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皇后万万岁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澳门永利官网电话永利彩票赢钱不出款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落地后,魏云清立刻离开延禧宫,往御花园的方向行去。位置所限,之前魏云清只能看到延禧宫附近的巡逻侍卫,不过至少可以因此估算他们巡逻到其他地方要多久。不过巡逻侍卫肯定不止这一队,而那些就不是魏云清能了解的了,她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运气好遇不着其他的巡逻侍卫。

    魏云清一路心惊胆战的向御花园的方向行去,或许是她运气好,竟然真的没有遇到别的巡逻者。一直提心吊胆到了御花园之中,她才放下心来。

    其实她现在换了身宫女的衣裳,没必要如此紧张,巡逻侍卫应该会把她当成普通的宫女而不加阻拦。只是为免多生事端,自然是能不遇见就不遇见最好。

    刚进入御花园,魏云清远远的便看到一行人缓缓走来,忙躲了起来——如果是其他人,她还能不躲,偏偏来的人是庄妃啊,对方认得她!

    好在魏云清附近就有一座假山,她立刻躲进了假山之后,紧贴着假山壁,屏住呼吸等着对方通过。

    谁知,那一行人经过假山旁时,却忽然停了下来,在假山旁的亭子里坐了下来。魏云清与他们隔得很近,差点吓得心脏都停跳了。她以午睡为借口把宫人们都赶出了她的房间,可他们迟早会发现不对的,她的时间并不多,要是在这儿耽搁得太久,那这一次恐怕就要功亏一篑了。

    魏云清正准备踮着脚尖绕过这儿,尝试悄悄离去,就听另一边庄妃问道:“银铃,那魏氏在宫外的情况,可都打听清楚了?”

    魏云清蓦地停下脚步。

    只听一个温婉的女声道:“回娘娘,差不多了。听说啊,那魏氏独自买了个小院子,总是抛头露面的,还跟晏如松晏将军不清不楚的。”

    庄妃冷笑一声:“那个贱人,本宫就知道她不守妇道,是个荡.妇!”

    银铃又道:“是啊,娘娘。听说她从不避讳与外男接触,可真是伤风败俗呢!”

    “皇上可是被她给骗了!”庄妃愤然道。

    银铃有些迟疑地说:“可是我听说……皇上晓得那魏氏与晏将军的关系呢!”

    “什么?”庄妃惊诧道。

    “奴婢也觉得奇怪呢。”银铃怪道,“也不知那魏氏给皇上下了什么*药,皇上一点儿都不在乎,明明晓得她与旁人不清不楚,却非要接她进宫。前两日那魏氏不是还打了皇上,被皇上关起来了吗?就这样,皇上还是不惩罚她。奴婢瞧着啊,那魏氏是有些古怪。”

    庄妃沉默片刻,问道:“你之前说,那魏氏打皇上,是因为她想离宫,皇上却不让她走?”

    “是啊,娘娘。”银铃疑惑道,“这世间的女子,都想着成为后宫的女人,爬得越高越好,偏她,明明一入宫已是皇贵妃的位份,离皇后就只有一步之遥了,也不知她究竟在想些什么,非要离开皇宫。莫非她是欲擒故纵,说是想要出宫,实则想要的是皇后之位?”

    “哼,就凭她?”庄妃冷笑一声,片刻后却低低地说了一句,“许是……她只想跟晏将军白头到老吧。”

    “娘娘?”银铃有些担心地叫了庄妃一声。

    庄妃一时的感叹立刻消散无踪,冷哼道:“本宫无事。旁人千辛万苦想要的位份,那魏氏却百般推脱,也是矫情!本宫倒要看看,在尝尽了这世间最繁华尊荣的日子之后,她能推脱到几时!”

    魏云清默默地听着,暗道,这庄妃说得好像她没有见过世面似的,在现代她什么没见过没玩过,古代皇宫内也就是伺候的人多,非常适合只想赖在床上什么都不愿意做的懒人,除此之外,有趣程度、丰富度和便捷度都比不上现代,更何况这儿还没有自由,她会留恋这皇宫中的日子才怪。

    “一会儿派个人去宫外探探,那晏如松是如何反应的。”庄妃忽然又道。

    银铃道:“是,娘娘,不如让小橘子去?”

