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皇后万万岁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com88必发云顶娱乐电子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云清一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之前是请孙承吉帮自己去劝说杨奕,可孙大人竟然为了劝说杨奕而被打入大牢,这……怎么会怎样?

    “孙大人在何处?”魏云清急问道。如果百里钺说的是事实,她必须负起这个责任来。

    “自然是牢房里关着。”百里钺勾唇一笑,“怎么,你想去见他?”

    “是,我想见他。请百里大人通融一番。”魏云清点头道。

    百里钺冷笑:“这儿是诏狱,岂是你想如何便如何的地方?”

    “百里大人,我只想见孙大人一面,仅此而已。”魏云清急切地说道。面对百里钺的刁难,她也是无可奈何,实在不行的话,或许她只能回皇宫去了,通过杨奕,总能够想办法救下孙大人的。

    百里钺看了魏云清半晌,笑道:“那好吧,你随我来。”

    百里钺说着,竟然真的转头带着魏云清向诏狱深处走去。

    魏云清只迟疑了一瞬,便跟了上去。这儿可是百里钺的管辖地,就算他有什么阴谋,她也逃不掉,不如就相信他一回,跟去看看,说不定他并未骗人。

    二人身后,李勋留下不是,走也不是,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到现在为止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小内侍是女的?她究竟是不是皇贵妃娘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人来告诉他啊?!

    魏云清跟着百里钺走过了十多个牢房,很快便来到了诏狱最深处。这儿最阴暗潮湿,也最是昏暗,一灯如豆,昏黄的灯光下,魏云清只看到牢房里蜷缩着一个瘦小的身影。

    “孙大人?”

    那身影颤了颤,扭头向外看来。那人,赫然是仿佛老了十岁的孙承吉!

    “孙大人……”看着眼前这个瘦削的老人,魏云清眼睛都有些湿润了。上一次看到这位老人,他还老当益壮,白发苍苍却精神矍铄,总是很有活力的模样,可现在,他那么苍白,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孙承吉在昏暗的灯光下眯起眼,轻声叫道:“云清丫头?”

    “是我。”魏云清话音带着颤意。

    孙承吉一愣,忙摆摆手道:“你怎么来了?这儿太乱,你快回吧!”

    “孙大人,我想救你出去。”魏云清道,“都怪我,要不是我,你也不会……”

    孙承吉看了魏云清旁站着没有离开意思的百里钺一眼,只对魏云清苦笑:“你错了。我并非因为你的事才会被打入诏狱。”

    “那是因为什么?”魏云清诧异道,又侧头疑惑地看了百里钺一眼。

    百里钺稍稍站得有些距离,并不离开,面对魏云清的疑惑,他也没有解答的意思,只是笑得高深莫测。

    “不过是党同伐异罢了。”孙承吉叹息一声。

    魏云清一怔。她毕竟在这个时代待的时间还不多,对于朝廷的事情又没有太大兴趣,因此孙承吉的话意思她能明白,可到底是谁要他倒霉,她却完全不知道了。

    “此事你莫管了,免得引火上身。快离开这儿吧。”孙承吉又想赶魏云清离开。

    “我不能就这么走了!”魏云清摇头道。孙承吉说得不清不楚的,要她怎么想办法救他?她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人陷害……对了!

    “孙大人,你究竟是以何种罪名被关进来的?”魏云清追问道。假如她可以推翻那罪名,就算对方势力再大,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置孙承吉于死地。大梁也是有法律存在的,就算私底下可以胡乱用刑,打死人说不定也能隐瞒过去,可孙承吉毕竟是首辅啊,是除了皇帝之外最高的政权掌控者,谁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害死他,必须有铁证才对!

    孙承吉看着魏云清,摇摇头叹息道:“谋反。”

    “谋反?”魏云清惊道,“证据呢?”

    “锦衣卫在我府中找出了龙袍,以及我与藩王子孙密谋来往的书信。”孙承吉叹道。

    魏云清看着孙承吉,忽然问道:“那位,就是皇上流落在外生死不明时,孙大人你曾经提议接替皇位的?”

    “正是。”孙承吉点头。

    “我不相信。”魏云清道,“孙大人,这个朝廷之中,谁都可能谋反,但我不信你会。”

    孙承吉望着魏云清,叹息着摇头:“云清丫头,此事,你还是莫再管了吧。”

    “不,我不能什么都不做!”魏云清摇头道,“我这就去找皇上,让他为你平反!”

