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皇后万万岁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平台app下载网站云顶集团4008平台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大宋国内突发的动荡,明明处于优势的他们决定和谈,这对大梁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大宋先退了兵,但也仅是放弃了对晋阳的围困,像是先前攻下的宣城,并没有撤走。大梁也没想趁火打劫,毕竟目前国力空虚,而大梁朝廷内文臣当道,绝大多数人都是主和派,因此便准备等和谈的时候再扯条件。

    和谈的事自有文臣们互相扯皮,离开上京许久的小皇帝杨奕,准备带人回京了。

    晋阳城毗邻123言情,之前曹军一行人过来时,也是偷偷摸摸从水路进的城。杨奕本也可以从水路出城回南方,可上游的濮化城早已先一步落入大宋军队之手,走水路出城太过危险,不如留在一时半会儿还不会被攻破的晋阳安全,因此晏如松权衡之后才会请杨奕滞留晋阳。

    现在大宋军退去,也从濮化撤走了,因此不用担心上游水路会有攻击。盘桓许久之后,杨奕总算踏上了回上京的归途。

    这几天时间,因为要随军护送杨奕回上京,晏如松瞬间变得更为忙碌,魏云清发现她居然就没能见到他。倒是杨奕,因为脚扭伤了,非要拉着她作陪,她也没时间再去找晏如松谈谈,只能遗憾地将谈话推后。

    在大宋军退兵的四天后,杨奕扭伤已经差不多好了,他迫不及待地让人准备回去。

    大宋军从未打过123言情去,123言情以南还是大梁的完整国土,安全性有保障,不过晏如松还是带上了一万士兵护卫,这也有胆小怕死的杨奕的意思。

    从住处出来,杨奕先坐上豪华的车辇,还不顾魏云清的反对将她也带上。等到了港口,所有人再换船。这天碧波无痕,船航行得很是平稳,安全地到达了对岸。

    过岸后,杨奕显得兴奋多了,拉着魏云清不停地说话。他对吃喝玩乐一向很有研究,便对魏云清畅想着回到上京之后有多少有趣的事等着他,还说要请她一起玩。魏云清心不在焉地应着,时不时看向外头,却只能远远地看到晏如松的背影,顿觉心塞。

    杨奕察言观色的本事没那么好,没有察觉魏云清的走神,兀自说得高兴,直到晚间歇息才停下。

    本来曹军提议路上在各个城市休息,可杨奕不想应对路上的那些个低级官员,直接驳斥了他的建议,要求在野外安营扎寨。这样一来,每天白天赶路,晚上休息,一日夜能行四十公里左右。若不是步兵拖累,速度会更快。

    一路舟车劳顿,杨奕有些吃不消了,刚开始还兴致勃勃地跟魏云清说话,后来就懒洋洋地躺在车上,连休息的时间也都不乐意下车行走。

    魏云清一直记着要找晏如松谈话的事,可这一路杨奕缠得紧,前面根本没机会,直到后期她才找到机会离开杨奕去找晏如松。

    士兵们休息造饭时也是一个营一个营的,而且总会轮流让人值守,若有不明状况,立刻汇报。魏云清跟杨奕说自己要下去走走后就带上了蓝田和绿翠,三人一路走一路问,终于找到了晏如松。

    “晏将军,我有皇上的口谕,可否借一步说话?”

    见晏如松周围有不少武将围着,魏云清肃然道。

    连日的赶路没在晏如松脸上留下任何疲惫之色,他不疑有他,起身道:“魏姑娘这边请。”

    两人在其他人面前,都是一副正经的模样,除了蓝田、绿翠和邓鸿,没人知道这二人之间有猫腻。

    两人一前一后一直来到一棵大树之后,等没人能看到他们时,魏云清才故意面露忧愁道:“晏将军……其实皇上并没有口谕要传给你,我假传皇令了,你看要不要把我法办?”

    晏如松面露惊诧,半晌无奈地笑道:“想必皇上不会在意。”

    魏云清笑了起来,她能猜到晏如松并不会追究她假传皇令的事,不过她还以为他会提醒她下次不要再这么做了,没想到他却提也不提。

    “那我下回还这么玩?”魏云清故意问道。

    晏如松沉默半晌,对上魏云清狡黠的笑容,想要阻止的话便变了味:“……莫对别人。”

    魏云清心脏猛地一跳,这话在她听来不是情话胜似情话,莫对别人,那就是只对他这么玩嘛。

    许久没能见到晏如松的坏心情顿时雨过天晴,魏云清往前走了一步,拉近了两人间稍有些远的距离,察觉到他身体略显僵硬后,她暗地里坏笑了一下,抬手扯住了他的衣袖,仰头看着他道:“好吧,就只对你。”

