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钱柜2626188金博网是什么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筝筝为了害顾轻舟,彻底得罪了密斯朱。

    密斯朱在教育界的影响力极大,很快圣玛利亚学校的教导就找到了顾圭璋,要求顾圭璋给顾维和顾缨办退学手续。

    这还算是比较好的,只是让顾家主动去退学。

    如果顾家不肯,教会学校会开除顾缨和顾维,到时候她们更惨。

    现在没有提出开除,不是密斯朱的仁慈,而是顾家仅仅得罪了她,但是顾缨和顾维还没有犯下被开除的罪行。

    没有罪行,教会只得施压。

    但是顾家若是不听,非要让女儿留校,那么将来罪行肯定是有的,哪怕没有,栽赃也要泼顾缨和顾维一身污的。

    而顾轻舟的入学申请,也被打了回来。

    一口气折损三女,顾圭璋暴跳如雷!

    顾轻舟到家时,顾圭璋正好下楼要出门。他眼底的淤积很重,昨天一夜未睡。和秦筝筝吵完,顾圭璋还要继续去托关系。

    他不能任由孩子们真的被退学。

    阿爸。顾轻舟贴着墙根,低垂眉眼,乖巧听话。

    顾圭璋没理会,气哼哼的走了,他知道顾轻舟委屈,此刻却没心思安抚她了。

    他三个女儿未嫁,若是被教会学校退学,以后顾家什么名声?

    他的女儿是金枝玉叶养起来的,理应嫁入豪门,难道便宜那些在办公楼做事的乡下佬?

    可豪门娶少奶奶,身份地位不说,被退学这块污点是怎么也抹不去的。

    顾圭璋不惜千金,也要摆平此事。

    他刚走,秦筝筝也追着下楼了,她是追顾圭璋的。

    顾圭璋脚步快,秦筝筝没追上,就瞧见顾轻舟,又要厮打她:你这个小贱人,都是你害我们的!

    秦筝筝脸上,两个很清晰的巴掌印,都是顾圭璋打的。

    顾轻舟抓住她两只乱挥的枯瘦胳膊,微微笑了。

    秦筝筝纤瘦窈窕,个子比顾轻舟高,却没想到小巧玲珑的顾轻舟,居然比她有力气。

    她被顾轻舟捏住手腕,拒绝动弹不得,心下大惊,同时破口大骂。

    太太,东西全是您自己准备的,怎么反过来说我害你,我哪有那等本事?顾轻舟笑道。

    说罢,微微用力,将秦筝筝甩开。

    秦筝筝踉跄数步,差点跌下楼梯。她深沉的眼眸迸出炙热怒焰,恨不能将顾轻舟烧死。

    一夜未合眼,秦筝筝眼角的皱纹更深了,肌肤泛黄,老态遮掩不住。

    顾轻舟站在楼梯的蜿蜒处,突然停下脚步,居高临下打量秦筝筝。同时,秦筝筝也抬眸看她。

    两人目光一撞,在空气里碰撞处激烈的火光。

    太太,您比我母亲还要大两岁,若是我母亲没死,现在也不及您的风韵--太太,我母亲是怎么死的?顾轻舟言语温柔,淡淡问道。

    秦筝筝如遭雷击,顿在那里,脚步有点不稳。

    顾轻舟淡笑,没有继续欣赏秦筝筝的狼狈,转身上楼了。

    她仔细锁好房门,在心中把所有事都细想了一遍,确定毫无破绽时,她又睡了个回笼觉。

    睡醒之后,已经是晌午,推开后窗,可以瞧见庭院整齐的雨花石小径,阳光下泛出五彩的光芒。

    空气里有米饭的清香,终于到了午膳。

    顾轻舟简单梳洗,下楼去吃饭。

    除了秦筝筝和顾圭璋,全家人都在。

    秦筝筝是没有胃口,而且不想让两位姨太太看到她脸上的巴掌印子,失了正房主母的威严。

    你为何要害我们!老四顾缨质问顾轻舟。

    好好吃饭!兄长顾绍沉声发话。

    家里尊卑还是有的,父亲不在家,顾绍的话很管用,老四斜眼瞪顾轻舟,却也不敢再造次了。

    顾缃吃不下,很快就放了碗筷,折身上楼了;顾维和顾缨也吃个了半饱就走了。

    饭后,顾绍也上楼了,他还有功课要做;二姨太去后花园散步,只有三姨太和顾轻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佣人端过来的蛋糕点心。

    ......老爷不甘心,四处走访,只怕要利用你。三姨太苏苏低笑,眼波横掠过顾轻舟。

    她说顾圭璋利用顾轻舟,无非是顾圭璋借口自己是司督军府的亲家。

    你忙碌一场,最后什么也得不到,还要被人利用,心里生气么?三姨太又问,声音慵懒清冽,像只狡猾的狐狸。

    不生气。顾轻舟道,谁说我什么也得不到?

    三姨太明眸微睐,等待顾轻舟的下文。

    现在,学校是逼迫她们主动退学。若是她们留下来,犯了更多的错,被学校开除,那她们还有翻身的机会吗?顾轻舟和三姨太咬耳朵,吐气如兰。

    三姨太眼眸微微绽放精光。

    开除,自然比退学更好。这么想来,顾轻舟也不算失败。

    而且这件事顾圭璋还没有搞定,成败与否,现在论之为时过早。

    帮我一个忙。顾轻舟道。

    三姨太问:何事?

    我要一台相机。顾轻舟道,最好今晚就弄到手。

    要拍什么?三姨太又问。

    顾轻舟微笑:此事你不用管,帮我弄到相机。

    三姨太端正了身姿,穿着玻璃丝袜的细长美腿从旗袍的底端伸出来,妩媚到了极致,似有风雅从眉梢飞出来:我帮你借到相机,你怎么感谢我啊?

    我欠你一个人情。顾轻舟道,你想要人情么?

    当然想!

    三姨娘眼波流转,片刻才静静道:好,我帮你借到相机。

    黄昏的时候,顾轻舟坐在窗前的书桌前,温习英文,瑰丽的晚照从衬窗照进来,染得她的眸子也变成了瑰金色。

    窗外的阳台上,一张藤椅里躺着个颀长的男孩子,他的余光忍不住打量那侧剪影:长发如墨,披散在削瘦纤薄的肩头,她的雪肤修颈映成一条优雅的弧线,眸子迎上了晚霞,绚丽灼目。

    他呼吸屏住,一颗心乱跳。

    阿哥?小人儿终于看到了他,轻声喊他。

    顾绍却窘迫尴尬,匆匆回了自己的屋子,并未回应她的招呼。

    顾轻舟心里沉重。

    顾绍对她真好,让缺少关爱的少女感受到了温暖,可他又是秦筝筝的儿子......

    一时间,顾轻舟有点茫然。

    感情是非常复杂的,它绝非简单的对错,爱的反面也不一定就是恨。

    她正想着,有人轻轻敲她的房门。

    谁?顾轻舟问。

    门外却没人回答,代替的是另一声敲门,顾轻舟精神一紧,全身戒备起来。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