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275章 奸细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行霈在朱嫂面前,称呼顾轻舟为太太,朱嫂别提多高兴了。

    简直像要娶媳妇了一样。

    少帅,你能收心成个家,你姆妈也就放心了。清洗蛤蜊的时候,朱嫂低声对司行霈道,顾小姐真是个好女孩儿,我的眼光错不了,你娶了她就是有福气。

    是是是,都听您的。司行霈笑道,没想到,我家轻舟挺有婆婆缘的。

    朱嫂更是笑得开心。

    司行霈则恍惚了下。

    他想,若是他母亲还活着,会不会也很喜欢轻舟?

    应该会的,轻舟那么招人疼,谁能不爱她?

    小两口就应该这样,你疼她她疼你的。朱嫂笑呵呵说道。而后,看到远处正在摘菜的女儿阿潇,不知和姑爷闹什么脾气,朱嫂又有点担心。

    她叹了口气。

    阿潇是佣人的女儿,只能嫁脚力夫、车夫这样的劳苦人。

    司行霈出面,给她定了门亲事,对方家里是个小财主,住在乡下,只有一个儿子,很简单富足的门庭,朱嫂特别满意。

    姑爷叫玉川,是个干粗活的汉子,平日里没什么话,到了家里只会埋头做事,朱嫂很喜欢他。

    朱嫂有好几个孩子,都还不错,全是司行霈安排的。

    阿潇一开始跟姑爷感情很好,最近几年却常闹事,特别是这两年,磕磕绊绊的不少。

    主要是跟婆婆不愉快,迁怒到姑爷身上。

    朱嫂知道原因,没好对司行霈说,司行霈帮不上忙。

    这次回来,阿潇左边胳膊青了一大块,她说是不小心撞的,朱嫂觉得像是被谁给打了。

    当然不可能是姑爷,她家姑爷虽然是个大老粗,却疼阿潇,只有阿潇打他的份,没有他打阿潇的。

    朱嫂不敢告诉司行霈,怕司行霈这混性子,没弄清是非就去把姑爷给打一顿。

    阿潇没事吧?司行霈也看出来,阿潇这次回来心事重重,问朱嫂,要不要我出面去一趟?

    唉,没事!朱嫂道,他们两口子,你搀和什么?

    司行霈才告诉顾轻舟,两个人的事不能参与,否则里外不是人,所以他自己肯定是不会干涉阿潇的婚姻。

    阿潇坐在旁边摘菜,心不在焉的。

    顾轻舟在沙发里看杂志,她总感觉阿潇的目光,不时往这边瞥一眼。

    顾轻舟望过去,阿潇又挪开了眸光。

    吃饭的时候,司行霈喊了朱嫂和阿潇上桌吃饭。

    朱嫂没说什么,阿潇则道:这不好......

    没这些讲究!司行霈要发脾气了,都是一家人,轻舟没把你们当下人看待,坐下!你多久不回来,倒学了些虚套!

    阿潇神色就更奇怪了,期期艾艾坐下去。

    顾轻舟打量了她一眼,眸光如炬。

    阿潇不敢和她对视,低头吃饭,满怀内疚的样子。

    吃饭的时候,司行霈给顾轻舟打了一碗蛤蜊蒸蛋。

    尝尝,是我做得好吃,还是船上的好吃。司行霈眸光柔软,哄小孩子似的,轻轻摸了下顾轻舟的头发。

    阿潇看了眼他们,感觉司行霈是真喜欢这位顾小姐,爱不释手的样子,阿潇忍不住笑了下。

    笑容很快又敛去了。

    当然是你做的好吃。顾轻舟小声道,同时提醒他,不许摸我的头发,你手上都是油。

    我洗手了。司行霈委屈,捏了捏她的小脸。

    阿潇就觉得,一顿饭的功夫,少帅一会儿摸摸顾小姐的手,一会儿捏捏她的脸,一会儿摸摸她的头发,就好像小孩子得到了至宝,恨不能吃饭睡觉都要捧着。

    他是真喜欢顾小姐,喜欢到了极致!

    阿潇从未见司行霈这么喜欢某个女人,甚至某件东西。

    他爱顾小姐,胜过这世上的一切,从他的眼神和动作里都能看得出来。

    司行霈道:阿潇,你吃菜,别光顾着吃饭。

    是。阿潇自知失态,夹了一筷子菜,把头埋得更低了。

    饭后,顾轻舟主动提出帮朱嫂洗碗。

    阿潇忙道:不用不用,我来吧。

    朱嫂也道:我们两个人,很快就收拾了。厨房这点位置,三个人转不开身,顾小姐您先上楼休息吧。

    顾轻舟就先出去了。

    她没有离开上楼,而是去了趟客房。

    她悄悄站在客房的阳台上,可以清晰听到厨房的声音。

    ......顾小姐是谁啊?顾轻舟听到阿潇这样问朱嫂,她和少帅真的要结婚了?

    可不是嘛。朱嫂高兴道,你没听少帅叫她太太?

