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ag真人视讯开户免佣和非免佣哪个划算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岳城黄昏,华灯初上。街上的路上鳞次栉比亮起,橘黄色的灯火朦胧。

    司行霈今天回城,有司机开车,有副官相随,他悠闲坐在后座,默默想着心思。

    心思并不在大事上,而是在他的小女人身上。

    他刚从珠宝行回来,裤子口袋里有个小绒布匣子。

    那匣子里,装着一支璀璨昂贵、坚硬无摧的钻石戒指。

    这是上次定制的。

    那间珠宝行是霍钺的生意,所以对司少帅定制的钻石戒指,格外慎重。

    做好之后,霍钺还拿去看了看。

    我要认一下,以后戴在哪个女人手上,就知道哪个女人是你司行霈的。霍钺开玩笑道。

    司行霈心中倒是一暖,道:那你记得住吗?

    这么大的钻戒,能记不住吗?霍钺道。

    那就记好了,以后我的女人,会比整个岳城所有人都闪耀。司行霈一脸骄傲。

    霍钺摇摇头,说他吹牛。

    司行霈一点也不吹牛,他的轻舟就是比所有人都好。

    而后,他去了趟市政厅,霍钺说去听评弹,两人就分开了。

    从市政厅回来,司行霈准备去顾公馆爬墙,然后就遇到从戏院出来的顾轻舟。

    司行霈有点意外。

    顾轻舟和她哥哥进了裁缝铺子。

    她想做衣裳了吗?司行霈推开车门,带着一名携枪的副官,进了裁缝铺子。

    顾轻舟和顾绍在左间,司行霈进了右间。

    小伙计见他一袭戎装,就知道是军政府的官员,又害怕又恭敬迎接他:军爷,您想要看看什么衣裳?

    司行霈不答。

    他眸光锋利,静静看了眼这小伙计。

    裁缝铺子的灯火明亮,这一眼锋芒毕现,小伙计吓得闭了嘴。

    副官给了小伙计一块钱,道:出去忙吧,这里暂时不用招待。

    一块钱的打赏,这是非常豪阔的,小伙计点头如捣蒜,退出了右间。

    司行霈拉过椅子静坐,默默听隔壁的声音。

    ......石青色的好看,沉稳些。这是顾轻舟的声音,轻柔娇媚。

    她喜欢男人穿得沉稳?

    司行霈回想一下,他的衣裳都挺沉稳的。

    他唇角微动,他的轻舟很可爱。

    小姐,现在做长衫的,宝蓝色和鸦青色更好看。裁剪介绍料子,素面杭稠是上等货。

    顾轻舟却很固执道:我仍是觉得石青色的好看。

    那裁缝笑道:石青色的太老气了些,上了年纪的男人穿好看,这位少爷年纪青,面皮又白,宝蓝色最好。

    顾绍道:就石青色吧,我也喜欢石青色。

    自然是轻舟喜欢什么,他就喜欢什么了。

    裁缝无奈叹了口气。

    司行霈明眸微敛,心想:原来我的轻舟喜欢男人穿石青色的长袍。

    那边,说话的声音没有间断。

    顾绍不知说什么,引得顾轻舟低笑。

    她的笑声很柔婉清脆,像屋檐下春风拂过,那铃铛叮铃铃的般。

    她很少在司行霈面前这样笑。

    而后,裁缝拿了件成品给顾绍试穿。

    穿上之后,越发显得顾绍鬓角鸦青、脸色白皙。他年纪小,唇红齿白的很漂亮,又有气度。

    阿哥,你穿这长衫真好看,像个教员!顾轻舟感叹道,阿哥真俊俏。

    顾绍的脸微红。

    半晌,顾绍才笑道:轻舟,你喜欢教员吗?

    当然啦,教员多好啊,斯文儒雅,说话也慢声细语的,关键是有文化、有涵养,脾气还好!顾轻舟道。

    她说完,自己就笑了。

    顾绍也笑了:教员是很好。

    顾轻舟使劲点头。

    成品试好了,裁缝给顾绍量尺寸,小伙计就带着顾轻舟,选选其他的料子。

    顾轻舟出来逛,也到了右间。

    右间好像有人,可小伙计说右间有块月白色蝴蝶穿花的料子很好看,顾轻舟就跟着来了。

    一进门,就看到两个人。

    司行霈倒坐在椅子上,低垂了脑袋,不知想什么。

    顾轻舟倏然腿软。

    她下意识想跑,司行霈快速起身,提起了她的后领,将她拽了回来。

    自从上次跳舞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见过了。

    不见面的时候,顾轻舟都快忘了,她是半条腿深陷在泥潭里的人。

    啊!顾轻舟发出短促又轻微的惊呼。

    司行霈的面容阴沉,在灯火下阴晴莫辩。

    轻舟,多少日子没见我了?司行霈将顾轻舟抱在腿上,依旧坐回了椅子上,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缓缓抚摸她的脸。

    他的手掌布满了薄茧,酥酥麻麻的触感,从顾轻舟的面颊荡开,一直延伸到尾巴骨。

    她打了个寒颤。

    倒是副官知趣,早已出去,甚至关上了右间的门。

    门缝里,有薄光透出来。

    司行霈的手掌,缓缓摩挲着顾轻舟的面颊,而后是她柔嫩的唇、纤柔的下颌,以及修长的颈。

    他的手,缓缓再往下......

