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名人娱乐登录金宝娱乐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轻舟这厢刚自报家门,那开门的老佣人就激动了,大户大喊,片刻就听到了好些脚步声出来。

    顾轻舟:......

    李公馆的人,同仇敌忾冲了出来。

    快,抓住她们!

    这不能怪李家的人激动,说起来,李韬的去世,是一桩比顾轻舟想象中更可怕的人间悲剧。

    李家三代同堂,老太爷走了,留下一个七十来岁矍铄健朗的老太太;老太太的儿子李先生生了四个闺女,四十岁上添了李韬这个儿子,前年李先生也辞世。

    一家子女人,守着祖宗留下来的家业,以及唯一的独苗李韬。

    偏偏李韬从小身体就不好,瘦弱不堪,李家一直想寻个可靠的老中医,给李韬调养。

    后来,李家看到了报纸。

    报纸上说,何氏药铺的东家医术厉害,说得绘声绘色的,李太太一心动,就跟她婆婆合计,请了何梦德问诊。

    她们努力想要保住这根独苗。

    世道仍是男人当家做主,现在这根独苗折了,李家就断了香火。

    别说老太君和李太太婆媳,就是家里的下人,也是跟何家势不两立的,气急败坏要何家填命。

    他们还不知何梦德已经被放,只当是何家来求情了。

    瞧着他们冲过来,司慕很利落往前一站,挡住了顾轻舟,将顾轻舟护在身后。

    他是个很高大的个子,穿着一身半旧不新的军装,平素冷着一张脸,不至于凶神恶煞,也是冷冰凶狠的模样。

    是个惹不起的主!

    李家的下人老弱病残的,没几人能成事,见状都微停脚步。

    军装的都是扛枪的,乱世里,扛枪的都不讲道理,惹不起!

    怎么,你们何家还敢来找事?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穿着绸布长衫,应该是李家的管事,色厉内荏呵斥着。

    司慕挡在前头,李家的就不敢再往前走一步。

    王副官也站到了司慕身边。

    将身上的配枪故意露出来,王副官笑容温和,一副先礼后兵的模样:诸位,何家是开药铺的,这位小姐说,你们家少爷还有救,故而来看看,绝非挑事。

    众佣人一愣。

    还有救?

    怎么可能,少爷都走了大半天,这会儿尸身都硬了。

    没听说过棺材里的人还能爬出来。或者能活,那岂不是诈尸?

    王副官腰里别着枪,佣人们都瞧见,他们的腿不由自主发软,之前拼命的气势全没了。

    他们欺软怕硬,见顾轻舟是个女孩子,全部冲了过来。直到司慕挡在前头,他们就沉默,害怕了起来。

    王副官扫了眼他们,依旧是笑容满面:谁去通禀一声?来个主事的,说说话也不错。

    佣人们窃窃私语。

    最终,那个管事道:你们先不要进来,我去问过太太。

    多谢。王副官道。

    顾轻舟等人,往后退了几步,李家的佣人立马关紧了大门。

    九月初的夜风,温暖和煦,空气里有木樨初开的浓香,似水袖轻扬,夜景顿时妩媚了起来。

    顾轻舟跟王副官道谢,若不是王副官,现在只怕被李家的佣人打了。

    顾小姐,我是奉少帅之命行事啊。王副官很精明,指了指司慕,让顾轻舟去给司慕道谢。

    这位副官总是在刻意撮合司慕和顾轻舟。

    顾轻舟走到了司慕跟前,道:少帅,今天多谢你。

    司慕仿佛没听到,转过脸去,点燃了一根烟。

    顾轻舟笑了下,也没当回事,退到了旁边。

    司慕对她的敌意是很深的,除了在老太太跟前稍微收敛点,其他时候都不加掩饰的表达。

    他讨厌顾轻舟。

    无关紧要的人,顾轻舟也不在乎他的喜恶,她也从未把司慕当未婚夫。

    约莫过了十分钟,顾轻舟的青丝被夜风撩拨得缱绻,乱糟糟的飞,她正压着头发的时候,李家的大门打开了。

    一个穿着白色衣裳的女人,走了出来。

    她是李太太。

    李太太四十八岁了,丧子的痛苦让她憔悴不堪,眼皮虚搭着,毫无神采。

    谁是何家的?她高喊了声,声音嘶哑,却带着凌厉。

    是我。顾轻舟走上前。

    李太太眼睛肿得老高,从红肿的眼睛缝隙里,她打量顾轻舟,怒意倾泻:你来做什么!

    何掌柜是我的姑丈,他说令郎是元气极虚,他开的方子不一定会导致丧命。若是病情没有得到改善,也许会厥逆。顾轻舟道,厥逆的人四肢硬冷,气息略无,不省人事,很容易被误认为死亡。

    李太太一听这话,怒从胆边生:我儿子已经被你们害死了,你还想把过错推给他原本的病?

