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注册mg游戏送彩金38不限id易盛娱乐2平台APP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轻舟一大清早到了金家,金家自然知情。

    昨天下火车之前,金太太特意寻了程渝,百般赔礼道歉。

    不止金太太,还有金家的少爷们,也向程渝赔罪,说妹妹太过于鲁莽,得罪了程渝。

    这件事都是千鸿的错,咱们别生了罅隙。况且,你母亲还没有找到,我们总能帮点忙,是不是?金太太拉着程渝的手。

    这就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金太太不是为了程渝,更不是为了程家的旧情,她只不过是想要保住她女儿金千鸿的名声。

    把程渝留在身边,总好过程渝出去乱说话。

    所以,昨天下车之后,司行霈和程渝仍回了金家。

    程渝一万个不情愿。

    ......你帮我劝劝司行霈吧,我们还是搬离金家比较好。程渝对顾轻舟道,程家不安全。

    是你不安全吧?身后,传来司行霈揶揄的声音。

    司行霈已经穿戴整齐,梳洗完毕了。他不怕金家,故而没有不妥。

    任何的阴谋诡计,司行霈都看得通透,不受影响。

    这次若不是顾轻舟,程渝这会子该死无葬身之地了,真正不安全的,是愚蠢的程渝。

    对,我害怕。程渝老实了,如实承认了。

    司行霈淡漠看了她一眼。

    程渝又道:经过这次的事,金家对我们没了善意,甚至会防范我们,你留在这里毫无意义。

    咱们出去住,抓紧时间找我母亲,然后离开太原府,岂不是更好?

    顾轻舟抬眸,眸光幽静看着司行霈。

    司行霈道:你可要搞清楚了,程大小姐,金家给你们兄妹吃喝,为你们找人,而是供你们容身。

    离开了金家,你们有钱置办房舍吗?你们能拿得出生活费吗?还有,你们能有人脉去寻找你母亲吗?

    程渝被说得面红耳赤。

    隔壁厢房的程艋也起床了。

    瞧见这一幕,程艋微愣,继续打量起顾轻舟来。

    他见过顾轻舟的,也清楚这是司行霈心心念念的那个女人。

    如今再见到,果然别有风情,是程渝比不了的。

    只是......

    程艋再看了眼司行霈。

    和程渝的笃定不同,程艋早就怀疑司行霈已经不受催眠术的控制——有好几次,程渝想要跟司行霈亲近,立马被司行霈拒绝。

    受到了催眠术影响的人,不受这样的。

    如今一瞧,果然如此。

    大哥,你也来劝劝他。程渝拉了程艋的袖子,金家是我不想住了。

    程艋没有去火车上,昨晚才知道那些事。

    他对司行霈道:司行霈,你偷走程家的飞机,值多少钱、多少房舍和人脉?

    那是我偷的,不是跟程家赊账的。什么叫偷?无本而入才叫偷。我何时欠了你们的?司行霈道。

    顾轻舟就觉得,司行霈能把程艋给气死。

    果然,程艋被他这席无耻的话,梗得面红耳赤,像被卡住了喉咙的公鸡。

    顾轻舟看不过去,拆司行霈的台:程小姐,程少爷,假如司师座不想帮你们,他根本就不会来太原府来。

    司行霈笑起来:瞧见没有,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程渝和程艋听了顾轻舟的话,心中回味过来,知晓司行霈是嘴上不饶人,放下心来。如今听了这话,都忍俊不禁。

    程少爷,你们搬家的事得后放,我们要走了,人命关天。顾轻舟道。

    司行霈颔首。

    程渝茫然:我也要去吗?

    我一大清早去拜访叶三小姐,你觉得恰当吗?司行霈斜睨她。

    这女人的脑子,有轻舟一半的灵活,司行霈行事也不至于这般掣肘。

    一大清早的,司行霈自然不能单独去见叶妩,有程渝陪同,就名正言顺了。

    那我拿件披肩。程渝回房去了。

    她随手拿了披肩,转身又出来。

    顾轻舟也没有去拜访金太太,直接跟司行霈、程渝乘坐汽车。

    路上,他们还在商讨搬离金家的事。

    金太太消息是最灵通的。

    顾轻舟什么时候来的,又什么时候走的,她都知道。

    至于来做什么,隐约是叶妩生病了,请司行霈和程渝。他们私底下,也不知道设了什么局。

    娘,那位平野蔷,是个棘手的女人,要不要除掉她?金家的三少爷问金太太。

    金太太沉吟。

    她派人去查过平野蔷的底细,因为她们远在日本,什么也查不到。

    只知道平野蔷跟她姐姐一样,都是中国人,平野夫人带到日本去的。

    不可鲁莽。她现在站在叶家那边,此前除掉她,就是打叶督军的脸。金太太很理性。

    金千鸿在旁边,咬唇不语。

    火车上那件事,金太太几乎出了一条铁路的钱,以及两门最新式的大炮,才得以和叶督军重新达到平衡状态。

    现在不适合去惹怒叶家了。

    平野蔷居然有这样的心智和谋略,我很意外。金家的大少爷道,我还以为,她只是会溜须拍马。

    顾轻舟那一手,早已震慑了金家。

    很显然,她是足智多谋的。金太太道,这倒是有趣......

    娘,哪里有趣?金家大少爷问。

    金太太笑道:我挺欣赏她的,也许我们可以和她多些来往。

    娘!一旁的金千鸿,紧张叫了起来。

    她吃了那么大的亏,母亲不替她找回面子,还要跟那个假日本女人多些来往?

    岂有这样便宜的好事?

    娘,您说昨晚袭击我们的,到底是谁?三少爷见妹妹撒娇时,母亲蹙起了眉头,立马打岔,转移了大家的话题。

    昨晚遇到袭击,引起金太太的震怒。

    他们已经委托叶督军府,寻到那个中枪的人。

    那样的重伤,一定会去购买西药或者去看西医。

    所以,叶督军府严格控制这两样,至少一周内严格监视,他们就能抓到人。

    左不过是那么几个人。金太太双眸冷若凝霜,好了,此事不必再议,等抓到凶手再定夺。你们最近少出门......

    众人道是。

    只是金千鸿,始终心有不甘。

    顾轻舟毁掉的,不仅仅是金千鸿百密一疏的计划,更是金千鸿的名声。

    车子上那些人,背后肯定要嚼舌根的。

    恨的全部源头,都在顾轻舟身上。

    平野蔷。她牢记这个名字,甚至她的容貌。

    仇,还是要报的。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