

    “不知……魏姑娘家乡何处?”他略有些好奇地问。

    魏云清笑了笑,侧头看向晏如松,露出个狡黠的微笑:“我若说我是从天上来的,晏将军你信也不信?”

    晏如松愣住,这回答绝对出乎他的意料,一时间他甚至不知作何反应。

    魏云清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晏将军,我说笑的。”

    晏如松也微微笑了起来,如果她告诉他,她真是从天上来的,他未必就一定不会信。

    “不过晏将军,我来历不明,倒是真的。”魏云清笑道,“在这个世界上,我是个孤家寡人,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只有我自己。”

    晏如松原本望着前方,听到她的话,他忍不住微微侧头看了过来。他看到她虽然面上带笑,眼中的落寞却极为鲜明,有那么一刻,他仿佛感觉到了她的孤独和寂寞。

    “你还有……皇上,皇上认你为姐姐,将来你必不会无依无靠。”晏如松这话说得,有些涩然。

    在面对魏云清的时候,他也有些矛盾的心态。

    首先就是皇上对魏云清的态度,晏如松不得不顾忌。皇上口称魏姑娘为姐姐,可那不过就是嘴上叫叫的,皇上心里对她是个什么态度,他心里似乎隐隐有所察觉。但他有些刻意忽略那些隐约的感觉,因为这么多年来,魏姑娘是唯一让他想要多将目光停留在她身上的女子。

    但事实上,最重要的还是魏姑娘对皇上的想法。他有些不确定,因为这世间女子,少有不愿意成为皇帝的妃子的,那毕竟是大梁最尊贵的女人之一。然而,面对魏姑娘时,那种想法便会被压制下去。他也不知哪来的自信,总觉得,魏姑娘这样的人,是不会在乎那些的,她不是那样的人。

    “那你呢?”魏云清想了想,终究还是大胆地问了出来,有些话,不试探的话,是不会有结果的。这里毕竟是古代嘛,男人也挺含蓄,她不介意做大胆的那个。

    晏如松一怔,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她问的到底是什么。

    魏云清停下脚步,面向他,大胆地问道:“晏将军,你有想过成为我的依靠吗?”

    晏如松脚步猛然一顿,惊诧地看着魏云清:“魏、魏姑娘……”

    “你若愿意,可以叫我云清。”魏云清笑道。

    “魏姑娘……”晏如松实在过于震惊,根本没能改口,在男女一事上,他就是个完全的新手,这么多年来,他的所有精力都花在了战场上,几乎没有想过,若有女子当着他的面如此大胆,他又该如何回应。

    他一直知道魏云清是个不同寻常的女子,可饶是有了心理准备,他依然被她的大胆震惊了。

    然后,他的心乱了,无法再保持一贯以来的镇定。他隐隐觉得,好像在她面前,他一贯的镇定,总能被击溃,而他……甚至并不讨厌那一刻的失控。

    “云清。”魏云清笑着纠正。她承认她这样跟晏如松摊牌,是有很大风险的,她现在也很紧张,很害羞,可她知道她既然已经出击了,就不能退缩。她跟晏如松接触的机会不会很多,若不早点下手,以后没机会了怎么办?

    晏如松忽然镇定下来,那两个字在舌尖跳动,最终还是没有脱口而出。

    “晏将军……”魏云清忽然往后一退,走到城墙边,幽幽一叹,“你若再不说话,我可要羞愤至死了。即便是我,问那问题,也是鼓足了勇气,只求一个答案,无论结果如何,不枉我尝试一场,可你什么也不说,叫我怎么办才好?”

    她此刻正站在雉堞的凹处,外头就是城下,她的手攀上了墙砖,幽然望着远方,好像随时会跳下去似的。

    晏如松心中一紧,未及多想便上前抓着她的手臂将她从城墙边捞了回来。

    魏云清这一下直接撞到了他宽阔的胸膛上,他的行为已说明了一切,她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魏姑娘,在下……”

    “晏将军,为难的话,不用勉强的。”魏云清稍稍退开一些,于是两人交握的手便有些显眼了。

    晏如松身子一僵,忙松开她的手,慌忙道:“一世情急,还请魏姑娘……见谅。”

    “无妨,我知道晏将军是个正人君子,也不是故意要占我便宜。”魏云清故作理解地说道。

    晏如松哪里敢接这话,脸色隐隐有些泛红,视线根本不敢落在她身上。

    今天陪着魏云清出来看城墙,晏如松只当是上回她还未看尽兴,并未多想,哪里料得到,她一来就给他这样的突然袭击?

    他的心,此刻真是乱成了一团。并没有任何情感经验的他,面对这样大胆直白的告白,大脑直接就当机了。等缓过神来,一切纷乱的情绪散去,剩下的,唯有欣喜。

    “魏……”晏如松顿了顿,艰涩地改了口,“云清,我……想过的。然而我……只怕唐突了……”

    “晏将军,凑巧的是,我也是想过的。”魏云清畅快地笑了起来,“瞧,我们多么心有灵犀?”

相关小说:黑锅大秦帝后林黛玉山窝里的科技强国金手指买二送一啦格斗狂想异世王妃且称王宦海纵横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