    顾轻舟微愣。

    .......我只是想看看,他是否真的走了,也许我能救他。顾轻舟解释。

    李太太却恨极了,绝望的痛苦几乎击垮了她,她怒道:你分明就是想找借口替何家开脱!

    顾轻舟年纪小,还有带枪的男人壮势,李太太只感他们来者不善。

    李太太有见识,饶是痛苦万分,她也知道孩子已经走了,没什么侥幸的。

    这么个小丫头,是救不活死人,她花言巧语,想要看尸身,还不知想出什么法子折腾李韬,替何家开罪。

    李太太无法容忍,她希望儿子走得安静。

    太太,您若是真疼少爷,就让我去看一眼。顾轻舟坚持,也许少爷还能活过来。

    这话听在李太太耳朵里,完全就是在讽刺,把她当傻子似的!

    李太太大怒:来人啊,去打电话叫警备厅!

    李韬的几个姐姐,也纷纷出来。

    其实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张牙舞爪扑向了顾轻舟,一边哭一边厮打顾轻舟:你们害死了我弟弟!

    司慕上前,那这女孩子像拎小鸡一样拎开,然后又把顾轻舟拦在身后。

    他高高大大的,像做伟岸的山。

    对面都是妇人,心中发怯,再也不敢鲁莽。

    顾轻舟则没防备这小姑娘冲出来,被她推了个跄踉,司慕就立在跟前,挡住了顾轻舟的视线。

    一声轻咳,从内院传过来。

    李太太立马收敛了她的泼辣。

    佣人们也往后退。

    一个杵着拐杖的老太太,也是浑身素淡,由女佣搀扶着走了出来。

    姆妈。李太太低声,往后退了半步。

    孩子们也叫祖母,然后恭敬立在旁边。

    李家还是老式的做派,以长者为尊。

    老太太精神也不太好,苍老更甚往日,路也走不稳了,气也喘不匀。

    是何家的人?老太太苍老的声音,带着古墓的气息,听着心里颤颤的,好似她这口气,随时要续不上。

    是,老太太。顾轻舟从司慕身后走出来。

    你所求何事?老太太冷漠问道。

    我就是想看看小少爷,是真死,还是假死。若是厥逆导致的假死,可以救回来。顾轻舟道。

    李太太恨恨瞪了眼顾轻舟。

    虽然悲伤过度,李太太还是有正常人的思维。

    假若某个人登门,说他是南京总统,也许李太太会上当;若是某个人登门,说他是玉皇大帝,李太太估计会将他扫地出门。

    吹牛,也要有边!

    李韬已经走了,这小丫头却说能起死回生,不是别有用心又是什么?

    难道让李太太去相信这小丫头是神仙吗?

    李太太不懂医术,什么厥逆,她也完全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觉得顾轻舟非要看尸身,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李家绝不会让她得逞的!

    你能看吗?老太太则问顾轻舟,你能救活我孙子?

    我只是想确定他是真死,还是假死。若是假死,自然可以救活;若是真死,我也没法子。顾轻舟耐心解释。

    李太太想让她滚:你怀疑我家孩子假死,诈骗你们吗?

    李家的姑娘们也是恨不能撕碎了顾轻舟。

    顾轻舟不语。

    倒是老太太,沉吟一瞬,道:既然如此,你就来看看吧。

    李太太愕然。

    她忙拦在老太太面前,低声道:姆妈,韬韬走了,我比您更伤心,可咱们不能让何家的人开棺啊,谁知道他们存了什么样的坏心!

    李太太也是命苦,给父母送葬过,也给丈夫送葬过,如今还要给儿子送葬。

    人是否死了,李太太还是能分清的,她的儿子是真的走了。

    也许老天不公,但李太太绝不容许自己的奢望,毁了儿子身后的清净。

    她绝不同意开棺。

    开棺吧,我也想再看看韬韬。老太太说。

    李太太再也撑不住,失声痛哭。

    李家的姑娘们也全哭了。

    这个当口,她们都还没有从悲痛中回神,何家就派人来闹了。

    老太太,我也想留住韬韬,但是我怕啊......李太太还是不同意。

    婆婆发话了,她也没办法。

    李太太私心里,也想再看一样自己的儿子。

    李家的佣人就把顾轻舟等人,请到了灵堂。

    司慕跟在顾轻舟和颜洛水的身后。

    颜洛水这时候有点胆怯,她不太想看死人。

    轻舟,我在外头等你好吗?颜洛水道。

    顾轻舟点点头,说:好,你不要进来。

    然后,顾轻舟看了眼司慕,也说:少帅,要不您和洛水一起留在门房?

    司慕不看顾轻舟,懒得回答她,直接去了灵堂。

    这个人,不能说话,表情也懒得做。

    倒是王副官,陪着颜洛水留下。

    顾轻舟只得快步跟上了司慕。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