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澳门皇家赌场sbd检测线路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轻舟收敛心神。

    霍拢静方才去旁边的小更衣室试穿一件皮草大衣,出来时外头风平浪静了,她还是问:方才怎么了?

    无事,就是遇到了董夫人。

    哪个董夫人?霍拢静问,董晋轩的夫人?

    是啊。

    董夫人痛失二子,一个是因为绑架顾轻舟被司慕射杀,一个是因为害张辛眉被龙门的张龙头授意射杀。

    结果,董夫人没有深究根底,却一股脑儿把怨恨发泄在顾轻舟的身上。

    顾轻舟坦坦荡荡面对她。

    董晋轩此人,只怕是留不得。霍拢静道,你应该告诉督军。

    督军心中清楚的,而且司行霈的人已经顺利打入海军高层。过了年,督军大概会以任期辛劳换下董晋轩。顾轻舟道。

    这是她的猜测。

    董晋轩的任期,哪怕过了年也是刚刚两年。

    而正常的任期都是三年一换。

    正月里想要换掉他,就要看司督军的意思了。

    只不过,顾轻舟和司行霈打算正月里公开他们自己的事,到时候,怒极之下的司督军,估计想不起其他了。

    ......换掉他是迟早的。顾轻舟道。

    然后,她们重新去逛了。

    买好了衣裳和鞋袜,经理会派小伙计亲自送到霍公馆和司公馆的新宅。

    顾轻舟与霍拢静无事一身轻,又到处玩了。

    到了半下午,顾轻舟略感疲乏,正好路过一处废弃的花园,顾轻舟就提议下去走走。

    花园的外头有一条长椅。

    擦干净之后,霍拢静先坐下,然后拿出了香烟。

    要吗?她问顾轻舟。

    顾轻舟就接了过去。

    她只是点燃,并不怎么抽。

    她问霍拢静:你怎么抽上烟了?

    我哪里抽?霍拢静道,这一盒,在手袋里放了快三个月了。

    只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抽烟。

    她给顾轻舟烟,就是她觉得顾轻舟的心情很糟糕。

    你在愁什么?霍拢静问,细长的雪白香烟,从她柔嫩唇间掠过,一阵轻烟冉冉。

    顾轻舟也吸了一口。

    这烟特别轻,不像雪茄那么沉,她不太喜欢,感觉不痛不痒的。

    顾轻舟就没有再抽了,夹在手里闻着烟香。

    霍拢静看得出她的情绪不好,而顾轻舟也的确需要倾诉。

    和司行霈的事、司慕的事,以及今天遇到的董夫人,都让她不开心。

    .......我很担心。顾轻舟道。

    她一股脑儿都告诉了霍拢静。

    洛水即将临盆,顾轻舟不适合用自己的糟心事去烦她,霍拢静就成了顾轻舟唯一能吐露心思的人了。

    我跟司行霈订婚了。顾轻舟道。

    霍拢静一愣,然后俯身拥抱了她,高兴道:真好!

    顾轻舟拍了拍她的肩膀。

    霍拢静问她:戒指呢?

    顾轻舟就把自己的为难,全部告诉了霍拢静;同时,她也把司慕的事告诉了她;最后,又说起心有不甘的董夫人。

    霍拢静却笑道:轻舟,你居然也杞人忧天了,你从前不是这样的!

    她高兴踩了两人手里的香烟,拉起顾轻舟道:走,我们去喝酒,叫上洛水和谢舜民,再让一源从南京回来。还有我哥哥。

    顾轻舟失笑。

    从未见阿静这么高兴过!

    她有点意外,笑道:你怎么比我还积极了?

    我一直很担心你的!霍拢静如实道。

    顾轻舟和司行霈的事,让霍拢静忧心,只是她从未说过。解决不了,就没必要挂在嘴边叫人烦躁。

    如今,此事都解决了,司行霈求婚了,其他的都是鸡毛蒜皮了。

    面冷心热的霍拢静,很是高兴。

    她还邀请了她的兄长霍钺。

    晚上八点,人都来齐了,包括颜洛水夫妻,以及从南京赶回来的颜一源。

    我们玩一会儿就回去,免得洛水撑不住了。顾轻舟道。

    颜洛水笑笑拍着她的手:别这么小心翼翼的,我又不是纸糊的!我睡了一上午、一下午的,如今正精神着!

    顾轻舟和司行霈订婚,颜洛水跟霍拢静一样开心。

    她们私下里,总担心顾轻舟跟司行霈不得善果。

    特别是颜洛水,她始终不太信任司行霈,总感觉司行霈是在玩弄女孩子的感情。

    殊不知,他们真的要结婚了,而且司行霈愿意为了顾轻舟冒如此大的风险,听那么多的流言蜚语。

    颜洛水很感动。

    是啊,大家放开了玩。谢舜民也道,洛水有我呢。

    众人果然放浪形骸。

    顾轻舟接受了他们的恭贺。

    几杯酒下肚,她身子逐渐暖和,她说了很多的话。

    也笑了很多次。

    虽然没什么可笑的。

    祖母还在孝期,我不该饮酒。顾轻舟突然道。

    颜洛水道:现在哪有什么孝期的说法?开开心心的,你别总是扫兴成么?

    顾轻舟笑起来。

    她出来透气的时候,正好霍钺从洗手间回来。

    霍钺瞧见她站在灯火之下。

    酒肆的电灯外面,罩着美人春睡图的灯笼罩子,泛出淡红色的光线,越发将顾轻舟酡红的双颊染得秾艳,如盛绽的桃蕊。

    她冲霍钺笑,露出一口细糯的小牙齿,娇媚中莫名添了可爱。

    霍钺走到了她身边:喝好了?

    顾轻舟点点头:有点上头。

    她喝酒有分寸,从来不让自己过量,而且只有喜事才会喝酒。遇到了难过的事,除非有人刻意拉她,否则她是不会灌酒的。

    故而,顾轻舟对自己的酒量很清楚。

    她快要醉了,就停下来,站在走廊上吹风。

    入冬了,庭院的虬枝在夜风中瑟瑟。

    岳城的冬天是湿冷的,风也带着潮湿的寒意。

    少喝点。霍钺道。

    说罢,他就站到了顾轻舟身边。

    他恭贺顾轻舟和司行霈订婚:你们也挺不容易的。

    顾轻舟笑笑。

    她想起什么,问霍钺:霍爷,我有点事想问问你。

    霍钺颔首,问她想要知道什么:你说,我知无不言。

    顾轻舟咬了下唇。

    她慢慢组织言语,因为这件事并不是那么容易说。

    .......是司慕。顾轻舟道,他的有些行为,让我很糊涂。

    什么行为?霍钺打起精神,尽可能为顾轻舟排忧解难。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