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皇后万万岁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永利澳门游戏网站永利棋牌馆怎么样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绿翠,快,快拿起来,这肉要烤焦了!”

    魏云清手中正抓着一把穿着各色食物的竹签子,慢慢翻动着,眼睛往旁边一瞥发现绿翠那儿正烤着的肉过了火候,立刻叫道。

    “是,是娘娘!”绿翠一边应着一边手忙脚乱的将炭火上正烤着的一串猪里脊肉拿起,放到了一旁浅蓝色的干净瓷托盘上。

    延禧宫的宫人有的在洗菜,有的在切肉,有的往又细又长的竹签子上穿洗净切好的猪肉,鸡肉,羊肉,以及小青菜,大白菜等各色蔬菜,还有的就守在架好的炭火前,跟魏云清一起看着烤串。

    延禧宫人忙忙碌碌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新奇兴奋又期待的笑容。

    这自然是魏云清搞出的烧烤大会。

    因皇贵妃这个目前皇帝后宫第一人的高端身份,再加上她几次闹出的动静告诉了后宫众人在杨奕心中她的地位有多高,在准备食材和炭火工具之事上,魏云清没有受到任何阻挠,削好的竹签子洗净后送了来,最好的湘西无烟炭火搬了两袋来她宫里,应季的蔬菜少了些,毕竟这儿没大棚吃不到反季节蔬菜,不过肉类倒是不少,还有酱油醋胡椒辣椒等调味料。魏云清吃不了太辣的,稍微来点辣椒调味倒是能接受,想来延禧宫里也有别的宫人爱吃辣,准备着总没错。

    这是魏云清在看到杨奕翘课与庄妃玩闹回来后的第三天。第一天,她躲在宫里生闷气,第二天,她叫上丁正宇出了宫,去见了柳慧娘,二人在魏云清的坚持之下无视了身份之别,聊得起劲,要不是丁正宇一个劲儿地催促魏云清时候不早该回宫了,她或许就宿在外头了。

    接着便是第三天,魏云清一大早便吩咐宫人们动起来,各司其职,准备了烧烤用的东西,中午还没到便开始了烧烤会。

    “娘娘,您这是……”有锦衣卫巡逻经过,见这儿宫门大开,里头热火朝天,还有烟火气息和诱人流口水的香气传出,不禁在门口停步,好奇地朝里张望。

    “这位大人,我们正在做烤串呢,你和你的兄弟们要来一点儿么?本来配上小酒味道最正,不过你们正在当值,也不好喝酒,只能吃点烤串尝尝味道了。”魏云清忙着烤串,只抬头看了对方一眼,随意回了句,便又低头专心致志地烤她的鸡肉。

    “哎,你们别愣着,凉了就不好吃了,快吃吧!”魏云清见烤好的烤串没人吃,不禁催促道。

    “娘娘,您先吃歇着吃点儿,这儿交给我们吧。”蓝田道。她知道魏云清不吃,其余人是不敢先吃的,哪有看着娘娘干活而他们享受的道理?像如今这样娘娘与他们一起动手做烤串吃,已然是令他们如坠梦中了。之前一个小宫女还拉着蓝田慌张地问她,他们这样眼看着娘娘动手而不帮忙,之后该不会受到责罚吧?被蓝田给安抚了下来,她心里好笑,知道以后这些人开眼界的地方还多着呢。娘娘这般的人儿,这后宫不会有,这天下也少有,能跟着她,是他们的幸事。

    “边烤边吃才有趣嘛。”魏云清笑了笑,抓起一大把烤肉串,走到那还呆站在宫门口的锦衣卫身前,递出去道,“这位大人,来,别客气,不够的话里头还多的是。不过吃完了这竹签得留下,以后还能用呢。”

    那锦衣卫终于回神,却不敢接这烤串,忙道:“回娘娘,微臣正当值,不便留下吃喝,多谢娘娘好意。”

    “这样啊……那以后有机会再吃吧。”魏云清遗憾地点点头,收回烤串递给绿翠,让她分给其他宫人。人家要上班,她总不能打扰他们正当工作。

    锦衣卫中有几人看着那远去的烤串咽了咽口水,恋恋不舍地跟着头儿转身离去。这肉太香了,没得吃还真是可惜。

    除了刚开始还有些矜持,放开之后宫人们便都敞开了吃,大家边喝甜甜的银耳汤边吃烤串,气氛相当热烈。

    就在这时,一个宫人看到了不知何时于宫门口悄然站着的杨奕,吓得一口吞下嘴里还没来得及咀嚼的鸡胸肉,慌忙跪下道:“恭、恭迎皇上!”

