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573章 自恋的女人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轻舟跳舞时,一直耳观八方,不放过旁边的人与事。

    而贺晨景,一直在观察顾轻舟,对她的一举一动颇为好奇。

    他目光落在她的唇瓣上。

    她的唇柔软,颜色粉润,似一瓣桃蕊。

    贺晨景喉结微动。

    .......你好像对我姨母很关心?贺晨景问。

    我对很多人关心。顾轻舟道。

    她一边回答,一边盼着这支曲子赶紧结束,她能完结了这个应酬,回到她的座位上。

    她不喜与这男人接触。

    贺晨景浑身上下,有点诡异的冰凉,似乎能把人凝固。

    他的手指干燥,指节分明。握住顾轻舟带着镂花手套的手,顾轻舟仍能感觉凉意从软软绸缎手套里透出来。

    他像个冰雕的人。

    就连那表情,也是一动不动的。

    他生得魅俊,不动声色也是仪表堂堂,不少少女投来芳心。

    .......贺家对你,没有恶意。贺晨景道,我们会尊重你的,我父亲也会尽力辅佐好岳城的政治。你放心,有我在呢。

    顾轻舟脸色一变。

    公然调戏她?

    想到这里,顾轻舟眼眸微睐,道:你父亲是市长,你可是赋闲。四少,别高抬了自己。

    贺晨景不为所动。

    只有顾轻舟说到他姨母问题时,他的情绪不太一样,其他事他都是不动声色。

    况且,你的言语很不恰当,让我非常不舒服。若是你再出言不逊,我就不客气。顾轻舟的脸,慢慢冷成了寒霜。

    她微扬下巴,眸若寒星。

    顾轻舟的逼视,一瞬间气势摄人,贺晨景微愣,脚步就停了下来。

    而后,他回想起她那个眼神,心中就有点滋味在酝酿发酵,竟有千般滋味。

    舞曲结束,他果然没有再说任何不妥的话。

    顾轻舟回到了座位上。

    到了晚上九点,司督军告辞,连夜赶回南京,顾轻舟相送。

    贺明轩也带着两个儿子去送。

    火车站灯火通明,强光耀目,半晌才能适应。

    轻舟,以后要努力。司督军拍了拍顾轻舟的肩膀,岳城就托付给你。

    顾轻舟点头:是,阿爸!

    司芳菲看了眼顾轻舟,又不着痕迹挪开了眸光。

    司夫人当着司督军和贺明轩的面,也要给顾轻舟面子,道:有什么需要的,打电话给我。

    我知道了姆妈。顾轻舟也给她面子。

    婆媳俩看不出罅隙。

    专列离开,火车折腾的雾气,在鸣笛声中缓缓散开,一路往南京去了。

    顾轻舟转身往回走。

    贺明轩跟上来,笑道:少夫人,可要送送您?

    不用了,我有副官。您家里的宴会还没有结束,回去待客吧,不用客套的。顾轻舟笑道。

    贺晨景自告奋勇:我送送少夫人吧。正好我开了汽车,少夫人请。

    不用了。顾轻舟重复了一遍。

    她不看贺晨景,而是看着贺明轩:贺市长,令郎实在热情。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眸微沉,言语也不善。

    贺明轩吓了一跳。

    少夫人.......

    他想要解释,顾轻舟已经转身,她道:告辞了。

    说罢,她带着副官走了。

    贺明轩看着她的背影,微微愣神。他没想到,顾轻舟这样直截了当。

    转过身,贺明轩问贺晨景:你做什么了?

    贺晨景依旧面无表情:我提出送送她,之前邀请了她跳舞。

    贺明轩蹙眉。

    贺晨景越过司芳菲,邀请顾轻舟跳舞,算是他拒绝司芳菲的一种行为,司督军都没有生气;而他提出送顾轻舟,更是礼貌。

    这黑灯瞎火的,顾轻舟一个女人家,她自己的车子在前头,贺晨景开车相随,根本不失礼。

    贺明轩不知道贺晨景在小竹林跟顾轻舟说过的那席话,只觉得光这两件事,顾轻舟就觉得贺晨景对她有意思,未免太多心了!

    这女人也太自以为是了,她当她是天仙吗?贺明轩腹诽,觉得顾轻舟太自我恋了。

    竹林那一段,贺晨景的表现很明显,可他不会主动说。

    贺明轩蹙眉,对儿子道:女人就是爱多想,你对她三分善意,她能幻想出七分的示好,以后尽量避嫌就是了。

    贺晨景颔首。

    他眸光锁定在顾轻舟离开的方向,久久没有收回视线。

    要不是司督军在,今晚应该试探试探她的能耐。贺晨景想,她本事如何,应该亲眼一见的。

    可惜司督军来了。

    贺四知道轻重,他也不敢在司督军面前搞鬼。

    不过,今晚的收获也不少,顾轻舟的态度明朗,毫不拖泥带水,贺四也很欣赏。

    顾轻舟上了汽车之后,一直沉默。

    她抱臂稳坐,心事重重。

    不过片刻,她就对司机道:去趟驻地。

    司机道是。

    顾轻舟去见了颜新侬。

    颜新侬吓一跳,只当她有什么重要的事呢。

    督军说什么了吗?颜新侬问她。

    今天司督军来岳城参加市长的宴席,颜新侬是知道的。

    顾轻舟也去了。

    算了算时间,宴会已经结束了,顾轻舟没有回家,却来到了驻地,这说明事情起了变故。

    没,没有。顾轻舟道。

    她情绪有点低落,眼中似乎有碎芒,义父,我想和您聊聊。

    颜新侬担心她,忙道:坐下说。

    又对其他将领们道,都去忙吧。

    众人给顾轻舟敬礼之后,纷纷退出去,整个会议室只留下了顾轻舟和颜新侬父女俩。

    颜新侬问:你婆婆又找事了?

    顾轻舟失笑:督军在场呢,她不敢的。

    顾轻舟最近很出风头,司夫人很嫉妒她,这点她知道的。

    只是,司督军很维护顾轻舟,又是在贺家,司夫人也不敢太失礼,所以她只是尽可能避开顾轻舟,眼不见心不烦。

    那就好。颜新侬道。

    副官端了茶进来。

    顾轻舟沉默着,端起茶喝了几口,才道:义父,您有没有适合市长的人选?哪怕现在不行,稍微扶持的话,可以独当一面的人物.......

    颜新侬被她吓了一跳。

    贺市长新上任,宴会的酒香还没有散,少夫人就在考虑下一任的人选了。

    贺家,谁惹你了?颜新侬问。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