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皇后万万岁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必发软件怎样下载永利28登录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奕在魏云清这儿吃完了午饭还墨迹了会儿,魏云清催了好几次他才终于恋恋不舍地带着那一大队人马离去。

    吃过午饭休息了会儿,魏云清便让小满出去打听一下晏如松晏将军家住何方,自己留在家中好好收拾了一番,又是换衣服又是画了淡妆,将自己拾掇得漂漂亮亮,这才安静地等待小满的消息。

    晏如松在上京名气不小,小满很快就查到了晏府所在之处,回来报告。魏云清带上芍药和小满,坐着马叔驾的马车,来到了晏府附近,却没有立刻上前,而是在马车中观察着对面晏府。

    之前魏云清并没有机会询问晏如松家中情况,此刻她便听着小满打探来的消息。

    晏如松的父亲晏之栋是刑部主事,正六品的文官,偏偏教出了个不爱笔杆爱枪杆的儿子,还中了武举,当时便被授予正三品参将的官职,现任兵部右侍郎,兼靖州总兵官,加授奉国将军。这奉国将军是个散阶,类似荣誉称号,出征在外的时候,大家都称他为晏将军。他年二十有六,本早该娶妻生子,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征战在外,婚事便一直拖延了下来。他家中还有一位姐姐,早已嫁人,除此之外并无兄弟姊妹。

    这回与大宋的战事暂时平息了,晏如松也因护送皇帝而回到上京,这上门求亲的便多了起来。魏云清在外头等了不过半小时,就见两拨人兴致勃勃地入府,又不怎么开心地出了府。

    魏云清心里有了一丝危机感,之前她和晏如松谈得挺好,可也只是她与他之间的,也不知道他家人那边好不好对付?现在她要不要上门拜访?他家人会不会觉得她太过轻浮了?

    她想了好一会儿也没个答案,她将来是很有可能跟晏如松成亲的,现在可不能破坏自己在他父母那儿的形象。

    “小满,你去晏府通报,就说寻晏将军,晋阳旧人求一见。”魏云清拉着小满叮嘱道。

    小满脆生生地应了,赶紧跑到晏府门前让门房通报。晏府的门房探头出来看了眼不远处的马车,让小满在外等着,自己跑去通报了。

    魏云清等了会儿,就见晏如松走出门外,英俊的脸上略带疑惑。

    小满笑着指了指马车:“晏将军,我家姑娘正等着您呢!”

    一说姑娘,再加上又是晋阳,晏如松也明白马车中的是谁,快步走了过来。

    他在马车前停下,看了一旁的车夫和小厮一眼,到底没能直接叫出魏云清的名字,只低声道:“魏姑娘?”

    见他一下子认出了自己,魏云清笑得特别甜,可她并没有立刻应声,反而清了清嗓子,随即压低了音色故作娇嗔道:“晏将军,奴家久闻您的大名才冒昧前来拜访,谁知您却将奴家认成了别的女子,奴家可是好生伤心哪。”

    与魏云清一道坐在马车里的芍药一听魏云清这话,立刻瞪大眼睛惊诧地看了过去,见识不够多的她根本闹不明白为什么魏姑娘会说自己不是自己……

    魏云清哪管其他人想什么,说完便故意嘤嘤嘤地哭了几声,显得很是伤心的模样。

    晏如松本已认定马车中人的身份,可这隔着帘子,再加上魏云清说话的声音和语气完全不同,他顿时有些懵,难不成他果真认错了人?随即他就觉得有些尴尬,拱拱手道:“抱歉,晏某还有要事,先行告辞了。”

    没等他转身,马车里的魏云清便道:“晏将军可真是绝情,还未见上奴家一面,便要离去,奴家对晏将军的一片真心,竟被晏将军弃如敝屣,奴家不活了嘤嘤……”

    马车外晏如松顿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这事实在令人尴尬,最终他硬着头皮道:“多谢姑娘厚爱,但晏某已有意中人,姑娘请回吧。”

    这话魏云清听着心里喜滋滋的,所谓的意中人,不就是她么?没想到他倒是一点都没有避讳呢。

    “晏将军,你所谓的意中人,便是方才你口中的魏姑娘?”魏云清又掐着嗓子问道。

    晏如松应道:“正是。”

    “晏将军,奴家样貌不差,琴棋书画亦是样样精通,自认并不输于任何人,不如您先上来,好好看看奴家,愿晏将军怜惜奴家。”魏云清憋着笑,继续苦涩地说着。

    晏如松站在外头,岿然不动:“不必了,晏某有魏姑娘一人足矣。”

