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689章 醉酒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轻舟来到了平城之后,就一直住在司行霈的院子里。

    司行霈的官邸极大,他们新房的正院坐落在最靠西的地方,不是现在这院子。

    顾轻舟来了之后,朱嫂的女儿阿潇和女婿玉川就搬了出去。

    司行霈原本不同意的,可朱嫂说了:顾小姐来了,少帅就要成家了。阿潇已经是玉家的人,他们两口子姓玉,不能住在官邸。

    司行霈还是不太想同意。

    顾轻舟就道:感情再好,也该让阿潇和玉川自立门户。破家值万贯,你这里再奢华,也是寄人篱下,他们未必开心。

    朱嫂大喜:正是正是,我一直不敢和你说,如今顾小姐的话,说到了我心里去。

    司行霈笑起来,说顾轻舟越发像个当家做主的太太。

    玉川和阿潇带着孩子搬走了,顾轻舟整日在这大官邸里闲逛,带着木兰和暮山遛。

    司行霈在家的时候少。

    他白天更是罕见回来。

    .......我要去趟南京了。司行霈对顾轻舟道,西南联军那边有了动静,我要把布防图亲手交给总司令。

    顾轻舟颔首,为他整了整衣襟,柔声道:路上要当心。

    飞机来回,很快的,我今晚就回来。司行霈道。

    顾轻舟踮起脚尖亲吻他。

    她如今越发的温柔贤惠,对司行霈也很热情,让司行霈感动不已。

    司行霈回吻了她。

    缠绵半晌,司行霈从保险柜里拿出文件,去了机场。

    他到南京的时候,刚刚黄昏。

    司行霈乘坐汽车,到了三军总司令的官邸。

    一进门,他就听到了乐声,钢琴、小提琴汇聚,一看就是办舞会。

    司行霈蹙眉。

    他心想:祖母尚未百日,他们就这样寻欢作乐。

    不过,如今已经不守孝了,哪怕饮酒作乐,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四。反而真守孝的话,要被人笑话。

    世道变了。

    司行霈往里走,迎面与一个出来的人差点撞上。

    黄昏光线昏暗,司行霈看清楚了来人,来人却半晌才看见他。

    大哥。来人声音略微有点嘶哑,是司慕。

    司行霈颔首,态度不温不火:你也到南京来了?

    司慕喝了酒,身上的酒气浓烈,他的脚步也略微踉跄。

    是......我姆妈说想要看看玉藻,我带着孩子过来了。司慕道。

    司行霈道:那孩子才多大,都没有满月,你带着她乱跑,小心伤了她。好好的,你喝这么多酒做什么?

    司慕笑起来。

    他拍了拍司行霈的肩膀,略微失态:我姆妈骗我来的,她看都不看玉藻,而是给我安排了宴席,请了一群名媛淑女,哈哈......

    他说到这里,大笑起来,然而笑声似哭。

    司行霈不恨司慕,至少在司慕帮顾轻舟说话之后,他对这个弟弟是有点尊敬的。

    他扶住了站立不稳的司慕,道:别胡闹了。你住在哪里,我送你过去。

    司慕随手指了个方向。

    正好有佣人跟出来,司行霈就问佣人,司慕在哪里落脚。

    少帅,请跟我来,这边走。佣人道。

    司行霈在佣人的带领之下,把喝醉了的司慕送回了他住的地方。

    司慕果然是带了玉藻来的。

    同行的,还有玉藻的乳娘。

    孩子不知缘故的啼哭,乳娘急得脸色煞白。

    看到司行霈和司慕进来,乳娘急忙解释:大小姐不肯吃,吃了就吐,一直哭,要不然请个医生?

    司慕要去抱孩子:我来,我来!

    你算了吧,坐下。司行霈一推搡,就把司慕推到了沙发上,他半晌爬不起来。

    司行霈看玉藻哭得面红耳赤,中气十足,也不太像生病了。司行霈也没什么经验,就是下意识觉得他可以抱抱这孩子。

    于是他道:给我看看。

    他从乳娘手里接过了玉藻。

    玉藻在司行霈怀里,颠簸了几下之后,真的不哭了。

    乳娘大为惊讶。

    司行霈抱着玉藻,没敢放下,见领路的佣人还在,问她:你是哪边的佣人?

    我在夫人那边做事。佣人道。

    司行霈又问她:今天是怎么回事?

    佣人笑道:夫人说,要给二少帅相位少夫人,所以请了要好人家的小姐们,大家都愿意捧场。

    司行霈这时候就明白了,原来司慕和顾轻舟离婚,最高兴的是司夫人。

    司夫人迫不及待为儿子令娶新妇。

    司行霈沉吟片刻:如果司慕真的再娶,不管是对他自己、对顾轻舟甚至对司家,都是不错的。

    看着昏昏沉沉的司慕,司行霈当机立断:去,让厨房煮些醒酒汤来。

    佣人笑着道是。

    能把少帅再次拉回宴席上,夫人肯定高兴,佣人也有功劳,就急急忙忙去了。

    司行霈哄了玉藻片刻,见她哭累了也睡着了,重新交给了乳娘。

    他自己则去了司督军那边。

    司督军和下属、幕僚们在外书房开会,他今天也接到了消息,云南督军程稚鸿半个月前就遇刺身亡了。

    程稚鸿是中流砥柱的,他死了之后,其他人能否维持大局?

    一旦大局没有维持稳定,南方自相残杀,乱得更快。

    这是司督军最害怕的局面。

    他需要一个人。

    司行霈进来了,把布防图交给了司督军。

    程稚鸿遇刺的事,你可知道?司督军问。

    司行霈点点头:我不仅知道,还知道程稚鸿的长子程艋失踪了,程家已经分崩离析了。

    有人惊呼:那云南要遭殃了。

    程稚鸿的次子呢,他能否独当一面?

    不行,那个孩子才十来岁。

    司行霈的心思,却不在这个上面。

    他很想知道程艋。

    程艋到底是遇害,还是自己跑了,司行霈现在还不知道。

    他在云南的那些日子,程艋待他如亲兄弟,他亦把程艋当至交。哪怕他偷了程稚鸿的飞机,程艋亦时常给他送信。

    司行霈从不丢下自己的兄弟。

    这也是他为什么急匆匆来南京了。他想要借助维稳的军队,去找程艋。

    你去趟南边,如何?司督军突然转脸问司行霈。

    南边一团乱,大概只有司行霈这种愣种能收拾,其他人没这样的魄力。

    司行霈道:可以,不过要等一个多月后。

    胡闹,军机紧急,等一个月,这是开玩笑吗?司督军低斥。

    司行霈道:那我去不了,可以派其他人去。我在准备婚礼,要结了婚才能去忙这件事。

    书房里顿时哗然。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