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皇后万万岁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游戏网址优德w88安全吗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云清与晏如松在前边聊天,邓鸿、绿翠和蓝田三人在不远处跟着,也时不时说上两句,谁也没刻意去听前边的对话,因此看到那突然的发展,都有些愣神,特别是晏如松忽然抓着魏云清,后者不慎摔入他怀里再退开的那一幕,看得三人眼睛都直了。

    “方才我可是眼花了?晏将军竟……会对魏姑娘无礼?”绿翠吃惊道,她本想说的是轻薄,可话到嘴边觉得不合适,便又咽了回去。

    蓝田的表情同样惊诧:“我也看到了……”

    邓鸿则僵立在那儿,半晌说不出话来。他虽然想着晏将军和魏姑娘若能成了很好,可他没想到一向克制骄傲的晏将军竟会对魏姑娘如此动手动脚的啊!这还是他家的晏将军么?

    晏如松和魏云清二人自然并未注意后方几人的骚动,在魏云清彻底摊牌表达了自己对晏如松的好感之后,他一怔,许久之后,唇角微微勾了起来,那一刻的笑平静中透出欣喜。

    再没有什么比两情相悦更让人觉得愉快的了。这时候,他先前迟疑的那些东西都不重要了,眼前的女子对他是有意的,唯有这点才最紧要。

    “不过晏将军,你可考虑清楚了?”明明在看到晏如松的笑容之后心跳猛地加快,魏云清却有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意思,背着手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今年二十又二,可算得上是老姑娘了,你果真不嫌弃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望着魏云清漂亮的双眼中透出的狡黠光芒,晏如松何尝不知她是在说笑?

    他摇头,轻笑:“不悔。”他顿了顿,视线又一次偏移,“……叫我如松吧。”

    魏云清蓦地笑了起来,她视线一转,忽然看到了不远处探头探脑的三人,那三人没想到魏云清会突然看过来,吓了一跳,纷纷躲开目光,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魏云清又是一笑,朝晏如松走近了一步,后者的身体猛地一僵,显然有些紧张。

    她觉得好笑,低低地说道:“不后悔的话,那我可就叫啦……如松。”

    “嗯。”晏如松同样低低地应了一声,他的名字从她嘴里念出来似乎有一种别样的韵味,令他闻之微醺。

    “敌袭!”

    不远处站岗的士兵忽然大喊了起来。

    一瞬间,魏云清与晏如松之间的旖旎气氛消失无踪,他眉目一整,凌厉的气息陡然升起。

    有士兵立刻过来禀告:“晏将军,大宋军营帐的方向有人出阵了!”

    晏如松道:“有多少人?”

    “最前头的只有二十多骑!”那士兵报告道,“后面似乎并无大军跟随!”

    晏如松闻言,眉头微微皱起,显然弄不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打算。

    他扬眉远望,晋阳城前的平原上,远远地跑来了几十骑,骑兵队引起了烟尘滚滚,但那之后,确实并未跟随步兵或者攻城装备。

    “邓鸿,你送魏姑娘她们回去。”晏如松此刻人在城墙上,自然决定亲自坐镇,可魏云清不能留在这儿,他立刻吩咐邓鸿带她们三人走。

    邓鸿道:“是,将军!”他看向魏云清三人,“魏姑娘,绿翠姑娘,蓝田姑娘,请跟我来!”

    魏云清也知道事有轻重缓急,哪里敢在这儿多待,连忙点头,和陡然变得慌张的绿翠和蓝田一道随着邓鸿走。

    就在几人说话间,那些大宋骑兵已然来到城前,却在弓箭射程之外,只有一个骑兵出列,向城墙下驰骋而来。

    对方只有一人,晏如松并未下令士兵攻击,让对方来到了城下。

    那士兵似乎料到自己不会受到攻击,来得非常快,直接来到城下,仰头大喊道:“晏如松将军可在?我们李将军希望与晏将军见上一面。”

    李将军?

