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550章 细作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行霈抓到了一个人,顾轻舟不应该惊讶的,毕竟他仇敌那么多。

    可他故意看了眼顾轻舟,就是在告诉顾轻舟,此事与她有关。

    .......我抓到了打电话给你的人。司行霈道。

    顾轻舟立马站起身。

    她吃惊不已。

    自从收到了第一个电话开始,顾轻舟就叫人去查。

    结果,给她打电话的,是某个公用电话。更凑巧的是,那个公用电话正巧在那个之前的几天里坏了,市政厅尚未拨款去修。

    如此一来,电话更显得诡异,甚至无从查起。

    顾轻舟派人盯着这件事。

    她身边的人,最精锐的都是司行霈送过的。

    她这边追查某个电话,司行霈那边肯定也会知道。

    她不说,不代表他不会为她排忧解难。

    你居然抓到了?顾轻舟惊喜中,添了三分的感动。

    司行霈从来舍不得她烦心。

    不管或明或暗,他都在帮助她。他曾经告诉她,让她相信他即可。

    嗯。司行霈喝了最后一口花雕,酒色染得他唇微亮。

    一口酒下肚,他快速扒拉了几口饭,起身对顾轻舟道:走吧,带着你去看看你的敌人。

    顾轻舟颔首。

    去的路上,顾轻舟迫不及待问司行霈:是谁?

    司行霈笑道:我不认识,也许你认识?

    顾轻舟就揣着几分好奇,跟司行霈走了。

    他们去了后院。

    司行霈别馆的后院,有个地下室,是专门设了刑讯的地方。

    在地下室里,顾轻舟看到一个人。

    此人生得中等身量,小眼睛,五官很平凡,一杯水泼过去,大概都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你是谁啊?顾轻舟好奇打量他,我没见过你,你为何想要见我?

    骚扰了顾轻舟好几个月的,居然是此人?

    顾轻舟看着好奇。

    这人的表情却很奇怪。

    似乎有点震惊,又似乎有点害怕。他看到顾轻舟时,倏然开始用日本语说话了。

    顾轻舟哪里听得懂?

    她看着司行霈。

    司行霈也是一头雾水,问身边的副官:咱们在岳城的人,谁会说日本话?

    副官摇摇头:没有人会。

    当兵的,除了高级将领,有几个人文化高?

    他是日本人?顾轻舟问。

    司行霈摇摇头:中国人。

    那中国人,说什么倭语?让他说中国话。顾轻舟道。

    那人听闻,没等顾轻舟的人动手,自己开口了:少夫人,在下姓孙。

    顾轻舟的心一窒。

    孙?

    顾轻舟的外祖父就是姓孙,当年孙家也是枝繁叶茂,后来慢慢凋零了,如今再也找不到族人。

    难道这位......

    不过,孙是大姓,这天下姓孙的人多不胜数。

    你找我有什么事?顾轻舟又问。

    对方却道:少夫人,能否单独聊聊?

    顾轻舟道:你有事就直接说,不必吞吞吐吐。

    那人沉默了下。

    他似乎在斟酌用词。

    司行霈却没什么耐心:用刑吧。

    此言一出,那人终于露出几分惧意,他道:少夫人,是受人之托,专门来找您的,想要把一样东西交给您。

    什么东西?顾轻舟问。

    那人却看司行霈。

    司行霈的副官却抓人时,把东西带走了。

    顾轻舟转头去看司行霈。

    司行霈沉吟了下,给副官们使了个眼色。

    副官就把从那人身上搜出来的东西,全部交给了司行霈。

    顾轻舟看了几眼:有一把手枪、一把短匕首,一块木牌,一些钱。

    她拿起木牌看了看。

    木牌非常小,还没有挂在腰间的玉佩大,质地经过了打磨和上蜡,已经非常的温润。

    顾轻舟看了眼这个纹路,似乎觉得眼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要给我看这个?顾轻舟问。

    那人点点头:少夫人,有些话,我想单独和您说。

    他装神弄鬼。

    顾轻舟看了眼司行霈,想起这人一口流利的日语,想起司慕说过,蔡长亭居然就在日本,和一个长得像顾轻舟的中年妇人一起。

    她心知有诈。

    既然有诈,顾轻舟就不会自投罗网。

    把这个人交给我吧,我来审。顾轻舟对司行霈道。

    司行霈揽住了她的肩膀:还是放在这里审吧。

    那人看着顾轻舟和司行霈这样,错愕睁大了眼睛。

    顾轻舟想了想,对司行霈道:交给你审可以,别让他自尽了,需得审出点什么话来。

    说罢,她就跟着司行霈出去了。

    他们走出地下室不过几分钟,副官追了过来,低声对司行霈道:师座,他自尽了。

    那个人虽然不知道司行霈和顾轻舟的关系,却听说过司行霈。

    落在司行霈手里,一般是生不如死,这条命等于废了。

    而顾轻舟的态度,似乎是没想过要帮忙,她比司行霈更需要情报。

    顾轻舟不会相信这个人自己说的,人的自叙会撒谎,所以她更愿意相信言行逼供出来的。

    两下一想,此人觉得消息不能泄露半个字,怕自己扛不住,又知道后面还有人接替他的事业,当即咬破了舌下的毒药,自尽了。

    我去看看。顾轻舟疾步折回来。

    她看到了这个人的尸体。

    的确是自己咬了毒药。

    藏毒已久,说明此人是老牌细作,很清楚处境。

    太便宜他了。司行霈蹙眉,眼中似乎有雷霆之意,你们是怎么看的?

    副官们低垂了头。

    顾轻舟道:不怪他们,此人是筹划已久的.......

    能把他找出来,已经是不容易了。

    司行霈的脸色并未好转。

    顾轻舟则拿着这块木牌,沉思良久,心想这到底是哪里来的?

    .......我找这个人很久了,还是你厉害。顾轻舟对司行霈道,谢谢你。

    谢什么?什么也没问到。司行霈表情冷峻。

    他对自己的手下很失望。

    顾轻舟笑着,为他的人开脱,说已经很好了等等。

    司行霈见她真的不太在意,情绪稍微好转,问她: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他总感觉,有些事顾轻舟清楚,而他不知道。

    顾轻舟笑道:你不是手眼通天吗?你既然想知道我查到了什么,你也去查吧。

    司行霈想了想:这个主意很好。从明天开始,你和司慕的每一封电报,我都要查!

    顾轻舟立马冷了脸:你敢!

    司行霈冷哼:就知道他给你传信了!顾轻舟,你居然还敢背着我和他来往!

    想了想,司行霈道,我倒是有一封电报,需要发给司慕!

    发什么?顾轻舟忙问。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