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299章 不识好人心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夫人母女不喜欢顾轻舟,这是毋庸置疑的。

    魏清嘉的到来,司夫人选择了隐忍,不跟儿子面对面的硬碰,只祸水东引,把顾轻舟拉进来给司慕添堵。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这是司夫人此前的做法,她会在公开场合维护顾轻舟的面子。

    而司琼枝呢?

    司琼枝跟她母亲,是不是一条心?受过西式教育的司琼枝,是个有能耐、有思想的少女,她会怎么对待她哥哥的旧爱新欢。

    心中起了犹豫,顾轻舟仍是准备好了礼物,去督军府恭贺司琼枝取得的优异成绩。

    说是小舞会,司夫人则恨不能全岳城都知道她女儿功课优秀,故而动用了外院最大的西花厅,请了很多人。

    西花厅面积巨大,足以媲美五国饭店的大堂。

    白俄人的乐队早已准备就绪,飘渺的钢琴声似纱幔萦绕,盛夏的夜空澄澈,一轮圆月将琼华萨满了大地。

    遍地清辉,似铺层了银霜。

    顾轻舟穿了件无袖纯白色的洋装礼服裙,头发挽起,裸脚穿着白皮鞋。

    这双皮鞋是她特意去买的,挑选了最贵的,仍是磨脚。

    完了,今晚这脚肯定要破皮。顾轻舟想。

    她忍痛走了进去,心想:我今晚尽可能不跳舞。

    西花厅的顶穹高远,枝盏繁复的水晶灯,闪耀着灼目光芒。地上铺着不知材质的地板,反映着人影,以及水晶灯的点点碎芒。

    顾轻舟一进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迎客的司琼枝。

    恭喜你,琼枝。顾轻舟微笑,拥抱了司琼枝一下。

    司琼枝欢喜眨眨眼睛。

    顾轻舟先进去,寻了个椅子坐下,这时候才发现,满屋子的男男女女,她全部不认识。

    旁边的长条桌子上,摆放着起司条和香槟。

    顾轻舟端了香槟,淡黄色的液体,荡漾在透明水晶杯里,灯光一照,泛出潋滟的光。

    一个穿着背带裤、短袖衬衫的男孩子,走到了顾轻舟身边。

    你好。他自然熟冲顾轻舟伸出手。

    顾轻舟微愣。

    她抓起一旁的起司条吃,示意自己双手都占着,微笑着说了句:你好。

    我叫刘振振。男孩子介绍起自己,琼枝说你是她的好朋友,让我回头陪你跳舞。

    顾轻舟回眸,看了眼司琼枝。

    司琼枝也望过来,冲顾轻舟眨眨眼睛,示意她。

    顾轻舟心中微转,有些思路慢慢理清楚了。

    我不需要男伴。顾轻舟道,要不,你去找别的女孩子玩。

    刘振振一听这话,当即垮了脸:我是绅士,不会占你便宜的。拜托你,让我陪你跳两支舞吧。琼枝答应过,若是我帮她接待好了贵客,她答应跟我约会。

    顾轻舟眼帘微垂。

    再抬起眼睛时,她眸光安静似水,毫无涟漪。

    黢黑的眸子落在刘振振身上,让人感觉到了她的疏离。

    那你坐在这里吧,等我想跳舞的时候,我们再去。刘振振还以为顾轻舟会赶他走,不成想顾轻舟却说了这么一番话。

    刘振振大喜:多谢您。

    顾轻舟又端了杯香槟,递给刘振振。

    刘振振道谢,接在手里喝。

    沉默坐了片刻,顾轻舟瞧见了司慕。司慕在盛夏的时节,仍然穿着长袖的衬衫,袖子挽起一截,露出结实有力的小臂。

    他生得高大,站姿笔挺,精气神十足,看上去颇为体面漂亮,比绝大多数男孩子英俊。

    目光扫视了一圈,他瞧见了顾轻舟,以及顾轻舟身边的男伴。

    司慕神色微敛。

    他想走过来时,司琼枝拉住了他:二哥,你终于出来了!

    正巧这个时候,魏家的众人到了。

    魏清嘉出现在门口,立马引起不少的注目和轰动。

    这些年轻人,都将魏清嘉视为榜样或者女神。

    魏清嘉穿着一身天水碧的长裙,她的裙摆曳地,行走间婀娜多姿;长发披肩,衬托着她赛雪的肌肤,纤长的颈项。姿容谲滟,形态优美,她往门口一站,满室的衣香鬓影顿时失去了颜色。

    魏清嘉!顾轻舟身边的男伴刘振振,惊讶对顾轻舟道,她真是天人之姿!

    是啊。顾轻舟道。

    她还才华横溢!刘振振显然是激动过头了,和她相比,其他的女人都是庸脂俗粉!