    顾轻舟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无耻,这是店里!

    她眼中有恼怒,也有恐惧,又是璀璨明眸,对司行霈而言,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神韵。

    他爱极了她这眼神,像只猫儿!

    轻舟,多久没见我?他追问。

    他不问她跟谁出来玩,也不问她做什么,可见跟踪她多时了。

    他只问她,多久不见了。

    多久?

    顾轻舟忘记了。

    最近家里那么多事,她应付秦筝筝,疲倦不堪,哪有心思记得上次碰面的日子?

    她说不出来。

    再想想。他的声音轻柔,可这般和睦温柔,就不是司行霈了。

    他轻柔的嗓音里,带着蚀骨的恨意,想要把顾轻舟吃干抹净。

    顾轻舟能听得出来,她着急想要避开他。

    我想不起来!她老实道。

    司行霈搂住她腰的手,越发紧了,像是要将她这盈盈一握的纤腰折断。

    盛夏的衣裳单薄,他能闻到顾轻舟身上的香味--是沐浴品的玫瑰清香,味道带着微苦的清冽。

    他很喜欢。

    他凑上来,吻她的面颊。

    顾轻舟往后躲,同时愤怒道:你不要闹,大庭广众之下!

    司行霈却笑了下。

    那边,裁缝已经帮顾绍量好了尺寸,他出来时却不见了顾轻舟,唯有原本敞开的右间大门,已经关上了。

    在门口,站着一个穿军装的副官,像一樽威武的门神。

    顾绍心中微急,喊了句:舟舟!

    说罢,他就要往右间冲。

    副官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领,像拎小鸡一样将他拎了出去,丢在裁缝铺子门口。

    天已经黑了,铺子门口的梧桐树,投下了浓密的阴影。

    副官站在门口,对顾绍道:顾少,少帅和顾小姐在里面说话,顾小姐今晚不回顾公馆,劳烦您先回去。

    顾绍愕然:哪个少帅?

    同时,他高声喊,舟舟?

    副官的手,轻轻放在腰间的枪上,重复道:顾少请回,莫要在此喧哗!

    顾少吓一跳。

    在里面的顾轻舟,能听到他的声音,却没有回答他。

    顾绍心情失落到了极点。

    不是他的妹婿吗,为何这般没有礼貌?

    而这般强悍的,顾绍就想起那天在舞厅打伤他的少帅--司家的大少爷司行霈,并非顾轻舟的未婚夫。

    顾绍不敢想,他总感觉舟舟惹了大麻烦。

    他也没有太过于喧哗,自己回去了。

    他可以说,舟舟去了司公馆。

    顾绍走远时候,顾轻舟发现自己后背一层薄汗。

    司行霈微笑,问她:这么怕被人看到?

    顾轻舟瞪他。

    她瞪圆了眼睛时,他倏然吻住了她的唇,吻得很深。

    他按住了她的头,让她紧紧贴在他的面容上。

    顾轻舟透不过来气。

    她使劲挣扎,那青稠般的长发乱飞,在灯光之下似流瀑。

    顾轻舟快要断气的时候,司行霈松开了她的唇。

    舟舟很甜。司行霈学顾绍的称呼。

    顾轻舟却感觉浑身恶寒:你不要叫我舟舟!

    司行霈也不喜欢,因为顾绍叫过了,他再叫,怎么都感觉是别人吃剩下的,他叫她轻舟。

    多少日子没见过我?他深究不放。

    这些日子,他每天都盘算着,离开她多久了。

    一日日都记在心上。

    她呢?

    她记得多久没见他了吗?

    司行霈心中不平,怎么也要找补回来,顾轻舟快要哭了:混账,我不记得了!

    他又吻她。

    这次是轻轻的,带着几分失望,甚至有点难过。

    司行霈从右间出来,喊了瑟瑟发抖的老裁缝和小伙计,给他也缝制一身长衫。

    我小时候穿过长衫,现如今很多年没见过了,觉得麻烦。司行霈道,若是遇到了刺杀,长衫跑起来不方便。不过,我也可以试试。

    他对老裁缝道,拿件石青色的素面杭州给我试试。

    司行霈身材高大,比岳城很多男人都要高,老裁缝找了半晌,手颤颤巍巍的找出一套,给了司行霈。

    司行霈让老裁缝和小伙计出去,将衣裳丢给顾轻舟:替我更衣。

    我不要!

    你试试?司行霈微笑,轻舟,我今天不开心。

    他的笑容在灯火之下,的确有点阴森。

    顾轻舟不知自己到底是揣着怎样的屈辱,开始替他解开军装的皮带。

    她的小手嫩白,第一次解男人军装的皮带,她并不熟练,差点打紧了。

    司行霈屏住了呼吸。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