    “没用的。”孙承吉抓住了牢房木栅栏,用力得指节发白。

    “我要试一试!”魏云清坚定地说。就算回皇宫是自投罗网,她也要回去,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孙大人落到这地步。谋反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要是真定了案,他,他的妻子儿女,还有孙思思,都会被牵连!

    “下令将老夫关入诏狱之人,正是皇上。皇上他……正在气头上,不会改变主意的。”孙承吉道。

    孙承吉并没有说明白,帮魏云清说话这事,确实是一个导.火.索,然而真正的起因,还是当初他打算另立新帝惹下的祸。自皇上登基,他便在学业上对皇上极为严厉,想必那时候起,皇上便恨透了他吧。可为了大梁的数百年基业,他不得不那么做。在锦衣卫突然搜查他家,找出所谓的谋反证据之后,再加上有郑祥在旁挑拨,皇上根本并未多想,便在盛怒之下将他关入了诏狱。

    此次孙承吉有种凶多吉少的预感,但他那么大岁数了,也活够本了,唯二放不下心的,一是他的家人们,二是大梁的江山社稷。

    “我想去试试,总会有办法的。”魏云清咬牙道,“孙大人,请等着我!”她想起除了在让她出宫这事上与她唱反调之外,杨奕从前对她的话还算听从,反正这儿是封建王朝,即便犯了法,皇帝一句话就能给放了。

    “且慢!”孙承吉叫住了魏云清,他并不提她说的事,只道,“云清丫头,老夫没求过你什么事,当下老夫请求你两件事,你可愿应承?”

    “孙大人……”魏云清眼眶微红,可对上他那浑浊却精神的双眼,她只能哽咽着应道,“您说,我一定帮您办到!”

    “好丫头!”孙承吉笑道,“第一件事,老夫求你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护着我孙府家人。”

    “孙大人,等您出去,您就能自己保护他们了。”魏云清听出他话中的不祥预兆,忙说道。

    “那是后话,老夫只求你此刻应承。”孙承吉道。

    魏云清沉默几秒,应声道:“好,我发誓,我一定保护您和您的家人都安然无恙。”

    孙承吉欣慰地笑了:“好。如此,老夫便能瞑目了。”见魏云清想说些什么,孙承吉抬手打断了她,又道,“先听老夫说那第二件事。”

    魏云清只得点头。

    “这第二件事……老夫也知会让你为难,可除此之外,实在无人能托付。”孙承吉叹道,“云清丫头,老夫知道你不情愿入这后宫,可事已至此,对皇上来说,无人能与你相比。老夫希望将来你能辅佐皇上,总不能让我大梁江山断在这一代。”

    “孙大人……”魏云清死死地望着孙承吉,却不愿意轻易松口。对孙承吉许下的诺言,她一定要实现,但他说的这第二件事,她却不可能答应。

    “云清丫头,老夫也知此事于你来说太过为难。然而……你果真认为,皇上会将你放出这皇宫?”孙承吉面上一片悲悯之色。他看着杨奕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见他对某件事如此执着,而这对心思不在杨奕身上的魏云清来说,却是天大的不幸了。

    “就算尝试一千回,一万回,我也要试。”魏云清道。

    孙承吉垂眸叹道:“是老夫太过霸道,太过为难你了啊。”

    魏云清咬牙不语,孙承吉这话,她接不了,因为她不可能答应他的这第二个请求。

    孙承吉沉默半晌,望着魏云清笑了笑,道:“云清丫头,若老夫能从这儿出去,这第二件事便作罢,若不能,你便应了老夫,也好让老夫瞑目,如何?”

    “孙大人……”魏云清满面迟疑。

    孙承吉苍老的面容上唯有淡淡的期许之意,笑望着她不语。

    “我……知道了。”魏云清最终还是点了头。只是她心里却打定了主意,一定要立刻回宫去,让杨奕把孙承吉给放了。什么谋反,简直是胡说八道!

    “如此甚好!”孙承吉放声大笑,像是摆脱了什么束缚似的,面容都仿佛年轻了一些。

    “云清丫头,你快离开这儿吧。这儿脏,阴气重,不适合你这样的女娃久呆。”孙承吉笑完便开始赶人。

    魏云清点点头,她要赶回皇宫,确实不该再在这里耽搁。

    她转头看向百里钺,他一直听着二人的对话,不过倒是从未插嘴。

    “百里大人,如今首辅大人都已承认了我的身份,你还打算将我扣留在诏狱么?”魏云清坦然看向百里钺,紧绷的声音之中带着丝急切。

    百里钺一笑:“既然有首辅大人作证,微臣自然是信了。娘娘,这边请。”

    “有劳百里大人了。”魏云清绷着脸点点头,大踏步向前走去。

    百里钺没有立刻跟上,反倒回头看了孙承吉一眼——首辅大人,你就如此信任这个女人?

