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星光在线娱乐平台竞彩足球比分澳客网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轻舟早起时,司慕已经收拾妥当了。

    她和他一起吃了早饭。

    顾轻舟吃得很慢。

    司慕先吃完了,放下了筷子道:走了。

    再见。顾轻舟也准备放下筷子。

    司慕摆摆手:吃饭吧,别送了。

    顾轻舟捏住了筷子,捏得有点紧,她就果然就没有再动了。

    听着军靴的脚步声越走越远,顾轻舟慢慢透出一口气。

    司慕又走了。

    等他走远了,顾轻舟还是站起身,走到了门口。

    今天是阴天,有点风拂面,顾轻舟觉得凉。

    少夫人,今天出门吗?副官唐平问她。

    司行霈还在岳城,昨晚她没有住在他的别馆,因为司督军还在,而且司行霈还想弄明白老太太坟墓的事,他也没心思陪顾轻舟。

    顾轻舟道:要出去的。

    唐平欲言又止。

    顾轻舟问:怎么了?

    二宝的枪法学得不错。他最近常问起您,我们都劝他说,等他能骑马打中五个十环,您会去看。唐平道。

    二宝已经学会了超高的枪法。

    他一直很想给顾轻舟看看,只可惜唐平常找不到顾轻舟。

    顾轻舟闻言,心中一痛,只感觉自己太不合格了,没有做好姐姐,也没有照顾好二宝和齐师父。

    我今天没事,去校场看看吧。顾轻舟道。

    说罢,她又抬眸看了眼天,喃喃道,希望不会下雨。

    唐平道:应该不会下雨的。少夫人,假如您去的话,那属下去安排了。

    顾轻舟颔首:去安排好吧。

    她给司行霈的别馆打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副官说,师座一大清早就出门了,好像是去见霍钺了。

    发生在赌场的事,霍钺更加清楚原委。

    司行霈不死心,他预感有人在背后闹事,就下定了决定一定要查出来。

    ......我要去校场,假如师座回来,这样告诉他。平城也忙,让师座先回去也行。顾轻舟道。

    既然决定了元宵节再说,而且司行霈保证安排就绪,顾轻舟就不会今天开口。

    她原本就觉得开口艰难,只是不愿意拖沓。

    司行霈给了她拖沓的理由。

    是。副官道。

    顾轻舟挂了电话,就看到唐平把二宝领了过来。

    十岁的二宝,穿着一件改良过的铁青色骑马装,竟是非常的干练挺拔,丝毫没了小铁匠或者小傻子的憨态。

    他走路的时候,刻意学唐平,把后背挺得笔直,整个人气度不同了。

    顾轻舟笑道:二宝,这身衣裳真好看!

    二宝憨憨的傻笑。

    顾轻舟伸手,想要摸摸他的脑袋,才发现有点够不着了,因为二宝长高了,还装了军靴。

    二宝察觉到了,当即低了头,凑过来让顾轻舟摸,像个小狗儿。

    顾轻舟笑起来,心情极好。

    二宝乖。顾轻舟摸了摸他的脑袋。

    他的头发喜得干干净净,有种淡淡的清香,头发坚韧。

    师姐,我打枪给你看!二宝得意道。

    顾轻舟说好。

    一行人去了校场。

    刚到,就看到一个人,高大的站在门口。

    顾轻舟一愣。

    副官唐平也一愣。

    师姐,那里有个人,他在看我们!二宝立马拉顾轻舟。

    顾轻舟笑:那是司师座。

    什么是师座?二宝好奇。

    顾轻舟道:就是很大的官,本事很厉害的人。

    二宝惊讶看过去。

    他只感觉司行霈的军装和风氅很好看,当即入了迷,盯着司行霈的风氅不肯挪眼。

    唐平已经给司行霈行礼了。

    司行霈走过来,上下打量二宝,然后对问:这就是你的师弟?

    是啊。顾轻舟道。

    司行霈道:不错。

    顾轻舟的唇角微挑。她还以为司行霈又犯浑,说二宝这样不好、那样不好呢,不成想他对二宝的评价挺好的。

    他的枪法也很好。顾轻舟道。

    司行霈看了她一眼,道:枪法吗?

    一个毛头的小傻子,敢在诸位将领们面前自称枪法好,这是什么样子的自不量力?

    有多好?司行霈笑着反问。

    顾轻舟总感觉他笑得不怀好意,当即道:百步穿杨吧。

    司行霈眯了眯眼睛。

    顾轻舟问他:司师座,你来校场做什么?这里是训练场,您也来磨炼枪法吗?

    司行霈笑了笑,没回答。

    一行人往里走,司行霈走近了顾轻舟,低声对她道:想看看我的枪法啊?

    这话,无比的暧昧。

    顾轻舟瞪了他一眼,说:你可以跟二宝比比。千万要当心,别输给了二宝。

    司行霈笑。

    他很想伸手掐她一下。

    校场旁边有高高的看台,顾轻舟走过来,司行霈就跟过来,走到了她身边。

    天越发黯了,隐约是要下雨了。

    顾轻舟坐稳了之后,将风氅拢紧了。

    她这个动作,司行霈看在眼里,当即就问:怎么了,很冷吗?

    有点。顾轻舟道。

    司行霈当即拉过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然后塞到了他风氅的口袋里。

    顾轻舟大惊。

    四周不少人呢,全是副官们。

    万一有司夫人的眼线呢?司行霈准备元宵节放过大招,别提前暴露了,影响了计划的进度。

    别闹。顾轻舟道。

    她立马抽出了手,然后挪了两个座位。

    司行霈没有跟过来。

    他坐稳了,大大咧咧把脚抬起来,搭在前排的椅子上。

    那边,副官们已经摆好了靶子,又准备好了枪和马匹。

    一匹棕色的马,异常的高大,毛发油亮。

    马的高度,足到了二宝的肩膀。而二宝踩着马镫,很利落翻身上马了。

    二宝!顾轻舟惊叹,没想到二宝能有这样的伸手了。

    司行霈立马冷哼。

    怎样,就是很厉害啊,他才十来岁。顾轻舟道。

    我十来岁的时候,比他厉害多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笑起来。

    她促狭道:堂堂一师之长,居然跟十来岁的孩子比较!

    司行霈就想捏她的脸。

    他不知不觉,又坐到了顾轻舟的身边。而顾轻舟这时候发现,在场的副官们,只剩下几名亲信了。

    可以开始了。司行霈看了眼唐平。

    唐平却看顾轻舟。

    司行霈眸光微敛。

    顾轻舟觉得好笑。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