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556章 带面具的男人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话的,是一个有点口音的声音。

    顾轻舟抬眸,瞧见一个年轻人,穿着一套咖啡色的西装。他穿着同色马甲,马甲的口袋里点缀了一朵玫瑰。

    马甲口袋的点缀,有人用金表,有人用手绢,很少见人用玫瑰,除了曾经的蔡长亭。

    顾轻舟的眼眸一凝。

    这是我姐姐!颜一源对年轻人道,你迟到了!

    他就是高桥荀。

    比起照片上,他的容貌更加英俊。倭人个子中等,而高桥荀却很挺拔,比颜一源高半个头。

    原来是令姐,幸会幸会。高桥荀笑着,和颜洛水见礼,颜小姐好有福气。

    颜洛水心中讨厌此人,面上不动声色,淡淡笑道:多谢高桥先生。在我们华夏,出了嫁就是随夫姓,您叫我谢太太吧。

    谢太太所言甚是。高桥荀一口华语虽然生硬,却会说很多的词。

    然后,他看到了顾轻舟。

    他眼波在那个瞬间,有很浓郁的诧异。这点惊诧之色,半晌才从眼底散去,他低声跟顾轻舟说了句日语。

    顾轻舟就想起上次那个细作。

    他们当着顾轻舟的面说日语,这是下意识把顾轻舟当成了日本人吗?

    顾轻舟蹙了蹙眉头。

    轻舟,高桥先生说您真漂亮。谢舜民突然开口,又对高桥荀道,您夸少夫人,还是用华语吧。

    高桥荀微笑,和顾轻舟寒暄。

    他问顾轻舟:少夫人,您今年几岁了?

    像长辈问孩子。

    顾轻舟道:恕我不方便透露。

    说罢,顾轻舟转过脸,去和颜洛水说话,似乎不想再搭理高桥荀。

    高桥荀遭到了冷遇,也不尴尬,笑着继续寒暄。

    他把颜一源的朋友都问候了一遍,这才和颜一源去准备比赛。

    他们去后台准备的时候,顾轻舟站了起来,跟着去了。

    轻舟?霍拢静低声问,你干嘛呢?

    我没事,你坐在这里看清楚了。顾轻舟道,我去后面瞧瞧。

    霍拢静颔首。

    顾轻舟就跟到了后面。

    颜一源和高桥荀站在马槽处,两个人选马的时候,还在相互攻击。

    你这匹马毛都翻了,一看就是品相不良,还想赢我?

    你的马脚瘦,跑两圈就歇了。

    两个人一言一语的,相互挑刺,似乎是想从言语中,击倒对方。

    顾轻舟笑出声。

    她的笑声,让他们回头。

    看到顾轻舟,高桥荀的表情很惊喜,他望着顾轻舟,低声道:你好,是不是想见我?

    顾轻舟不看他,只是对颜一源道:五哥,你这匹马的确不好,我帮你选一匹吧。

    颜一源点头:行,我今天就借你的运气了。

    高桥荀对顾轻舟的态度,则是很不高兴。

    .......你这样很没礼貌,我跟你说话,你不搭理。高桥荀道。

    顾轻舟笑了笑,回眸看了眼他。

    她笑道:高桥先生,你现在是我五哥的敌人,也就是我的敌人。我们中国人素来不会给敌人好脸色。

    中国人不是说,君子交恶,不出恶声吗?高桥荀冷哼,你如此冷言冷语,不像是中国人的美德吧?

    君子交恶啊,我不是君子,你也不是,我们就没必要遵循此道了。顾轻舟道。

    颜一源哈哈笑了。

    顾轻舟往前走,颜一源跟上她,低声道:轻舟好样的,骂人不带脏字。

    看着高桥荀的脸色落了下去,颜一源好像赢了一回,格外的舒坦。

    顾轻舟笑道:五哥,我有句话告诉你。

    说罢,她轻声在颜一源耳边附和。

    颜一源脸色微变:真的?

    嗯。顾轻舟颔首,你听我说,我要去跟高桥谈判,不管他如何激你,你都不许反驳。

    颜一源支吾了下。

    轻舟,你是乱猜的吧?颜一源有点不甘心。

    顾轻舟道:不是的,此事从一开始就透着蹊跷,绝不是我乱猜的。五哥,你还不相信我吗?

    颜一源当然相信了。

    他道:好吧,你去跟高桥谈。

    顾轻舟帮颜一源选好了马,两个人走到了高桥荀身边。

    高桥先生,我想跟您打个赌。顾轻舟笑道,假如我赢了,黑影留在赌马场,你不许再打黑影的主意;假如我输了,我可以回答你的任何问题。

    高桥荀眼波微转,他的唇很性感,微微上翘时,有点坏笑,却又格外邪魅好看。

    他道:赌什么?