    孙承吉浑浊的双眼同样看着百里钺,却是云淡风轻地一笑,转身回茅草上躺下。

    百里钺转身离去,很快便追上了魏云清。

    看着前方那女子的背影,百里钺眸色渐深。没想到连孙首辅都如此看重这个女人……她,真能不辜负孙首辅的信任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目前还没有人知道。百里钺有些好奇,他想看看,她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

    百里钺带着魏云清走出诏狱后,早已有马车在外等候,她上了马车,一路沉默着被护送回了皇宫。从百里钺口中得知马车之中的竟然是皇贵妃娘娘之后,守宫门的侍卫立刻放了行。

    就在魏云清被锦衣卫抓走没多久,延禧宫的宫人就发现她不见了,上报给了杨奕,宫里顿时乱糟糟的,能发动的人都被杨奕赶去找魏云清。找了许久也不见人,杨奕都有些慌了——该不会是云清姐姐她恢复了法力,回了天上吧?

    带着这种不能说给外人听的想法,杨奕心惊胆战地等待了许久,随后被告知,皇贵妃娘娘找到了,是被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给送回来的。

    魏云清刚走到半路,杨奕就匆匆地赶来了,见她一身内侍打扮,形容有些狼狈,忙着急地问道:“云清姐姐,你可有受伤?谁把你带出宫的?朕要治他罪!”

    “你是不是下令抓了孙大人?”魏云清没有理会杨奕的关心,开门见山道。一路上她的心思都在孙承吉身上,不能救出孙承吉,她一刻也无法安心。

    杨奕一愣,傻站了会儿才疑惑道:“云清姐姐,你去了诏狱?”

    “对!”魏云清着急道,“你快放了孙大人!他怎么可能会谋反?”

    “可那事证据确凿啊。”杨奕道,眼神稍稍往侧边瞥了瞥。

    旁边站着的便是郑祥,没想到魏云清居然会逃出宫,还去诏狱见到了孙承吉,他心里有些着慌,面上却笑眯眯的:“确实啊,娘娘。孙大人府上搜出了黄袍,还有谋反往来的书信呢,这错不了的。”

    “孙大人没有动机那么做。”魏云清坚持道。

    郑祥笑道:“那证物可是实打实的,娘娘,您若不信,尽管去看。”

    “好,把证物拿来给我看。”魏云清点头。

    郑祥只不过是随口一说,哪知道魏云清居然真的想看,一时间愣住,随即笑道:“哟,娘娘,不是老奴小看您,那证据,皇上都看过了,确信是孙大人亲手所书,您再看还能看出点儿什么来呢?皇上,您说老奴说的可对?”

    杨奕愣了愣,点点头:“是啊,书信我都看过了,确实是孙承吉的手笔!”

    “字迹这东西,可以伪造。”魏云清斜看了郑祥一眼,冷笑。如果是现代,字迹还能用技术手法进行检验,真伪立辨。可这个时代,只能用肉眼,更何况下这种判断的还是杨奕这不靠谱的小屁孩,随随便便就能被糊弄了!

    “娘娘,您这话可是在怀疑皇上的眼力啊!”郑祥表情严肃,“这可是不敬之罪!”

    魏云清冷哼一声:“连打他我都敢,怀疑他算个什么?”

    郑祥噤声,没再吱声。

    杨奕想起了那天两人争执最后变成了追打,脸上一红,只觉得背部都隐隐作痛。身为皇帝,那样确实太没脸面了。但追打他的人是云清姐姐,那便……算了吧。

    周围的人各个噤若寒蝉,知道事情前因后果之人,甚至不敢去回想那一幕——实在是耸人听闻,又……滑稽好笑。

    一直沉默,被魏云清和杨奕连珠炮似的对答给搅得没一点机会说上两句的百里钺惊讶地看向魏云清。虽说杨奕被打一事发生时看到的宫人很多,但都被郑祥下了封口令,百里钺倒是并不知道这事。

    他原本的怀疑之中,又多了一丝期待。

    这个叫魏云清的女人,或许果真会成为朝堂之上一个有趣的存在。

    “阿奕,你先把孙大人放了,证据的事慢慢查。孙大人拖家带口的,就算离开诏狱也不可能跑了,最多在证据还未被推翻之前,你先派人盯着他。”魏云清道。

    郑祥不动声色地看了魏云清一眼,这位……话里的意思,可是确信那证据是假的?

