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99章 我是不是太老了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轻舟开完药方之后,正常上学,没有再去过霍公馆。

    六月初,学监发了崭新的校服,天蓝色的套裙及膝,露出少女们青春又柔美的小腿。

    轻舟的裙好像短了些。颜洛水指着顾轻舟。

    她的裙子在膝盖之上,露出一小半截大腿,嫩白纤细,亭亭似盛绽的荷。

    有个女学生惊呼:短些好,我也要裁短,这样好看极了!

    学监密斯林在更衣室,出声阻止这群活泼又爱美的女学生:不许的,学校规定校裙不能过膝盖。

    转脸看顾轻舟,轻舟是开学才交过的尺寸,如今裙子就短了,你长高了。

    顾轻舟已经满了十六岁,她有一件很羞愧的事没有告诉过众人:她还没有来月事。

    女孩子没有来月事之前,个子仍是会猛长。

    高年级的女孩子,几乎全部有了初潮,她们哪怕长个子,也只长一点点,独顾轻舟长得很快。

    学监看着顾轻舟的裙子,短是短了些,却出奇的精致美丽,一条长腿又白又细。

    轻舟先凑合穿吧,我明天跟学校打报告,再给你换尺寸。密斯林道。

    顾轻舟颔首。

    她出门的时候,很多女同学在看她,让顾轻舟尴尬不已,好似自己没穿衣裳似的。

    旧的校服已经被收走了,她又没带换身衣裳。

    好在密斯林很疼她,借了一件上衣给她盖住腿。

    放学时,霍家的汽车已经在校外等着。

    顾小姐,老爷今天退烧了!来接顾轻舟的,是霍钺身边的管事,他先高兴向顾轻舟表明了情况。

    挺好的。顾轻舟不意外。

    管事又道:请顾小姐去复诊,不耽误您的正事吧?

    我也没什么事。顾轻舟道。

    顾轻舟转颐,跟颜洛水说明:我要去复诊了。

    小心些。颜洛水道。

    颜洛水还想问,顾轻舟去霍家,是否看到了霍拢静。

    霍拢静休学,颜洛水挺关心她的近况。

    可想到霍钺还病着,现在说这些小女孩子的话,不太合适,颜洛水就忍住了,让顾轻舟快去。

    顾轻舟上了汽车。

    跟车的小子和司机,都偷偷瞄她的腿。

    顾轻舟大窘,急忙用上衣盖住。

    裙子不算特别短,只是顾轻舟的腿型很好看,而青帮这些人,都是混世的,不懂得礼数,看到女人眼睛就拔不出来,不知道收敛。

    到了霍家,霍钺已经起床了。

    霍钺穿了件青灰色的夏布长衫,玄色阔腿裤子,一双素面布鞋。他鬓角修剪得整齐,长衫的领子服帖,一双修长匀亭的手,端着杯子喝热水。

    轻舟来了?他放下茶杯,幽深眸子被热气氤氲着,有些许的莹然,旋即消失,温和儒雅看着顾轻舟。

    顾轻舟走过来,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

    她索性把衣裳系在腿上,见霍钺不解看了眼,顾轻舟解释道:新发的校服,我的裙子太短了些。

    霍钺微笑,对管事道:去拿套衣裳给顾小姐。

    不必不必,我看完就回去了。顾轻舟连忙道,天色也不早了。

    她看了几眼霍钺,又说,您退烧了?

    霍钺点头,眼底的感激不加掩饰。

    只有生病的人,才知道医者多么可贵!

    霍钺生病这半个月,身体上受苦,心里煎熬,这滋味跟在火上烤一样。

    所有的医生,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都以为霍钺是热病,越治越重,只有顾轻舟知晓是寒邪。

    顾轻舟不是在赴诊,而是在救命。

    她救了霍钺一命!

    顾轻舟的药喝下去,霍钺当时就发作了,深藏在身体里的寒邪透出来,他一个劲的打寒战,再也不热了。

    而后,他力排众议,甚至不惜动枪,喝了第二贴。

    早上起来,烧就退了。

    到了黄昏,也没有再发烧,这是从前没有过的。

    霍钺刚刚发病的时候,也是喝药退烧,但不会超过三个小时,会重新低烧起来,断断续续的。

    而现在,已经快十二个小时了。

    霍钺的四肢偶然还是觉得冷,那股子邪热已经没了,他知晓这是痊愈了。

    接下来,他只需要调养即可。

    轻舟,你救我了一命。我霍钺向来重义,以后你就是青帮的恩人了。霍钺喟然道,多谢你!

    医者本分,霍龙头太过奖了。顾轻舟微笑,我再给您把把脉?

    霍钺点头。

    顾轻舟起身,坐到了霍钺身边。

    她诊脉的时候,腿上的斜衫掉落,的确是一段嫩白的长腿,肌肤赛雪,腿直且纤瘦。

    她的手亦是嫩白柔软。

    霍钺看着她,她低垂的羽睫浓密,薄薄的小唇格外的嫩。

    十六七岁的顾轻舟,没有学过城里女孩子的装扮,她素面朝天,看上去就更小,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嫩得不可思议。

    嫩嫩白白的肌肤,软红若花瓣的唇,纤柔的下颌,颀长赛雪的颈,精致的锁骨......

