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皇家金堡网站腾博会手机版官网首页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轻舟一觉醒过来,想去看看二宝,发现二宝不见了。

    她顿时乱了。

    副官急忙道:少夫人,唐平带着二宝去射击场了。

    大家都听唐平说起,少夫人觉得贱名积福,故而没人敢喊二宝叫什么少爷的,纷纷都是直呼其名。

    岳城也有一处射击场,供副官们练习枪法的。

    唐平上次就说过了,要带着二宝去看看,二宝也很向往。

    .......原来如此。顾轻舟松了口气,真是自己吓唬自己的。

    她也去了趟军用射击场。

    一进门,就看到了校场上的二宝,正在有模有样拉开了架势,训练了起来。

    二宝。顾轻舟喊他。

    二宝立马丢了枪,跑到了顾轻舟跟前,裂开嘴笑得一脸憨厚无比:师姐。

    好玩么?顾轻舟问。

    二宝点点头:好玩。

    他原本就有点傻,笑起来更傻,可顾轻舟心中暖融融的,好似他的笑容足以扫去她心田的阴霾。

    她喜欢这种纯净的笑容。

    现在会自己开枪吗?顾轻舟又问。

    二宝道:不会。

    怎么还不会?顾轻舟问。

    副官唐平走了过去,先给顾轻舟敬礼,然后跟顾轻舟解释。

    少夫人,在练习射击之前,都要熟悉枪支。我今天带着二宝过来,先教他如何组装枪支,如何摆好架势,等他学会了,再教他如何开枪。唐平道。

    顾轻舟点点头:磨刀不误砍柴工,这样很好,有条不紊的。

    唐平道是。

    顾轻舟转身,看着一脸笑的二宝,道:走,你练习给我瞧瞧。

    二宝的笑容略微收敛。

    他支吾道:师姐,我还没学会呢。

    顾轻舟失笑,道:慢慢学,我看着你。

    二宝点点头。

    他记性不太好,对陌生的东西接受能力没那么强,一上午还是没学会。

    他也不知道着急,学不会还是笑嘻嘻的。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二宝跑过来问顾轻舟:师姐,我们什么时候去吃饭?

    二宝最喜欢的,除了他师父师姐,就是吃了。

    有时候,吃摆在第一位,任何事都要靠边。

    顾轻舟笑道:你学会了吗?

    二宝脸上有点了害怕:学不会就不给吃吗?

    不是,不是。顾轻舟大笑起来,不管学得怎样,师姐这里都有二宝一碗饭吃。

    二宝松了口气,顾轻舟则笑了半天。

    她带着二宝,去了趟城里的德兴菜社,叫了几样岳城名菜给二宝。

    二宝很喜欢,尤其是红烧肉,吃完了一大碗恨不能把碗都给舔了。

    顾轻舟阻止了他:师姐再给你叫一碗。

    说罢,顾轻舟喊了伙计。

    除了红烧肉,还是酱爆牛肚,也是二宝的最爱。

    顾轻舟看着他吃得香甜,又看着他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略有所思。

    二宝,你想过你自己的姆妈吗?顾轻舟问。

    二宝摇摇头,继续埋头喝乳鸽汤。

    他吃得很快,却半点都不掉在桌子上,是个合格的吃货。

    为什么没想过呢?顾轻舟问。

    二宝道:我有师父,有师姐,还有李妈妈。

    李妈妈,就是顾轻舟的乳娘。

    .......可是,我们都不是你的姆妈啊。顾轻舟叹了口气,二宝,你没想过姆妈吗?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你姆妈,你会不会很高兴?

    二宝沉思了下。

    顾轻舟看着他,他似乎会想起什么要紧的话,而听到沉思之后的二宝说:师姐,这乳鸽有点老了。

    顾轻舟啼笑皆非。

    说了半晌,只知道吃。

    顾轻舟反而很欣慰,摸了下他的脑袋:二宝啊,傻人有傻福,你一辈子能这么高兴的吃饭,师姐也别无所求了。

    二宝裂开嘴笑。

    他是什么都不懂的,顾轻舟也就决定,自己替二宝拿主意了。

    姐弟两人吃了饭,顾轻舟跟着二宝回到了新宅。

    副官们也把情报拿回来给顾轻舟看了。

    顾轻舟仔细读完了。

    关于薛莹的消息,多半都是她到贺家之前的。她到了贺家之后,能打听到的,多半都是蛛丝马迹。

    贺家挺不简单的,消息能封锁得这么好。顾轻舟想。

    齐师父不知去向,顾轻舟从前觉得他很安全,如今看到了薛莹手腕上的玉镯,顾轻舟突然觉得,也许事情并不那么简单。

    我不能再折了一个师父。顾轻舟捏紧了电报。

    她对副官道:从今天开始起,密切留意薛莹的消息。

    同时,顾轻舟又给贺家的六小姐打了电话,请六小姐到家中做客。

    .......上次六小姐说,你擅长做西洋糕点,我最近也在学,能教教我吗?顾轻舟道。

    贺家六小姐受宠若惊:少夫人不嫌弃,是我的荣幸。

    那你明天上午过来玩啊。顾轻舟笑道。

    贺六小姐道是。

    挂了电话,贺家的其他人也知道了,特别是贺家的大奶奶。

    少夫人请小六做什么?大奶奶担忧,别是有什么事吧?

    薛莹眼珠子急转。

    她微微阖眼,把情绪收敛了才说:少夫人今年不到二十岁,摒去她的身份,她跟小六算同龄人了。

    贺家众人闻言,都微微发愣。

    在他们的印象中,顾轻舟端庄贞淑,是高高在上的模样。

    可仔细想想,她的确很年轻。

    小六,四哥送你去。贺晨景道。

    贺六小姐道:那太好了四哥,正好我一个人有点害怕。少夫人其实也是我的师姐,她才比我高一届。

    贺晨景表情收敛。

    贺六小姐非常开心,薛莹却心事重重的。

    当天晚上,她跟贺六小姐聊天,问了她一些事。

    然而,贺六小姐对这位姨母很不喜欢,对薛莹的问话,也是全部支吾了过去。

    阿景,你跟着去少夫人那边,要留心小六,别叫她乱说话。薛莹道,小六没什么心机,别得罪了少夫人。

    她也许就是喜欢小六没有心机吧。贺四道,姨母放心吧。

    薛莹怎能放心呢?

    第二天,贺四少贺晨景送了妹妹到了顾轻舟的新宅。

    刚到新宅门口,他就被阻止了。

    副官不准贺四进去,只道:少夫人只请了六小姐。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