    “嗯,那小子机灵,便让他去吧。”庄妃没有反对。

    魏云清眼前一亮,这不正是出宫的好机会么?她可以假扮庄妃宫里的小太监,把小橘子手中的出宫令牌给抢了,一旦出了宫,便是天高任鸟飞了。

    她悄悄探出头去,看到庄妃身边的大宫女银铃叫来了一个岁数不大的内侍,将一块令牌给了他,叮嘱了他几句,便让他离去了。魏云清立刻悄悄绕过假山,安静地等了几秒,再一瞬间窜了出去,躲到前方的一棵大树后,如此辗转了几次之后,她离开了庄妃等人所在之处,跟上了那个叫做小橘子的内侍。

    “对了,孙首辅可还在……”

    身后隐约传来庄妃和银铃的讨论声,但魏云清离得远了,已然听不清楚。她也不甚在意,想来她们在谈的,是孙首辅帮她向杨奕求情的事吧。她虽然不知前朝的消息,可她知道孙首辅不会罔顾她的意愿,她相信那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会为她向皇帝请求。只是目前来看,并没有什么效果。

    等以后有机会,她一定要好好谢谢孙大人。

    魏云清跟着那小橘子走了一段路,很快就追上了他,眼看周围并无旁人,她忙招呼道:“前面那位公公!”

    小橘子急着出宫办事,起先并没有听到魏云清在叫他,直到魏云清叫了两遍,他才停下脚步回头疑惑道:“这位姐姐,你是在叫我?”

    “是啊,小公公!”魏云清笑道,“你是庄妃身边的吧?”

    “正是。不知姐姐找我有何事?”小橘子奇怪道。他之前只见过魏云清一次,那时她是皇贵妃的盛装打扮,如今她衣着朴素,因此他并没有认出眼前这个宫女打扮的人正是他家庄妃娘娘目前最恨的皇贵妃。

    魏云清笑道:“找你的不是我,是曹军曹公公,你快去瞧瞧吧!”

    “曹公公?他为何要找我?”小橘子奇怪道。

    “这我哪里晓得?你还是自个儿去问曹公公吧!”魏云清耸耸肩。

    小橘子连连点头,往回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回头道:“这位姐姐,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他话音刚落,魏云清刚才从假山旁随手捡的石头便一下子砸向了他的额头,他两眼一翻,昏了过去。魏云清忙四下里看了看,勉力将他拖拽到一处隐蔽之地,从他身上摸出庄妃赐给他的令牌,又把他的衣服给扒了下来,给自己换上,换了个发型,戴上他的帽子,化身为小内侍,向玄武门走去。

    远远地看到玄武门时,魏云清的心脏便猛地飞快跳动起来。一门之隔,外头便是自由世界。

    她尽力按捺下过于激动的心情,缓缓向前走去。走到门口侍卫处,她便被人拦住了。

    “何人,出宫所为何事?可有令牌?”那人面色冷淡地问道。

    魏云清飞快地扫了一眼,发现并没有她之前出宫时的侍卫首领,便稍稍放下心来,掐着嗓子道:“奴婢是庄妃宫中的小伟子,得庄妃的命令出宫一趟,还请大人放行。”她说着便摸出了那块令牌,递过去的时候还在令牌下藏了块顺手从小橘子身上摸出来的银子。

    那侍卫先摸到了银子,面上便露了笑,再看令牌为真,便放了行笑道:“小公公,可要早些回来,莫错过宫门落锁时辰。”

    “大人客气了,奴婢记得时辰呢,定然会在宫门落锁前回来的。”魏云清笑眯眯地说。

    侍卫放魏云清过去,她心里捏着把汗,面上却努力摆着自然的笑容,慢慢走过站着不少侍卫的走道,向宫外,也向她的自由走去。

    一步,两步……

    还差不到十米……五米……

    “快抓住他!他身份可疑,快抓住他!”远远的,有人叫道。

    魏云清回头看了眼,发现喊话的是个锦衣卫,而他身后不远处跟着只穿着中衣,捂着脑袋跑得气喘吁吁的小橘子。

    魏云清心头一惊,再转头一看,离宫外只有一步之遥了,她怎么能功败垂成?

    她也不管跑不跑得掉,全力向外跑去。

    只是在锦衣卫的呼喊之下,两边的侍卫已然回过神来,在她面前拦成了一道人墙,她不是绝世武林高手,自然逃不出去。

    她被反剪双手,带到了那锦衣卫跟前,他喝问:“你是何人?打昏他所为何事?”

