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764章 捉弄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高桥荀默默坐着。

    他的情绪一阵阵翻滚,好似失去了什么东西,让他的呼吸略感紧促。

    顾轻舟被他踩得很疼,故而想寻个地方看看自己的脚背。

    她站起来往外走。

    脚步略微踉跄。

    高桥荀看到了她浅薄窈窕的背影,又见她步履缓慢,似有跛足,似乎是刚才踩重了,故而他跟了上去。

    你是不是要去医院?高桥荀问。

    顾轻舟摇摇头:不是,我要去洗手间补妆。

    高桥荀就道:我知道洗手间在哪里。

    顾轻舟刚要拒绝,高桥荀就伸过来臂弯:我带你去。

    真不用。顾轻舟道。

    高桥荀赌气似的:不让我带你过去,我就抱你过去。

    顾轻舟笑起来:你抱得动我吗?

    高桥荀立马附身过来。

    顾轻舟连退两步,也收敛了几分笑容,对他道:好好,我们都不要闹了。这样吧,你走前面,我跟着你,如何?

    高桥荀点点头。

    原本附近就有个小客房,专供客人们如厕更衣,有佣人在旁边服侍的,洗手洗脸都有热水。

    可高桥荀心念一转,居然往旁边岔路上走。

    顾轻舟在他后面。

    他放慢了脚步,声音也嗡嗡的,像是郁闷极了:其实你没什么不好的,就是有点虚伪。

    顾轻舟就当这孩子的中国话没学好,只当不知道他这是骂她。

    ......而且呢,就算你嫁过人,将来也可以再结婚。高桥荀又道,那些稍微差一点的男人,是不会嫌弃你的。

    顾轻舟理应生个气。

    对着高桥荀,她总能看到颜一源的影子。

    这点虚无的不切实际的感觉,顾轻舟很珍惜,她真的很想念岳城的亲人们。

    对待高桥荀,她就多了几分善意,也多了几分耐心。

    好,我知道了。顾轻舟笑道,我会鼓起勇气,再寻找一个男人嫁了。

    高桥荀似乎松了口气:这才对嘛......

    转念一想,这不对啊!

    这根本不是他说这席话的初衷。

    她随便寻个人嫁了,还不如不嫁呢。为什么非要找个人嫁了?

    再说了,这世上优秀的男人很多啊,比如高桥荀就觉得自己不错。

    他的呼吸再次一紧。

    他更加不开心了。

    他不开心,就乱走路,往更加僻静的小路走去。

    顾轻舟不动声色跟在他身后。

    小径似乎越发窄了,有树枝藤蔓低垂。顾轻舟突然喊住了高桥荀:别动。

    高桥荀一惊。

    怎么了?他回过头,就发现自己脖子处凉飕飕的,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他的后颈。

    顾轻舟看了眼他,问:高桥先生,你怕蛇吗?

    高桥荀顿时就明白了,他一瞬间寒毛耸立,浑身的血液都在逆行,唇色苍白:我......我......快,快去叫人......

    没事,绿色的蛇,应该没毒。顾轻舟往前走了几步,我来抓。

    不要啊。高桥荀声音全变了腔调,又尖又细,不停说日语。

    回神间,他又改了中国话,叫......叫人......

    他似乎感觉到了蛇吐信子,同时那凉软动了下。

    他快要尿裤子了,面无人色:救我,快去叫人来救我......

    顾轻舟道:我来试试。

    不不,你会吓到它.......别害我......高桥荀眼泪都下来了,你别害我。

    顾轻舟上前,一下子就将他脖子上的蛇抓住。

    高桥荀连退数步,跑到了前面更宽阔的地上,使劲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已经没有蛇了。

    他还没有来得及喜极而泣,就听到了顾轻舟的笑声。

    转身,见顾轻舟手里拿着一根折下来的藤蔓,缓缓走了出来,满面的笑容。

    高桥荀这才明白过来。

    你......他恼羞成怒,你太坏了,你居然......

    顾轻舟笑道:明明是你太胆小了。你故意把我往后院带,不知什么用心,又胆小,我才能吓唬到你。

    高桥荀又窘又怯,道:你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说归说,他这下子再也不敢带顾轻舟乱跑了。

    他甚至很难堪。

    他是男人,却被顾轻舟捉弄,露出那样的怯态,实在太尴尬了。

    他躲开了。

    他快步跑了出去。

    顾轻舟这会儿,确定自己的脚趾没有断,因为疼痛感比刚才轻多了,而且走路顺畅。

    她也准备往回走。

    康家庭院深深,五月的草木繁盛,处处蛩吟。

    琼华沐浴着葱郁树木,到处都是影子,略有阴森之感。

    顾轻舟看到不远处有东西微动。

    她没有多想,准备走过来的。可走近了,顾轻舟发现那一团团的,怎么都像个活物。

    她犹豫了下,决定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她转身走,那人却打了个喷嚏。

    顾轻舟正好走在旁边。

    那团黑影要跑时,顾轻舟下意识拽住了黑影的衣领。

    拽出来一瞧,是个孩子。

    女孩子,约莫十来岁,非常的消瘦,头发也是稀疏枯黄。这个时节,大家都换了单薄衣裳,她的粉红色锦缎上衫却是加棉的。

    她很怕冷。

    你是谁啊?顾轻舟问。

    对方也察觉顾轻舟是个年轻纤瘦的女人,对她的攻击性不大,没有使劲挣扎。

    她期期艾艾:我迷路了......

    你要回宴席大厅吗?顾轻舟道。

    女孩子摇摇头。

    那你是康家的人?顾轻舟又问。

    她点点头。

    你在自家迷路了?顾轻舟再次问。

    小姑娘怯生生点头:嗯,我不常过来。

    康家是个很大的家庭,康暖是二房的姑娘,此处也是二房的院落。

    你叫什么?顾轻舟问,同时放开了她的衣领,握住了她的手。

    小姑娘的手腕非常细,全是骨头,没有半点肉,而且冰凉。

    晗晗。小姑娘道。

    康晗,依靠取名的习惯,她应该是康昱、康暖同一个辈分的。

    很多人家会把孩子的辈分,化为偏旁部首放在名字里。

    这个习俗,不止是北边有,就是南边也有,顾轻舟曾经住过的顾公馆,那些孩子们都是丝字辈,故而他们用绞丝旁取名;而颜洛水家的孩子们,都是水字辈分。

    你是哪一房的姑娘?顾轻舟问。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人声。

    顾轻舟还没听清,小姑娘却吓了个激灵,挣脱了顾轻舟的手,使劲往黑暗处跑。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