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281章 包场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文秀,和我结婚吧!邢森的声音温柔而坚定,甚至微微发抖,可见他心中的颤动。

    谭文秀惊呆了。

    顾轻舟也莫名屏住了呼吸。

    场面微静。

    邢森的声音,震响了顾轻舟和谭文秀的耳膜。

    谭文秀正在埋头研究顾轻舟的刀,闻言刀一下子就掉到了地上,一声清脆的响动。

    你、你别胡说。谭文秀脸微红,说话也不利索了。

    顾轻舟默默捡起刀,站在旁边用帕子轻轻擦拭,不打扰他们俩。

    我是认真的!邢森道,我们认识四年了,我爱了你四年,你也很了解我!我请求你嫁给我,这个月就办婚礼!

    谭文秀眼睛顿时一层雾气。

    其实那些留学生中,很多未婚夫妻一起出去的,多半是有过性行为的,谭文秀却始终不愿意和石定文发生关系。

    她内心深处,总有点挥之不去的其他念头。

    她总在想,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丈夫。这时候,邢森的面容就会浮现在她的眼前。

    她爱邢森。

    .......我生病了,我祖母就是得了失心疯,到处咬人,我大伯和阿爸把她锁在牛棚里,也许她遗传给我了。我恨石定文,才赖着坑他,不能坑你。谭文秀低声道,别说这样的话了,我知道你对我好。

    顾轻舟沉默听着,这时候才插了句:表姐,未必就是遗传,也许只是小病,我可以给你把把脉。

    谭文秀笑了下。

    显然,她没当回事。

    邢森也没当回事,继续道:医学这么发达,我们完婚了回去英国,我会慢慢治好你的。

    谭文秀摇摇头:我不能拖累你一辈子。

    顾轻舟就默默走开了。

    她以为,邢森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说服谭文秀。

    不成想,当天晚上回来,谭文秀就找到了颜新侬和颜太太:舅舅、舅妈,你们帮我做个见证,我要和石定文退亲。

    怎么想通了?颜太太诧异。

    颜太太不反对,那个石定文不是良人,将来文秀要吃苦一辈子。

    谭文秀能想通,颜太太很高兴。

    我想嫁给邢森,月底就结婚。谭文秀慎重道。

    颜太太震惊。

    颜新侬沉默了下,道:退亲我们不反对,那个姓石的孩子,的确是不成气候。只是结婚之事,还是从长计议!

    我不想!谭文秀笃定而任性道,邢森是我们大学唯一一位华人公费生,他非常有能力,我从见到他就倾慕他,只是不敢说而已。

    他一边念书,一边打工,比那些纨绔子努力踏实。他家里虽然穷,但是他上进,能养活我,我要嫁给他!

    顿了下,谭文秀声音低了下去,我爱他,从我第一次看到他,就懂得了自己想要什么样子的生活!和他在一起,吃糠我都愿意!

    颜太太看了眼颜新侬。

    你退婚、结婚,都要问过你父亲。颜新侬道。

    谭文秀一下子就激动了:凭什么问他?我才五岁,他就说我克了继母的儿子,把我送到舅舅家。

    从小到大,我吃舅舅家的饭,念书、出国,全是舅舅给钱的,我凭什么要问过他?他倒是会算计,看着石家有钱,替我订婚的,结果呢?

    颜太太忙安慰她:你别急。

    安慰了半晌,谭文秀的情绪才稍微平复。

    晚上,颜新侬和颜太太商量这件事,颜洛水非要拉着顾轻舟去旁听。

    顾轻舟听到颜太太说:就依了她吧。这件事咱们依了她,她的病就能说得上话。她那个病,是不能拖的,你看看轻舟的脖子被她挠的.......

    总得妹婿同意,而且邢森我们都不了解他。颜新侬不太乐意。

    阿爸,您就同意了吧!颜洛水在旁边帮腔,姑父什么都听您的,您说话了,姑父不敢不从。况且,是石定文非要退亲的,姑父怪不到咱们头上。

    顾轻舟也道:我看表姐的病,是可以治的。既然他们俩乐意,那就遂了他们的心愿吧。

    义父您不知道,今天在跑马场,那位石少险些打了表姐,是我从包里拿出刀,他才不敢动手。他和他女朋友很嚣张,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几个人愣住。

    颜洛水问:你包里带刀干嘛?

    姐姐这是重点吗?

    我防身。顾轻舟道。

    顾轻舟和颜洛水在场,你一句我一句的,让颜新侬和颜太太满心的话说不出来,就把她们俩赶走了。

    过了两天,颜新侬给谭家打了电话。

    显然,谭家已经知道了石定文想退亲这件事。石定文告诉了家里,石家也找过谭家。

    石家是商户,听闻儿子勾搭上了北平政府财政部官员的千金,喜不自禁,是同意退婚的,甚至去谭家闹过。

    文秀想退,就让她退了。颜新侬道。

    谭老爷不乐意,又不敢跟大舅哥犟嘴,只得答应了。

    退亲那天,石定文的父母居然来了,一副想把这件事办瓷实,不给谭文秀反悔的机会。

    顾轻舟一个局外人,都很生气,觉得这石家行事刻薄,不留半分体面给谭文秀。

    谭文秀想通了,反而不恼怒。

    文秀,这件事你也别怪定文,他照顾了你四年,没有亏待你。石太太甚至道。

    谭文秀冷笑,谁照顾谁啊?

    我们也会帮忙,给你说门亲事的。石太太又施舍般道。

    谭文秀冷漠:不用了,我即将要结婚了。

    啊?石太太诧异。

    石定文知道,谭文秀想嫁给邢森了,忍不住冷嘲热讽。

    他虽然退亲了,还是看不惯谭文秀转身就嫁人的洒脱,怎么都有点不舒服。

    明明是谭文秀死也不肯退亲的,她应该是爱极了石定文,她凭什么不为石定文伤心几年,转眼就嫁人?

