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466章 谁是你爹?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又有人来了。

    来人是谁?

    蔡长亭、闫琦和闫琦的七姨太都在想。

    而闫琦的七姨太,眼睛总是身不由己落在顾轻舟手上的猫儿身上。

    猫是漆黑的,顾轻舟的素手一下下抚摸它,越发显得她的手赛雪白皙。

    这只猫,是她的宠物吗?七姨太总感觉有点什么不对劲。

    她正在出神,门口传来了笑声。

    .......老闫啊,你看我带谁来了?说话的人声音如洪钟,连说带笑。

    闫琦太熟悉这声音了,这是洪门的副龙头黄彪。

    黄彪是个笑面虎,又高又胖,像樽弥勒佛,实则杀人不眨眼,是张龙头最得力的帮手。

    闫琦不知道他怎么从上海跑到了岳城,连忙转身准备打招呼,却看到黄彪手里抱着一个孩子。

    孩子圆嘟嘟的小脸,看到闫琦就笑,奶声奶气的喊:阿爸!

    正是峰峰!

    闫峰穿着小格子藏青蓝的小西装,梳着分头,实在是讨人喜欢!

    闫琦大大松了口气:峰峰!

    他急忙上前,从黄彪手里接过了孩子,一颗心终于落地,你跑到哪里去了?

    峰峰笑嘻嘻的,不知道手里拿着什么,正在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粉雕玉琢的,像个瓷娃娃。

    原来,是找到了闫峰。

    屋子里的人,则是表情各异。

    蔡长亭微微蹙眉,不知上海这些人在搞什么鬼;顾轻舟和司慕对视一眼,眼底都有淡淡笑意。

    只有七姨太,刷得脸色惨白。

    此刻最应该关心孩子的七姨太,却转脸去瞧顾轻舟。

    她正好看到,顾轻舟摸了下自己的耳垂,摘下那只鸽血宝石的耳坠子。

    七姨太总感觉不对劲,却看到顾轻舟把那耳坠放到了猫儿的嘴边。

    这猫贪嘴,什么都吃,舌头一揽就把顾轻舟手里的红宝石耳坠吃了下去。

    七姨太的脸色更加白。

    黄彪放下来孩子,跟顾轻舟和司慕寒暄:少帅,少夫人,冒昧登门,得罪了得罪了!

    您是贵客,平日我们请都请不来,欢迎欢迎。顾轻舟客气说道。

    那边,闫峰已经高声道:姆妈,姆妈!

    七姨太回神般,上前抱住了孩子,很是用力。

    怎么会这样?

    七姨太心中惊骇万分,那边闫琦已经问了黄彪:你在哪里找到了峰峰?

    说来也是凑巧了,我家三闺女今天出发去香港读书,我送她去码头,就看到一个小孩泥鳅似的从邮轮上跑下来。

    我一瞧这孩子,不是峰峰吗?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到弟妹和你,更是没看到闫家的家仆。问了峰峰,峰峰说跟爹哋和姆妈去玩。黄彪笑道。

    七姨太身子不由轻晃了下。

    她这点小反应,没人看在眼里,除了顾轻舟。

    顾轻舟微笑。

    ......我送峰峰去你家,才知道你误以为丢了孩子,来了岳城。我正好今天没事,就把孩子送过来了。我也想打电话,怕你们不相信,更着急。这不,现在亲眼瞧见了,放心了吧?黄彪笑呵呵的,又拍了拍闫琦的肩膀。

    闫琦轻轻舒了口气。

    这真是太巧了!

    只是,峰峰不是被人绑架了吗,怎么会在邮轮上呢?

    闫琦有点糊涂了,就上前从七姨太手里接过了峰峰。

    七姨太不肯给。

    她抱不住,好像摇摇欲坠。

    闫琦瞪了她一眼。

    七姨太神色惊惶,松开了孩子。

    闫琦抱住峰峰,问他:峰峰,谁把你带到了邮轮上去?

    爹哋!峰峰奶声奶气的回答。

    闫琦笑起来,黄彪也笑,顾轻舟和司慕站在旁边,也微微含笑。

    只有七姨太,脸色更白。

    蔡长亭看着顾轻舟,又看着眼前的一切,总感觉有什么在酝酿。他心中莫名生出不安。

    而且,蔡长亭突然发现,顾轻舟怀里那只黑猫,好像一动不动了。

    猫死了?

    蔡长亭心底莫名有点寒意。他跟顾轻舟一样,是个敏锐且多疑的人,今天这件事,从闫琦通知他来司慕的新宅开始,就透着不对劲。

    可蔡长亭必须来,他是此地的洪门龙头,他需要遵循帮规。

    一路上,蔡长亭都在揣测,顾轻舟要怎么对付他,蔡长亭还是不太清楚,他的注意力都在那只黑猫身上。

    这是谁教他的?那边,黄彪摸了摸峰峰的小脑袋,爹哋这称呼,真够时髦派的啊!

    闫琦也高兴。

    这么小的孩子,都会说英国话,将来肯定特别有出息。

    谁教你的,告诉你黄伯伯。闫琦若无其事逗孩子,丝毫忘了他之前对顾轻舟的不敬,也没想起这是司慕和顾轻舟的家。

    峰峰则道:姆妈教的!

