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295章 惨败的顾维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五国饭店门口出事了。

    无数的记者簇拥,疯狂的拍照。

    一个女人赤身,从五国饭店四楼的窗口跌落,当场死亡。

    血流了满地。

    乱哄哄的响动,吵醒了尚副部长和顾维。

    尚涛大怒,呵斥他的随从:去看看怎么回事,当这里是菜市场呢?

    随从去看了,然后气喘吁吁跑上来:部长,出、出事了部长!

    尚涛立马清醒。

    随从禀告了他,他这时候也懵了。

    一个女人,光着身子从他的房间跳下去,尚副部长怎么解释得清?

    而且,还来了无数的记者。

    这是陷害!尚副部长双目赤红,又怒又担心。

    死了个女人没什么,被记者拍到了,这就有点麻烦,处理起来很复杂,可能会影响到总统对他的信任。

    他到岳城是身负重责,却被人陷害,他太不小心了。

    尚涛立马给南京打电话。

    长途电话,中间要转接无数次。

    但是尚涛运气不错,很快电话就打到了南京。

    总统秘书长跟他私人关系很好,对他道:你先别慌,不能心虚,我请示了再去营救你。

    等尚涛挂了电话,岳城警备厅的人就来了。

    女人的尸体抬走。

    老爷,这个人是怎么到咱们饭店的?顾维也慌了,她总感觉这件事跟顾轻舟有关。

    但是,顾轻舟只是个有点小聪明的女人,她还能在岳城只手翻天吗?

    不可能,顾轻舟没这么厉害!

    牵扯命案,警备厅暂时将五国饭店围起来,不许闲杂人等进出。

    尚副部长,委屈您了,暂时您不能离开五国饭店,我们会派人照顾您的饮食起居。军警道。

    尚涛大怒,给督军府打了电话。

    司督军正愁没借口把尚涛囚禁起来,此事立马给了他机会:尚副部长,您得配合警备厅的调查。

    尚涛气得把电话给砸了。

    司行霈这些日子,帮着他父亲筹建新式海军,他可能要去趟香港,接手一批军舰。

    只是,他不太放心顾轻舟。

    尚涛的电话打过来时,司行霈也知道五国饭店出事了,死的那个女人,就是司行霈给顾轻舟的华裔日本间谍。

    用桃花计来陷害尚涛?司行霈失笑。

    这个时候,司行霈觉得,顾轻舟到底只是个孩子。

    她再厉害,政治手段还是太稚嫩了。

    一个桃花计,一个死去的无名无分的女人,很难扳倒尚涛啊。司行霈想。

    不过也为难她,前后不到一天的功夫,她设计好了间谍的死,还安排了那么多的记者去伏击。

    尚涛不至于丢官罢职,却也要头疼些日子。

    顾维只怕不能再乱跑,去司公馆或者颜公馆找顾轻舟的茬儿了。

    司行霈如此想着,副官却告诉司行霈:团座,有人冒充家属,把那个女人的尸体接走了。因那人拿着顾小姐的信,我就让警备厅放人了。

    轻舟派人接走了?司行霈有点狐惑。

    司督军却很高兴。

    尚涛到岳城来,是监视司督军的海军计划。现在,尚涛自己惹了腥,司督军也能搪塞他。

    筹建海军极其繁琐,司督军最器重司行霈,事事都需要司行霈亲力亲为。

    在督军府忙碌了一整天,直到晚上,他们才休息。

    督军府安排了宵夜,已经是凌晨了。

    就在这个时候,司督军的副官,拿了一份凌晨印好、明早发出的岳城报纸给司督军瞧。

    督军,您看这个。副官神色凝重。

    司督军拿起报纸,看到了副官手指的地方。

    是一则讣告。

    地下革命人士陈颖女士,昨日葬身在五国饭店。

    司督军神色骤变。

    司行霈也拿过来瞧。

    讣告上,刊登了陈颖的照片,就是那个无名无姓的女日本间谍。

    一向聪明睿智的司行霈,在这个瞬间也怔愣了片刻。

    顾轻舟啊顾轻舟,你聪明到了这等地步,不母仪天下,真是委屈了你!司行霈忍不住唇角微弯。

    看到这则讣告,司行霈顿时就明白顾轻舟要做什么了。

    颜新侬也接过报纸看了眼。

    ......这就是死在尚副部长饭店里的那个女人?颜新侬问,被追封了烈士?

    司督军蹙眉:这就麻烦了!死的是地下革命党,学生和工人不会善罢甘休的,游行抗议是免不了的!