    魏云清不回答。

    小橘子在一旁捂着脑袋,狠狠地瞪着魏云清,叫道:“她还抢了我的衣裳!”他之前差一点就认出了魏云清,不过被她敲了一脑门之后,之前想的事儿就全被他忘在了脑后。

    “闭嘴!”那锦衣卫不耐烦地看了小橘子一眼,又转向魏云清,严厉地说,“你不说是么?好,便让你尝尝诏狱的滋味!”

    他摆手,手下的锦衣卫便将魏云清向宫外带去——诏狱不在皇宫内,而是在宫外。

    眼看着自己一步踏过了皇宫宫门,魏云清有种复杂的感觉——她到底是离开了皇宫,只是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

    不过,究竟是皇宫好逃,还是诏狱容易逃?

    在被带去诏狱的路上,魏云清一直沉默着,她在认真考虑要不要说出自己的皇贵妃身份。

    若说出自己的身份,那么她必然会被恭恭敬敬送回皇宫。那么,在那个戒备森严的皇宫里,在她已经逃过一次必然会引起他们警惕的情况下,要再逃出来就困难多了。可若她不说,自然会被关到诏狱之中,而诏狱,这个传说中的地狱,似乎冤死了不少人,想来是个极为恐怖的地方,不过在那里,没有人知道她的真正身份,她有没有可能贿赂个什么人,让他把自己放了呢?

    魏云清想到藏在衣服夹层里的银票,要逃出宫,在宫外生存,没钱可不行,她不愿意虐待自己,带的钱自然是足够的。

    直到来到诏狱,魏云清终于下定决心——她可不愿回那个皇宫去了,她就不信找不到一个敢收贿赂敢放了她的锦衣卫了!

    诏狱这个地方,比魏云清想象中更为可怕,不说那肮脏混乱的环境了,大白天里都有人在如同冤魂般惨叫,足可见此处的阴森。她一路走,便能看到周围牢房里人们的惨状,不忍心地转开了视线。

    她最后被推入了一间散发出恶臭的牢房,那锦衣卫嫌恶地拍拍手便走了,并没有立刻提审魏云清的意思。

    她站在牢房中央,皱眉打量着四周,周围牢房里零零碎碎地关押着一些人,面容憔悴而麻木,对于她这个新进来的人没有丝毫兴趣。她曾经也待过大牢,跟诏狱比起来,那宣城的大牢,简直如同人间天堂一般。

    魏云清站在牢房门口向外看去。

    牢房外头有几个锦衣卫在值班,她一个个观察过去,想找到看上去最容易贿赂的锦衣卫。看了好一会儿,她终于选定了一个人,大声叫道:“大人!我有内.幕消息要告诉你!是关于反大梁的乱党的!他们打算行刺皇上!”

    行刺皇上可是顶天的大事,那锦衣卫不敢怠慢,立刻过来道:“你说什么?说详细些!”

    魏云清道:“大人,请附耳过来,此事事关重大,请容我慢慢向您说明。”

    那锦衣卫却双眼微眯,没有靠过来,只冷笑一声道:“你若有重要情报,直接说便是,想骗我靠近牢房,你省了那份心思吧!”

    这锦衣卫的警惕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曾经有被关入诏狱的朝廷钦犯,因自知逃不过一死,临死关头就是利用类似的话语让值班锦衣卫靠近,一口咬掉了对方的耳朵,此事在锦衣卫中已成了人人知晓之事,没人再敢在诏狱之中附耳过去——又不是嫌耳朵多!

    魏云清却不知这其中缘故,见那锦衣卫满脸警惕,她虽疑惑却并没有多想,只压低声音道:“大人,我并未想要骗你,只是此事真是事关重大……”

    她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一张五十两的一票,在他眼前一闪而过,便又立刻收了回去。

    那锦衣卫眼睛一亮,终于稍稍靠近了些,也低声道:“你这是何意?”