    顾轻舟就把自己的赌注,和高桥荀说了。

    她在后面,呆了将近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之后,顾轻舟一个人回到了旗楼,坐到了霍拢静和颜洛水中间的位置。

    跑马场的铃声响起。

    赛马正式开始了。

    颜一源和高桥荀从后面出来,两个人换了骑服,又带着一副面具。

    面具是非常狰狞的鬼头面具。

    一张红面鬼脸,一张黑面鬼脸。

    颜洛水失笑:这是做什么呢?

    面具嘛,增加神秘感。顾轻舟解释道。

    有什么可神秘的,不就是比赛吗?颜洛水笑道,你的主意啊?

    不是,这面具是高桥荀带过来的,是他的主意。顾轻舟笑道。

    倭人就是擅长邪门歪道。颜洛水冷哼。

    顾轻舟笑了笑:挺好玩的嘛,你等着呢,还有规矩。

    果然,跑马场的经理,开始讲述这场比赛。

    .......诸位可以下箸,猜测红面黑面分别是谁,并猜测输赢。若是猜对了人又猜对了输赢,赢家会给出重礼。经理道。

    众人顿时就沸腾了。

    于是,跑马场的小厮们,拿出纸条过来,让众人写下自己的名字,以及猜测。

    我猜红面是小五,红面赢。颜洛水道。

    那我就猜黑面是五哥吧,黑面赢。顾轻舟笑道。

    谢舜民道:我猜黑面是高桥,黑面赢吧,这样不管谁赢,咱们四个人总会赢一份礼物。

    众人笑起来。

    霍拢静道:那我就猜红面是高桥,高桥赢吧。

    大家的情绪很高涨。

    每个人都把纸条写好,交给了侍者。

    结束之后,经理对着天空鸣枪,比赛正式开始。

    枪声一响,红色鬼面急匆匆冲了出去,黑色稍微落后。

    战马飞驰,似光阴流动,一转瞬间,一圈就跑完了。

    他们的比赛,一共是十轮。

    红色鬼面一直领先。

    到了第四轮时,黑色鬼面追平了。

    颜洛水紧张得攥住了顾轻舟的手:到底哪个是小五啊?看得我急死了,带什么面具嘛,我都不知道哪个是他,心一刻也不敢放松。

    不光是颜洛水,其他人也是。

    他们纷纷盯着,想看清楚到底谁是谁,谁又领先。

    第六圈的时候,红色鬼面再次超过,领先几步。

    观众席上爆发了欢呼声。

    我们赌红面赢的。那些人高兴。

    旁边就有人泼冷水:你知道红面是谁啊?

    有的人是赌红面颜一源,有的人是赌红面高桥荀。

    高兴劲儿,一下子就落了下去。

    大家都提着心。

    顾轻舟他们这桌,最紧张的是颜洛水了。

    谢舜民和霍拢静都安慰她:别着急啊,输赢无所谓的。

    颜洛水道:不是我,是我肚子里的小鬼,他想要让他舅舅赢。

    怀孕之后,颜洛水时常无法控制情绪,顾轻舟失笑。

    没事,五哥肯定赢......顾轻舟道。

    她话音未落,倏然红色鬼面的马腿脚一崴,马上的人一下子栽倒在地。

    好在此人身手不错,落地时那么急切,他也只是在地上滚了几个跟头,就跪倒在地。

    全场万籁俱寂。

    黑面落后几步,猛然勒马,将马儿减速停下来,没有继续进行比赛。

    怎么回事?

    我刚才看到那边有个人放枪,他打了马腿。

    观众席上的人,因为赌注而紧张注视着,很清楚看到红面的马儿崴脚。

    哪里哪里?谁在放枪?

    这时候,顾轻舟的副官,已经看清楚了方向,急匆匆奔过去。

    那人起身就要跑。

    抓住他,快抓住他。副官大呼。

    看客现在都很气愤,好像一口气就要发泄出来,突然吊在半空中,他们不上不下的难受极了。

    谁打伤了马儿,谁就打断了比赛,是他们的仇人,他们闻声,利落按住了这个人。

    顾轻舟的视线,却往旁边瞟了瞟。

    快看快看,他手里有枪。看客道。

    副官将行凶者抓了起来。

    颜洛水丝毫没有在乎这些动乱,她紧张拽紧了谢舜民,嘴唇发抖:去看看,是不是小五啊!

    不是小五。谢舜民肯定道,那个人落地的时候,并没怎么受伤,小五没这样的本事。

    假如是颜一源,掉下来哪怕不摔断脖子,也要摔断脊椎骨,非死即伤。这样快速的马,想要轻伤太难了,除非有点武功。

    谢舜民看了眼顾轻舟的方向。

    有顾轻舟在,应该不会酿成这样的悲剧吧?

    那就是高桥荀掉下来了?颜洛水道,他摔死没有?

    此刻,跑马场上的两个人,黑面搀扶起了倒地的红面。

    红面虽然身负武艺,还是在强大冲击之下,摔断了左脚。而右腿脚面骨折,整只脚都转了个方向,他痛苦不堪。

    顾轻舟站起身来。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