    顾轻舟微笑,抿了口香槟。

    刘振振说完,也知道失言了,立马改口道:您也很漂亮。

    顾轻舟笑:我还好吧,只是琼枝可不喜欢别人说她是庸脂俗粉。

    刘振振脸色大变。

    那边,魏清嘉进了大厅。

    司慕被司琼枝拉过去,他并未让魏清嘉挽住他的胳膊。

    故而,魏清嘉就挽住了她的三弟魏清寒。

    主角到了,顾轻舟站起身。

    刘振振忙道:顾小姐,您要去哪里啊?琼枝让我陪着你。

    不用了,你的戏份在后头。顾轻舟道。

    刘振振一头雾水。

    顾轻舟喝了三杯香槟,想去洗手间。

    楼上有休息室,她提着裙摆上楼。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时,看到了司慕。

    司慕坐在外间的沙发上抽烟。

    顾轻舟出来,他不惊讶,似乎是知道了顾轻舟上楼,才来寻她的。

    少帅。顾轻舟和他打招呼,提了裙摆准备离开。

    司慕却将雪茄盒子递给她:抽烟吗?

    顾轻舟摇摇头:不喜欢,抽了手发抖。

    这就是抽过。

    司慕放下了盒子。

    他沉默着。

    坐下吧。司慕道,宴席还没有开始,你去楼下也是空坐,我有句话说。

    顾轻舟颔首。

    她坐到了司慕身边。

    我母亲说,年底就要给我们结婚,已经在请人算日子。你喜欢什么样式的婚纱?司慕问她。

    他口吻平淡不惊,像是个不太熟悉的同学,在走廊上相遇,说一句早上好,这种冷漠到了极致的口吻,让顾轻舟以为,他对此事深恶痛绝。

    顾轻舟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你放心,根本不会有什么婚礼!

    司慕一顿,半晌轻吐一口云雾。

    雪茄的清冽气息,充满了整个房间,让顾轻舟想起了司行霈。

    顾轻舟还想要安慰他,让他别担心时,他将半支雪茄灭了,站起身道:走吧。果然很不耐烦。

    他陪顾轻舟下楼。

    司琼枝正在到处找他们。

    她身边还跟着魏清嘉。

    见他们俩一起下楼,司琼枝立马迎上来,挽住司慕的胳膊:二哥,你别到处乱跑啊,怎么也要请我跳支舞。

    然后,司琼枝光明正大给魏清嘉使眼色:魏姐姐?

    魏清嘉笑容款款,不看司慕,却只是对顾轻舟道:顾小姐,能否借一步说话?

    司慕看了眼魏清嘉,他眼底立马起了警惕。

    魏清嘉只感觉心头发苦:司慕害怕自己找顾小姐的麻烦。

    难道在司慕心中,自己已经是个毒妇了吗?魏清嘉嫩白的手指微微攥紧。

    顾轻舟笑容甜美,道:好啊。

    没事吧?司慕担心般,问魏清嘉。

    魏清嘉快要气死。

    怎么有事?

    难道她真的会伤害顾轻舟吗?

    没事,就是说几句话。顾轻舟抢先回答了。

    两个人从花厅里出来,站在屋檐下。

    琼华澄澈,将清冷的光芒洒在她们俩身上,蛩吟阵阵,夏夜热闹喧嚣。

    魏清嘉想要发火。

    顾轻舟却开口了:是不是司小姐跟你说,我找你有话?

    魏清嘉一肚子火。

    司琼枝告诉她,顾轻舟有点事找她,结果到了司慕面前,却搞得像是魏清嘉约了顾轻舟挑衅般。

    顾轻舟这手装可怜,是魏清嘉最擅长的,只是她没有提防这位年轻的小姑娘,反而上了当。

    顾小姐,您有什么事吗?魏清嘉努力压住她内心的不悦,表情尽可能舒缓,露出几分自然。

    我没事。顾轻舟道。

    魏清嘉又是一愣。

    不过,你倒是有点事。顾轻舟笑道,因为我没有找过你,司小姐在你面前说我找你;又在司少帅面前暗示,是你找我。

    魏清嘉有点糊涂。

    司琼枝要做什么?

    难道她想要害魏清嘉?

    你是说,司小姐撒谎,想要害我?魏清嘉微讶。

    不,她不是想害你。顾轻舟微笑,怎么说呢,至少她觉得她不是害你。对你而言,大概就不是好事了。

    魏清嘉聪明极了,可她不了解司琼枝,也不了解顾轻舟。

    当敌暗我明的时候,魏清嘉太被动。她现在都没有弄清楚,自己到底进入了一个什么圈套。

    顾小姐,你觉得我应该相信你的话?魏清嘉道。

    也许,这一切都是顾轻舟的阴谋。

    顾轻舟两头撒谎,算计魏清嘉。

    魏清嘉是司慕的初恋,她和司慕闹僵这事,在她看来只有她、司慕和司行霈知道;而顾轻舟心中,魏清嘉是将她比得一无是处的女人,而且是司慕最爱的女人。

    顾轻舟憎恨她,嫉妒她,想要用点手段收拾她,才是最合常理的。

    魏清嘉迅速判断,她的敌人是顾轻舟!

    她需要先安抚顾轻舟,再去找司琼枝,联手坑顾轻舟一把,给这个小丫头一点教训,让她知道轻重。

    顾轻舟正想说什么,魏清嘉表情细微的变化,被她看眼里,她顿时觉得好笑,话就打住了。

    自己成了东郭先生了!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