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最新星力注册送分客服乐福娱乐f168网站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太太的主治西医,出来就称呼顾轻舟为第一神医。

    顾轻舟去平城这段时间,她对中医心瘕症的贡献,已经传了出去,而且经过报纸的宣传,逐渐发酵。

    整个岳城已经传遍了。

    司行霈和司慕,都转脸看着顾轻舟。

    和他们兄弟相比,顾轻舟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司行霈有钱有地盘,可他不得人心。旁人提到他,不会露出恭敬,顾轻舟却不同。

    每每提到顾轻舟,旁人都要称赞一句了不得,亦或者说出一两件她的功绩,人人皆知,这叫声望。

    声望需要积累,年长的人才会有。

    顾轻舟却得到了。

    她不止是个普通的女人,她声望显赫。不管是医术,还是她做司家少夫人,她都做出了成就。

    司慕挪开了眼睛。

    他不能看她。她好似泥潭,深不见底,一旦陷入,越挣扎只会越深。

    求而不得的痛苦,是时间无法消磨的。这种痛苦会发酵,就宛如陈年的酒,越级越深,越发刻骨铭心。

    司行霈则想:这是我的妻子!

    顾轻舟曾经说过,能和他司行霈比肩,是她这辈子最高的成就和荣耀,然而她实在低估了自己。

    司行霈知道,也许他要更加努力些,才可以配得上她。

    他的心思,一瞬间从祖母身上,滑到了顾轻舟身上。

    顾轻舟不知其他人的想法,她也没空去理会,只是和医生谈话。

    .......能进去看吗?顾轻舟试探着遵循医生的意见。

    她自己行医时,经常会遇到家属的不信任。

    那个时候,最是心灰意冷。现在,司督军让她进去看老太太,何尝不是对主治医生的不信任?

    顾轻舟经历过,她知道滋味难过,所以她先问过主治医生。

    医生道:可以,只不过不能太多的人打扰。

    顾轻舟又问:可以几个人进去?

    两位。医生道。

    顾轻舟看了眼司督军。

    司督军颔首。

    于是,在医生的领路之下,顾轻舟跟着司督军两个人进了病房。

    老太太躺在哪里,脸色是惨白的。她上了年纪,脸上的皱纹原本就多,可此刻特别的多。

    这样看上去,她像是抽干了水分。

    司督军心中大恸,五十多岁的人,却像个孩子似的,无助喊了声:姆妈!

    顾轻舟没有母亲,她大概不知道姆妈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

    可督军的模样,还是让顾轻舟动容。

    顾轻舟道:阿爸,祖母还没醒。

    司督军回神般,深吸几口气,眼眶泛红了。

    医生道:督军,我们会尽力的,您放心吧,老太太吉人自有天相。

    司督军点点头。

    顾轻舟看了眼医生。

    我可以把脉?她问。

    医生赞同道:少夫人请便。

    顾轻舟走到了床前,拉住了老太太的手。

    老太太肌肤松弛,掌心温热,是一张羊绒毯子。可此刻,她松弛的肌肤失去了往日的温度,很冷,甚至有点硬。

    顾轻舟心头一阵抽搐般的疼。

    她敛了心神,认真给老太太把脉。

    这一探,顾轻舟就感觉有一桶凉水,从头顶只灌而下,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眼睛忍不住泛红。

    她没有动,甚至像是僵持住了。

    司督军看顾轻舟,却看到了她失魂落魄的模样,心知不好了。

    这会儿,司督军反而镇定了下来。

    老太太今年快八十岁了,算是高龄,哪怕是去世,也是喜丧。

    既然如此,就没必要非要灌药,增加老人家的痛苦,让她苟延残喘。况且,折腾一通之后,也未必能换来苟延残喘的机会。

    司督军的眼眶也在发热。

    怎样?他问顾轻舟。

    顾轻舟的眼泪,一下子就滚落:阿爸,是绝脉。

    中医的绝脉有六种,意味着这个人的生命到了灯枯的时候。

    生命走到了最终,这是无法扭转的,是老而亡。

    祖母的绝脉,是胃腑之气皆无,腐化无权,生命在呈现枯萎。

    也许能活三天,也许能活两个月。

    以后,就是过一天算一天了。

    顾轻舟很难过。她到岳城来,司家第一个接纳她、扶持她的,就是老太太。

    若无老太太,司督军未必会喜欢顾轻舟的。没有司督军的帮衬和信任,顾轻舟难有今日。

    说到底,老太太为顾轻舟铺好了第一级台阶,助得顾轻舟步步高登。

    绝......绝脉?司督军也彻底懵了,脸上怔怔的,露出几分灰白和难以置信。

    老太太是绝脉?

    司督军虽然不懂中医,可绝脉是很直白的词,任何人都能听懂,司督军自然明白了。

    你确定?司督军突然转脸,瞪大了眼睛看着顾轻舟,老太太一直很健朗,怎么会突然就成了绝脉?

    顾轻舟觉得,老太太到了今天,未必就是真的健朗。

    只是,老太太素来为了儿孙们考虑,哪怕是不太舒服,也自己克制,时常都是一副慈祥乐观的模样,让人以为她精神矍铄。

    是绝脉。顾轻舟的声音更低,眼中的泪更加止不住,簌簌滚落,打湿了她的衣襟。

    她的表情和神态,她的医术,都告诉了司督军,此事不会有假。

    司督军还是不敢置信。

    他的母亲即将要走了。

    生老病死原是人生常态,司督军应该更加看得开,毕竟战场上滚过的人,死亡是家常便饭。

    好孩子,别哭了。司督军回过神来,安慰顾轻舟道,老太太这般高寿,无病无灾的,是她的福气。

    假如生病拖上几年,那才是真正的受苦。

    老太太一生磊落,走得也洒脱轻松,没有饱受病魔的摧残,这是一大幸事。

    司督军突然就看开了。

    祖母这是元气衰弱之极,又胃气全无,任何的中药对她都没有效果了,现在就希望静脉注射可以延长她的寿命。顾轻舟又对司督军道。

    就是说,顾轻舟的中医对老太太的病情,到了束手无策的地步。

    老太太需要西医的输液。

    主治医生松了口气。

    司督军则痛苦握住了老太太的手,再也不肯离开半步。

    顾轻舟就单独出来了。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