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皇后万万岁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贵宾会平台app云顶娱乐场是什么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这个消息,杨奕和魏云清双双一愣,魏云清如遭雷击般站起身,满脸的震惊:“这不可能!刚才孙大人还好好的!”

    “回娘娘,孙大人在牢中上吊自尽,如今早已气绝多时。”宫人低着头,颤声道。

    魏云清茫然地站了会儿,始终无法真正接受这消息。

    不过几个小时之前,孙大人还活得好好的,怎么现在就自尽了呢?

    她忽然想起离开诏狱之前,她与孙承吉的对话,那时候他的话就给她一种不祥的感觉,难道说是为了让她答应留在皇宫之中,孙承吉才选择了自尽?

    她面上露出骇然之色。孙首辅竟然用生命来算计她么?他就不怕,他死后她却不遵守承诺么?

    魏云清脑中一片混乱,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这件事。

    “云清姐姐?”杨奕小心地拉了拉魏云清,面露担忧之色。

    魏云清倏然侧头,紧抿着唇角道:“我要去看看孙大人!”

    杨奕皱着眉道:“听说上吊之人死后面容狰狞,云清姐姐你还是不要……”

    “你不去,我自己去!”魏云清沉声道。

    不亲眼看到尸体,她根本无法相信那个慈祥的老人已死。或许……或许是他们看错了呢?或许,孙首辅只是陷入了假死状态呢?

    “云清姐姐……”

    杨奕还想再劝,可见她态度坚决,他只得叹息一声,下令起驾去诏狱。把尸体搬进皇宫里会犯了忌讳,只得他们动身去诏狱了。临行前,他派人过去吩咐,不得乱动孙首辅的遗体。

    杨奕对于孙首辅的自尽也觉得错愕,随即感到一阵感伤,毕竟孙首辅陪伴了他那么多年,虽然他很讨厌对方,但得知对方离世,他依然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沉重。虽说孙承吉有谋反的嫌疑,也是他下令将人关起来,但他还真不希望对方就此死去。

    一行人来到诏狱时,狱中的犯人都被转移到了别的角落,而大牢也简单地打扫过了,通往孙承吉牢房的路上,干干净净,也没有多余的犯人冒犯天颜。

    魏云清知道孙承吉的牢房在哪儿,一入诏狱便疾步向里跑去,很快来到了牢房前。那个几小时前还生机勃勃的老人此刻正安静地躺在床上,应该是被诏狱守卫给解下来的。而牢房的另一边偏上部的位置,有用腰带系成的短绳套。

    “孙大人,孙大人?”魏云清轻轻叫了几声,仿佛怕吓到了孙承吉。

    但那身影毫无反应。

    有人将牢房门打开,魏云清立刻冲了进去,几步来到对方身边,摸上了他的手腕。

    没有脉搏,手也已经冰冷,像一块冰一样。她垂着视线,深吸了口气,才慢慢看向孙承吉的脸。

    他眼睛暴突,眼球充血,舌头伸出泛青,一脸的痛苦之色,脖子上一道深入肉中的勒痕,肿胀青紫。

    魏云清不敢多看,立刻移开了视线,心中一片迷茫不安。

    孙大人居然真的自尽了?他就这么相信她,觉得她一定会在他死后完成她的承诺?就算她真的准备实现承诺,可是以她的能力,真的办得到么?孙大人与其将希望寄托在她这样一个毫无从政经验的人身上,不如自己活下来才能更好地保护大梁吧?

    魏云清跪在孙承吉尸身边,杨奕跟进来,见到孙承吉的惨状,飞快地皱眉挪开了视线。他有心上前劝魏云清不要太过伤心,手刚搭到她身上,谁知她却忽然转头,红着眼对他怒喝一声:“你滚开!”

    杨奕愣愣地收回手,甚至被她的气势吓得后退了一步。

    魏云清站起身,因为愤怒双唇颤抖,她死死地瞪着杨奕,咬着牙道:“要不是你昏庸无能,善恶不分,孙大人就不会含冤枉死!从你当上皇帝起,他就辅佐你至今,你怎么对得起他?你还有没有良心?”

    杨奕被骂得又后退了一步,后方跟来的郑祥立刻说道:“娘娘,还请您慎言!皇上乃是天子,岂容你如此侮辱?”

    “你给我滚开!这里轮不到你说话!”魏云清侧头怒瞪向郑祥,恶狠狠地说。她不但恨杨奕,还恨杨奕身边的那些奸党,如果不是他们在一旁煽风点火,混淆视听,孙大人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说不定,龙袍和书信一事,也都是他们做的!文臣与后宫阉党一向势不两立,孙大人又德高望重,在朝堂上很有话语权,以郑祥为首的太监,说不定早就想置孙大人于死地了。

    还有诏狱的头头百里钺!那个男人她看不透,行事都透着诡异,孙大人家中的所谓罪证就是锦衣卫的人去搜查拿到的,说不定这里面百里钺也有份!