    他这话如同平地一声惊雷,其余宫人纷纷放下手中的东西,惊惶跪下请安,顿时便听闻了一片含糊声音。

    魏云清正在烤一串小青菜,侧头瞥了眼似乎也被宫人们的反应吓了一跳的杨奕,却没有任何反应地转回了视线,对蓝田道:“蓝田,给我拿几串新的来,这边的都烤好了。”

    蓝田原本也跟宫人们一样跪着,听到魏云清的吩咐,抬头看了眼杨奕,见他没什么反应,便忙起身跑去拿了刚穿好的烤串,递到魏云清手边。

    魏云清接过,放到炭火上烤,现场便只剩下了肉类在火焰中炙烤的滋滋声。

    杨奕有些无措地站在延禧宫宫门口,魏云清就在不远处安静地烤着东西,他却在原地站成了一座雕像,不敢靠近。

    魏云清刚生病那会儿,病情看上去有些凶险,杨奕便一直陪在她身边,再到后来,她让他回去读书,为了让她放心,他也去了。时日一久,她病好了,他又旧态复萌,庄妃带着好玩的东西来找他,他只犹豫了一会儿便选择了“放松”,给自己休了个假。

    那一日等人都走了,一切喧嚣都散尽后,杨奕才心生忐忑,一刻不停地想着等他的云清姐姐来骂他时,他又该如何应对。可令他诧异的是,她并没有来看他,就像是不知道他没去读书似的。

    杨奕因此便抱了侥幸心理,第二天照旧没去找文淮。结果当天魏云清也没去找他,他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云清姐姐之前那么关心他是否在好好读书的事,可如今她却仿佛漠不关心……莫非她病得更严重了?

    第三天,杨奕也没心思玩了,带上人浩浩荡荡来到延禧宫门口,结果还没到宫门口却发现延禧宫热闹得很,近了便发现原来他们竟然在烤东西吃。

    杨奕让跟来的宫人不要出声,自己小心翼翼地躲到宫门旁向里看去,只见魏云清精神奕奕地烤着肉,哪有半分病重的迹象?

    云清姐姐没有生病,却不来找他算账,也就是说,她……不想再管他了吗?

    想到这种可能,杨奕心里便有些慌。云清姐姐和他的交易建立在他当一个好皇帝的基础上,可如今云清姐姐不愿意管他了,是不是就说明,她还是打算出宫?若他再过几天才来看她,是不是就找不到她了?

    杨奕一时发呆,以至于被延禧宫的宫人发现了还没反应过来。

    他都做好了魏云清会骂他,或者让他放她出宫的准备,可没想到她竟然无视了他,就像他不存在似的。

    杨奕在宫门口站了许久,眼见魏云清似乎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终究忍不住走了进来。

    宫人们在杨奕的指示下纷纷起身,安静地退到一旁,庭院里便只剩了魏云清和蓝田、绿翠三人旁若无人地行动的身影。

    “云清姐姐……”杨奕轻轻叫了她一声。

    “熟了,很好吃的哦,别客气。”魏云清仿佛没注意到杨奕,将手中烤串递给了绿翠,“你不是很喜欢吃的么,快吃吧。”

    绿翠看到烤串眼睛就亮了,可杨奕就在一边眼巴巴地看着她们,魏云清有胆子不理会杨奕,但绿翠没有,接过烤串后便小心翼翼地说:“娘娘……皇上来了。”

    魏云清笑了:“关你什么事?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绿翠眼睛一斜看到一旁杨奕瞬间垮下来的脸色,顿时悲伤了——娘娘啊,您就别考验奴婢们了,奴婢们真的抗不牢啊……

    她抖着手接过烤串,谢恩:“多谢娘娘赏……”然后默默地退到一旁。

    魏云清拍拍手,对蓝田和绿翠道:“你们先烤着,吃着。”

    然后她眼睛一抬,对杨奕点了点下巴:“你跟我来。”随后便向宫室内走去。

    杨奕心头一喜,立刻追了上去。

    见宫室的门在两人进去后阖上,在沉默的氛围之中,蓝田笑着招呼杨奕带来的人:“各位,不如来尝尝?这是咱们娘娘想出来的,闻着香,吃着更美,娘娘吩咐我们准备了许多,大家尽管敞开了吃。”

    好歹杨奕还记得魏云清不喜欢郑祥的事,过来找她时没带郑祥,而且蓝田和绿翠本来就是乾清宫的人,跟他们有交情,在蓝田的热情招待之下,乾清宫宫人们起先的犹豫渐渐消散,很快便被美味所俘虏。

    相较于外头的热闹,宫室之内却安静得落针可闻。

    魏云清让杨奕跟着自己进来后也没想着要主动招呼他,自己坐在位子上仿若发呆,杨奕呆呆地站在那儿,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会儿还没见杨奕开口,魏云清不准备再等了,觑了他一眼道:“有话快说,没话就走吧。”

    杨奕如梦初醒,立刻出声:“云清姐姐……”但只叫了她一声,却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好了。他似乎该来赔罪的,可云清姐姐并没有责骂他,甚至连他有没有去读书都不管了,他赔罪还有用吗?

