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632章 错觉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行霈很少为别人的话而动容,包括他父亲。

    既然父亲问了,司行霈就轻描淡写道:阿慕去我那里玩,不小心差点掉下山,我把他推开,自己没踩稳.......

    然后,就掉下了山。

    司督军错愕。

    很多的话,司督军再也说不出来了。不好指责司行霈,而安慰的话,司督军想来羞于开口。

    好似父子之间,有种本能的羞涩,不太好意思夸奖儿子。

    阿慕越发没了规矩,回国之后也不去南京,却跑到平城去。司督军转而骂起了不在场的司慕。

    司行霈挪开了目光。

    司督军也很自然转移了话题,对顾轻舟道:回去休息吧。

    然后看了眼司行霈,你也回去。

    司行霈还受了重伤。

    顾轻舟不走,司行霈只怕也不好走。看司督军的意思,担心司行霈是真的,虽然他没说。

    看司督军的神态,也看得出来。

    顾轻舟道:阿爸,这里是怪冷的,我回去添一身衣裳再来。

    司督军颔首。

    顾轻舟站起身就要走。

    司行霈也懒懒站起身,跟顾轻舟一起离开医院。

    顾轻舟问他:你去饭店开个房间休息片刻。

    司行霈道:不用了,我还是回趟别馆。

    漆黑的夜空下,谁也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司行霈上前搂住了顾轻舟的腰。

    他亲吻了下她的唇:跟我走。

    顾轻舟沉吟了下。

    老太太这边,万一........明明是老太太到了生命的尽头,她不敢背负气死老人的名声。

    忍一忍吧,别叫祖母难受。顾轻舟道。

    司行霈轻叹了口气。

    于是,两个人各自上车。

    顾轻舟回去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衣裳之后,重新回到了医院。

    她到的时候,刚刚六点半,骄阳从远处的地平线露出一张灿烂的脸,将光线铺满了繁华的都市。

    初冬的清晨,冷风有点刺骨,薄雾萦绕在远处的树梢。

    阳光洒下来,冲淡了迷蒙的轻雾,亦驱散了阴寒。

    顾轻舟走进医院时,主治医生正在给老太太复诊。

    老太太还没有醒。

    若是三天之内能醒过来,应该无大碍,可若是.......医生小心翼翼分析病情给家属听。

    司督军的心,猛然往下沉。

    顾轻舟就道:我能否试一试针灸?我昨天没说,是怕强行用针无效,而且有可能伤害老太太的身体。

    如今,老太太可能会昏睡过去,她昏迷得越久,越是对她不利。

    顾轻舟的针灸,功过相抵,现在再用的话,功大于过。

    总不能让老太太这样睡过去,别说司行霈和司督军等人,就是顾轻舟自己,也会很遗憾——还没有告别,还没有听到老太太的遗言。

    好,你来试试。司督军听明白了顾轻舟的话中之意,颔首道。

    顾轻舟又看了眼主治的医生。

    医生道:可以试试,能让老太太早日苏醒最是要紧。

    顾轻舟颔首。

    她这次回去,也特别把针灸取了过来,就是以防不时之需。

    她看着老太太的脸,借助了呼吸器,她才能有几分安详。

    花白的头发,似乎全白了,还失去了生机般,干枯毛糙。

    顾轻舟心中难过,深吸一口气忍了,这才取过银针,在老太太的太阴、印堂、足临泣、凤池、足三里等穴道,各自用平补平泄的手法,刺入银针。

    她小心翼翼的。

    一整套针灸下来,顾轻舟的额头竟然布满了薄汗。

    她抬手擦汗:停针二十分钟,医生你掐着时间。

    主治医生道是。

    顾轻舟就坐在旁边休息。

    司督军这时候才发现,顾轻舟这些日子瘦了很多。

    她疲倦的双眸,透出那么点虚脱。

    司督军道:轻舟,阿爸知道你最近很忙。上次的医药大会,阿爸也听说了,你应该注意自己的身体。

    医药大会名声在外,司督军也听闻了。

    他还没来得及恭喜顾轻舟,老太太就病倒了。

    我没事的阿爸。顾轻舟声音透出疲乏。

    司督军道:你一夜未睡,是吃不消的。等拔了针,你就先回去睡一会儿吧。

    顾轻舟点点头。

    二十分钟之后,将银针取出,老太太并没有苏醒的迹象,顾轻舟叹了口气,很失望。

    这时候,院长和其他专家都来看老太太了。

    他们不是这个科门的,看也看不懂,只是来跟司督军打个招呼。

    司督军跟他们寒暄,顾轻舟就趴在老太太的床边,不知不觉睡着了。

    她实在困了。

    她打盹着,到底不敢睡熟,毕竟不是在家里或者司行霈的别馆。

    正在迷糊间,她感觉有人推了她一下。

    顾轻舟一下子惊醒。

    她看到了老太太的手动了,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顾轻舟立马握紧:祖母?

    于是,在顾轻舟针灸之后的半个小时,也就是早上七点半,老太太醒了过来。

    她看到了顾轻舟。

    只有顾轻舟。

    司督军跟院长商量老太太的病,正巧离开了。

    轻舟啊。老太太的声音极其虚弱。

    顾轻舟喜极而泣:祖母,您终于醒了,可吓死我们了!

    说罢,她立马摇铃喊了医生来。

    医生给老太太看了,各项情况很稳定。能在二十个小时内醒过来,说明还有点回转的余地。

    医生非常高兴,他也生怕老太太死在这里。

    少夫人,目前情况很好。医生道。

    有人去通知了司督军。

    司督军风风火火的来了。

    老太太拉紧顾轻舟的手不肯松开:轻舟,霈儿呢?

    口口声声念叨的,只有司行霈。

    他马上就来,祖母。顾轻舟道,您感觉如何了?

    累。老太太叹了口气。

    司督军急忙上前:姆妈?

    老太太脑子很清楚的,看到司督军就道:你从南京回来了?

    是,姆妈。

    我生病了,耽误了你们的差事。老太太道。

    不耽误,是我太不孝了,没有常回来看您。司督军情绪涌动。

    老太太笑了下。

    然后,她又问,霈儿呢?

    字字句句的,只念叨着司行霈。

    他快要来了。司督军道,转身喊了副官,语气有点严厉,去把大少帅叫过来。

    副官道是。

    老太太继续跟司督军道:霈儿和轻舟结婚几年了,怎么还没有生孩子?

    顾轻舟心中猛然急跳,一颗心差点从胸膛里跳出来。

    她整个人僵住。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