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256章 偷偷摸摸的约会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二姨太告诉顾轻舟,家里很不安生。

    不是谁惹事,而是生病。

    顾公馆病倒了三个人:三姨太、四姨太刚出生的小女儿,以及顾缃。

    ......三姨太和大小姐只怕是前日去码头送二少爷,受了点风寒,又相互传染,都发烧了;纭小姐娇弱夜啼,只怕家里的病气袭扰了她。二姨太道。

    她们俩说话,楼上传来小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好像印证了二姨太的话。

    声音这么洪亮有力,顾轻舟觉得无碍,只是这撕心裂肺的太可怜了。

    顾轻舟无心睡眠,她和二姨太一起去了四姨太的房间。

    四姨太生怕吵醒了顾圭璋,正在焦虑万分哄孩子。

    轻舟小姐,您回来了?四姨太抱着孩子走来走去,努力想挤出一个笑容,偏偏脸色惨白,心中忧虑,笑容比哭还难看。

    顾轻舟上前,摸了下孩子的脑袋:不发烧。

    四姨太略感欣慰:是不发烧,可她这一两天总是哭个不停。

    不仅夜里哭,白天也哭,睡得很少。

    孩子少睡多哭,这可能不是好征兆。

    可能是你奶水里,温热的东西太多了,这两天是不是都在吃红枣炖鸡?顾轻舟问。

    四姨太微讶,二姨太也吃惊。

    正是正是。四姨太急忙道,不能吃,对吗?我只是想好好滋补,让她长得好些。

    太滋补了,这样温热滋补的食物,你吃得太多,自己身体温热旺盛,奶水传给她了。你是大人,你吃了能承受,可她是小孩子,她的腑脏柔脆,这样滋补的东西,她吃了上火。今天不要喂奶了,喂点稀粥吧。顾轻舟说。

    四姨太点头:好,我听您的。

    顾轻舟让她把孩子的脚从包被里解出来,这样她轻轻给孩子梳理经络。

    二姨太站在旁边,好奇看着顾轻舟。

    顾轻舟很认真。

    不过四五分钟,小孩子的哭声渐渐止住,打着小哈欠,眼睛惺忪想睡觉了。

    轻舟小姐,你连婴儿都能照顾,真是医术了得!二姨太在旁边悄声称赞顾轻舟,她声音很小,怕再次吵醒了孩子。

    顾轻舟微笑。

    二姨太,你先去睡吧,我再看看纭儿,等她彻底睡熟了我再走。顾轻舟道。

    二姨太颔首,仍压着嗓子:我先回去了。

    姐姐慢走。四姨太道。

    自从秦筝筝死了之后,新太太快要进门,这三位姨太太心中都明白,她们谁也没资格管家做正房太太,故而她们特别团结,不再内耗去尔虞我诈。

    这种团结的气氛很好,至少顾轻舟每次回家,看到饭桌上的笑容,心情会好很多,就连顾圭璋也察觉了。

    二姨太走后,顾纭也慢慢进入了梦乡,睡得香甜,四姨太重重舒了口气。

    顾轻舟准备走的时候,四姨太拉住了她。

    两个人坐下,四姨太低声问顾轻舟:上次托您想办法的事,您想到了吗?您放心,只要我能做的,我什么都愿意替您做。

    四姨太上次托顾轻舟,把她的女儿莲儿接过来。

    莲儿至今还在何氏药铺。

    慕三娘很辛苦照顾她。

    虽然四姨太给钱,顾轻舟也补贴,到底辛苦了慕三娘。

    慕三娘五个孩子,家内家外一手抓,她其实是很累的。莲儿是顾轻舟送过去的,她不好意思拒绝。

    长久下去,钱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会累垮慕三娘。

    我正在想办法。顾轻舟道,你愿意跟老爷直接明了的坦白?

    是,只要能把莲儿养在身边,我什么都愿意说。四姨太眼泪涌了上来。

    顾轻舟略微沉吟。

    不能直说。顾轻舟道。

    四姨太微讶:撒谎啊?

    当然要撒谎。老爷自己女儿太多,我瞧着他对纭儿态度都挺冷淡的,何况是你跟其他男人生的莲儿?顾轻舟道。

    四姨太顿时脸色惨白,忐忑不安看着顾轻舟:轻舟小姐,您这么聪明能干,太太都不是您的对手,您一定有办法!

    所谓的办法,是既托人情,再花金钱。顾轻舟道,四姨太,此事没那么容易办。

    这样吧,你先帮我做一件事,等事情办成了,我再把莲儿接过来。我答应你,两个月之后,帮你做好此事。

    您需要我做什么?四姨太急切道。

    只要能把莲儿带在身边,四姨太做什么都愿意。

    莲儿太可怜了,因为四姨太的疏忽,她被秦筝筝折磨得不成样子,四姨太想要弥补她。

    你过来。顾轻舟招招手。

    四姨太附身。

    顾轻舟就把她要四姨太办的事,悄声告诉了她。

    四姨太不太明白:您这是要做什么?