    魏云清此刻的语气娇娇软软的,听得晏如松心中一颤,不自在地别开了视线,低低应道:“嗯。”可视线是别开了,她娇美的容颜却在他眼前晃个不停,让他无法思考更多。

    魏云清心情大好。像晏如松这样还会害羞的男人,在现代可是稀缺品,她真是忍不住想要逗一逗他。逗完后果真是心情舒畅。

    不过,她并未忘记来找他是有正事的,看他局促的模样,她只好松开他的衣袖,退后了一些道:“如松,我有些事想对你说。”

    晏如松的眉眼柔和了几分,轻声道:“有什么事便说吧,我在听。”

    此刻的晏如松不像个武将,倒像是个儒雅的书生,让魏云清喜欢得不行。如果是在现代,她或许已经扑上去挽着对方的手臂了,但这个时代,她只好克制着吃他豆腐的*,认真道:“如松,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与这时代你所认识的姑娘都不太一样。”

    晏如松先点点头,顿了顿又道:“我认识的姑娘很少。”

    魏云清心里一乐,他这是在解释他认识的姑娘少,让她放心么?此时正事被她丢到了一旁,她愁眉苦脸地说:“啊,这样么?那你可是吃亏了呢,我认识的男人特别多。”

    晏如松一怔,迟疑了会儿,竟主动握住了她的手:“无妨。”

    感受着那宽厚大手给她的温暖,魏云清的心跳不受控地加速了。她望着晏如松,问道:“那李卓呢?你也不介意么?”

    晏如松似乎明白了魏云清在烦恼什么,展眉一笑:“他的话不可信。”

    当时李卓与魏云清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李卓是故意要毁她名声,她也在极力澄清,他信她,所以李卓的那些话,他早已忘在了脑后。

    “你怎么能这么好呢?”魏云清喃喃地说了一句,音量很轻,晏如松没能听清。

    对于李卓,晏如松是这样一个全然信任她的态度,而两人这次见面才几分钟而已,她就更喜欢他一点,觉得这时代能有他这样的男人简直是个奇迹,如果要嫁,除了他之外不用想别人了。那么,她之前的先谈恋爱再结婚的事,要不要再提了呢?

    很快,魏云清便定下神来,心中的悸动被她强行压下,有些话她还是决定要说在前头。

    “回上京之后,我们之间……你准备如何?”魏云清问道。

    晏如松一怔,认真回道:“我会先同我父亲母亲说你我的事,之后便……选个黄道吉日提亲。”想起她曾说过她已无依无靠,他便又道,“若你愿意,可先去我家暂住。”

    “若你父母不同意你我的事呢?”魏云清道,“我岁数这么大,而且还是个孤女,你父母果真能同意你娶我?”

    晏如松又握了她的手,清朗的声音此刻却有着安抚的意味:“我父母并非贪慕权势之辈,我……我想娶你,他们不会反对。”

    魏云清想说的主要不是这个,因此并未在这个问题上耽搁,点头道:“那如果我说,我不愿意回去后就嫁给你呢?”

    晏如松即便知道魏云清这个姑娘与众不同,也猜不透她为什么会这么说,当下皱眉道:“……为何?”

    魏云清看着他,并未立刻回答,只缓声道:“若你认识的姑娘足够多,你会发现我是个很古怪的人。我现在喜欢你,可我不知道我们在一起是否合适,对你来说也是同样。我想在谈婚论嫁之前,我们能不能留下更多接触的时间?等过一段时间,你若发现无法接受我的想法,我们就不用成亲了。”

    晏如松知道魏云清是个特别的姑娘,可没想到她的想法竟如此特别。婚姻一向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同他这样先私定终身再同父母禀报已是违背常理,没想到她的想法竟更令人诧异。

    望着魏云清认真的目光,晏如松并没有立刻作答,沉吟了会儿才道:“云清,我想娶你,我已深思熟虑过,将来……我会一辈子对你好,必不负你。”

    魏云清心里一叹,她话中的意思,他还是曲解了。这也是正常,这是时代局限性,在这个时代,女子嫁人后最怕的是什么?不就是怕丈夫对她不好么?所以他是想给她承诺,让她不用害怕。

    她是相信他的承诺的,她相信就算将来他不喜欢她了,他也会对她好的,他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可她想要跟他谈的,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那将来若我变心了呢?”魏云清问道。

    晏如松一怔,他从未想过这问题,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魏云清又道:“此刻你或许喜欢我,想要娶我,可若是将来你遇上一个更令你喜欢的女子,你变心了呢?”