    魏云清还没走下城墙去,听到这名字蓦地停下脚步,从雉堞凹处向外看去,停在远处的那队骑兵,领头的那位……似乎有点眼熟啊。

    应该就是……李卓吧?既然他已经接手了大宋军,那么小小地升个官什么的,也是正常。

    “魏姑娘,我们快走吧!”邓鸿忙催促魏云清。

    魏云清却不准备走了,她将自己的身形掩藏在雉堞后,小声道:“反正大宋军也不是来打仗的,我就在这儿看看。”

    邓鸿的脸色立刻就垮了下来:“但是魏姑娘,晏将军说……”

    “嘘!”魏云清忙道,“晏将军现在忙着呢,哪有空理我们这边,你别说话,躲这儿我们慢慢看。”

    魏云清身边正好有一块地方堆着一人多高的装备,能将她的身形完美地掩藏住。

    邓鸿扭头看去,那边晏如松已经跟大宋来人对上话了,他只得无奈地留下,跟魏云清一起躲起来。绿翠和蓝田二人虽也怕打仗,可看外头的情况,也知道一时半会儿打不起来,倒没那么紧张了,纷纷跟随着一起躲了起来。

    旁边站岗的两个士兵知道魏云清是晏如松带来的,也知道邓鸿是晏将军的亲兵,此刻见四人鬼鬼祟祟地躲起来,一时间竟有些目瞪口呆。当然,除此之外他们也不会做什么多余之事。这四人虽然当着他们的面躲躲藏藏,但不是敌人也不是探子,他们只是小兵,站好岗就是,其余的不用管。

    晏如松不知李卓想要说些什么,却并没有拒绝。他在城内,高墙护着,李卓在城外,他还能怕了他不成?

    那大宋骑兵回去后没多久,便有三骑离队而出,那李卓也是大胆,只带着两骑就敢来到城下。

    晏如松亦是佩服李卓的勇气,此刻自然不会做出偷袭这等无耻之事。

    “晏将军,别来无恙啊。”李卓扬声道。此刻他距离城墙的位置已是极近,稍稍提高声音,便能将自己的话传了过去。过去在战场上,两人也是正面交锋过的,不至于认不出对方。

    晏如松颔首:“李将军。”态度疏离。本来嘛,两边可是你死我活的敌人,没什么好热络的。

    李卓却笑道:“晏将军,正所谓英雄惜英雄,你果真不肯投降我大宋?李某担保,若你肯投诚,我大宋不但还你一个将军,钱财美人你要什么就有什么。”

    看到李卓,魏云清的心情很有些复杂。最后一次见面,他差点就把她射杀了,她当然会怨恨,不过毕竟她没死,那些恨意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就消磨得差不多了,回想起被他囚禁那段时间,她觉得李卓对她还是不错的,因为气她骗了他而想杀她,也是正常。这是两人的立场问题,没什么好说的。

    可听到李卓竟然来引诱晏如松,魏云清就恨不得一箭射死他。还“美人”,她才刚跟晏如松摊牌呢,关系刚有点进展,他就拿美色来勾引人,简直是不把她放在眼里啊!而且,他也太小看晏如松的定力了。

    果不其然,晏如松面色未变,连声音都平稳得一如过去:“多谢李将军厚爱,晏某是大梁之臣,无意一身事二主。”

    晏如松拒绝得干脆,李卓却像是毫不意外的模样,依然笑道:“真是可惜。大梁那小皇帝,竟也能得到晏将军的忠诚,果真是天道不公啊。”

    知道杨奕就是大梁皇帝后,李卓真是气了好久,反正是一想到大梁皇帝曾经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他却不知道就气,气自己一时不察没能及时发现,也气魏云清瞒他瞒得太死。

    躲起来的魏云清默默的为李卓的话点了个赞。

    “李将军,你若来此只为劝降,还请回吧。”晏如松道。

    “不,劝降不过是顺手为之,万一成功了,我这可是大功一件。”李卓笑道,“我不过是来通知你一声,这仗不打了,恭喜晏将军,你守住了晋阳。”

    闻言晏如松眉头微蹙,这是惑敌之计还是……

    李卓哈哈大笑:“不用多想,我并未骗你。过会儿我们就走了,我来道个别,好赖也打了那么多天。”

    他确实没有骗人,大宋军即将拔营离去,他过来劝降,确实是顺口那么一说,万一对方真降了,那就是天上掉下的大馅饼,可对方不降,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晏如松沉吟不语,李卓专程跑来说这话,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但他并不打算多问,从敌人嘴里问出的消息,他也不敢拿来用,不如以静制动。

    李卓又是哈哈一笑,忽然视线一转,看向晏如松的左侧,扬声道:“云清,我看到你了,别躲了。”

    这一声差点把魏云清吓得腿软,事实上她真的有点腿软,条件反射性地蹲下,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李卓果真看到她了,那也太吓人了吧!重点是,她这偷偷摸摸的举动,还被晏如松知道了,更要命的是,李卓居然当着晏如松的面做出跟她很熟的样子。她才刚跟晏如松表了个白啊,李卓这样一闹,晏如松该不会怀疑她和李卓有点什么吧……

    魏云清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当李卓喊出魏云清的名字,并且准确地看过来时,晏如松也惊讶地看了过来,发现目光被装备阻挡之后,他立刻大踏步走过来,很快就看到了躲在后方鬼鬼祟祟的四人。

    一见晏如松,邓鸿立刻跳了起来,慌慌张张地说道:“将军,我本想……”

    外头李卓的声音传来:“云清,你想装作不认识我?那可不行,我被你骗得那么惨,你需得给我个交代吧!”

