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753章 我们的重合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到了天津卫,顾轻舟陪同叶妩去了她姨母家。

    叶妩说:老师,我要跟姨母说些体己话,不如你先去饭店住下吧。

    叶妩的姨母极力邀请顾轻舟住下,叶妩说她的老师不太想麻烦。

    姨母,让老师住在饭店吧,这样更好些。叶妩道。

    叶妩的姨母就不再说什么。

    于是,顾轻舟就顺理成章回到了饭店。

    司行霈给她留了纸条。

    顾轻舟看到了司行霈的留言,约她去码头见面。

    她无奈笑了笑:千里迢迢见一次,却要去码头,真是多此一举。

    她更衣下楼。

    楼下有司行霈的亲信等着顾轻舟。

    太太!亲信是邓高,司行霈最重要的副官之一。

    顾轻舟微笑:怎么,还叫我太太?

    她仅仅是询问。

    邓高笑道:师座说了,您永远是司太太。

    顾轻舟又笑了下。

    邓高租用了饭店的一辆道奇汽车,亲自开车送顾轻舟去码头。

    路上,他跟顾轻舟说了很多的事。

    邓高性格外向,什么都能说,却又知道轻重。

    顾轻舟沉默听着,偶然插一两句。

    很快,车子就到了码头。

    一条船停泊在码头处。

    这是运货用的大船,一共有两层,看上去很朴素,却很坚实。

    顾轻舟正要说什么,就看到司行霈立在船头。

    他个子高大,穿着一件白色衬衫,铁灰色长军裤,颀长挺拔。他额角一缕碎发被风吹乱,给他俊朗的五官添了邪魅。

    他肌肤幽深,双目就格外的明亮而睿智;五官精致绝美,并不比蔡长亭差,却多了些阳刚坚毅。

    他看到顾轻舟过来,主动放下了搭板,请顾轻舟上船。

    为何约在这里?顾轻舟道,在饭店不好吗?

    隔墙有耳,还是船上更安全。司行霈道。

    顾轻舟一开始没明白这话的含义。

    司行霈伸手过来,顾轻舟拉着他结实有力的胳膊,上了船。

    刚进船舱,她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玫瑰清香。

    顾轻舟微愣。

    司行霈随后进来,对她道:我叫人准备了干净的被褥,用玫瑰香料熏过的,我知道你喜欢。

    顾轻舟眼底的碎芒盈盈,宛如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水面。

    ......我很喜欢。顾轻舟道。

    司行霈不是一个很细心的人,可他对顾轻舟,是事无巨细,样样都能想到,也能准备到。

    顾轻舟心中暖流徜徉。

    她想要说点什么,司行霈已经将她抱起。

    他让顾轻舟坐在他的臂弯里。

    顾轻舟的头,都抵到了船舱的顶部,她略微低垂。

    司行霈扬起脸。

    他看着她。

    那双精明又璀璨的眸子里,全是浓郁的深情。

    顾轻舟似乎被蛊惑,低头亲吻了他的唇。

    想我吗?亲吻之后,司行霈问她。

    顾轻舟略微阖眼。

    她没有回答,只是将脸贴在他的脸侧,耳鬓厮磨。

    司行霈道:我日日夜夜挂念着你,轻舟!

    顾轻舟嗯了声。

    司行霈将她打横一抱,放到了被褥上。

    衣衫被小心翼翼解开。

    顾轻舟发现,从前他撕她的衣裳时,动作粗鲁。

    如今,他将她视为珍宝般,知道她回去的时候不能露出半点破绽,故而他没有弄坏她的衣裳。

    衣衫褪尽,他覆盖在她身上。

    顾轻舟的肌肤微凉,司行霈的肌肤是炙热的。

    她略微寒颤时,他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轻舟......

    后来,顾轻舟才明白,司行霈为什么担心隔墙有耳。

    他不是怕说话被人偷听,而是担心他行事激烈被人知晓。

    顾轻舟内心的火热,全部被他点燃。

    她也不知道是船在晃,还是她在晃。她原本微凉的肌肤,慢慢染上了桃粉色。

    她浑身薄汗。

    司行霈......最动情的时候,她的手指陷入他宽阔结实的后背,紧紧抓住他,浑身有种痉挛之感。

    司行霈就停下来,亲吻着她的唇。

    顾轻舟的喘息越发剧烈,始终无法自控。

    当司行霈再次进入她时,她累得已经抬不动脚,浑身软绵绵的。

    这一番的久别重逢,比他们新婚时更加耗时。

    顾轻舟亦不知时间。

    她只知道过了很久,司行霈的汗滴在她身上,而她自己也是汗出如浆。

    司行霈停下来时,顾轻舟依靠着他,沉沉睡着了。

    等她再次醒过来,船舱里光线暗淡。

    她耳边有司行霈均匀的呼吸,还有轻浪拍打着船舷的声音。

    顾轻舟想要动一下,却发现浑身仍是绵软无力。

    司行霈却被她轻微的动作惊醒。

    她离开了之后,司行霈重新恢复了他的警惕。

    醒了?司行霈笑道,手却穿过她的青丝,将她拉近自己,轻舟,你真好吃!

    混账,就知道你不安好心。顾轻舟低骂他,你一早就盘算好了,连被褥都是新准备的。

    有备无患。司行霈声音低醇,吻了下她的耳垂,轻舟......

    不等顾轻舟回答,睡饱之后的他,翻身再次将顾轻舟压住。

    顾轻舟略有慌乱:很晚了......

    我知道。他低喃,就封住了她的唇,贪婪汲取她的气息。

    顾轻舟挣扎:得回去了......

    我很快的。他道。

    顾轻舟好似听了个笑话。

    到底还是没挣脱开他。除了顾轻舟的执着,也是因为顾轻舟不忍心。

    他们隔了两个多月未见,司行霈想念她,她也想念司行霈。

    这次,司行霈到底顾及顾轻舟,短短三十分钟就鸣金收兵。

    顾轻舟一身的汗。

    船的底舱有个小小浴桶,还准备了干净的水。

    司行霈从后舱的炉子里取了热水,将热水对好了,就把顾轻舟抱过来。

    他自己穿了条短裤,半蹲在旁边给顾轻舟擦拭身子。

    我自己来。顾轻舟道。

    司行霈没有让她。

    他帮她洗澡,让顾轻舟好似一下子就回到了从前。

    那时候,他每次折腾完,就略感愧疚为她洗澡。

    顾轻舟坐在浴桶里,手不停的翻水花,也像个孩子似的,等待着他的照顾。

    司行霈,你这次出来,程渝为何没跟着来?顾轻舟突然想到这件事,问他。

    司行霈笑了笑:她凭什么能跟过来?

    你是如何说服她的?顾轻舟好奇,她如此担心,岂能放任你?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