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云顶国际靠谱吗优德youde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轻舟和何梦德闲谈。

    他们说起了中医的前途。

    讨伐中医已经很多年了,故而在舆论的压力之下,南京那边传来了消息:禁止中医开办学校,禁止申建公立中医院。

    先是禁止开办学校,从根本上断了中医传人;再是国家不资助成立中医院,让中医更加举步维艰。顾轻舟道,等这条法令一颁布,我们真正黑暗的日子就要来了。

    何梦德脸上也笼罩了一层寒霜。

    顾轻舟道:我会想办法。

    办法不一定有,却总能给其他同行一条活路。

    何梦德颔首。

    两个人又讨论了很多。

    姑父,我想把我师父的医术全部公开,传授出去;他的药方,我们留下二十种,作为秘方药,毕竟西医也有特权的药嘛,不可能真的全部公开。

    剩下的药方,不管是多么难得的,也全部放出去,交给学生们研究,促进中医的发展。顾轻舟道。

    何梦德眼前一亮。

    你这么说,我反而能接受些。何梦德笑道,是应该保留几分,不能全部放出去。

    顾轻舟点点头。

    最后,何梦德说起一桩很重要的事。

    东街那边,开了个西医小诊所,是一位从英国回来的大夫开的。何梦德道,我们百草厅的生意又要降了,能否回本还两说。轻舟,你可有主意?

    这点,顾轻舟倒是不知道。

    已经开业了吗?她问。

    何梦德道:开业半个月了,一直想告诉你的,后来微微生病,我又忘了。

    顾轻舟的情报,不关注这些,所以她不知道。

    没事,他们做他们的,我们做我们的。顾轻舟道。

    只是,离得这么近,一中一西,这是打擂台吗?

    对方明知平安西街有个很大的中药铺子,还把西医诊所开在两条街之外的西街,颇有挤垮中医的意思。

    是英国人吗?顾轻舟问。

    何梦德摇摇头:是中国人,从前老家就是岳城的。

    那他能在英国行医多年,也很了不起。顾轻舟道。

    何梦德想想,的确如此。

    洋人到华夏是高人一等,可中国人出门就是矮人一头。

    医院救死扶伤,这位医生能在英国行医多年,也是个厉害角色了。

    既然开得这么近,那么若是能联合.......

    顾轻舟想着心思,心想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先从这老城区的街道开始,就当有个开端了。

    姑父,我想拜访那家诊所,医生姓什么?

    姓宋。何梦德道。

    正说着,外头传来了声音。

    小孩子的脚步声,咚咚咚跑了进来,是何家最小的孩子,叫何汶。

    何梦德拍了拍小儿子的脑袋:出去玩。

    小孩子却凑到了顾轻舟身边。

    顾轻舟一把抱起了他,让他坐到了自己腿上。

    姐姐,给!何汶把一张纸,递给了顾轻舟。

    纸上写满了字。

    顾轻舟一愣。

    为什么给我啊?她敛了惊讶,笑盈盈问何汶。

    何汶道:有字,医字,和姐姐一样的神医,写姐姐的!

    顾轻舟失笑,心中有个地方,柔软得不可思议。

    她最近特别喜欢孩子,童真的话让她心情极好。

    何梦德也好奇。

    顾轻舟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打开了纸。

    看完之后,她脸上不动声色,依旧是笑盈盈的,却把纸递给了何梦德。

    何梦德则变了脸。

    我出去看看!何梦德愤怒拿了纸,走了出去。

    顾轻舟依旧在逗何汶,问他:怎么认识字的?

    阿姐教的?

    哪个阿姐教的?你两个姐姐呢。顾轻舟笑道。

    何汶道:大姐!

    还认识什么字?顾轻舟又问。

    何汶就一点一滴告诉她。

    顾轻舟这边逗着孩子,余光却瞥了外头,两个小伙计也跟着出去了。

    很快,何梦德抱了很多纸回来。

    何汶也不耐烦了,要下地去玩,顾轻舟就放开让他走了。

    孩子一走,她的表情也沉重了起来。

    轻舟你看看,他们太过分了!何梦德气得脸发红。

    这是一份宣传单页。

    这张单页上说:日常要注意卫生,头疼脑热要看西医,不要愚昧相信中医,耽误病又被骗钱。

    然后,下面就是西医诊所的地址。

    这条街都被贴满了。何梦德很生气。

    顾轻舟看了看。

    这不仅仅是宣传新开的西医诊所,还在踩低中医。

    毕竟骂中医是时下流行的趋势,这么一踩,反而显得他们时髦、知道中国国情,能深入百姓的心。

    太过分了,我要去理论!何梦德再也没了好脾气,发起怒来,我们可没攻击他们。

    是要去说。顾轻舟娇媚的眉眼,也添了层凛冽,只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就不要大张旗鼓上门了,约了茶楼,请宋医生过来喝杯茶吧。