    “怎么?你想再一次向我保证,你会好好读书,再也不会像这次以及上次一样荒废了你的学业?”这话魏云清说得有些讽刺。“狼来了”的故事耳熟能详,一旦承诺做过太多,又都没完成,那承诺便没有任何意义了。

    杨奕面上讪讪的,支吾了半天总算完整地说道:“我……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了!云清姐姐,将来我不会再这样的,你再信我一次!”

    “我已经信过你两次了。”魏云清定定看向杨奕,“你做不到你的承诺。我们的交易不如作罢,我离宫,你也不用总烦心有人天天监督你。”

    杨奕连连摇头:“云清姐姐,这回、这回我一定能做到的!”

    “这样的保证你都已经做了那么多回了,又有什么用呢?”魏云清毫不掩饰她满脸的失望,“我曾经相信过你两次,觉得你可以克服你的缺点,重新回到正道上来。可事实给了我一个大耳光,你意志力薄弱,稍微有点诱惑就立刻缴械投降,三心二意的,能做成什么事?”

    杨奕垂着视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面对魏云清的责问,他是心虚的,被她几句话质问得面上火辣辣的,什么都说不出来。可另一个声音仿佛也在他耳边回响。

    郑祥说,皇上,您可是九五之尊,您怎么就能忍下旁人对您的不敬呢?

    杨奕能忍下魏云清对他的不敬,因为她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对他都是不同的,可想到或许她心中一直拿他跟晏如松做对比,一直觉得他比不上晏如松,他的心中便留着一块大疙瘩,梗在那儿消不了。

    “云清姐姐,在你看来,我就是比不过晏如松,是吗?”沉默之中,杨奕忽然抬头看向魏云清,扬声问道。

    魏云清一怔,目光微转,蓦地与他不甘中带着恼怒的视线对上。

    没等魏云清说话,杨奕又继续道:“云清姐姐,你都已经入了宫,为什么还要想着那个晏如松?他到底有什么好的?他不过就是个武官,又怎么比得上我?我是天子,这天下我最大,我有哪一点比不上他?!”

    魏云清的面色也渐渐变了。

    她被迫入宫,被迫与晏如松分开,只有想着不久的将来她必定能出宫与他团聚才能感觉到一丝安慰,而这一切都是拜杨奕所赐,可他,却还在她面前诋毁晏如松,说晏如松的坏话。这叫她怎么忍?

    “他哪里都好,你哪里都比不上他!”魏云清眯着眼恼怒地看着杨奕,“他保家卫国,心系黎民百姓,为了大梁的数百年基业兢兢业业,甚至连自己的终身大事都没来得及顾及。这是他的品性,而他的能力也完全及得上他品性的高洁。要不是他,你杨家的大梁江山早已经易手!他确实只是个武官,可他却用他的双手稳固了你的皇位,若不是他,你以为你还能像如今一样高枕无忧?而你呢?”

    她漠然地看着杨奕:“你这个皇帝,不学无术,好吃懒做,就像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别人就算想推你一把也推不动。你的错误决策和无能害死了几十万战士,你却从来不知悔改,还听信谗言,害死了孙首辅!如今你不思进取,还继续与阉人为伴,整天歌舞升平,纵情声色犬马,从不去考虑将来的大梁会如何!就你这样,也配跟晏如松比?你连他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杨奕面色发白,气得浑身颤抖,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魏云清同样恼怒地看着他,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她已经退让太久太久了,她也承受了过多不该她承受的压力和痛苦。让她能过得轻松些的人是杨奕,可不顾她的意愿强行将她留在皇宫,害死孙首辅让她再不敢去见孙思思的人也是杨奕,如今他还不知轻重的在她面前说晏如松的坏话,这行为直接戳中了她的爆点,让她毫不留情地臭骂了他一顿。

    “是不是无论我做什么,你都觉得我比不上晏如松?”杨奕声音发颤。

    “是!”魏云清毫不留情地应道。

    杨奕双眼圆睁,拳头在身侧紧握,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他的眼神里充满着不甘,愤怒,痛苦和怨恨。

    他忽然转身,几步冲了出去。

    乾清宫的宫人们一见他出来,便立刻放下手头上正吃了一半的烤串。杨奕一阵风似的向外走去,宫人们立刻跟上,很快庭院里便少了一半的人。

    绿翠和蓝田二人一见杨奕的脸色而知道二人交谈得并不愉快,对视一眼后双双担忧地看向宫室。那儿一片寂静,魏云清没有叫人进去,也没有出来。

    蓝田犹豫了一瞬,走到门口轻声道:“娘娘,您没事吧?”

