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腾博会官方澳门银河无法提现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轻舟从病房出来,众人七嘴八舌问顾轻舟,老太太如何了。

    无妨,还是交给西医治疗吧。顾轻舟道。

    她还没有跟司督军商量,不敢贸然把老太太的事告诉其他人。

    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司夫人问,总司令呢?

    医生说不一定。顾轻舟道,阿爸要看着祖母,让咱们先回去。有事副官会通知我们的。

    司夫人略有疲倦。

    一路奔波,她累得浑身酸痛,此刻正想去躺一躺。

    而且,她也想跟自己儿子说几句贴心话。

    司慕回国这件事,司督军知道了,并不是很高兴,所以没跟司夫人提及。

    随着军务繁忙,司督军都快忘了此事,而司慕也没去过南京,司夫人今天才知司慕回来了。她喜极,一肚子话想要和司慕单独说。

    换个地方说话要紧。

    都回去休息休息吧,今天总司令在这里,明天大家早点来。司夫人站起身,对众人道。

    司督军和老太太不在,司夫人就是最有权威的家长了。

    二叔全家,则是从中午到现在,一口水也没喝。

    大家都乏了。

    没人坚持,纷纷应和道:是。

    顾轻舟则道:我还在这里吧,万一需要我,我也能随时照顾。

    她会医术,可能照顾得上。

    司夫人没说什么,二叔和二婶等人,则道:辛苦你了,轻舟。

    大家都走了。

    司慕看了眼顾轻舟。

    最终,他收回了视线,跟着他母亲和妹妹们往外走。

    司行霈呢?司慕在心中想。

    司行霈不知何时走开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司行霈早已去了旁边的药房换药。

    等众人走后,只剩下顾轻舟独坐孤零零的长椅时,司行霈回来了。

    他蹙眉:人呢?

    都回去了。顾轻舟就把事情跟他解释了一遍。

    司行霈没再说什么,坐到了顾轻舟旁边。

    他受伤之后,是剃了头发的,如今就长出了短短一茬青桩。

    顾轻舟叹气。

    怎么了?司行霈问。

    顾轻舟道:司行霈,祖母不能再受刺激了。

    她就把老太太绝脉的事,告诉了司行霈。

    老太太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离开是迟早的,哪怕西药保着,也拖不过两个月。

    若是司行霈和顾轻舟的事说出来,把老太太气得当场走了,只怕顾轻舟和司行霈要一辈子背上害死祖母的名声。

    他们还有长长的一生,这样的负担会是沉重的,也会给顾轻舟和司行霈的人生蒙上污点。

    .......绝脉?司行霈和司督军一样,难以接受。

    他沉默了起来。

    想到自己有半年不回来,司行霈心中,升起一阵阵的懊恼。

    我们不能说了。顾轻舟悄悄的,把订婚戒指摘下来,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司行霈点点头:那就.......让祖母走得安心点吧,别让她临终前都放心不下。

    顾轻舟嗯了声。

    司行霈转脸:轻舟,委屈你了。

    这么一来,就好像顾轻舟见不得光,司行霈很难过。

    独独在老太太这里,司行霈不能为所欲为。

    若是老太太知道了司行霈和顾轻舟的事,只怕会担心司督军伤害他们,哪怕是走了也不会安宁的。

    顾轻舟笑了笑:老太太对我很好,她也是我的家里人。再说了,根本没什么委屈的,我才是占了便宜的那个人。

    你最懂事了。司行霈伸手,想要握住顾轻舟的手。

    司督军的副官还站在不远处,故而顾轻舟咳了声。

    司行霈会意,收回了手。

    他心情很糟糕,站起身来,跟副官邓高道:雪茄。

    邓高道:师座,您.......

    司行霈的双眸如电,一阵激流般投射过来。

    邓高吓得立马掏出了雪茄盒。

    司行霈自己抽出一根,也懒得裁了,直接用手指一点点扣开,点燃了。

    轻烟如雾,暖暖的流淌到肺里,司行霈的五脏六腑这才暖和了起来。

    他的精神也更加镇定。

    顾轻舟看到了他站在走廊尽头抽烟,想要阻止。可想到司行霈从小最亲近的长辈生死未卜,话又咽了下去。

    她还记得,自己刚刚和老太太熟悉起来的时候,每次司行霈回来看老太太,都会带各种吃的。

    和司行霈相处久了,就会知道,他并非天生知道疼人,而是在意这个人而已。

    老太太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超过了顾轻舟。

    他从小就爱跟司督军作对,对司督军更是疏远,老太太和芳菲才是他的亲情了。

    如今和芳菲闹成那样,老太太又.......

    司行霈不是铁打的人,他现在肯定很难过。顾轻舟想。

    想着,心中也涌上无数的伤感来。

    司行霈抽了两根雪茄,重新坐到了顾轻舟旁边。

    他对顾轻舟道:我们的婚礼,定在老太太的百日之后。

    人去世了,有头七、五七,还有百日。

    过了百日,就差不多等于出了孝期,无需守孝三年等。

    顾轻舟算了算,最迟也许要到明年四五月份。

    她颔首:知道了。

    轻舟.......

    顾轻舟知道他想要说什么,笑道:司行霈,我真的不委屈,我愿意和你一起守孝。

    司行霈再也忍不住,握住了她的手。

    只不过走廊上人来人往的,他又松开了。

    夜还很长,走廊上又冷,司行霈让顾轻舟先去休息。

    顾轻舟却觉得他还是重病未愈的人,他才应该去休息。

    最终,副官给他们拿了两件大衣,他们谁也没去睡觉,枯坐了一夜。

    凌晨四点的时候,司督军出来喝水,看到走廊上两个人,不免诧异。

    其他人呢?司督军问。

    顾轻舟道:阿爸,已经凌晨了,我让他们先回去。

    司督军自己看了眼时间,的确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他坐在老太太的床前,想了很多的事,不知不觉竟然过去了这么久。

    都守在这里也没事,你也该回去睡一会儿。司督军道。

    同时,司督军也看到了司行霈。

    司行霈头上的伤,格外明显,看上去很严重。

    这般惨状,绝非小事了。

    司督军很心疼,可说出来的话,却像极了指责,他问:你又闯了什么祸?

    闯了什么祸?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