    魏云清真想从城墙上跳下去把李卓砸死算了。她跟李卓的关系其实多单纯啊,就是俘虏和被俘虏的关系,可李卓的话,着实有点语焉不详,还往某些不怎么健康的方向引导,旁人听了会怎么想?这里可是古代,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之间这么熟,听上去还有仿佛“负心人”的故事,实在引人遐想连篇。

    不敢面对晏如松的目光,魏云清倏地站起身,朝向外头,对李卓怒目而视。

    李卓笑道:“云清,你可算露面了。”

    “李卓,我骗你是为了保护我大梁皇上,你被我骗,是你自己蠢,还怪我咯?”魏云清不客气地说。她的语气特别坚决,还搬出杨奕来扯虎皮,旨在表明自己的高风亮节,将李卓刻意营造出的暧昧感觉打得体无完肤。

    李卓脸上的笑挂不住了。被魏云清骗过,这是一个事实,也是他心里的一根刺,如今被她赤.裸裸地揭出来,他怒极反笑:“一直以来,我可真是小看你了!”他顿了顿,语气稍稍和缓了一些,“没想到大梁皇室之中,还有你这般有胆色的女子,倒比大梁皇室的男子们有胆魄多了!”

    “你错了!我不过是大梁普通百姓,护卫皇上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魏云清大义凛然道,“只可惜当时我并没有机会杀你。”

    李卓面色微微一变,他原先猜测魏云清只是个假名,还想着她的真正身份到底是哪个大梁公主,之前她的否认他根本不信。然而此刻,她已处在晋阳这座固若金汤的城池之中,毫无骗他的必要。如此说来,她果真只是个商贾之女?

    “你果真有个爹叫魏有财?”李卓挑眉。

    “当然没有!我随口说的你也信?”魏云清故作鄙夷道。她现在安全了,过去受的那些气,自然要报仇,伤不了他,气死他也是好的。

    李卓闻言,脸色果真黑了下来。

    这下魏云清开心了,又道:“李卓,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也不过如此,轻易被我这小女子欺骗,原来大宋国捧着的将军就是这般无能!”

    毕竟以后要仰赖大梁,魏云清不介意灭灭大宋的威风,长长大梁的志气。

    只见李卓深吸了口气,忽然想到了什么,居然叹息一声后笑了起来:“也是美色误我,若不是你……我又岂会上了你的当?你也知我箭术如何,当日那一箭,若不是我不忍,你又如何能生还?”

    最后这话,李卓却是并未作假。以他的箭术,要一箭射中魏云清的心脏也是轻而易举,可临射出那一箭前,他却偏了个角度,最终才只射中了她的肩膀。终究是他想要带回去的女子,她是骗了他,他却也不忍心杀她。

    魏云清的脸都绿了。

    李卓的这些话,还故意留白,足以令人浮想联翩。她猛然回头看了看晏如松,后者沉静的脸上却看不出对这些话的反应。她张了张嘴,也不知该解释什么,为难之下只得又转过了头,怒气冲冲地对李卓道:“你还真是会往你脸上贴金!你若没有被我骗过,你怎么就把我们大梁的皇上给放跑了呢?莫非你已被我大梁劝降?那我们倒是自己人打自己人了。”

    若论嘴皮子,魏云清也是不遑多让——在这时代,她的武力值堪称负数,也就能耍耍嘴皮子了。

    李卓故意叹息一声:“果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云清,是我不好,我不该多看别的女人一眼。若我保证将来只看你一人,你可愿回到我身边?”

    魏云清:“……”好想杀了他!

    回头,魏云清一脸严肃地对晏如松道:“晏将军,这李卓乃是我大梁大敌,此次机会难得,不如一鼓作气,将他击杀,如此一来,失了主将的大宋军必定溃败!”

