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720章 泼妇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蔡长亭拿了个冷毛巾,递给了阿蘅。

    阿蘅不接。

    她紧绷着后背,眼底聚集了怒意。她明明可以叫下人打死顾轻舟的,可此前没一个服侍的人。

    她又不可能真的去打顾轻舟。

    她不会降低自己的格调。

    故而,她气得半死。

    蔡长亭将毛巾贴在她脸上,低声道:我们需要她。

    我们不需要!阿蘅道,她只是个人,随便谁都可以取代她。

    不,我们需要。蔡长亭道,阿蘅,你也许无所谓,可是我需要她......

    他眸色深深。

    阿蘅这时候才明白他说什么。

    她心中升起一些不忍心,对这个男人的深情,也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蔡长亭继续道,阿蘅,你可以追求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但是也别毁了我的期盼,好吗?你知道我盼望什么的......

    你这个人啊。阿蘅叹了口气。

    她这样,意味着松动了。

    蔡长亭亦欣慰。

    阿蘅,你不要和她计较。她实在狡猾得厉害,而且她跟土匪军阀时间长了,她并不是那等尊贵柔弱的女子。蔡长亭道。

    顾轻舟的作风,实在是强悍。

    被泼了一杯酒就反过来打人家一巴掌,一般女子都做不出来的吧?

    稍有涵养,都不会像顾轻舟这样。

    顾轻舟算得上是泼妇了。

    这样的泼妇,别说世家大族,就是乡野农庄,也是受人鄙视的。

    这就是为什么阿蘅没有还手。

    阿蘅不愿意把自己降低到那种地步。

    我不会跟她计较,有人会教她的。阿蘅道,正好我们的事情也做完了,原本也就是空等她。既然她愿意走,那就收拾收拾吧。

    蔡长亭道是。

    他们说话的时候,阿蘅看了看手表。

    顾轻舟还没有回来。

    她会不会是迷路得忘了回来的路?

    去看看,她走到哪里去了。阿蘅对蔡长亭道,假如她不知道出去,就派人送她出去。

    蔡长亭喊了侍者。

    侍者道:方才那位小姐?她早就走了......

    阿蘅眼底的情绪,差点就掩饰不住。

    她居然走出去了?

    果然,这个女人太不容小觑!

    别生气了。蔡长亭道,我得去准备,明天和她接洽,争取一切都顺利。她既然想走,不管她是真心的还是想探入我们内部,都得做些准备。

    你去忙吧。阿蘅淡淡道。

    等蔡长亭走过,阿蘅捧住发疼的脸,半晌没有动。

    她心底的情绪全部在翻滚着。这些情绪,煎熬着她,烧灼着她。

    值得欣慰的是,顾轻舟落入了她的掌心,接下来要如何做,阿蘅才是主导。

    还是再看看额娘的意思吧。阿蘅对自己道。

    她忍着这口气。

    顾轻舟回到张公馆时,刚到晚上十点,众人还没有睡觉。

    颜一源已经跟孩子们玩成了一团。

    顾轻舟去看了木兰和暮山。

    是张辛眉陪同她的。

    只有她和张辛眉,顾轻舟的情绪也松动了些。

    你喝酒把酒撒身上了。张辛眉对她道。

    顾轻舟颔首:我知道,我是故意的。

    张辛眉哼哼:撒谎,分明就是不小心的,太蠢了。

    顾轻舟笑笑。

    木兰和暮山养在笼子里的,它们的情绪很好,并没有焦虑,而是安静趴着,阖眼养神。

    闻到了顾轻舟的气息,木兰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顾轻舟的眼眶莫名一红,低低叫了声:木兰。

    她最近很容易感动。

    木兰呜咽,跳到了顾轻舟身边,亲亲热热蹭她的手。

    木兰真乖。顾轻舟摸着她的脑袋和毛发,心中格外不舍。

    暮山则根本不搭理顾轻舟。

    顾轻舟有时候都不知道,暮山还记得不记得她了。

    它们好养吗?顾轻舟问。

    张辛眉道:放心,以后他们会听我的。

    顾轻舟忙阻止他:不可胡来。

    她拉过了张辛眉的手,放在木兰的鼻子底下,让木兰闻一闻他的气息。

    木兰闻了。

    顾轻舟又小心翼翼把张辛眉的手,放在木兰的身上。

    木兰立马呲牙。

    顾轻舟就摸她的脑袋:没事,没事,这是张九爷,是我的朋友。

    然后,再次小心翼翼让张辛眉的手接触到了木兰时,木兰没有再反抗。

    暮山也是同样。

    张辛眉高兴极了:你真的把这两匹狼送给我了?

    不是送给你,是暂时放在你这里寄养。顾轻舟道,你要答应我,把他们当朋友,而不是宠物。

    好,我答应。张辛眉立马道,你放心吧,我不会欺负他们的。

    顾轻舟颔首。

    那你是不是也把二宝给我?张辛眉又问。

    顾轻舟摇摇头。

    二宝会跟着我。我和二宝一样,都没有家人,我们需要彼此。木兰和暮山通人性,却不是人,我没办法带着他们冒险。顾轻舟道。

    张辛眉听出了话外之意:你要去哪里?

    没有去哪里。

    你骗人!张辛眉高声叫起来,你肯定骗人。

    嘘,你再吵闹,我把它们带回去了啊。顾轻舟威胁张辛眉。

    张辛眉立马捂住了嘴巴。

    顾轻舟也摸摸他的脑袋。

    张辛眉就觉得,顾轻舟摸他脑袋的手法,跟她摸木兰和暮山是一样的,想着顾轻舟也把他当只小兽似的,顿时就嘟起嘴巴,满心的不高兴。

    安顿好了这些,顾轻舟就回房睡觉。

    第二天一大清早,顾轻舟就跟张太太辞行,说中午要回去了。

    这么急啊?张太太吃惊。

    我就是来接二宝的。顾轻舟道,接到了,自然要回去了,家里一堆事呢。

    张太太没有勉强。

    顾轻舟又道:能不能给我准备船票啊?

    坐船啊?船那么慢,我叫人开车送你们。张太太道。

    顾轻舟忙说不用,她很喜欢坐船。

    再三推辞,张太太也不好勉强她了,只得安排了邮轮的船票。

    顾轻舟等人,登上了邮轮。

    与此同时,有个人正在码头等着顾轻舟。

    顾轻舟就对霍拢静和颜一源道:你们先走吧,我马上就上来。

    她带着二宝,去了旁边的货仓。

    她说要谈点事情,坚决不肯让霍拢静等人跟着。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