    “晏将军,你果真不上来?”魏云清追问。

    晏如松语气坚决:“是。”

    魏云清放开了嗓子,笑眯眯地说:“那你可不要后悔哦。”

    这回晏如松听出了这声音的不对劲,眉头蹙起,一时间有些怔楞。

    魏云清扭头对早已目瞪口呆的芍药小声道:“芍药,你先离开一会儿。”

    芍药一怔之后连忙应是,她掀开车帘下车时,正跟晏如松视线相对,她赶忙退到一旁,表明自己并非刚才说话之人。

    晏如松再度看向帘子时,魏云清将帘子掀开,笑望着晏如松道:“晏将军,你果真不上来吗?不上来的话,我可就走了哦。”

    晏如松哭笑不得地望着魏云清,他怎能猜到,魏云清竟跟他开这样的玩笑?然而他早知她是怎样大胆的女子,短暂的惊怔后便回过神来,有些骑虎难下。

    魏云清自认为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看出晏如松的尴尬,立刻对小满芍药和马叔说道:“你们三个,稍微走远一些,这样看着,晏将军要害臊了。”

    那三人也是一愣,下意识地看了晏如松的面色一眼,默默地退离了马车十几步远。

    晏如松实在尴尬,有些无奈地说道:“云清,你……”

    “快上来,被人看到就不好了。”魏云清对他招招手,颇有一种偷情的紧迫感。

    晏如松无奈地上了马车。

    帘子一放下,马车里便是一个密闭空间,魏云清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晏如松,直看得他转开了视线:“云清,你看什么?”

    “看你啊。”魏云清笑着凑了过去,“几日不见,晏将军越发英俊了,看得人把持不住。”

    晏如松:“……”

    魏云清也不在意他没回答自己,继续笑道:“晏将军,奴家这几日想你可想得紧呢,你可有想念奴家?”

    “云清……”面对魏云清这等大胆的女子,晏如松实在没太多经验。

    “你就说,想还是没想,不许说别的。”魏云清没让他躲避。

    晏如松沉默良久,终究吐出个词来:“……想。”

    “想什么?”魏云清追问。

    晏如松:“……”

    他看着魏云清,满脸的无奈和为难。对于他这样的男人来说,要说那些甜言蜜语,终究太难了。

    魏云清哪里肯放过他,又问:“想见我,想抱我,想亲我,还是想和我……”

    “云清!”晏如松抢答似的打断了她的话,脸色已有些泛红。

    魏云清促狭地笑了起来:“最后我想说的是想和我逛集市。”她顿了顿,露出大惊失色的表情,“莫非你想的是那种事?”

    从见面时起晏如松被魏云清调侃到现在,想躲又没处躲,偏偏她又如此大胆,他已是招架不了,未等细想便伸手将她按入怀中,低低一叹:“云清……饶了我吧。”

    魏云清没防备晏如松居然会主动抱她,本就因凑过去而稍微倾斜的身体轻易便落入了他的怀中,被他紧紧按住。她也没想挣扎,一怔后悄悄环住他的腰,同样低声道:“好吧。”

    晏如松明显松了口气的模样,僵硬的身体也放松下来。

    魏云清将脑袋在他怀中蹭了蹭,男性的气息充斥了她的鼻翼,她喜欢得舍不得再松开他。片刻之后她笑道:“我看到今天有些像是媒婆的人到你家了。”

    “嗯。”晏如松道,“我父亲都拒绝了。”

    魏云清好奇道:“你是怎么跟你父亲说我们的事的?”

    她那“谈恋爱”的条件在这时代过于惊世骇俗,晏如松能接受已经很不容易了,她实在难以想象他的亲爹亲妈也能接受这种事。

    晏如松沉默片刻才道:“我并未对我父亲和盘托出。我只告诉了他,我已有意中人,请他回绝来上门求亲的媒人。”

    魏云清抬头看着他笑道:“你不告诉你父亲你我的事,是不是顾及着我的名声,倘若我们不成,将来我想再嫁他人也无碍?”