    别问,照办就是了。顾轻舟道。

    四姨太立马点头:您放心,老爷还是很信任我的,我能帮您做到。只是,这也需要慢工出细活,不是一下子就能办到的,太急促了,会引起老爷反感。此事一举不成,就再难周转了。

    我知道。顾轻舟道,这个家里,只能你能办到,你小心行事,七月份之前能办妥,就算你成功了。

    四姨太颔首。

    顾轻舟吩咐她办的事,对四姨太自己来说,也不算什么坏事,甚至她也想如此做,只是之前没这么胆。

    商量了半晌,晨曦就从浅色浓流苏的纱窗里映进来,天已经亮了。

    顾轻舟昨儿在船上睡了一整天,现在精神抖擞的。

    她上楼洗澡、更衣,准备上学。

    去阳台上拿鞋的时候,看到顾绍的房间黑黢黢的,家具被搬到了一楼客房,空空荡荡的,门也没关,顾轻舟心里倏然一阵窒闷。

    生活的改变,总会让人在某个瞬间无所适从。

    不知道阿哥怎样了。顾轻舟怔怔的想。

    他一定很难过。

    就在顾轻舟想着顾绍的时候,顾绍正躺在船舱里,盯着一张照片出神。

    黑白相片上,顾轻舟的笑容璀璨明媚,青鸦鸦的长发,非常好看。从衣裳到笑容,每一样都精致无比。

    顾绍的眼泪,顺着眼眶滑落鬓角。

    他很想家,很想舟舟。

    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以前这个时候,他坐在窗台前的书案上做功课,就能瞧见隔壁淡淡的灯火,以及舟舟收拾床铺的身影。

    温馨,宁静。

    我什么要去留学!顾绍恨不能从船上跳下去,游回岳城。

    而后,他听到了敲门声。

    顾绍没有动,装作睡着了。

    敲门声却持续了很久,传来石小姐的声音:顾少,我妈让我问你,要不要来打牌啊?

    顾绍仍是没有回答。

    石小姐好像恼了:你这个人真讨厌,你哪怕睡了,现在也醒了吧?快起来啊!

    她很不懂事。

    顾绍睡了,凭什么为了她起来?她也知道把人吵醒了,为何还要使劲敲门?一点也不尊重别人。

    顾绍又想起了顾轻舟。

    顾轻舟绝不会这么没眼色,也不会这么不懂事,任性妄为。

    想到这里,顾绍越发心酸难过。

    他紧紧将顾轻舟的照片贴在胸口,就是不理石小姐。

    --*--*--

    转眼到了三月初四。

    这天是魏市长的寿宴,在五国饭店摆了宴席。

    岳城人越发流行去饭店摆宴席,不像从前,一定要摆在家里的。

    宴席是晚上。

    颜洛水家里也接到了邀请,正好顾轻舟要去,颜洛水就陪她。

    阿静去吗?颜洛水问。

    我阿哥会去的,我不想去。霍拢静道。

    那你晚上干嘛?颜洛水问。

    霍拢静道:回家睡觉啊,要不然干嘛?

    颜洛水拉她去,霍拢静很坚持拒绝,不喜欢太热闹的地方。

    所以这天放学,颜洛水和顾轻舟先走了,霍拢静等了十分钟才出去。

    霍家的汽车早已停稳了。

    你们先回去吧,我晚上跟朋友有约会,晚一点回家。霍拢静道。

    霍公馆的人,素来毕恭毕敬:是,大小姐。

    等他们走后,霍拢静约莫到了三分钟,就见一辆崭新的道奇汽车,稳稳停在学校门口。

    颜一源穿着笔挺熨帖的西装,头发梳得油光水亮,带着领结,绸缎衬衫雪白,跟要去结婚似的。

    霍拢静无语良久。

    ......你干嘛打扮得像个小白脸?霍拢静咬牙切齿骂他。

    颜一源很忐忑:不是第一次约会吗?我、我得慎重些。

    什么约会?霍拢静翻白眼,只是报答你,跟你去看个电影,跟约会没关系!你头上擦了多少油?

    颜一源这打扮,完全是照暴发户的中年男人去装扮的,油头粉面。只是他生得白净好看,年纪又小,这么打扮不惹人反感就是了。

    总归颜一源是收拾得太漂亮了,招摇过市的,霍拢静不想理他。

    她转身要走。

    颜一源急了:阿静阿静,我去洗掉行吗?

    他焦虑的样子,霍拢静又不忍心了,道:算了,走吧。

    颜一源就喜滋滋的替霍拢静打开了车门。

    上车之后,颜一源保证一百遍,以后再也不擦头油了。霍拢静支着胳膊往车窗外,好似漫不经心,实则他的每句话都听进去的。

    呆成这样,肯定在娘胎的时候,智慧全被洛水吸走了。霍拢静想。

    想到这里,就有点好笑。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