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624章 订婚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轻舟猛然坐起来。

    司行霈一直斜倚着枕头半坐,目不转睛看着另一个病榻上的她,见她倏得坐起,不免微愣。

    继而,他们四目相对。

    司行霈又想笑,又难过:她肯定是在半梦半醒间想起了他,想到还不知他的病情,故而一下子惊醒了。

    他莫名心酸。

    .......你怎么坐了起来?顾轻舟看了他半晌,似乎要捡一句最要紧的话先说,然而每一句都那么重要,反而不知该说什么了。

    她望着司行霈,情绪波动。

    她愣了下之后,大概是彻底清醒了,下了床。

    她要搀扶司行霈躺下:磕破了头,那么要紧的病,得多躺躺。

    我躺得脑壳更疼。司行霈顺势搂住了她的腰,稍微一用力,就把顾轻舟抱到了自己的病榻上。

    他这张床是定制的,大概是军官们专用病榻,是普通病床的两倍大,而且很结实。

    顾轻舟明知他荒唐,却不敢挣扎,生怕他的脑袋再次受伤,只得任由他胡作非为。

    她始终要看他的脑袋,他却用额头抵住了她的额头。

    一碰,确定不发烧了,司行霈心中安稳了下来。

    军医给你验血了,说你最近太过于疲劳,很可能会劳累死。你发烧反复,就是因为太疲倦了,身体在警告你。司行霈道。

    说着,倒也没有责怪,而是伸手轻轻摸着她的面颊,你又不乖了。

    顾轻舟握住他的手。

    她给司行霈把脉。

    司行霈和她说话的功夫,她已经确定了司行霈无内伤。

    她抬眸看着他:你就乖吗?

    司行霈失笑,吻了下她的唇。

    顾轻舟越发有了做太太的威严,说话行事端方而持重。

    .......为什么会这样?顾轻舟问。

    司行霈的情绪倏然一落。

    他的眼底闪过几分寒芒。

    那寒芒一闪而过,他的笑容到底有些僵硬。

    他对顾轻舟道:你搀扶我去院子里走走。

    顾轻舟大惊:你作死了?军医难道没有叮嘱过你,十天不能动吗?

    她没有听军医说过,却也能猜到。

    这种厉害的外伤,不可能让他随时下床的,应该要静卧休息。

    我跟其他人不同,我不动才好不了。司行霈一肚子歪理邪说。

    顾轻舟冷哼:你别作死了司行霈,你再这样的话,我也不管你。

    真生气了。

    说是生气,还不如说是担忧。她这么担忧,他还吊儿郎当的,她这才气着了。

    好好,听你的。司行霈见好就收,双臂略微用力,将顾轻舟圈固在怀里。

    他的唇凑在她耳边,轻轻道:轻舟,我有句话想告诉你。

    顾轻舟道:正经话?

    正经话。

    那好,你说。顾轻舟有点乏了,她软软依靠着他。

    我想跟你求婚。司行霈道,我想娶你做太太。

    顾轻舟浑身似过电般,一阵酥麻从头顶直到脚心,耳边也嗡了下,让她的世界陡然静下来,静谧无声。

    长久以来的期盼,终于说出来的瞬间,竟是这般的欢喜!

    顾轻舟知道司行霈的心意,也知道他想要求婚,甚至好几次打断了他的话。

    她以为,等他说出来时,只不过是平常话罢了,毕竟尝试了那么多次。

    过往的一切,师父和乳娘的死,在心中浮动。

    我.......

    她想要说什么,舌尖始终千斤重。

    司行霈就从被子里,掏出一个绒布小匣子。

    黑绒布的匣子被他捏得久了,有点温热。

    他打开了匣子。

    顾轻舟看到了钻石坚硬而璀璨的光芒,灼目耀眼。

    她定了定。

    她抬眸,看着司行霈的眼睛:我不是一个孝顺的人。

    她的师父和乳娘死了,而她已经忘记了仇恨。她甚至害怕知道真相,从一定要清楚结果,到现在什么也不敢问。

    她害怕自己身份令她无立足之地。

    我不用你孝顺。司行霈道。

    我也不是个善良的人。顾轻舟继续道。

    司行霈道:我比你更恶。

    我对朋友照顾得不多,对同行的恩惠也少得可怜。顾轻舟还说。

    我的战友会因为我而去世,我们都不算良友。司行霈说。

    她不孝、不善、不良,她并不是个好人。

    但是,他愿意娶她。

    我不是好人,你也不是。司行霈道,我们就狼狈为奸吧!

    他将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有点凉,直达心脏。

    顾轻舟眼中有泪,她看着这枚戒指,那光能照耀到她心中去,未来的路也被照得清清楚楚。

    她要结婚了,余生与另一个人分享。  好。顾轻舟道。

    说罢,眼泪就夺眶而出。

    司行霈吻住了她。滚热的眼泪,落在他的面颊上,他心中一阵阵的暖意。

    他受伤了,她也不太舒服,故而他们的吻不似以往那般激烈。

    司行霈放开她的时候,顾轻舟抹去了眼泪。

    她破涕为笑:你都没跪下!

    那我现在给你跪下!司行霈道。

    他的脸皮比城墙都厚,而且从来不再女人面前争尊严。如果习俗是要跪的,他真可以跪。

    他说着,就想要下床。

    顾轻舟急忙按住了他的肩膀:别动!以后补偿吧!

    她依偎在他怀里。

    顾轻舟看着手上的戒指,总有种不能相信的错觉。

    这都是真的。

    司行霈就握住了她的手。

    顾轻舟神思游荡,半晌定下心思,问他:怎么会今天这样求婚?

    司行霈道:突然很想结婚了。

    他摔得很厉害,自己是知道的。醒过来的时候,他看到每个人都很陌生,却独独记得顾轻舟。

    他问军医:轻舟呢?

    而其他人,他不认识了,有一瞬间记忆是零散的,只记得顾轻舟,记得她笑和哭的样子。

    他短短几分钟的煎熬之后,重新陷入昏迷。

    再次醒过来时,记忆慢慢回来了,也想起了眼前的人,有司慕和芳菲,还有其他将领。

    万一自己真的死了,可有遗憾?

    从前是没有的,现在有了:他还没有给过轻舟家庭。

    所以,他迫不及待想要和顾轻舟结婚。

    她是刻在他命中的唯一。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