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言情小说 > 皇后万万岁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的网址多少永利游戏平台下载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魏云清早料想到自己的提议会被人反对,因此面色镇定地看向毛一荣道:“毛大人,不知您认为我这法子胡闹在何处?”

    被叫来的三人在此事上并没有发言权,他们甚至有些奇怪怎么魏云清这个后宫妃子不但参与其中,竟还公然跟毛大人针锋相对了起来。但他们只能在一旁听着,不能随意开口。

    而内阁的其他人,虽有赞同毛一荣也有不喜毛一荣的,但在这件事上,包括文淮在内,都觉得魏云清的提议太过胡来,自然与毛一荣站在了同一战线,沉默地站在毛一荣身后支持他。

    毛一荣底气足,侃侃而谈道:“娘娘,这文选司选官一事,乃是朝廷的大事,先由吏部部推上来,再由皇上钦定,而如今娘娘居然如此儿戏,仅凭能否为您挑个合用的下人来决定文选司郎中人选,如何能服众?”

    那些待选的官员不是家长做官荫袭而来或由位高权重者推荐入朝为官,就是正儿八经科举考进来的,那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通过率可比高考录取率低得多了,总归是自觉高人一等,毛一荣平日面对魏云清时那股自傲就直接写在了脑门上——正因为如此,曹军对前朝的大部分文官都没有好感,他们看不起他,他还看不起他们呢,一群迂腐书生!

    “这话我却是不敢苟同了。”魏云清微微一笑,也是不甘示弱,“正所谓见微知著,若三位候选连个下人都选不好,谁会相信他们能选好朝廷命官?仅凭几位大人们与他们的姻亲、好友关系,便一句话决定郎中人选,又如何服众?”

    魏云清口中的“姻亲”“好友”二字直接戳进了毛一荣和金俨的心口,他们本以为她并不清楚那些事,哪想到她不但清楚,还明晃晃地拿出来挤兑他们!要知道他们之前争执的时候虽也对对方的这些关系心知肚明,但也只是拿那几人的才干和经历说事,没有人会拿那些关系攻击对方,毕竟谁也不干净啊!

    此刻魏云清没给他们留面子一语道破,一时间众人默然无语。反正她并未直接点名,谁也不想对号入座。

    魏云清环视了一圈,笑眯眯地说道:“既然几位大人们都没有异议,便这么决定了吧。”她看向那三位候选,“三位大人谁先来?未轮到的请到外间等候。”

    那三人互相看看,虽心中并不愿听她的话,但见阁臣都没有反对,他们反对也没用,便互相推让了一番,最后是考公司郎中虞公彦先来,其余二人在内侍的指引下先行退了出去。

    魏云清看了曹军一眼,他点头,轻轻拍了拍手,便有四人走了进来,正是延禧宫的宫人,两个宫女是云心,雪梅,两个内侍是张小蟹,冯田,都是魏云清之前选出来细心培养的。

    阁臣们虽反对魏云清如此“儿戏”选人,此时也有些好奇她准备怎么做。他们个个睁大了双眼盯着,若有一点儿过于“胡闹”的迹象,恐怕他们就会立刻发飙。

    “虞大人,此刻便先委屈你当一回我延禧宫的主考官,替本宫选一位合用的下人。我延禧宫不缺管理平日庶务的大宫女,倒是却个管账的,我略有薄财,想找个人替我打理一番。无论是宫女还是内侍均可,只要将我的那些家当管得井井有条,别有错漏就成。”

    魏云清很快就对虞公彦说了她的选人要求,随后问道:“虞大人,若您听明白了我的要求,我们这便开始吧?”

    虞公彦行礼道:“微臣听明白了。”

    “好,那虞大人便请坐在这儿吧。”魏云清点点头,指了指场地中间专门移出来的桌子,看向那扮演应聘者的四人,“开始吧。”

    那边接收到开始信号,第一个出来的人是云心。她款款行至那桌子前,盈盈一拜,低着头朱唇轻启:“虞大人,奴婢云心。”

    说完后她便低头等在了那儿,挺立着的身姿窈窕动人。

    这崭新的考核方式令虞公彦有些紧张,他不动声色地看向阁臣们和魏云清,见他们都安静地看着他这边,心里更为忐忑,略略思索了会儿便问道:“你家在何方,家中可还有人?”

    云心仍然低头回道:“奴婢是青州人,家中还有父母及一双弟妹,只是如今奴婢离家已有五年,也不知道家中是否添了人口。”

    虞公彦问这问题纯粹是为了放松加拖延时间,等她回答完了,他心里已经有了想法,问道:“你可识字,可会算术?”