    黄彪又哈哈大笑。

    闫琦更高兴了,故意问:谁是爹哋?

    他以为峰峰会指他,不成想峰峰满场看了半圈,最后伸手指了指蔡长亭:爹哋,我爹哋!

    闫琦的笑容,一瞬间僵持在脸上。

    黄彪的笑声急促刹住,嘎然一声,特别 的尖锐刺耳。

    屋子里很安静。

    每个人似乎都忘了吸气,屋子里静得落针可闻。

    峰峰一直在吮吸手指,七姨太这时候才看到,峰峰手指间,有一点秾艳如血的红,是一只鸽血宝石耳坠。

    七姨太急忙转脸去看顾轻舟,她的额头已经布满了细汗。

    同时,七姨太看到,顾轻舟刚刚喂了那只猫吃她的另一个耳坠,那猫已经僵硬躺在她怀里,好像是死去了。

    七姨太浑身发抖,几乎站不住。

    .......你说什么?只有闫琦最先开口,谁,谁是你爹哋?

    小孩子好像看懂了大人之间的诡异,神态有点害怕,往闫琦怀里缩了缩,半晌重新指了蔡长亭:我爹哋,姆妈说让我跟爹哋去香港。

    蔡长亭素来稳重,此刻的笑容再也挂不住。

    他转头去看顾轻舟。

    顾轻舟耳朵上的耳坠已经不见了,她怀中的黑猫已经死了。她眉目深邃,瞳仁似黑黢黢的墨汁,弄得化不开,什么情绪都荡漾不出来,深敛其中。

    只是她似笑非笑的神态,叫人胆寒。

    蔡长亭觉得事情很突然。

    他应该察觉什么不对劲的,可顾轻舟的耳坠和猫,一直在吸引他的注意力。那耳坠实在名贵,又只有一只,叫蔡长亭身不由己去想为什么。

    而顾轻舟手里那只黑猫,通体的黑,黑得诡异,总预告着什么不同寻常。

    现在,蔡长亭知道了,他什么都明白了!

    你过来!闫琦暴怒,一下子就拽住了七姨太的头发,将七姨太拖了过来。

    七姨太苍白的脸色,此刻全部有了解释。

    黄彪立马上前,稳住局势:闫堂主,家务事回家处理,你非要在这里闹?

    这是军政府司家。

    闫琦的儿子喊蔡长亭叫爹,而且无缘无故消失,此事疑点太多了,不适合当着顾轻舟和司慕闹。

    闫琦以后还要脸?

    哪怕闫琦不要脸,洪门也要面子的!

    而且,这件事如果是真的,就不止是面子,还关乎帮规,决不能在这里闹。

    黄彪的嗓子特别响,这么一大声,立马就把闫琦惊醒了。

    闫琦松开了七姨太。

    七姨太已经吓得泪流满面。

    峰峰很懵懂,继续吃手里的鸽血宝石耳坠。

    七姨太急忙想要去抢:快吐出来。

    峰峰好像对这个耳坠很有兴趣,也以为他姆妈在跟他玩闹,咬住不肯松口。

    顾轻舟这时候插嘴了,道:快吐出来吧,可别咬破了。

    闻言,七姨太手猛然缩住,因为她发现自己越是抢,小孩子咬得越紧,隐约是要咬破了。

    快给我,吐给姆妈!七姨太着急,一边哭一边哄孩子。

    峰峰却不肯,隐约也要哭了,咬得更紧。

    七姨太吓得唇色发白。

    你快点吐出来!七姨太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

    峰峰还以为母亲在跟他玩闹,更加不想给了,笑嘻嘻的。

    闫琦却没有理会。他知道这耳坠不太正常,心思却完全不在这上头。

    他现在浑身的血液都在逆行,理智早已被冲没,只剩下一个念头:老子被小白脸带了绿帽子!全上海都要知道,老子做了绿毛龟,最疼的儿子是个野种!

    这个野种吃什么,闫琦不在乎,他只想赶紧把问题弄清楚,搞死小白脸和七姨太。

    走!闫琦甩手,准备先出去。

    结果,军政府正院里,从门口到院墙以及屋后,已经排满了亲侍。他们架着长枪,对准了屋子。

    闫琦的脸色更难看。

    司少帅,你这是要做什么?闫琦厉喝。现在有团火在灼烧着他,让他想要不顾一切焚烧殆尽。

    司慕这边的阻拦,让闫琦几乎暴跳如雷。

    黄彪也道:司少帅,这样不合适吧?

    不合适?司慕冷笑,在我自己的家里,用我自己的亲侍,有什么不合适的?你以为司家是什么地方,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蔡长亭已然是很清楚,自己入了圈套。

    顾轻舟接下来要做什么,蔡长亭更是明了。他跟顾轻舟一样,五步一算。顾轻舟的筹谋,蔡长亭看在眼里,甚至带着几分欣赏。

    果然了得!

    心中有数,最镇定的除了顾轻舟,就是蔡长亭了。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