    “……没事,你们先吃着吧,不用管我。我歇会儿,没叫人别让人进来。”魏云清低低的声音从室内传出来。

    蓝田松了口气:“是,娘娘。”

    见杨奕被自己气走,魏云清是有一点后悔的。可她也拉不下脸立刻将他劝回来。

    长时间累积下来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她不顾后果的将杨奕臭骂了一顿,心中真是又忐忑又爽快。

    她刚刚骂他的话,都是心里话。在她心中,杨奕比不上晏如松,永远都比不上。她也不怕杨奕会因为她的话而对她发火或者怎样,他对她的仙女身份深信不疑,顶多就是像之前那样关着她,看着她,还能怎样?

    至于他会不会对晏如松动手……晏如松将他从战场上救下,又守护着整个大梁,没有晏如松,大梁还能健在么?大宋还在不远处虎视眈眈呢,杨奕不会想不明白这一点。就算他想不明白,一时脑抽想对晏如松下手,她相信也会有别人拦着他,再不济还有她,他敢对晏如松动手,她就敢跟他拼命!

    一直到第二天,魏云清发现杨奕可能的“惩罚”并没有来到。她的延禧宫平静得一如往昔,没有多出来围着她宫殿的锦衣卫,也没有命令要她的宫人看着她。只是当她找到丁正宇说想要出宫时,丁正宇抱歉的向她表示,皇上已经收回了她随意出入皇宫的权力。

    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又过了几天,魏云清收到了文淮托人送给她的信。文淮是外男,没办法随意出入后宫,好不容易才送进来一封信件。

    看过信件之后,魏云清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文淮的信件洋洋洒洒地写了好多字,真真是引经据典,文采斐然,不过魏云清提取了一下重要信息,也就一件事:皇上不来找我读书了,咋办?

    ——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除了没了出宫的自由,跟过去还有一点不同的是,杨奕再也没来找过魏云清。据文淮所说,杨奕如今每日里歌舞升平,喝酒玩乐,又变作了过去的模样,甚至变本加厉。

    不过当延禧宫宫人想要给魏云清改善一下伙食遇到势利眼的刁难,随后那刁难人的御膳房管事立刻被杖责了之后,所有人都明白了,皇上的心照旧在皇贵妃娘娘身上,谁若敢怠慢了她,没好果子吃!

    事情就此陷入了僵局。

    杨奕不来找魏云清,魏云清也不想去找他,在外人看来,他们就像是冷战的两夫妻,谁也拉不下那个面子先服软。杨奕那边,郑祥和庄妃等人自然对此喜闻乐见,即便杨奕在酒醉后喃喃着魏云清的名字,他们也将此事瞒了下来,不可能劝说他再去找魏云清。而魏云清这边,蓝田倒是隐晦地提过先说上几句好话这事,却被魏云清苦笑着敷衍了过去。

    魏云清其实很清楚,事情没那么简单。就算她服软,和杨奕和好了,又能如何呢?她的目的又不是讨杨奕欢心,而是要让他成为一个好皇帝。可就算她和他这次能和好,他又一次重新为了成为好皇帝而做出表面上的努力,这一切不过就是无用功,之后他又会循环重复之前的事,什么都不会改变。

    杨奕成不了好皇帝,而她也无法完成承诺出皇宫。

    魏云清躲在宫室之中想了许久,她那沉默的表现甚至令绿翠和蓝田担忧不已,却不知该怎么劝。

    而魏云清也不需要她们劝说,她并非自怨自艾,而是一直在想着这僵局的解决之道。最终她决定另辟蹊径。

    或许杨奕当不了好皇帝,可帝国机器有时候不需要皇帝也能运行得很好,比如孙首辅在的时候。

    既然她改变不了杨奕,那就改变他身边的人。只要杨奕身边的人大多数都是好的,那么对外他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呈现出一个好皇帝该有的表现,那么她对孙首辅的承诺,也可以算是完成了。这是个大工程,牵涉到的人更多,但或许比改变杨奕要容易得多,毕竟杨奕只有一个,而他身边人改变不了的话,可以撤换。

相关小说:黑锅大秦帝后林黛玉山窝里的科技强国金手指买二送一啦格斗狂想异世王妃且称王宦海纵横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