    魏云清忙道:“大人,我想……您能不能通融一下,放我出去?我是真冤枉啊,明明什么事都没做,却被人抓了进来。您瞧瞧,我身上还穿着内侍的衣裳呢,实不相瞒,我是宫里庄妃身边的内侍,谁知不慎冲撞了你们这儿的一位大人,他非说我要谋逆,将我抓了进来。我急着替庄妃娘娘办事呢,宫门落锁前还得回去,哪儿经得起耽搁?只求大人放我一马,等回了宫,禀告了庄妃娘娘,娘娘定还有谢礼。”

    魏云清的借口是手到擒来。她已经观察过,将她抓过来和在牢里值班的人不是同一群人,抓她来的人也似乎并没有交代她的罪行,因此她便又编了这样的谎言,希望这位锦衣卫能不要多动脑,直接看在钱的份上放了她。

    她故意说这样的话,自然是为了让锦衣卫放下心防,方便他做出放她离开的决定。如果她告诉对方她是抢了别人的令牌逃出宫的,恐怕这锦衣卫不太可能放了她,可她若将整件事说得那么正当,想来在他看来,这不过就是小事一桩,不但能得到五十两银子,事后还能得到庄妃的感激,何乐而不为呢?

    “你说得,可是真的?”那锦衣卫已心动,只是仍在挣扎。

    魏云清忙加了把火,将那五十两银子直接递了过去:“大人,小人保证,我说的话若有一句谎言,天打雷劈!”还好她不迷信,一点儿都不相信发誓这种事,“大人,您若不信,可以跟我一道回皇宫去啊,到时候自有庄妃娘娘身边之人证明我所言非虚。”

    这话一出,那锦衣卫便没了怀疑,他想,既然眼前这小内侍说得出这样的话,想来便是庄妃娘娘宫中之人了,否则他又如何敢去当面对质?

    他没有想到的是,魏云清此刻心里所想,便是等出了诏狱,这锦衣卫若真想跟她回皇宫询问,她便立刻想办法甩开他。

    “你跟我来。”那锦衣卫收了银票,便将魏云清的牢房门打开,让她出来。

    魏云清心中激动,忙走出牢房,跟着那锦衣卫向外走去。

    刚走没多远,有同样值班的锦衣卫发问:“李勋,你带犯人出来做什么?”

    “抓错人了!”李勋摆摆手,“等小弟回来再跟老哥解释。”

    那锦衣卫了然地笑笑,摆摆手道:“你小子可要早些回来啊!”

    “一定,一定!”李勋有些心痛刚到手的银子,不过想着平日里大伙有酒一起喝,有银子一起赚,这才稍稍顺气。

    魏云清一声不吭地跟着李勋向外走去,谁知对方忽然停下,高声道:“参见镇抚使大人!”声音里带着五分恭敬五分惧意。

    魏云清一惊,下意识想要抬头,可脑中一个人的名字跟这官职对应了起来,她忙压下脑袋,默默地站在一旁。

    来人正是百里钺,身为北镇抚司镇抚使,他掌管诏狱,是诏狱的头头,虽说品级不算高,可他若有事可以直接向皇帝报告,不必白本卫,权力很大。

    他随意地瞥了手下一眼,视线自然扫过他身后跟着的小内侍,微点头,继续向前,可不过往前走了一步,他便停下脚步,回头冲刚走出两步的魏云清叫道:“你,转过头来。”

    魏云清心里一惊,默默告诉自己,这人叫的不是自己不是自己不是自己……

    可她前方的李勋却立刻停下脚步对她肃然道:“还不快听令?”

    魏云清心里指望着对方记忆力不好,期望着她的男装扮相能骗过人,犹豫了许久之后才无奈地转过身去。

    百里钺皱眉道:“抬头。”

    魏云清心里大哭倒霉,眼看着离自由只差一步,却又是功亏一篑,她觉得自己这辈子的厄运一定都落在了今天。

    她视死如归地抬起头,只是不敢直视百里钺的双眼,视线默默地垂落在地。

    百里钺眉头微皱,眼前之人似乎有些面熟,他细细回想了一番,忽然想到,若眼前并非一个男子,而是个女子,那么……

    “魏姑娘?”百里钺挑眉,随即嗤笑,“不,我该称呼你皇贵妃娘娘。”

    听了百里钺的话,李勋惊掉了下巴,吃惊地看着魏云清说不出话来。

    百里钺却望着魏云清面如死灰的模样,缓缓勾起了唇角。

    魏云清的事在大梁朝廷中引发的风浪可不小,那一日他只知道她与晏如松有关系,后来经过梁百户的坦白与他自己的调查,才发现魏云清这女人,果然是相当不简单。

    刚才第一眼时他并未认出魏云清,不过是在诏狱中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的他发现那内侍的身材过于窈窕,仿佛一位女子,这才叫住了他,谁知果然不是“他”,而是“她”。而且,她更是如今已是皇帝后宫之一,本该待在皇宫之内的皇贵妃魏氏。

