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皇后万万岁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优德国际娱乐场有人玩云顶娱乐吗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说什么?”魏云清不敢置信,呆呆地问道。

    她至今所做的一切,可以说都是为了出宫去跟晏如松在一起,如果他如今准备娶别人了,那她这么汲汲营营的意义何在?反正她现在在皇宫里吃好喝好,虽然挂着皇贵妃的名头但事实上并未履行任何职责,这样的日子比在宫外舒适多了,她明明可以待在皇宫里不出去的。她为了晏如松如此拼命想要逃出宫去,然而他却要跟别人在一起了!

    “娘娘……您……师傅说,有些事儿强求不得,还是随缘吧。”黄八斤小心翼翼地安慰道。他已经做好了皇贵妃娘娘会发脾气的准备,就算她发脾气迁怒他,也不必多严重,他受着就是。只是可怜了娘娘……

    魏云清垂下视线,转过身去道:“你先回吧。”

    “娘娘……”黄八斤见她的反应不同寻常,有些担忧。

    魏云清却只是摆了摆手,并未再开口。

    黄八斤只得躬身告辞退了出去。

    留下的蓝田和绿翠互相对视了一眼,面上纷纷现出担忧。她们毕竟是魏云清的身边人,她的感情瞒不过她们,她们无法忘记当初得知晏将军战死时魏云清的失魂落魄,也还记得看到他生还时她的欣喜若狂。她的一切,她们都看在眼里,也因此更为心疼。

    “你们也都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待着。”魏云清低声道。

    她的声音听上去并无异样,可蓝田和绿翠却直觉她的脸上一定是要哭出来的表情。二人摇摇头,咬牙退了出去。

    魏云清呆呆地站在那儿,许久没有动静,仿佛站成了一座雕塑。

    晏如松居然要成亲了?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肯等她了?明明那时候他们说好了的啊,她又没有逼他,是他说愿意等她的,所以即便身在深宫,即便杨奕不肯放她走,她也没有任何放弃的想法。

    因为,宫外有人在等她。所以,她不会轻易放弃。

    然而现在,这个说好要等她的人,已经先一步转身离开,只有她还不知所措可怜兮兮地留在原地。

    魏云清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起来,高声道:“来人!”

    本就守在外头的蓝田立刻推门而入,见魏云清似乎情绪还好,忙道:“娘娘。”

    魏云清道:“替我更衣,我要去见曹公公。”

    蓝田虽不解魏云清此刻去见曹公公做什么,却也只得出去找宫人进来,一起替魏云清更衣。

    魏云清在乾清门见到了曹军,最近曹军基本上就待在这儿了,要找他也不难。而杨奕今日和几位阁臣去视察慰问将士们了,并不在宫内。

    见魏云清忽然来到,曹军心中直犯嘀咕,有些后悔让黄八斤将那消息传给了魏云清。

    “娘娘,你这是有什么事儿啊?”曹军故意装傻笑道。

    魏云清却不跟他打马虎眼,面无表情地说道:“曹公公,您知道我来找您是什么事。麻烦您将晏将军请进来一叙。”

    曹军面色一变,魏云清不来就罢,一来就给他弄了这么个棘手的事。让外臣私会后妃,这罪过,他可担待不起啊!

    “娘娘,这……这不可规矩啊!”曹军忙道。

    魏云清却不管不顾地说:“我不管规矩不规矩,曹公公这回若不能帮我办成这事,今后咱们也没必要维持多好的关系了。”

    曹军心里咯噔一声,满是无奈,这娘娘即便是再出色难得的人物,终究还是个女人,逃不过情之一字啊!

    “娘娘……这,今日皇上带人视察军队去了,晏将军也陪着呢,真没法进宫。”曹军为难道。

    “曹公公您办法多,总能想到法子的,我只需要见到晏将军,就今日。”魏云清的话显得颇为无理取闹。她知道自己在为难人,但也知道曹军有办法。她必须在今天,趁着杨奕不在的时候在乾清门这儿见到晏如松,即便此刻她心中再混乱,也明白晏如松的脚步只能停在乾清门这儿,不能再往里走了,而其他时间,杨奕大半都在乾清门办公,她没办法单独见到晏如松。

    “这……这……娘娘您可真是为难死奴婢啦!”曹军皱眉狠狠跺了下脚。

    魏云清紧绷的面容稍作缓和,望着曹军低声恳求道:“曹公公,我知道你也难做,可我现在也只能求您了。您就让我跟晏将军见一面吧,不然我这辈子都放不下。”

    曹军望着魏云清,许久狠狠地叹了口气道:“哎,也罢也罢,便是拼着这条老命,奴婢也得让娘娘心想事成啊!”

    魏云清面上立刻笑了起来:“多谢曹公公,你且放心,就算事情败露,皇上怪罪下来,我也会一力承担,不会让他拿你出气的。”

    “娘娘您对咱们这些下人的爱护,奴婢可是一直记在心里呢。您放心,这事儿,奴婢一定给您办成!”