    “那……朕要是答应了你,云清姐姐你便不离开朕?”杨奕这时忽然福至心灵,拿这件事要挟起魏云清。

    魏云清眉头一皱,脱口道:“那不可能。”

    杨奕眼里的希望落了灰,赌气道:“那朕便不放!”

    “你……”魏云清差点被杨奕给气死,果然小孩子做皇帝就是不靠谱,早知道当初就该让李卓把杨奕给抓了,大梁的地盘全部换到大宋旗下,大家的日子说不定还能更好过一些!

    “在孙大人的事情查清楚之前,我会留在皇宫。”魏云清只能妥协到这一步。

    杨奕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那事情能有多复杂?就算孙首辅果真谋反,他也会留对方一条命,毕竟孙承吉是三朝老臣,在他玩乐的时候,朝廷里的事也多亏了对方管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不会真的要杀他。把孙承吉关入诏狱,对杨奕来说更像是出一口恶气。他早就因孙承吉提议要换新皇的事不满,偏偏在他此刻最为看重的魏云清一事上,孙承吉还要跟他唱反调,他见到对方不烦才怪。正好在孙承吉家中搜出了谋反的证据,他自然乐得送他去诏狱走一回,好让对方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皇帝,他后宫的事,岂容对方做主?

    想到这事杨奕心中就堵着一口气。从前他还没遇到云清姐姐时,在庄妃的恳求之下同意封她为皇后,可孙承吉就是百般阻挠,甚至以告老还乡为威胁让他不得不退让,孙承吉要是走了,这朝上的事让谁管?因此万分贪玩一点儿都不想理会朝事的杨奕只得对庄妃毁诺了。也因此,在下旨要册封魏云清时,他最高只能册封她为皇贵妃,他就是怕孙承吉又来那一套。

    这么多年来的积怨,几乎是瞬间爆发出来,杨奕是恨不得孙承吉在牢里多吃点苦头,如此等他出来了,才能不再像过去那般猖狂。

    杨奕正想开口拒绝,可随即想到,这件事能不能查清楚,不是他说了算么?只要他说事情并没有查清楚,那么他的云清姐姐就必须留在皇宫里。只要他不松口,她就必须留在这儿,一直陪着他。

    “好吧,那朕便先放了孙承吉!”杨奕点头应道,“云清姐姐,你可也要信守承诺!”

    “我保证。”魏云清点头道。

    杨奕这才放了心。

    郑祥急道:“皇上,这谋反可是大事,万万不可如此儿戏啊!”

    “朕已经决定了,你无需多言!”杨奕这时候又摆出了皇帝的架势,一脸威严地说。

    “可是皇上……”

    杨奕怒喝一声:“闭嘴!你是皇帝还是朕是皇帝?”

    “……是,皇上。”郑祥只得低眉顺目地应了下来。

    杨奕看向百里钺道:“你速去将孙承吉带到这儿来。”

    百里钺应道:“是,皇上。”便转身离去。

    见状,魏云清稍稍冷静下来。只要让孙大人出了诏狱那危险的地方,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不管是真正推翻证据,还是软磨硬泡让杨奕放人,她都要救下孙承吉!

    “对了云清姐姐,你为何会是如此打扮?”杨奕这才想起魏云清还穿着内侍的衣裳,不禁疑惑道,随即,他又想起了魏云清突然离开皇宫,又从宫外返回的这件事,心中的疑惑几乎膨胀开来,恨不得立刻问个清楚。

    “回乾清宫!”没等魏云清回答,杨奕立刻喊道。

    于是,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地回了乾清宫。

    等室内除了魏云清和杨奕再没有别人,杨奕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云清姐姐,你……可是恢复了法力?”

    魏云清心里惦记着孙承吉的事,瞥了他一眼道:“你问这做什么?”

    杨奕视线乱飘,却不敢正面答话。他担心她恢复了法力之后一去不复返。从上一次二人见面时的情况来看,此事极有可能。一想到将来再也见不到云清姐姐,他就觉得一阵胸闷气短。

    “不关你的事。”魏云清没好气地说道。

    杨奕碰了个钉子,只得闭嘴不再开口。

    过了会儿,有宫人慌慌张张来报。

    孙承吉于诏狱中自尽身亡。

相关小说:黑锅大秦帝后林黛玉山窝里的科技强国金手指买二送一啦格斗狂想异世王妃且称王宦海纵横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