    晏如松又是一怔,一连串的问题砸得他回不过神来。

    魏云清认真道:“我知道,或许你会觉得,喜欢的话,带回来做妾便是,不会影响我的地位。可我是个不能容忍丈夫有小妾和通房的女人,谁娶了我,便只能有我一个,逢场作戏也不行。若我的丈夫喜欢上了别的女人,和离便是。”

    晏如松还是没有说话。她说的这些,这时代叫做“妒妇”,可即便是妒妇,也没有说只因丈夫在外有了别的女人便要和离的道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道理。

    魏云清收起了方才的认真神色,灿烂一笑:“看吧,我的想法与你所了解的如此不同,若等成了亲才了解,你或许会后悔的。”

    晏如松怔怔地看着魏云清。

    他所了解的魏姑娘,果真还只是她的一部分,原来她还有如此多奇特的想法并未在过去展露。这些想法起初令他惊讶,可是如今细细想来,他发现他并非不能接受。

    她说成了亲便不能纳妾不能有通房,她想要一个一心一意的人,他理解,也赞同。这一点,他可以做到。她说将来他或许会变心,她或许也会变心,可将来的事,又如何说得准呢?至少此刻,他想将她娶回家,待她好,免她纷扰。

    “我必不悔。”晏如松道。

    魏云清一怔,忽然有种无力感。相隔了几百上千年的他们,其实连沟通某些问题也存在障碍。她想说的,跟他理解的,并不是一回事。那是跨越了千年的沟壑,哪里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呢?

    见魏云清神情忽然变得低落,晏如松神色一紧,反应过来前已上前一步将她按入怀中。

    魏云清愣住。

    只听晏如松道:“云清,我或许无法完全了解你的想法,但我想娶你,这点毋庸置疑。我不知你在害怕什么,若我的承诺无法让你安心,那便听你的。回到上京后,我们先不成亲。”

    魏云清闭上双眼,脑袋在他胸口蹭了蹭,双手也紧紧地揽住了他的腰。她知道,晏如松还是无法理解她的想法,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愿意听她的,他给了她足够的尊重,这让她极为感动。若不是还保有一丝理智,她都想告诉他:不用了,回去后我们就成亲吧,就冲你这句话,我不怕嫁错人。

    许久,魏云清松开晏如松,眼眶有一些泛红,好在泪意早已咽了回去。时间不早了,他们出来得也有些久,她该回去了。

    “如松,我们上京见。”魏云清笑道。

    晏如松轻笑:“好。”

    魏云清先一步离开,去与绿翠和蓝田会合。这一次要跑出来跟晏如松见面很不容易,而且路途早已过半,估计也没机会再这样单独见面,下回再见应该就是在上京了。

    回去的路上,绿翠小声笑问:“姑娘,你好似很开心?”

    “对啊。”魏云清点头笑道,“有好事。”

    绿翠和蓝田对视一眼,刚刚见过晏将军便说有好事,莫非……

    绿翠再问:“姑娘,是什么好事啊?”

    魏云清眉眼弯弯,侧头对绿翠粲然一笑:“你附耳过来。”

    绿翠好奇极了,忙凑了过去,蓝田见状,也凑近了些。

    魏云清大笑:“不告诉你!”

    绿翠吓了一大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等回过神来脸就红了,嗔怒道:“姑娘,你吓人家!”

    魏云清有恃无恐地斜睨她:“我就吓你,你待如何?”

    绿翠涨红了脸:“奴婢……奴婢不理姑娘了!”

    她说完就朝前跑去。

    魏云清笑得畅快,也没去追,扭头看向蓝田:“方才你也被吓到了吗?”

    蓝田轻咳了一声,老实说她也吓到了,不过此刻她自然不会那么说,只摇头道:“奴婢没有。”

    “那你想知道我有什么好事吗?”魏云清再问。

    蓝田的眼里满是好奇,可想到刚才绿翠的遭遇,她默默地收起了好奇的模样,垂了视线规规矩矩地说:“姑娘若想说,奴婢便听着。”

    “我还想着,若你好奇,我便悄悄告诉你,既然你不想知道,那我便不说了。”魏云清点点头,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蓝田在后头目瞪口呆:若奴婢说好奇,姑娘你果真会告诉我?

    魏云清最终也没告诉别人她和晏如松商量过的事,那可是*,她不愿意跟别人分享,更何况她的想法她也知道惊世骇俗,说给当事人听风险也很大,还是不要再添波折了吧。

    正如同魏云清所料,之后她没机会再见到晏如松,车队颠簸了数日之后,上京到了。

    当魏云清坐在车辇之中慢慢驶入上京城中时,她深深地为这古老而繁荣的城市感慨。

    那古老巍峨的城墙矗立在宽广的平原之中,斑驳的长石条上缀满了岁月的痕迹。青石板铺就的路面上,车子缓缓驶过,轱辘声厚重悠远。

    皇帝回来的消息早已传遍上京,百姓们夹道欢迎,欢呼声中,却多是口称晏将军。

    魏云清偷偷去看杨奕,好在他精神不好正恹恹的,也没管外头在喊些什么,不然对于人气比他高的晏如松,他该心生嫌隙了。

    车子驶过最中央宽敞至极的御道,最终到达了皇宫门口。宫门口,皇宫侍卫们整齐有序地排列着,铠甲在阳光下反射着金光,威严庄重。车子直接驶入宫门,里头迎了一堆官员。

    不过杨奕也是干脆,连车都没下,隔着帘子让所有人都回去,有事明日再说。听到他有气无力的声音,外面的大臣们再有什么话也只能憋回去,默默地跟着车架,恭敬地将车子送到内门。