    听着魏云清杀气腾腾的话语,从魏云清和李卓二人的对话之中长了见识的邓鸿三人心里共同冒出了一个想法:魏姑娘这是要杀人灭口啊……

    晏如松也在迟疑。如果说李卓所言非虚,那攻击李卓有些多此一举,晋阳城内兵员本就不足,只求能守住晋阳,防着他们渡过123言情,可若这是李卓的疑兵之计,此时将他捉住倒是不错。

    而魏云清和李卓二人的话,此刻晏如松强迫自己不去多想。

    “云清,你可是想着要杀我?”李卓的声音再次响起时,竟已渐渐远去,“最毒妇人心啊,我不忍杀你,你却想着杀我,可见我果真伤透了你的心。也罢,将来若有机会再见,便让我好好补偿你!”

    最后一句话,李卓送给了晏如松:“晏将军,后会有期!”

    李卓带人离开了城下,晏如松最终没有下令士兵追击。

    只因为有斥候来报,大宋军已经分批撤离了。李卓并未骗人,大宋军在围了晋阳将近两个月后,却自动撤去了。

    此时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城墙上的士兵们更关心的是,大宋军的全面撤退也就意味着战争的结束——至少是暂时结束。

    一时间,城墙上满是欢呼声,震耳欲聋。

    在这片欢呼声中,魏云清看着正在对士兵们吩咐着什么的晏如松,不知要不要说些什么。

    她和杨奕在李卓那边的经历,并没有告诉别人,其余人只知道他们跟李卓有点瓜葛,却不知具体如何。刚才李卓的一通乱说,太会引人遐想了,她怕晏如松误会。

    她可真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也不是在找接盘侠啊。

    魏云清始终没找到跟晏如松说话的机会,邓鸿又过来请她回去,她只好不情不愿地带着绿翠和蓝田坐马车回去。

    绿翠和蓝田小心翼翼地看了魏云清许久,直到魏云清有些好笑地说:“你们想说什么尽管说吧,我又不会吃了你们。”

    二人也知魏云清为人随和得过分,听她这么一说,绿翠立刻大着胆子问道:“魏姑娘,你与那大宋的李卓……”

    “没有任何关系!”魏云清一脸坚决地说。

    绿翠像是被她的坚定吓了一跳,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接才好。

    魏云清叹道:“我是被他给抓了,可也仅此而已,他那些话,全都是胡说八道。”

    绿翠和蓝田连忙点头,只听蓝田道:“那人可是大宋的,他说的,奴婢自然不信。”

    魏云清斜了蓝田一眼,那你刚才还一副八卦的模样干什么?

    绿翠也立刻拍着小胸脯说道:“姑娘,奴婢也是!那个叫李卓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哪里比得上晏将军啊!”

    想到晏如松,魏云清心中微微一叹。不管晏如松信不信,又信了多少,她的态度总要摆出来的,至少应该跟他说一下原委。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形象受到无谓的贬低。

    想到晏如松,魏云清稍稍发起呆来。她这试探也做了,算是成功了,那么接下来,应该是自由恋爱阶段?可是古代不比现代,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会不会在晏如松看来,他们互相这么一摊牌,就应该直接迈入婚姻了?

    魏云清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或许她该尽快跟晏如松谈一谈。在婚姻一事上,她不愿向这时代低头,她想先谈个恋爱,若是不合适还是得分,不过这件事不能她单方面决定,她还得跟晏如松商量,告诉他她这惊世骇俗的想法,如果他能同意那就最好了,也不枉她喜欢他,可他若是觉得那不合适……也不知道这时代对和离怎么看。先结婚再恋爱她也能勉强接受了,不行再离呗。她倒不怕和离之后不好再结婚,像晏如松这样的对象太难遇到了,尝试过这样一回不行的话,她估计也就熄了那心思,安稳养老了,是不是离过婚的身份根本无所谓。

    魏云清发现自己又想远了,连忙将跑远的心思拉回来。她要跟晏如松谈的事太多了,一定要找个时间好好说说。

    魏云清回到自己住处时,发现大宋退兵的消息已经传了回来,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杨奕还在午睡,没人打扰他,他也就不知道晋阳之围已解,他可以回上京去了。

    晚些时候,杨奕醒了,醒来看到魏云清还待在他房里,以为她没出去,心情极好。

    而后,曹军来觐见,传来的消息就完整了,除了大宋军退军的事,还有他们退军的原因——大宋皇帝打猎时暴毙,偏偏没有立好遗嘱,他的三个儿子争皇位争得死去活来,出征在外的军队自然得拉回去保证国内的安稳。

    大梁可能被灭国的威胁,就这样暂时被解除了。

相关小说:黑锅大秦帝后林黛玉山窝里的科技强国金手指买二送一啦格斗狂想异世王妃且称王宦海纵横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