    从前以为谭文秀爱自己,石定文觉得她的爱情不值钱,他不在乎。如今她不爱了,石定文反而接受不了。

    石定文很生气。

    周末顾轻舟跟颜家的孩子出去玩,颜洛水和颜一源去买点心的时候,顾轻舟陪着谭文秀和邢森坐在咖啡店里。

    正巧石定文也来了。

    嫁个穷鬼,一辈子吃苦!石定文看到谭文秀就不舒服,羞辱她道,你可以给我做姨太太,我和眉沁都跟你是同学,我们不欺负你。

    顾轻舟当时在谭文秀身边,就在谭文秀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时,顾轻舟淡漠道:石公子太大方了,表姐不需要你的施舍,表姐快要结婚了!

    跟个穷鬼结婚,婚礼都办不起!石定文大声道。

    他说这话的时候,邢森正好端了杯果汁过来。

    石定文余光瞥见了他,声音更大:到时候,你们俩租两块钱一套的喜服,穿一穿,路边照相馆拍个照片,穷酸一辈子!

    邢森默默端着果汁,没说话。

    谭文秀大怒,欲站起来打架。

    顾轻舟拦住了她。

    石公子,你看上去挺不开心的,是不是还爱着我表姐?顾轻舟淡淡道,不甘心是吗?

    哼!石定文被戳中了心思般,气哼哼的走了,谁稀罕她,疯婆子!

    邢森放下了果汁,默默去打了个电话。

    他这个电话打了蛮久。

    经过商量,邢森和谭文秀把婚礼定在二十天后。

    石定文听说了,一定要留下来看热闹:瞧瞧他们闹笑话。

    也好。韦眉沁也想瞧瞧。

    石定文就是想看谭文秀狼狈,这样他才能更加努力说服自己,自己抛弃谭文秀是正确的;而韦眉沁,更愿意见到自己男友的前未婚妻结婚的穷酸惨状。

    石先生谈一笔生意,暂时留在岳城,石太太也陪着儿子和韦眉沁,对韦眉沁巴结极了。

    过了两天,韦眉沁突然说起了她父亲。

    因为她父亲要来岳城了。

    我爸爸来了电报,说他们总长和夫人要到岳城来办事,让他随行。韦眉沁高兴道。

    你爸爸到底是做什么的?石太太很市侩的问。

    是财政部的秘书长。韦眉沁骄傲道。

    石太太微微蹙眉。

    私下里,石太太对儿子道:她阿爸才是个秘书啊?

    石定文啼笑皆非:姆妈,您别没见识了,她阿爸是财政部的秘书长!财政部总长,是总统最信任的人,整个北平政府的二把手。韦眉沁的阿爸是总长身边的秘书长,比财政部的次长都要有权势。

    这有点夸张。

    但是财政部的秘书长,的确是很有地位的。

    韦秘书长这次到岳城公干,颜新侬见了他,都要客客气气的。石定文道,姆妈你等着看,你儿子肯定威风。

    同时他又想,到时候让谭文秀也见识见识。

    再想到谭文秀嫁那个穷鬼,石定文说不出的神清气爽。

    石太太也为儿子高兴,终于摆脱了谭文秀。

    同时,谭文秀自甘堕落嫁个穷鬼,石太太其实也是高兴的。

    谭文秀过得不好,才能给他们慰藉,让他们找到优越感。

    谭文秀嫁的那个穷鬼,只怕连酒宴都办不起,肯定是她舅舅出钱。石太太道,定文,咱们多送点礼金,也算咱们家厚道。

    邢森一直在准备婚礼。

    谭文秀心情也极好。

    邢森告诉颜新侬:我父母正从北平赶过来,我身上钱不多,只够买戒指的。剩下的费用,请您为我垫付,我父母到了会给的。

    谭文秀说过,邢森是公费留学生,又一直勤工俭学赚生活费,家里很穷。

    他的父母从北平过来,只怕路费都是凑的,婚礼的钱,哪里需要他们出?

    颜新侬还是给他面子:好,我先垫付,你别担心,哄文秀开心就好了。

    多谢您。邢森道,我想包下五国大饭店。

    颜新侬这时候,心中就生出了几分不悦。

    五国大饭店是岳城最昂贵的饭店了,住了不少名流,想要包场非常难,而且花费巨大。

    没有彩礼,颜新侬也不计较了,反正谭文秀愿意;婚宴的钱颜新侬也愿意出,毕竟是自己亲外甥女。

    只是,这种时候,就没必要讲虚套吧?排场是要的,但这么大的排场,就着实有点得寸进尺、铺张浪费了。

    谭文秀和邢森的婚姻,没必要到这种程度。

    阿森,我倒是有个建议。颜新侬委婉道,你家里来几个亲戚?

    就我父亲和母亲,我是独子,没有兄弟姐妹。邢森道,我知道您觉得包下五国大饭店太贵了,您放心,我父母会出婚礼以及彩礼的钱。

    我承认我没什么钱,我今年才二十二岁,书还没有读完,只能花父母的钱。但是我以后不会靠家里的......

    颜新侬很想问:你知道包场多少钱吗?

    这话问出来,肯定很伤这孩子的自尊。穷人家的孩子,对钱财格外敏感。

    谭文秀和邢森结婚,除了两个人相爱,还有石定文在背后看笑话,他们俩赌着一口气。年轻人气盛,颜新侬也懂。

    反正这笔钱,颜新侬也出得起。

    挣扎了下,颜新侬就当为繁华岳城经济做出点贡献,他决定放点血,道:行行,包场就包场吧。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