    之前经过的是前朝,过了内门就是内廷,属于皇帝和后宫的起居处,除了皇帝之外的男人不得留宿。臣子们便送到了这儿,没再入内。车子到内廷便换成了步辇,由内侍们抬着。

    此刻魏云清才发觉自己身份尴尬。那步辇可是皇帝专用,她不好一起坐,想了想她还是决定跟在后头。没想到杨奕发现她没跟上,立刻回头奇怪道:“云清姐姐,你怎么不上来?”

    杨奕这一嗓子出来前,其余人虽然对魏云清也充满了好奇,但也不过就是多看两眼罢了,此刻他对她的称谓一出,许多人的表情便有些变了,有好奇的,有沉思的,也有疑惑的。

    “……不用了,坐久了太累,我走走。”魏云清拒绝道。

    杨奕应了一声,忽然也从步辇上下来,笑道:“那朕陪云清姐姐一起走。”

    魏云清:“……”你跟我客气个什么劲,回你的步辇上去!

    许多双眼睛都盯着自己,魏云清也不好不给杨奕面子,只好点头笑道:“好吧,一起走。”

    魏云清从前没有去过故宫,只从影视作品里看到过皇宫的宏伟,此刻亲历,真有种眼睛都用不过来的感觉。

    杨奕见她四下看,凑过来小声道:“云清姐姐,这天上也有这般气派的宫殿吗?”

    魏云清一愣,随即笑道:“岂止气派,那简直是高耸入云!我们天上的房子,有几十层高呢,上下楼不用人走,用一种叫‘电梯’的东西,直上直下,几十层楼高,瞬息间就到了。”

    杨奕听得惊叹不已,表情是少年的好奇:“那叫做‘电梯’的法宝,云清姐姐你可能做出来?”

    “我都没法力了,当然做不出来。”魏云清随口忽悠道,“不过你若是想看它什么样,我倒是可以画给你瞧瞧。”

    “好啊!”杨奕眼睛一亮,“待会儿云清姐姐你便画给我看吧,仙界可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仙界的神奇之处还多着呢,有空我再给你讲。”魏云清道,“我们还是先来说说我们最开始的约定吧。”

    杨奕一怔,随即道:“云清姐姐,你想要什么尽管跟我说,要什么我都给你!”

    魏云清心里一叹,叫她开口,她怎么好意思说要什么呢?这孩子也不知道主动一点送她几亩地啊几间房啊几吨黄金啊什么的……居然还要她来说!

    “我对凡间的钱财并无概念,你看着够让我这一生能活好的钱物给就成了。”魏云清故作高深地说。

    杨奕忙点头:“我回头就让他们去办。”他顿了顿,忽然拉起魏云清的手加快了脚步,“云清姐姐,快来,我带你去瞧瞧我住的乾清宫!”

    “慢点,你别跑那么急啊……”魏云清踉跄了一步,好不容易才稳住,只得跟着杨奕向前走去。

    回到家就撒欢了跑……刚才不还累得一点都不想动的么!

    “皇上,老奴来迟了!”二人刚往前走了几步,就见一个面白无须的老太监匆匆赶来。那老太监五十岁上下,身上有一种凌厉的气势,却在见到皇帝时陡然收起,点头哈腰,一派恭敬。

    杨奕摆摆手:“有事待会儿说,朕先带云清姐姐去乾清宫瞧瞧!”

    他说完,也不给那老太监说话的机会,带着魏云清飞快离开。

    魏云清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与那老太监的目光正好对上,后者立刻露出友好的微笑。她一怔,手上一个吃力,又被杨奕拉了个踉跄。

    “哎慢点慢点!我要摔了!”

    “云清姐姐,你走得好慢,走快些!”

    “是你走太快了!”

    抱怨声和应答声从前头传来,那老太监驻足看了会儿,表情几番变化。想来,这位便是救了皇上的那位魏姑娘了吧。

    其他的太监宫女飞快地跟了上去,看到皇上和那位云清姑娘的互动,每个人心里都有着各自的惊诧和想法。

    然而有一个想法却是共同的——这后宫,怕是要变天了。

相关小说:黑锅大秦帝后林黛玉山窝里的科技强国金手指买二送一啦格斗狂想异世王妃且称王宦海纵横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