    “大人,您认错人了,我不知您在说什么。”魏云清继续掐着嗓子道,“奴婢是庄妃娘娘宫中的下人,此番出宫是为娘娘办事,误打误撞才被抓进了这儿。也有人说过奴婢与皇贵妃娘娘长得像,想来大人也是因此误会了。”

    那李勋闻听此言,面上的表情才稍微和缓一些,有种松了口气的放松。他就说嘛,皇贵妃娘娘那么尊贵,又怎会出现在诏狱之中,还扮作内侍?

    百里钺冷笑一声,手中一动,只见寒光闪过,绣春刀划过魏云清头顶,她戴的帽子便落在了地上,青丝散落下来,将她的女性身份表露无遗。

    毕竟不是当初从战场刚逃跑那会儿,她还能往脸上抹泥巴装男人,并不会露馅。她是临时想到要扮太监,脸上没有特意化妆过,好在太监本就够女气,她这模样顶多被人认为是生得漂亮的太监,并不会引人往她是女人的方面去想。可谁知百里钺却不吃她这一套,直接把她头发给弄散了,如此一来,她再说自己是太监,也没人信了!

    魏云清愣了愣,很快便反应过来,厉声道:“百里钺,你怎么敢对本宫无礼?”

    百里钺一怔,魏云清前后变化太大,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魏云清眉头一皱,冷声道:“你等着,看本宫不在皇上面前告你一状,这北镇抚司镇抚使的官位,瞧你还能坐多久!”

    百里钺盯着魏云清看了许久,忽然挑眉道:“看来是我认错了,你确实并非皇贵妃娘娘。”

    这回轮到魏云清愣住了。

    她本来想,既然已经被百里钺认了出来,就干脆承认自己的身份,吓吓他,先离开诏狱,看能不能找到机会再溜走。可没想到他居然反口否认了她的身份,而且这还是她一开始自己说的!就算将来有人追究起来,也抓不出他的丝毫错处!

    而且,为了逃脱,她故意摆出皇贵妃的威势去恐吓百里钺,他不会因为怕她真会去跟杨奕告状,而决定就当她是假的皇贵妃,准备杀人灭口吧?这里可是诏狱,每天都不知道死多少人,多她一个无名氏也不算多……

    想到诏狱里的惨状,魏云清心生惧意,面上扯出个勉强的笑容道:“百里大人……本宫方才与你开玩笑呢。大人认出了本宫,护送本宫回去皇宫,便是本宫的大恩人,本宫又怎会对皇上说你坏话呢?反之,本宫还会向皇上大力夸赞您,让他知道他手下有如此年少有为,忠诚坚毅,忠于职守,火眼金睛的官员。大人乃是朝廷内所有官员的楷模,到时候皇上一定会大力嘉奖你。”

    虽说故意软下了态度,但魏云清心里依然直打鼓。这位百里钺的性格,实在算不上好,即便她明说不会向皇帝告状,也不知他会如何抉择?如果自己有的选择,魏云清一定不会选以承认自己为皇贵妃为代价逃过可能灭口的局面。只是相对于被悄无声息地杀死,她宁愿选择回到皇宫,至少那样她还有逃出来的机会。

    百里钺并未避讳什么,直视着魏云清,认真打量着她。这是他第一次并未以“晏如松的相好”“皇上的女人”的标签去看待她,片刻之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如此奇妙的女子,确实值得君臣相争。

    “皇贵妃娘娘……”百里钺意味深长地说着,尾音微微提起,令人听不出他是在承认她的身份,还是质疑她的话。

    魏云清的心脏紧缩,那口气几乎提到了嗓子口。这人实在是太讨厌了,认不认她也干脆一点啊!要是认她,她就马上回宫去离他远远的,要是不认,她就……看看能不能用银子贿赂他吧……

    却见百里钺忽然话头一转,笑道:“你可知道,首辅孙承吉孙大人也在诏狱之中?他因劝说皇上放皇贵妃娘娘出宫而被下狱。”

相关小说:黑锅大秦帝后林黛玉山窝里的科技强国金手指买二送一啦格斗狂想异世王妃且称王宦海纵横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