    “你们都退下!”杨奕忙叫住了郑祥,“退到十丈外,没有朕的命令,谁都不许过来!”

    “皇上,这……”郑祥迟疑道。

    “别让朕说第二遍!”杨奕不耐烦听郑祥唧唧歪歪,立刻摆手道。

    郑祥无奈,只得领着所有人退了开去。这诏狱虽然大,可有牢房的阻隔,一退便是十丈,就什么都看不到了,甚至连声音都只能听个隐约。

    “云清姐姐,我……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杨奕低声道,声音里还透着一丝内疚。

    魏云清没听出来,只当他是在推卸责任,怒火越少越旺,恼怒地说:“诏狱是什么地方,你作为皇帝居然跟我说没想到?就算你没想到好了,孙大人多大的年纪了,你居然就任由锦衣卫把他抓进来?”

    “可罪证确凿……”杨奕的声音更轻了。

    “确凿个屁!”魏云清气道,“你就不会自己用脑子想一想,孙大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造反?”

    “但当初,我还在外头的时候,他就提议另立新帝……”杨奕声音大了些,这是他一直介怀的事。

    “要我说,他早该换皇帝了!”魏云清冷冷地看着杨奕,“让你这样的人当皇帝,大梁不亡国才怪!”

    之前就算杨奕做事做得再不靠谱,魏云清也会看在他岁数小的份上为他进行辩护,从来不会当着他的面这么说,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说如此不讲情面的话。

    杨奕一怔,难堪地咬着下唇,面色渐渐苍白。云清姐姐觉得自己不配当皇帝……她果真是看不起他的。

    “在那种情况下,孙大人明明是做了最正确的决定,你却只因他动摇了你个人的荣华富贵和权势地位而去憎恨他,你这样的人,孙大人能忍你到现在,也是个奇迹了!”

    魏云清说着狠话,复又转身看向孙承吉,就算面对他这张死后狰狞的脸,也比看到杨奕那懦弱令人糟心之人的脸强。

    杨奕面色惨白地望着魏云清的背影,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在云清姐姐的眼中,他果真有那么差劲吗?难道她就看不到他的一点好?所以她死活不愿意留在皇宫,只因为在她的眼中,他就是个不知好歹的昏君?就算他是皇帝,也比不上晏如松么?

    “云清姐姐……”杨奕艰难地开口,他想说,你不要这般看我,我不是那样差劲的,我……我也是有讨人喜欢的地方的,你回头看看我,不要恨我……

    但他忽然悲伤地意识到,自己除了是皇帝,似乎再也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他无法静下心读书,常常因读书一事被孙承吉劝诫,后来他长大了,处理政事又不行,都是孙承吉在帮忙,再后来,他带兵打仗,不但把所有士兵的性命都丢在了战场上,甚至连自己都差点回不来。他思来想去,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地方。论玩,他是个中行家,可那又有何用?云清姐姐根本看不上眼。

    魏云清忽然蹲下,靠近了孙承吉的头部,似乎在仔细观察着什么。

    杨奕没有察觉,自顾自地说道:“云清姐姐……我,我可以……”

    我可以改的,云清姐姐。只要你说,我可以为你改的。如果我在处理政事上能比孙承吉还利落,在战场上比晏如松还能干,云清姐姐,你是否就会喜欢上我,愿意留在皇宫,留在我的身边?

    然而杨奕的话没能说出口,魏云清忽然站起身,转头看向他道:“孙大人不是自尽的!”

    杨奕尚处在自己默默畅想的决心当中,没有立刻反应过来她这话的意思。

    “你过来,这边你看!”魏云清指了指孙承吉脖子下的勒痕道。

    杨奕慢慢挪了过去,被心急的魏云清一把扯下来,指着那勒痕给他看:“你看这勒痕,若是自尽,痕迹应该是向上,你看旁边的这个绳套,若孙大人是自己将脖子套上去自尽的,应当是这样。”

    魏云清说着便跑到牢房边上,踮起脚尖将脖子伸进了绳套之中,绳套立刻绷紧。

    “云清姐姐!”杨奕瞪大了双眼,着急地惊呼了一声。

    魏云清却不理他的担忧,指着耳朵旁用手比划了道线:“看到没有,若孙大人是自尽的,痕迹应该是这样走,一直到耳后。然而你看现在孙大人脖子上的痕迹,却是差不多平的。”

    魏云清将脑袋从绳套中拿出来,杨奕见状才松了口气。她又跑回孙承吉身旁指着那勒痕道:“另外,若是上吊自尽,勒痕不是闭合的,应该只有大半圈,而且前面深,到耳后这边就浅了。可这勒痕,却是一整圈,深度也差不多。也就是说,孙大人是被人勒死的。不是自尽,是他杀!”