    曹军的办事效率极高,目前掌控着司礼监实际大权的他想要办成的事,还就没有办不成的。他想着过去魏云清在皇帝面前的面子,也是豁出去了,先是让手底下的小内侍假扮成晏如松的家仆,说家中有急事将他从皇帝身边拉了回来,此刻偏巧杨奕也累了,正在兵营中歇息,晏如松不用陪他,便随着小内侍出了军营。

    而在出军营之后,小内侍便告知了晏如松他的真正来意,希望他能随他进宫去见一个人。小内侍并不知道要见晏如松的人是魏云清,不过晏如松只是微怔后便明白了过来,他也没有点破,跟着内侍入宫。

    魏云清在乾清宫的偏殿杨奕平日歇息的地方等着晏如松,她面上似乎古井无波,但心里却乱糟糟的停不下来。她不知道晏如松肯不肯来见她,也不知道两人若是见面了,她又该跟他说些什么。

    她忽然发现,她这让晏如松进宫的做法是冲动了。这可是古代,定亲就相当于是结婚了,难不成她还要他悔婚,害了另一个无辜的女子名声受累?可她真的不甘心让她和晏如松的事就这么过去,她和他一起经历了那么多,她至今还能清晰地回忆起在宫外时那些甜蜜和悸动,她真的不甘心啊。

    她和晏如松明明是互相喜欢的,为什么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

    胡思乱想间,魏云清看到门口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她呼吸一窒,一时间无法出声,而她身边的蓝田和绿翠见状,都体贴地出了门,此刻房间里便只剩下她和晏如松二人。

    “如松。”魏云清先开了口,片刻后她又低了头,苦涩地说,“我现在是不是没资格这么叫你了……晏将军?”

    晏如松蓦地上前了一步,置于身侧的右手稍稍抬起,又强自放下。

    “是我对不起你。”他这么说道。

    魏云清心里一颤,虽然这是早就料想到的答案,可真的听他说出来,她还是难过得连呼吸都不畅了。

    “可是你说会再等我一次的……”魏云清低声道,声音带着颤。

    晏如松沉默,许久才声音干涩地说:“我失信于你,全是我的错。”

    魏云清憋得难受,她宁愿他解释这其中的原因,即便那些解释可能听起来像借口,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停地道歉。

    这好像是在说,他们之间已经完全没可能了。

    “你要成亲了,那我怎么办?”魏云清低着头,暗影下的表情脆弱得仿佛一碰就碎。

    晏如松一向清澈明朗的双眸中此刻也染上了暗色漩涡,他是想上前将她抱在怀里安抚她的,他也想给她一个承诺,但他做不到。

    当他想要被情感左右上前时,他的脑中便会出现他父亲那苍老的面容。他父亲几乎是在求他,让他不要再藕断丝连了。他能怎么做?他又该怎么做?

    “你……忘了我罢。”晏如松最终苦笑。

    魏云清蓦地抬头看过去,对方却并没有看她,他的视线落在地上,微垂的眼睫毛遮住了他的双眼,她看不到他的情绪。

    “忘了你?”魏云清睁大眼睛倔强地看着他,眼泪顺着脸颊落下而不自知,她面色剧变,咬着唇大声道,“不,我不忘!我就不忘!我要记你一辈子,恨也好,爱也好,我不会忘!”

    晏如松僵住,身子微颤,视线一个转动想去看她,却被他硬生生地压了回去。

    “你就……恨我吧。”晏如松低声回了一句,忽然微微躬身行了一礼,恭敬道,“娘娘,微臣尚有要事,先行告退了。”

    他也没等魏云清回话,转身走了出去,再没有丝毫犹豫。

    “混蛋混蛋混蛋!”魏云清捂着脸低声咒骂着,眼泪却越擦越多。

    桌上的茶杯被她气急摔在了地上,一片噼里啪啦的声响,外头守着的蓝田忙走进来,惊呼道:“娘娘,您的手……”

    原来茶杯的碎瓷片飞起,正好割伤了她的手背,伤口不深,血也只流了一点而已,她并没有任何痛意。

    “蓝田……他不要我了。”魏云清望着蓝田,低低地笑了笑。

    蓝田眼眶泛红:“娘娘……”

    魏云清扯了扯唇角,低头不语。

    是她自私了。这里是古代,没有假结婚一说,她名义上已是杨奕的女人,将来又怎么可能再嫁给晏如松呢?他和那位户部尚书家的千金小姐,才是门当户对天造地设的一双,她算什么?她算什么啊!他没做错,是她错了,错得离谱。

相关小说:黑锅大秦帝后林黛玉山窝里的科技强国金手指买二送一啦格斗狂想异世王妃且称王宦海纵横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