    霍钺看到走神,又连忙收回了眼神。

    年纪小的女孩子,都有点青涩,罕见像她这么可爱的。

    你是司慕的未婚妻?霍钺突然问。

    顾轻舟认真把脉,听到未婚妻两个字,含混点点头,说了句:是啊。

    你才多大,怎这么快就定亲了?霍钺又问。

    顾轻舟笑:是娃娃亲,我刚出生就定下的。

    霍钺眼底闪过几分碎芒,眼波微动,而后又快速敛去。

    他不动声色。

    把脉之后,顾轻舟抬眸,眸光安静却又明亮,落在霍钺脸上。

    这少女说话时,会直视人的眼睛,镇定又自信。

    之前开的方子,再吃三天,每天两贴,用量我帮你减半。顾轻舟道,吃完之后,我再来复诊。

    我再来复诊......

    霍钺听到这话,莫名觉得安心,心湖滑过一丝涟漪。

    好,有劳。霍钺笑道。

    他派车送顾轻舟回家。

    等顾轻舟走后,霍钺拿着药方,让人去抓药、煎药。

    独坐床前,六月和煦的夜风,似温柔的纱幔,轻轻撩拨着他额前的碎发,霍钺心思起伏。

    正巧他最亲信的管事锡九进了屋子。

    拿面镜子给我。霍钺突然道。

    锡九不解,仍是去找了一面西洋镜,递给了霍钺。

    灯火葳蕤,镜中的男人面容俊朗,宽额高鼻,明眸薄唇,下颌曲线坚毅,男子的威严和俊美融合得很好。

    霍钺是个很英俊的男子,他的英俊又带着刚毅。

    锡九不知主子今天是怎么了,站在旁边问:老爷,您感觉如何?

    他问霍钺的病情。

    感觉?霍钺摸了下自己的脸,喟然道,我好像太老了。

    锡九愕然。

    二十九岁的青帮龙头,是空前绝后的年轻,他霍钺的功绩,只怕是无人能超越。

    就他这样的,还觉得自己老?

    怎么会老呢?锡九不解道,老爷最是年轻有为。

    霍钺放下了西洋镜,眸光幽静,半晌才道:还是太老了,一树梨花压海棠,白糟蹋人家,算了!

    锡九没读书过,完全不懂霍钺在说什么。

    霍钺也没指望他懂。

    有些事情,没必要懂,懂了反而是累赘。

    顾轻舟是霍钺的恩人,她救了霍钺的命,这就足够了。

    霍公馆有一处池塘,凉亭架在其中,落日斜映,波影旖旎。满池塘绿萍游荡,似批了件锦缎,水波越发翠碧清湛。

    岸边的海棠树,花开茂盛,层层叠叠的花瓣凛冽。

    霍钺的姨太太梅英坐在凉亭里,看着远处大门口,顾轻舟的车子离开。

    她故意在这里等,不敢去霍钺的房间。

    梅英极力阻止顾轻舟给霍钺治病,这会儿去看望霍钺,就是自讨没趣。

    她居然真的治好了老爷的病!梅英手里拿着一方帕子,紧紧攥了起来。

    她有点担心。

    梅英的心思,常不在正事上。她现在担心的,也跟霍钺的病无关,而是另一件事。

    梅英跟了霍钺四年,霍钺却从来没上过她的床。

    霍钺这个人,找女人很讲究,他非要对方能让他心悦的,他才会睡。

    所以这些年,霍钺很多时间都是单身独居,他宁缺毋滥。

    他不喜欢梅英,哪怕是抬她做了姨太太,霍钺锦衣玉食供养她,却不沾她的身。

    梅英很恨他这点。

    霍钺从前有几个女人,都是时髦派的,烫卷发、穿洋裙。

    可半年前,他突然找了个清汤挂面的女孩子。那女孩子和顾轻舟有几分相似,特别是那头长发。

    不过,前不久霍钺带着她出去吃饭,遇到了枪杀,那女孩子被一枪打爆了头,惨死在饭店。

    现在,顾轻舟治好了霍钺,又跟霍钺最近的品位相似,霍钺身边又是恰好无人,梅英真担心霍钺会看中她,把她也娶进门。

    我那个死鬼阿爸不过给了老爷几个烧饼,老爷就愿意娶我做姨太太;那小贱人治好了老爷的顽疾,救了老爷的命,老爷会不会娶她做太太?梅英痛苦猜测。

    霍钺虽然杀人如麻,可他重情义。

    梅英现在是霍公馆唯一的女主人,她可不想霍钺娶太太,来个女人打压她。

    ......我还以为,那小贱人肯定要治死老爷,哪怕知道,她居然真的有医术!梅英想到这里,仍是非常吃惊。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