    魏云清一口气说完,而杨奕已然跟不上她的思路。

    现代社会,谁没有看过几部罪案剧?这种程度的观察推理不过是小儿科,但对古人来说,普通人谁能知道这些东西?杨奕这不学无术的小皇帝,自然什么都不懂。

    “阿奕,把诏狱今日值班之人都叫过来,既然孙大人是被人谋害的,他们一定脱不了干系!”魏云清沉着脸道。

    杨奕看了孙承吉的尸身一眼,忙道:“云清姐姐,你且等着!”

    虽说此刻魏云清的语气依然不怎么好,可杨奕见她的怒火已然不是对着自己,心里便松了口气,忙亲自跑出牢房,向远处叫道:“你们都过来!”

    包括郑祥,百里钺等人在内的一行人都快步走了过来。

    “今日在诏狱中值守的都是哪些人?”魏云清抢在杨奕之前问道。她看向百里钺,不肯放过他的任何表情。

    她就知道,孙大人不会如此绝决地利用生命来要挟她。那个老人之前也曾经征询过她的意见,听说她不愿意留在皇宫,他并没有强迫她,如今又怎会以生命为代价那么做呢?他说那些话,或许只是预感到了什么,只是没想到一语成谶。

    害死孙承吉的人,应当是在得知她向杨奕求情要放了孙承吉之后,一时着急下的手,不然时机不会如此之巧。想来对方是觉得,既然已经将孙大人陷害弄进了诏狱,就不能放虎归山,宁愿冒险动手直接除掉他。

    魏云清不知道大梁的朝堂格局,看谁都觉得可疑。锦衣卫的百里钺,司礼监的郑祥,还有其他她所不知道的人物……孙承吉是内阁首辅,拥护他的人多,对他看不顺眼的人一定也不少。只不过有胆子下手,也有能力下手的,应该不多。

    魏云清这边思考着,那边百里钺已淡淡回道:“每日诏狱中都会有一班人值守,今日值守队长是万长青。”

    “叫那万长青过来!”杨奕忙道。其实这种事,本用不着他一个皇帝亲自审问,孙首辅于诏狱中被害一案事关重大,理应三司会审,但杨奕相信魏云清的话,自己也想在魏云清面前好好表现,因此等不及将案子交给三司,反而选择了亲自上阵审案。

    其余人见杨奕什么原委都没说,都因他的举动而有些猜疑和不安。魏云清之前抢在杨奕之前说话也就是在于此,她不想给可疑之人以提前准备的时间。也是多亏了杨奕之前让人都退下了,眼前这些人并不知道她已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恐怕还沾沾自喜呢。她要的就是这个时机,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说不定能看出点端倪。

    百里钺转头吩咐了自己的手下一声,很快便有一队人过来,领头的就是万长青,而他身边跟着的正是前头接受了魏云清的贿赂,准备放了她的李勋。

    这一队人有十来个,面对皇帝这样的大人物,各个面色紧绷,噤若寒蝉,一片寂静中唯有急促的呼吸声隐约可闻。

    杨奕此刻知道自己问也问不出个什么来,便道:“皇贵妃娘娘有话问你们,你们给朕从实说来,若有半句谎话,严惩不贷!”

    这一队人立刻整齐地应道:“是,皇上!”

    其中李勋甚至偷偷多看了魏云清一眼,心里惴惴不安。此刻魏云清已经换了一身女装,但他能认出她就是之前谎称是庄妃宫中内侍的人,被百里大人抓到时他还疑惑她究竟是不是皇贵妃娘娘,如今皇上已然亲口确认,他自然再无疑问。只是如今他们这些人被叫来……莫不是为了之前他收取好处一事?这么一想,他额头便冒出了冷汗,一脸的不安。

    李勋的表情逃不过魏云清此刻格外集中的注意力,她指了指李勋道:“你随我过来。”

    说完她看向杨奕:“你盯着其他人,不许他们交头接耳。”

    “你放心吧,云清姐姐!”杨奕郑重回道。此刻他是迫不及待想证明,自己也不是一无是处的,看管这些人的小事,他自然能做到。

    堂堂大梁皇帝却被人像下人一样使唤,在场众人纷纷侧目,可见皇上不但不觉受辱,还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哪有人敢说些什么?即便是郑祥,此刻亦是半句话都不敢多说。

    李勋胆战心惊地跟着魏云清走远。魏云清领着李勋走到一处远处众人看不到的角落,才看向李勋。

    李勋突然跪了下去,一脸痛心疾首地说道:“娘娘,之前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娘娘饶恕小人,别计较小人先前的不敬,小人愿做牛做马孝敬娘娘!”

