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591章 我的感情是内敛的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甭管谁做了市长,都跟轻舟不和。从前是魏林,现在又轮到了贺明轩。司夫人道。

    司夫人这话,何等恶毒。

    她说完,自己隐约有点兴奋,心想贺晨景自杀这件事发生得很及时,让她有了足够的证据给顾轻舟抹黑。

    从前的魏市长跟顾轻舟不和,也许双方都有错;贺明轩家又这样,只怕是顾轻舟的错更多吧?

    要么顾轻舟是个扫把星,要么顾轻舟容不下司督军选派的人。

    前者,顾轻舟损害司家的运气;后者,顾轻舟有了争权夺势的心思,就连司督军也在她的算计之中,想要架空司督军在岳城的政治势力,分一杯羹。

    不管是哪一种,都够让司督军心生警惕的,从而戒备顾轻舟。

    现在,司督军对顾轻舟的信任,真叫司夫人胆战心惊,又心生嫉妒。

    司夫人心想:总司令之前说,假如阿慕和顾轻舟离婚,就要把岳城的一半给顾轻舟。照现在这局势,这话可能会当真。不行,不能任由顾轻舟继续平安无事。

    趁着贺晨景自尽的当口,提出来更有说服力。

    司夫人挺感激贺晨景自尽的。

    至于贺家其他人怎么悲伤,司夫人就不会考虑了。

    她说罢,去看司督军的脸色。

    她以为会看到司督军愤怒的表情。哪怕司督军不生气,也是露出略有所思的吧?

    不成想,司督军眉梢微扬,唇角就有了笑意。

    司夫人错愕。

    怎么还笑了呢?司夫人不知司督军的心思,深感诡异。

    她用这样的话来攻讦顾轻舟,司督军为何会无动于衷?

    她很想要说什么,司督军却笑道:夫人你不懂了,越是有本事的人,嫉妒她的人就越多。

    老好人,多是平庸之辈。我不怕轻舟事多,只要她每次都能应对,我就怕她平庸无能。咱们家,就缺个有才干的女主人,轻舟深得我心!

    司夫人脸色刷得惨白。

    司督军扣好了衣衫,回头看到了司夫人,问:你怎么了?

    司夫人有点站不稳。

    她想给顾轻舟抹黑的,结果反而引得司督军把顾轻舟给夸了一顿。

    司夫人这时候才想起来,司督军此人,一旦喜欢谁,就怎么看都好,任何的缺点都是优点。

    司督军现在信任顾轻舟,顾轻舟的才能更是他认为不可多得的,司夫人的挑拨,根本没办法击破他信任的壁垒。

    反而惹得司督军话里话外暗示司夫人没政治才能!

    司夫人只差吐血。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司夫人心潮汹涌,司督军却完全没放在心上,只当是往常一样早起时候卧房的小谈话。

    司夫人谨慎了起来。

    司督军则去看了贺明轩。

    贺明轩一下子苍老了很多,头发有点凌乱,那半白花的颜色格外颓废,司督军心生不忍。

    我命中注定有此一劫。贺明轩道。

    贺明轩不太敢提贺晨景的死。

    一旦要细说,就要牵扯到顾轻舟。提到顾轻舟,免不得要说齐老四。

    至于贺家为什么囚禁四个人在地牢里,此事就足够让贺明轩丢官罢职的。私设刑堂,别说贺明轩这样的官员,就算普通人摊上了也算大事。

    儿子的死,贺明轩伤心欲绝,却万不敢多说。

    再说了,贺晨景是自杀的。

    贺明轩想起儿子那心高气傲、目下无尘的性格,就连司芳菲他都看不上眼,八成相信了他自杀。

    太钢则易折。

    贺晨景一辈子没受过挫折,他建造那个迷宫园子,花费的钱财太多了,这笔账贺明轩填补了两年才遮掩过去。

    修园子的钱,是贺明轩从岳城公帐上做手脚弄来,他更怕司督军细查。

    巨大的财力和心血毁于一旦,从未经历过磨难的贺晨景承受不住的。

    你节哀。司督军表情沉重,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知道你难过。

    贺明轩老泪纵横。

    司督军道:过往的事,就什么也不谈了。好好给他下葬吧。你也要保重身体。

    贺明轩道是。

    这种痛苦,贺明轩一时半刻也无法排解。

    一来是太伤心了,二来是囚禁齐老四有愧在先,贺明轩倒也真的不敢记恨顾轻舟。

    他认定此事跟顾轻舟无关。

    贺家把贺晨景的棺木运回了岳城,司督军专门批了专列。

    到了岳城时,贺家众人都在火车站等着,顾轻舟也在。

    她是代表司家来的。

    一见面,她就对贺明轩道:贺市长,您保重身体。

    贺明轩不敢看她:有劳少夫人了!

