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655章 我和阿慕离婚了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轻舟一身的冷汗。

    她明明准备说了的,可司督军突然的逼问,愣是把她的计划打乱。

    事情是多变的,顾轻舟也习惯了应变,这次却慌了手脚。

    每次遇到了真正在乎的事,顾轻舟就会失去伶俐。

    她实在太在乎司督军对她的看法了。

    不管是什么人,都该死!司督军说起盗窃的事,恨得咬牙切齿。

    他还要说什么时,司行霈猛然转身,疾步往外走。

    做什么去?司督军在背后追问了句。

    司行霈不理会,径直走了。

    司督军更生气了,四周的气压顿时骤然降低。

    顾轻舟屏住了呼吸。

    她倒是知道司行霈做什么去了。

    这么久还没有消息,司行霈肯定想自己去调查,找到偷老太太坟墓的小贼。另外,司行霈不想看老太太坟墓重新修葺的过程,他会非常难受。

    他宁愿自欺欺人的,回来看到一个完整的,否则不能安慰到他。

    来人,去把他给我追回来!司督军对副官道。

    顾轻舟下意识出声:阿爸,让他去吧,不是还有我在这里吗?

    司督军又看了眼她。

    可能是太担心了,司督军这一眼,格外的严厉。

    他的眼神里,警告之意特别明显。

    顾轻舟心中有了防备,没有失态。面对司督军的眼眸,她只是歉意含笑:阿爸,大家心里都不好受,全部留在这里,束手无策的更难受。

    有人在这里,有人去抓贼,早日把祖母的玉器找回来,重新给祖母修了坟窝,岂不是更好吗?

    司督军就对副官摆摆手,意思是让副官下去。

    他对顾轻舟的意见很器重,至少顾轻舟的话,他都听得进去。

    他越是这样,顾轻舟越是开不了口。

    顾轻舟咬了咬唇。

    一个小时之后,风水师来了。

    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子,吓得一身汗,生怕司督军说是因为他上次的风水没看好导致老太太的墓地被盗,故而他结结巴巴解释着。

    司督军不耐烦:你就算算,今天什么时辰能重新起坟?

    老先生算来算去的。

    一开始,他无法镇定,拿着罗盘的手一直在发颤。

    顾轻舟道:没事,要算准了老先生,督军等着呢。

    她态度温柔,又强调了此事重要,做好了督军就不会怪责他,他这才平静下来,仔细推演。

    他算出下午三点半是个合适的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之后。

    司督军就对副官道:去准备。

    一个小时之后,司家重新准备了祭品、纸马、牲礼、香烛,重新把老太太的棺木取出来。

    棺木有了些损害。

    司督军坚持道:换棺椁!

    于是,众人重新跪下给老太太磕头,在风水先生的指点下,重新给老太太换了崭新的棺木。

    督军,要在日落之前重新下葬,否则就坟窝里进了阴气,不旺家宅和儿孙。老先生道。

    司督军点点头。

    于是,他没有多伤感,换好了棺木之后,重新为老太太入葬。

    请人做七七四十九天蘸,无需再重新守孝。老先生又道。

    这就是说,老太太的孝期可以继续,这次就算是个小小波折。

    有劳了。司督军的态度终于好转了几分。

    重新修了坟,安排人值守,司督军带着全家回城了。

    轻舟,你过来。司督军道。

    他让顾轻舟跟他乘坐一辆车。

    原本跟他同车的司夫人,被排挤了出来。

    司夫人可以跟司慕一起坐,倒也不生气,高高兴兴上了儿子的同一辆汽车,车子先走了。

    司督军和顾轻舟的汽车开出,司督军长长沉默。

    他不说话,顾轻舟也不敢开口。

    过了很久,她觉得机会很不错,而且老太太的遗像没有损害,司督军明显是不再那么生气了。

    此刻不说,下次却不知等到什么时候去。

    阿爸.......顾轻舟开口。

    司督军嗯了声,却抢先打断了顾轻舟的话:轻舟,潘姨太该生了吧?

    顾轻舟没想到他记得这点,道:是啊阿爸。我看潘姨太的脉象,估计八成是个闺女。

    司督军点点头。

    顾轻舟道:阿爸,闺女也挺好的,这是您的长孙女。

    司督军道:假如真的可爱,你就抱过来养吧,什么潘姨太的,趁早撵了!

    顾轻舟笑笑:阿爸,她没犯什么错,撵走她师出无名。

    司督军就冷哼了声:你是大妇,要什么师出有名?既然甘心做了姨太太,就要想到这点。

    顾轻舟心中凌乱。

    司督军的试探,快要靠近了顾轻舟的秘密。

    顾轻舟手脚发凉。

    阿爸,我做不好阿慕的大妇。顾轻舟开口,我跟阿慕,很多时候意见不合,他还打了我一枪.......

    她在告诉司督军,自己和司慕离婚的原因,并不都是她自己的错。

    她下意识想要美化自己。

    这种忐忑,激烈撞击着她,让她很难受。

    她希望司督军觉得,她和司慕都有错,不单单是她的错而已。

    阿慕有时候是混账了些。司督军笑笑,打小开始,他就不够练达。

    阿爸,我有点害怕他再打我一枪。若是再.......顾轻舟慢慢低垂了眼帘。

    她眼中有湿意。

    司督军心中的猜测,一下子就从一分就变成了五分。

    他威严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这次,反而是格外的镇定。

    她整了整情绪。既然话题到了这里,就顺便说出来。

    拖下去,顾轻舟自己为难,对司督军何尝不是更重的伤害?

    阿爸,我想跟阿慕离婚。顾轻舟道。

    司督军勃然大怒:他又惹你了?那个混账东西,老子先毙了他!他一天到晚,就没干过一件正经事!

    顾轻舟的眼泪,莫名其妙夺眶而出。

    司督军哪怕生气,也没有半分质疑顾轻舟,他觉得是司慕错了......

    车子到了督军府,司督军也看到了顾轻舟的眼泪,道:你放心,阿爸给你做主!

    说着,就下了汽车。

    顾轻舟亦步亦趋跟着。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