    其他参谋赞同司督军的话。

    这个尚涛,弄谁不好呢,非要弄个革命党,还把人家弄死了!有人道,又要动乱几天。

    我看没什么大事。也有参谋很乐观。

    司行霈却知道,要出大事了,顾轻舟肯定做好了全套的安排。

    他忍不住为顾轻舟的计划拍手叫好。

    一个桃花计,是不能伤及尚涛的皮毛;可是把革命人士拉进来,尚涛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吃过宵夜,司行霈去了趟顾公馆。

    顾轻舟怕他夜里爬墙,特意告诉过他,她现在住在二姨太的房间里。

    二姨太的房间有个很大的阳台,更加容易翻墙而入。

    司行霈进入房间时,顾轻舟已经睡着了。

    睡梦中的她,姿容安静。

    司行霈俯身,轻轻吻她的唇。她还没有醒,就闻到了雪茄的气息,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小东西,你这回闯大祸了。司行霈轻轻咬她的耳朵,你知道闹起来,岳城经济要损失多少?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们现在巴不得岳城大乱。顾轻舟悄声,然后,军政府就可以浑水摸鱼,督军会替我加把火的,是不是?

    司行霈笑了。

    顾轻舟精明到了这等地步,他仍是惊叹不已。

    司督军是要火上浇油,让革命人士的怒焰越烧越旺。

    很快,司督军就买通了文人,口诛笔伐尚涛害死革命人士。

    这是打革命烈士的脸,这是复辟行径!报纸上整天都在讨伐。

    这下子,就点燃了舆论的火种。

    第二天,岳城的革命人士,组织了学生罢课、工人罢工,所有人上街抗议,要求严惩破坏革命的罪魁祸首,给烈士报仇。

    顾轻舟没有参加游行。

    她去了颜家。

    颜太太不许他们出去。

    这个尚副部长,真是罪该万死。颜洛水评判这件事。

    晚夕颜新侬回来,颜洛水问他:阿爸,岳城的学生罢课,要闹到什么时候啊?圣玛利亚学校都停课了。

    谁知道呢?颜新侬情绪反而不错。

    在学生游行的遮掩之下,军政府正在筹备他们的海军。

    阿爸,这个尚副部长,是不是要坐牢?颜洛水又问。

    南京是革命人士创办的政府,他们不同于北平政府,不敢贸然残害革命党。

    尚副部长出了这种意外,丢官罢职是轻的。

    官是做不成了,不至于坐牢。颜新侬道,他在南京背景很深,南京方面亲自派人来接他,明天就会到岳城。

    这是军机,却不知道从哪里泄露了消息。

    第二天,报纸上就登出来,说南京政府包庇杀人凶手,羞辱革命烈士。

    南京也全面爆发了运动,全城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声援岳城。

    当看到这份报纸时,颜新侬也目瞪口呆。

    这是有人煽动吧?颜新侬道,不至于传得这么快啊!

    司行霈也看到了报纸。

    我的轻舟,果然是下得了狠心的人。司行霈忍不住笑了。

    他知道,事情会越闹越大,直到南京松口,公开给尚涛判刑,否则学生运动是不会停止的。

    南边是革命党的天下,学生们需要捍卫革命成果。

    此事已经被文人墨客定义为残害革命烈士,南京政府以为消无声息的政治把戏,就能平息,实在想得太简单了。

    尚涛死定了!

    前不久还威风凛凛的尚副部长,现在却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这场学生运动,整整持续了半个月。

    很快,南边十二省学生和工人游行,声援岳城和南京。

    整个江南动荡了起来。

    若是再动荡下去,北方挥军南下,南京朝不保夕,总统府里恐慌了。

    尚涛是保不住了,不杀他不足以平息民愤!

    半个月后,南京政府发出檄文,将尚涛已杀人凶手的罪名逮捕,岳城的学生才从火车站和五国饭店门口撤离。

    尚涛的政治生命,从此就彻底结束了;他的生命,也未必能保得住。

    顾维面对这一变化,是瞠目结舌的。

    她都不知道怎么了,她得到了的荣华富贵全没了。

    这半个月来,她担惊受怕,等待尚副部长翻身,却没有想到,等到的却是定罪!

    尚副部长完了,顾维也完了。

    是顾轻舟!顾维看到了报纸,认出那个死了的革命烈士,是顾轻舟带过来的丫鬟。

    那天,顾轻舟把人带到了五国饭店,又安排了记者,拍下阿颖走出饭店的样子,让人确定她来见过尚副部长。

    翌日清晨,阿颖就死了。

    她刚死,报纸就给她发讣告,将她渲染成烈士,激起学生和工人的民愤,利用巨大的舆论压力,给南京政府施压,让南京出面处死尚涛。

    一切都安排得巧妙而妥当。

    顾维知道,自己又输了,输给了顾轻舟。

    而这次,她输得体无完肤!

    一个资深的老油条政客,就这样被顾轻舟弄成了死路一条,顾维无比的惊恐,她远远不是顾轻舟的对手了。

    我得逃!顾维绝不跟尚副部长一起回南京,去做尚家的寡妇,我还没有给我姆妈报仇,我得去南洋寻找机会。

    顾维打晕了五国饭店的侍者,乔装打扮到了码头,上了邮轮。

    她进了船舱时,终于松了口气。

    维维?幽黯的船舱里坐了一个人,她声音轻柔而缓慢,喊着顾维。

    顾维只感觉头皮发麻,浑身的力气好像被抽尽,她无力跌坐在地上。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