    晏如松一怔,嘴角微微勾着,有些淡淡的暖意,眉目柔和地望着她,却是不语。

    “这世间多对女子苛刻,我很感激你能为我这么做。”魏云清又是一笑,心里暖暖的,“可是我不怕的,你无需为我考虑那么多。”

    “嗯,我知道。”晏如松淡淡应道。他又何尝不知道,像云清这样的女子,根本不会在意那些世俗名声,然而她不在意,他却不能不多为她考虑,若将来她不想嫁他,他总希望她能不受名声所累,找到比他更好的丈夫。

    见晏如松似乎不想多谈的样子,魏云清也不会不识趣地揪着这事不放。不管她在不在乎,他肯为她考虑那么多,在这个处处受限的社会最大限度地尊重她,足见他是个多好的男人。

    “对了,我从皇宫搬出来了,你一会儿有没有事?没事的话要不要去我那儿坐坐?”魏云清期待地问道。

    晏如松点头笑道:“好。”

    魏云清献宝似的说道:“我跟你说,我现在住的小院,是孙大人家的管家帮我找的,住着很舒服,你先去认认门,以后有事没事要经常过来玩呀。”

    “好。”晏如松低低应着。

    魏云清掀开车帘,对远处的几人道:“你们快过来,我们要回去了。”

    三人便忙走了回来,马叔和小满照旧坐在前头,芍药有些迟疑,不知该不该进入车厢,可前头已经坐不下了啊。

    “芍药,你快上来,别怕,晏将军不吃人。”魏云清笑道。

    芍药脸色一红,讷讷道:“奴婢这就上来……”

    她赶紧爬上马车,却像只鹌鹑似的坐在角落,不敢多看晏将军一眼。晏如松的名声,她虽是个丫鬟,也是有所耳闻的,心里早勾勒出一个伟岸的身影来膜拜,此刻见到真人,竟比她想象得还俊秀,顿时不知所措了。而且更让她觉得吃惊的是,他们家的姑娘居然跟晏将军如此熟识,实在令人惊诧。果然,吕管家说得对,他们家的姑娘不简单,就像早上的那些人一样,都是非富即贵的,她可要小心伺候着了。吕管家说了,那些人可是锦衣卫,所以早上来的那位,身份尊贵着呢,连那位都对他们家的姑娘如此客气,可见魏姑娘的身份何等尊贵,能伺候这样的主子,是他们的福分,万不可懈怠了。

    魏云清可不管芍药在想什么,她也并没有因为芍药在场而收敛,毕竟将来她是要经常跟晏如松会面的,她身边人总得习惯她的行事方式。

    “你今后会一直待在上京么?”魏云清问。

    晏如松摇头:“倘若再起战事,我或许还要领兵出征。”

    “大梁就没有别的将领了么?总让你去打仗。”魏云清抱怨道,“以你的名声,应该当做最终武器,威慑外敌,怎么好轻易派出去打啦。”

    她想着晏如松若还要去打仗,她不但无法跟他好好谈恋爱,还得担心他的安危。毕竟刀剑无眼,就算他是将帅,也有可能受伤。她觉得晏如松这种常胜将军,应该跟核弹一个待遇才对,作为战略性武器,怎么能随随便便总派出去打仗呢?神秘感都没了!

    晏如松也是无奈一笑:“目前朝廷重文轻武,年轻将领确实有些青黄不接,再过个几年,或许会好一些吧。”

    他知道她不是一般闺阁女子,即便她的娇声抱怨显得太过幼稚,他也不会看轻了她,并不会避讳与她谈论这些。

    “那你赶紧教些弟子出来。”魏云清道,“从你手下找些好苗子,天天带着,好好教他们,多让他们历练,将来也好代替你上阵杀敌。”

    魏云清说得轻松,但事情远没那么容易,但晏如松还是点头轻声道:“好,我回去便挑人。”

    魏云清满意了,拉了拉晏如松的衣袖道:“之前我在乾清门那儿看到你了,可是我这么大个活人,你却没有看到我。”

    晏如松一怔:“……抱歉。”

    魏云清扑哧一笑:“道什么歉,我看到你就躲起来了,你怎么可能看到我?”

    晏如松笑道:“为何要躲我?”

    魏云清轻轻一叹:“我怕你见到我把持不住,乱了宫里的规矩。”

    晏如松哪有魏云清那么自在地讲这种荤话,再加上还有个外人在场,咳了一声带了些恳求地无奈道:“云清……”

    “好好好,是我怕自己把持不住。”魏云清狡黠一笑,又肃然道,“晏将军你坐怀不乱,乃是一代真英雄,小女子冒犯了,晏将军您大人有大量,可不要生我气啊。”

    一旁芍药不敢竖起耳朵听,但声音又钻入了她的耳朵,她想躲都没地方躲,这些*似的话听得她脸颊通红,几乎要滴出血来。天哪,她还是第一次见有女子如此胆大的,羞窘之余,也不禁有些佩服魏姑娘,那样的话,杀了她也说不出口啊。

    调戏过晏如松后,魏云清想着来日方长,便适可而止,转而问道:“如松,上京可有什么好玩好吃的?你不当值的时候,多带我出去见识见识可好?”