    魏云清被李勋的举动惊得一愣,随即道:“我并不是要追究你之前对我不敬的事,你起来吧。”其实若不是百里钺横插一脚,此刻她本该因李勋的举动而逃出生天,并在心中默默地感激他的“徇私”。

    见魏云清并非要追究之前的事,李勋心中一块巨石放下,起身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道:“娘娘宽容大度,小人佩服,多谢娘娘不计较之恩,小人今后必定结草衔环,以报今日的恩情!”

    “不用等将来,我现在便要问你一些事。”魏云清道。

    李勋立刻道:“娘娘请问,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之前见孙大人时,悄悄送了他一块玉佩,但方才我看过了,他身上并没有。你知道是谁干的么?”魏云清自然不会因为李勋所表现出来的而信任他,只随意编了个借口。

    李勋一惊,忙道:“回娘娘,此事小人不知啊!更不是小人干的!”

    “那在我走之后,发现孙大人尸身之前,有别人进入过诏狱么?”魏云清问道。

    李勋想了想,摇头道:“应当并没有。”

    “你肯定?”

    “这个……小人也不能确定,中间小人身体有些不适,去了好几次茅厕。”李勋一脸歉然。

    魏云清沉默半晌,再问:“谁第一个发现孙大人自尽的?”

    一件命案的第一发现人往往会被列为重要嫌疑人,魏云清自然不会放过这一点。孙承吉的牢房在诏狱最靠里的位置,周围又没有其他的犯人,有人进去将孙承吉杀死,布置一番后又立刻做出发现他自尽的假象,并非不可能。

    “是万队长!”李勋立刻回道。

    “当时他可有异样?”

    李勋只当魏云清是在问玉佩的事,想了想道:“万队长身上并无多出的佩饰,但是否藏在身上小人便不晓得了。不过小人可以担保,万队长他不是那样的人!”

    “我连你都在怀疑,你的担保又有何用?”魏云清说话并不客气,只斜眼看了看他。

    李勋急道:“娘娘,小人对天发誓,小人真的并未偷拿孙首辅身上的玉佩!小人心中对孙大人也是一片敬佩之情,又怎会侮辱孙大人的尸身呢?”

    “好,我便当你所言非虚。”魏云清道,“你没去茅厕的那段时间,值守的人之中,有哪些人离开了你的视线?”

    如果有现代法医的手段,估计要找到杀害孙承吉的凶手是分分钟的事,但在这儿,没有任何技术手段,她也只能靠问的来确定凶手了。

    “这个……小人有些记不清了。”李勋皱眉为难道。此刻说出的名字,便是偷了玉佩的嫌疑人,同值守的那些人是他的兄弟,他自然不太愿意以这种方式背叛他们。但想到待会儿魏云清必定还要去问其他人,就算他不说,其他人也会说,他便倾向于说出来。

    “拣你记得的说。”

    “赵右,李隆宝,周泰……”李勋说了几个名字。

    魏云清一一记下,点头道:“你先回去吧,叫赵右过来。不得告诉他们我问了你些什么。”

    李勋回道:“是,娘娘!”

    李勋回到原先的位置时,所有人都安静如鸡,杨奕不放松地盯着所有人,一见他过来,便眼带威胁地看了过来:“云清姐姐呢?”

    “娘娘还在那儿!”李勋立刻回道,“她说让赵右过去。”

    “赵右?”杨奕重复了一遍。

    万长青右手边第三个身材相对单薄的男人站了出来:“微臣在!”

    “快过去!不得对云清姐姐说谎!”杨奕威胁道。

    赵右忙拱手道:“是,皇上!”

    见他去向魏云清的方向,杨奕这才看向李勋道:“回去站好,不得说话,否则朕定不饶你!”

    他现在对魏云清的话是执行得相当彻底,她离开的这段时间,还真的没人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说话。

    “是,皇上!”李勋甚至不敢擦去额头的汗水,默默回到了队伍之中。对于杨奕这个小皇帝,他其实并无多少尊敬之心,毕竟对方年纪比他还小,又不见多少精明,但杨奕的皇帝身份摆在那儿,他自然不敢像魏云清一般对杨奕呼来喝去,完全不理会他那高高在上的身份。

    当赵右恭恭敬敬地走到魏云清面前时,她忽然注意到,他的右手有被指甲抓的新伤。

    这是……

    刚才她并未仔细查看,孙大人的指甲之中,或许有凶手的皮肉残留。那么,凶手会是面前这个手背上有抓伤的赵右么?

相关小说:黑锅大秦帝后林黛玉山窝里的科技强国金手指买二送一啦格斗狂想异世王妃且称王宦海纵横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