    “奴婢会一些。”云心照旧低着头不紧不慢地回道。

    “那……你可愿意替皇贵妃娘娘管账?”虞公彦又问。

    云心依然是不疾不徐的模样,娓娓道来:“奴婢自然是愿意的。娘娘待奴婢们极好,奴婢想为娘娘分忧。”

    “你从前可有管账的经验?”虞公彦再问。

    云心顿了顿,双手在身前微微紧握,这才缓声道:“奴婢原先曾替一位早些年仙去的先皇嫔妃管过账。”

    虞公彦闻言眼前一亮,点头道:“甚好,甚好。”

    他看向魏云清,迟疑道:“娘娘,微臣可否叫下一人?”

    魏云清点头笑道:“此刻虞大人您才是主考官,自然全听您的。”

    云心退下,下一个上前的人是内侍张小蟹。张小蟹为人机灵,一上来就笑道:“虞大人,小人张小蟹,因小人母亲喜爱吃螃蟹,便为小人取了这么个好记的名儿。小人老家在荣川,如今离家已经十年啦,家中父母是否还在世也不清楚。小人略微识得几个字,平日里简单的算术也难不倒小人,不过小人并未管过账,也不知能不能做好。可若是大人选了小人做这管账的,小人定不会有负娘娘所托,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他噼噼啪啪将自己的情况按照之前虞公彦问云心的都说了一遍,等说完了再看虞公彦,后者愣了好一会儿才憋出句话来:“本官……都晓得了,你……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张小蟹腼腆地笑了笑,又道:“小人敢发誓,小人对娘娘的忠心可是一点儿都不比云心姐姐少,虞大人,小人觉得您选小人一定没错的!”

    “……嗯,你先退下吧。”虞公彦摆摆手,看他的表情有些心累的样子。

    张小蟹笑嘻嘻地回了原位,经过云心时,云心娇嗔地白了他一眼,他也不在意,嘿嘿低笑了两声,回到了冯田身边站好。

    下一个是雪梅,她走上来之前先整了整衣裳,这才婷婷袅袅地来到虞公彦跟前。与张小蟹不同,虽然知道虞公彦可能问些什么,她也没有急着开口,先淡淡地介绍了自己:“虞大人,奴婢雪梅,前来接受您的考核。”

    虞公彦咳了一声,主动权回到他手里让他心情大好,慢悠悠地说道:“你故乡何处?”

    “奴婢是江南人士,家在鄞州茂县的一个小村庄之中,进宫之时父母都健在,如今听说也安好。”雪梅低头回道。

    虞公彦满意地点头,接下来问的问题,与之前并无太大差别,而雪梅也一个个认真地回答了。最后虞公彦捋着短须让她退下,换下一个人过来。

    最后一个是冯田。他面相憨厚,一走到虞公彦面前便诚惶诚恐地说道:“虞大人,小人名叫冯田……旁人都说小人太过死心眼,许是不适合当这管账的。”

    一来就自曝其短的虞公彦今天还是第一次听到,他好奇地问道:“那你不想当这管账的?”

    冯田想了想,回道:“小人想的。”

    虞公彦被他的话弄得一怔,疑惑道:“方才你不是说,你太过死心眼,不适合当这管账的么?”

    冯田摇摇头:“虞大人您听错了,那是旁人说的,小人并未这么说过自己。旁人说的话,也不一定全对,小人觉得死心眼也不是什么坏事,当这管账的许是刚刚好。小人想为娘娘分忧,当这管账的许是小人的大好机会。”

    虞公彦面上一阵青一阵白,有些尴尬地看了下四周,心里对这冯田已是不喜,这人面相看着老实,可说话却一点儿都不给人面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他话中设套,顶撞他,让他颜面尽失!

    “好,本官知道你对娘娘的忠心了。那你家在何处?”虞公彦心里对这冯田不喜,但面上却不好表露太过,只得敷衍地继续提问。

    但冯田就像是没感到一样,依然一本正经地回答着虞公彦的问题。虞公彦没问太久,很快就让冯田退下了。

    等四人都问完了,虞公彦坐在那儿想了会儿才来到魏云清跟前道:“娘娘,微臣已经决定好该由谁当这延禧宫管账的了。”

    “哦,是谁?”魏云清面露好奇。而那云心四人也都竖起耳朵好奇地看了过来。

    虞公彦笑道:“微臣以为云心姑娘可为。”

    另一边云心面上绽放笑容,其余三人表情各异。

    魏云清微笑着点点头:“虞大人,可否告诉我您选择云心的原因?”

    虞公彦道:“微臣以为,云心姑娘识字又会算术,之前也做过管账的,想来已有丰富的处事经验,由她来当延禧宫管账之人,再恰当不过。”

    魏云清面上似有赞同之色,便对虞公彦道:“本宫明白了,请虞大人先去外间歇息,等另外两位大人也结束,再请大人回来。”

    “微臣先告退了。”虞公彦临走前往内阁几位大人那边看了看,特别是毛一荣那儿,可惜毛一荣此刻还眉头紧锁,还在想魏云清这安排的四人是否有什么深意,并未理会他,他只得失望地退了出去。

相关小说:黑锅大秦帝后林黛玉山窝里的科技强国金手指买二送一啦格斗狂想异世王妃且称王宦海纵横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