    “这许多年来,我待在上京的时间不长,恐怕也不甚清楚。”晏如松道,“我有一好友自小长在上京,或许可以托他带我们走走。”

    “好啊。”魏云清笑道,“你的好友叫什么,是做什么的?”所谓打入男友朋友圈是也,万一这个好友太坑爹,她还得想办法减少那人对晏如松的影响呢。

    “他叫吴尚文,字天心,乃是钦天监春官正。”晏如松道。

    魏云清想了想,钦天监的话,似乎是观察天象,颁布历法的机构,也就是说,类似于现代的国家天文台。古人对天象相当看重,钦天监的官员多是世袭,观察天象的技术几乎是国家垄断的。算起来,这些应该就是古代的技术男了吧。

    魏云清对于技术男一向很有好感,不禁对那位吴尚文好奇起来。不过他字天心……甜心?honey?这个字,实在是让她忍俊不禁啊。

    “那下回你带这位甜心兄让我见见吧。”魏云清笑道,“那你的字呢?”

    晏如松自然听不出魏云清对吴尚文的调侃,这时候根本就没有甜心这个说法,听她问,他答道:“我的字是公茂。”

    “公茂……”魏云清心里多念了两遍,觉得这字也很萌,公猫什么的……不过她自然不会说出来,故意学着男子的礼节拱了拱手道,“公茂兄,你说我若是扮个男装如何?”

    晏如松闻言仔细看她,半晌笑道:“你扮不了。”

    魏云清故作怒道:“我怎么就扮不了男装了?别小看我。”

    “……你想试便试吧。”晏如松没与她做口舌之争,他总不能告诉她,她的模样秀美极艳,即便扮男装,也会被人一眼认出来。

    “我当然要试。我不但要扮男装,我还要跟你们一起逛青楼。”魏云清道。以后要是有人问“跟男友一起□□是个什么体验”,她就完全有经验回答了……

    晏如松哭笑不得:“你哪来的这想法?《大梁律》有规定,大梁官员不得去青楼狎妓。”

    “那你从没去过青楼?”魏云清好奇问道。

    晏如松正色道:“从未,若被我父亲知晓了,会打断我的腿。”

    听他这样说,魏云清一下子笑了出来:“你这样说,是不是说明若不是你父亲的话,其实你心里是很想去的?”

    晏如松视线一闪,竟有些支吾:“年少时……总有些好奇之心。”

    看到他这不好意思的模样,魏云清心情很好,小声问:“那你果真没去过?”

    “果真没有。”晏如松无奈应道。

    魏云清侧头看了眼芍药,那丫头低了头,脸已经红得不像话。她弯唇一笑,微微挺身凑过去在晏如松耳旁轻声道:“那你家……可有通房丫头?”

    晏如松身子一僵,她的柔软气息吹拂在他耳垂上,令他坐立不安,而她的问话,更叫他无所适从。

    “有没有嘛。”魏云清将手搭在他手臂上,低声娇笑,“你说嘛,我不会吃味的。”

    晏如松稍稍后退些,视线也不敢落在她身上,只低声应道:“……没有。”

    听到答案,魏云清退了回去,面露怜悯地看着晏如松,叹息道:“那这二十六年来,你可……受苦了。”

    晏如松一怔,隐约有些明白魏云清的意思,心中惊叹着魏云清的口无遮拦,羞窘的情绪令他直接抬手一捞,将她按入自己怀中,低声道:“云清,你再说下去,我可要无地自容了。”

    魏云清低声笑起来,钻入晏如松怀里挑了个舒适的姿势趴好。她可以学着这时代的女性,低眉顺眼,谨小慎微,可那不是她的本性,她可以在外人面前伪装一时,却不可能在自己最亲近的人面前伪装一辈子,早点让他知道她的本性,知道她是怎样的人,万一他后悔了,也好及早抽身嘛。她是很喜欢他,可也不愿用伪装吊住他,她希望他看到的是真实的她,无论他最终能不能接受这样的她,她都不会后悔。

相关小说:黑锅大秦帝后林黛玉山窝里的科技强国金手指买二送一啦格斗狂想异世王妃且称王宦海纵横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