    她是哪个顾家的啊?阿潇打听道,似乎对顾轻舟的身份很有兴趣。

    朱嫂对这方面很谨慎,包括嫁出去的女儿,她都是缄默。

    顾轻舟是司慕的未婚妻,这件事朱嫂也知道关乎重大,不能乱讲。少帅喜欢谁,朱嫂就没原则的喜欢谁。

    至于其他,少帅都不考虑,朱嫂就更加不考虑了。

    反正朱嫂喜欢顾小姐,若是顾小姐水性杨花,少帅第一个容不得她。朱嫂就明白,顾小姐跟那头的事,不上算,她是自己人。

    朱嫂对女儿也不能直言,免得搅合了少帅和顾小姐的好事,她含混道:就是顾家啊。对了,你不是说下午要去城里见个朋友吗?要不你快去吧,免得耽误了你。

    她转移了话题,不想再多谈顾小姐和少帅的事。

    我......我其实也不是很急。阿潇支吾道,又问朱嫂,姆妈,您身上最近有多少钱?

    怎么,你缺钱啊?朱嫂警惕问。

    阿潇急了:没有没有!我就是怕您没钱用,想问问您。若是您没钱,我拿点给您!

    不用,你的钱收紧了,免得你婆家说你补贴娘家,话不好听。我不必你担心,少帅每个月都给钱的,足够我过日子。少帅说了,以后他给我养老,钱你们不用操心。你弟弟快大学毕业了,少帅会安排他去银行做事,到时候钱来得很快。朱嫂道。

    哦。阿潇声音更低了。

    顾轻舟听完了,这才转身上楼。

    司行霈正在整理一些文件,顾轻舟问他:要不要喝茶?

    不用。司行霈道,你带木兰下去散散步。

    顾轻舟只是拿出碗里的牛肉,喂给木兰吃,没有立马下去。

    .......阿潇好像很腼腆。顾轻舟道。

    司行霈略有所思:她的性格最像朱嫂了,一点也不害羞,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最近可能是婆家不太好,烦心事多。

    顾轻舟问:她婆家很穷吗?

    不穷,乡下人家,能有那等家底就很富足了。司行霈道。

    万一遇到了难事,急缺现钱呢?顾轻舟道。

    她说什么了?司行霈好奇,怎么顾轻舟对阿潇好像挺在意的。

    不会是吃醋吧?

    司行霈正想调侃几句,楼下的电话响了,他下楼接电话,然后上楼说:我要去趟市政厅,有点事。

    顾轻舟正在喂木兰吃牛肉,司行霈轻轻吻她的头发:等我回来吃晚饭。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没什么特别想吃的。顾轻舟道。

    司行霈不再多言,转身出去了。

    他一走,顾轻舟立马下楼,对朱嫂道:我先回去了。

    就走?朱嫂道。

    是啊。顾轻舟道。

    顾小姐路上当心啊。朱嫂像个慈母,叮嘱道。

    顾轻舟乘坐司行霈这边的汽车,往前走到了拐弯处,顾轻舟对开车的副官道:停下来。

    副官道是。

    她约莫等了一个小时,副官有点奇怪,大着胆子问:顾小姐,走吗?

    再等等。顾轻舟道。

    这时候,一个穿着碎花上衣的女孩子,小跑着出来。

    她的辫子油亮,走路的时候不时往后看,怕人追上来。

    是阿潇。

    不远处停了黄包车,阿潇匆忙上了车。

    顾轻舟对副官道:跟上去。

    副官有点疑惑,不知道顾轻舟跟踪阿潇做什么。虽然好奇,却对顾轻舟的话绝对服从,立马开车跟了上去。

    阿潇去了很远的地方,约莫跨了半个岳城。

    在一家老旧的茶楼,阿潇下了车。

    她环顾四周,这才偷偷摸摸上了楼。

    进了包厢时,阿潇的心里还在直跳,她真没有做坏事的本事,差点就露馅。

    喝了口茶,阿潇将心绪压下,松了口气般时,包厢的门被推开了。

    阿潇手里的茶盏,突然就落在桌面上,茶水泼得到处都是,也染透了她的衣襟。

    顾小姐?阿潇大惊失色,您......您怎么在这里?我只是来喝茶的,我什么都没做。

    这就是欲盖弥彰了。

    吃饭的时候,顾轻舟看得出阿潇有点内疚的模样,若不是她做了对不起司行霈的事,就是正要做。

    她说起钱,朱嫂又说她约了朋友,顾轻舟笃定她这边有事。

    果然,被顾轻舟抓个正着。

    顾轻舟上前,用力拽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拉到了隔壁雅间。

    阿潇吃痛,又惊慌失措:顾小姐,您这是做什么?我就是来吃茶的,您不能这么霸道,我又不是您家里的佣人!

    闭嘴!顾轻舟年轻的眉眼凛冽,静静看着阿潇,你不想被少帅一枪毙了,就给我老实坐下。

    阿潇脸色煞白。

    她嘴唇嗫喻着。

    顾轻舟关上了雅间的门,问她:来这里见谁?

    是一个老朋友。阿潇努力让自己镇定,不能露出马脚。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