    说着,顾轻舟让副官拿了她的名帖,去请平安东街西医诊所的宋医生。

    宋医生刚刚出手术室。

    他小小的外科诊所,却是功能齐全。

    有家太太吞金自杀,中医没办法了,教会医院不敢去,送到了宋医生这里。

    这种外科手术,宋医生很娴熟给病人取出了胃中金块,忙了六个多小时,才完成这桩看似简单的手术。

    以后可别这么傻了。宋医生对那太太道,如今又不是不能离婚?光你这一锭金子,就应该是你生活下去的费用,而不是求死的工具。

    病人还在麻醉中,宋医生的话,几乎是喃喃自语。

    出来刚刚休息了半个钟头,有当兵的副官走进来,把护士们吓了一跳。

    .......少夫人请您去西街的茶楼小坐。副官道。

    说罢,转身就走了。

    少夫人?

    宋医生唇角冷笑,他当初在这里开诊所,可是把四周都研究了一遍。

    知道何氏百草堂跟军政府有关系,宋医生依旧敢把诊所开在这里,只因此地是他妻子娘家的祖宅,占地面积大,可以节省一部分的花销。

    再去买这么大的铺子和地面,价格就太高了。

    我倒要看看。宋医生不以为然。

    他洗手更衣,换了套挺括昂贵的西装,带了眼镜,准备去赴约。

    走几步路就到了。

    他的两个小儿子,在门口闹腾厮打,最小五岁那个,一下子就撞到了宋医生身上。

    爹哋,疼。小儿子道。

    宋医生笑:撞疼你了?

    小孩子茫然,摇摇头又道:爹哋,我好疼。

    哪里疼啊?宋医生又问,眉头蹙起来,想着带孩子去大的教会医院做个检查。

    小儿子最近上念叨着疼,宋医生是外科的,他给孩子照了x光,没吃什么异物金属等进肚子。

    他自己是医生,却不懂儿科。

    小孩子只是嘴上囔囔着疼,疼完了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一点问题也没有,宋太太说:小孩子天天听病人喊疼,学着话呢,想引起大人注意。

    太太这么说了,宋医生这边又有病人,他也没空,就没当一回事。

    今天又听到孩子说疼。

    他抱起来,问儿子:你哪里疼?

    小孩子脸上,似乎没有什么痛苦的表情,扭了几下身子要下地,转身又跟兄长厮闹着玩去了。

    很活泼,没觉得他哪里疼啊。

    宋医生摇摇头:生病疼痛会叫人焦虑不安,小楠实在没看出焦虑在哪里。

    他想了想,就放下了心,转身去了茶楼。

    一进门,小伙计就认识他:是宋医生吧?

    宋医生微讶,点点头。

    您请,少夫人和何掌柜在二楼雅间。小伙计道。

    宋医生跟着小伙计上楼。

    一进门,就看到何梦德:穿着青布绸缎长衫,儒雅斯文,有点像前清时期的掌柜。

    这人倒也不错。宋医生心想,有点中医的样子。

    不是贼眉鼠眼,不是肥头大耳,让宋医生对何梦德第一印象还不错。

    而后,宋医生又看到了顾轻舟。

    军政府的少夫人,她穿着一件月白色的旗袍,围了同色的长流苏披肩,肌肤胜雪的白皙。

    粗略扫了眼,宋医生也没仔细看顾轻舟的脸,只感觉气质高贵,仪态雍容,一看就叫人不敢小觑。

    何掌柜,少夫人,不知您二位可有事?宋医生坐下之后,就开门见山。

    何梦德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开口了:宋医生,这是你们诊所的单页吧?

    宋医生没否认。

    怎么了?宋医生问。

    我们是开中药铺子的,宋医生你这样诋毁中医,是否在挑衅?顾轻舟清隽眉眼一凛,肃然问道。

    她这气势,猛然压了下来,让宋医生下意识心生敬畏。

    宋医生回神,态度也冷傲,一副不畏强权的姿态:少夫人,这并不是我的话,而是政治部武部长的话。

    说罢,宋医生拿出一张报纸,递给了顾轻舟:这是二月武部长视察金陵医科大学时,对全校师生说的,中医就是落后和愚昧,应该摒除糟粕!

    如今骂中医,是顺应民意,是很正确的政治态度。

    少夫人,请问我这单页上写了政府官员的讲话,有什么不对?宋医生冷淡看着顾轻舟和何掌柜,心中升起了无尽的鄙夷。

    中医药铺?

    你们两个骗子!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