    贺晨景不过二十多岁,尚未娶亲,没有子嗣给他服丧摔灵,故而他的丧事办得很简单,三日后下葬。

    贺家的三名工匠,顾轻舟也叫人放了。

    这是督军的意思,他说贺家蒙此大难,其他就不提了,贺市长千万保重身体。顾轻舟亲自登门,把此事告诉了贺明轩。

    贺明轩不至于多感激,却也不会再记恨顾轻舟了。

    贺家和司家,还是维持了表面上的平衡。

    贺明轩理亏在前,加上贺晨景的死,司行霈做得实在太干净了,没有半点把柄,贺家就没道理把他的死记恨到司家头上。

    多谢少夫人。贺明轩道。

    顾轻舟从贺家离开时,六小姐出来送她。

    六小姐跟贺晨景感情一般,哭过之后,倒也不至于多伤心欲绝。

    少夫人,我上次求您的事.......六小姐拉住她的衣袖。

    她希望顾轻舟帮助她,打破贺家众人对薛莹的信服,让众人看清楚她的真实面目。

    六小姐。顾轻舟站稳了脚步。她下巴微抬,曲线优美的下颌,扬起有点倨傲姿态,不管什么事,都要自己去做。

    少夫人,我愿意听您的吩咐。六小姐道。

    我不可能一辈子吩咐你如何做事的。顾轻舟道。

    六小姐很失望。

    顾轻舟能维持这样的平衡,已经费劲了力气。

    她很想为齐师父伸冤,可齐师父自己极力抗拒,顾轻舟能有什么办法?你之蜜糖我之砒霜,齐师父甘之如饴,顾轻舟就不好插手。

    至于六小姐,她也应该学着相信自己,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旁人身上。

    顾轻舟从贺家离开了。

    回到了新宅,顾轻舟给司行霈打了电话。

    此事已经妥善处理了。顾轻舟道,你以后行事,不能不跟我商量,特别是跟我有关的。

    反了你,我还得跟你商量?司行霈佯怒,我还有账没跟你算!

    什么账?

    你上次和其他男人睡,此事不用说道说道?司行霈阴测测的问。

    顾轻舟顿时就明白他说谁了。

    上次,张辛眉夜里怕下雨,躲到了顾轻舟的房间里。

    ......他只是个孩子!顾轻舟道。

    都十岁了,好意思自称只是个孩子?司行霈十分的不悦,我十岁都上战场了,那时候我还没有枪高!

    顾轻舟哑口无言。

    她沉默了下,道:我.......我下次注意。

    司行霈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难得啊顾轻舟,你居然会认错?

    顾轻舟抿唇。

    司行霈一旦知道错了,再怎么大的事都能割舍,顾轻舟又为何不能?

    ......说句想我了,我喜欢听。司行霈的声音低醇,带着哄诱般,轻舟?

    顾轻舟一瞬间舌头发木。

    她不明白,这种话为什么非要说出来?

    顾轻舟不会说。

    她和司行霈不同,她的感情更加内敛,表达也更加含蓄。然而,她的感情同样坚贞而深邃。

    你明明知道的,还明知故问。顾轻舟板起脸孔,不要得寸进尺。

    司行霈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他很感叹:轻舟,你有时候老气横秋的。

    因为我是旧时代的人。我们旧时代的人,受传统的教育,华夏的传统就是羞涩而内敛,只有喝过洋墨水的人,才天天把想和爱挂在嘴边。顾轻舟道。

    司行霈气结。

    让你在圣玛利亚读了一年多的书,全部白读了吗?居然好意思说自己没喝过洋墨水?司行霈恨不能打她几下,可惜天高路远够不着的。

    不一样的。顾轻舟坚持道,哪怕圣玛利亚是美国人办的,也汉化了,而且没有离开华夏,文化和风俗没改变,就不算喝过洋墨水。

    司行霈听着,突然有点心疼。

    他明知顾轻舟是胡扯来敷衍他,却愣是听得不忍心。

    你想不想出国?司行霈问顾轻舟,我可以送你出去,读书或者玩乐,都随你。

    顾轻舟沉吟。

    我........她言语缓慢,我想和你在一起,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司行霈心中大动。

    他情绪排山倒海的涌上来,半晌才有声音穿过话筒:轻舟,我想你!

    嗯。她低声,我也是。

    司行霈有种说不出的甜蜜和无奈。

    他们离得太远了。

    这一刻,他恨不能立刻飞到顾轻舟身边去,然而繁重的军务又堆了过来,司行霈也很无奈。

    顾轻舟挂了电话,也恍然若失。

    她同样希望,此刻就能看到司行霈的脸。

    顾轻舟的手,按在电话筒上,久久没有挪开。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脚步声。

    脚步声很笨重。

    顾轻舟心道是谁,抬眸去看时,却发现是颜洛水。

    颜洛水满面泪水。

    顾轻舟吓了一跳,急忙站起身:洛水,你怎么了?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