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千亿手机客户端金沙财旺登录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己寝卧里有个人。

    顾轻舟后背的汗毛根根竖起,她下意识想要去抓枕下的手枪。

    却听到那个声音,轻不可闻问:找这个?

    顾轻舟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那种高度的警惕之后,她透出一口气,惊觉自己出了满身的汗。

    你......你又作死!她骂道,你又翻墙。

    是司行霈。

    房间里没有光线,却也凉爽。

    顾轻舟动作麻利锁了门。

    她转身时,忍不住笑了,好似回到了岳城的时候。

    那时候,她跟司行霈就是这样的。

    什么时候翻墙进来的?顾轻舟问。

    在你跟别的男人亲亲我我的时候。司行霈低声,手就环住了她的腰,将她坐到了他腿上。

    顾轻舟起先没明白,而后才想起来:你派人监视这边?怎么弄进来的?

    平野四郎府邸上个月的时候,选了一批厨娘进府。司行霈道。

    顾轻舟恍然大悟。

    原来,探子居然是厨娘?

    她记得今天进去的那位。

    ......你真是无所不用其极。顾轻舟感叹,你不怕被人察觉?

    已经清出了很多,这位仅留的一位。司行霈道。

    平野夫人很警惕。

    司行霈轻轻咬了下她的耳垂,问:一整天跟他在一起,可开心?

    又来了。顾轻舟笑道,那是蔡长亭,你这都能多想?

    司行霈道:是个年轻漂亮的小白相。

    我不想养小白相,我就想养司师座。顾轻舟用力扭头,一口咬在他的肩胛骨上。

    司行霈心中一动。

    他亲吻了她。

    停下来的时候,顾轻舟问他:今天冒险进来,是为什么?

    叶妩说她打电话给你,找不到你,非常着急。司行霈道。

    阿妩找我?

    对,我打电话告诉她的,她才想找你。她那个情郎,失踪了。司行霈道。

    谁?顾轻舟诧异。

    康七。司行霈道。

    顾轻舟差点被他带入沟里,道:别胡说了,阿妩年轻还小,她听不惯这样的话。

    司行霈不以为意。

    顾轻舟又说:他怎么不见了?是被金家的人抓到了,还是他自己跑了?

    马场的人说,他是自己走了,可他并没有回家。司行霈道。

    今天走的?

    昨天。司行霈说话的时候,轻轻吻她的锁骨。

    顾轻舟推他:昨天走了,为何今天才跟阿妩说?

    又不是她的什么人。司行霈道,再说了,他自己走的,旁人又没绑住他。

    你的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吗?顾轻舟又问。

    司行霈就觉得,他没有解释清楚。

    于是他仔细跟顾轻舟解释:是叶妩打电话问跑马场的人,康七恢复得如何,跑马场的人请示我如何回答,才知道他昨天离开了。

    我再告诉叶妩,叶妩就去问了康家,她回头打电话给我,说找不到你了,想要找到你。

    我问她为何找你,她说康七没有回家,人不见了。因他是自己离开的,我的人并未跟踪他。

    整个太原府地域庞大,人口众多,我哪里知晓他的去向?

    那派人去找找?顾轻舟问。

    我又不是他爹,找他作甚?司行霈不以为意。

    那你到这里来干嘛?

    找你。你不见了,我得寻到你。司行霈道。

    说到这里,他声音带着几分阴鸷。

    什么时候学完?他问。

    他指顾轻舟学习日语这件事。

    大概还有两个月。顾轻舟道,语言很难,不能一蹴而就。

    司行霈不言语。

    他静静看着她,眼眸幽静得骇然,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顾轻舟捏他的脸:不许吃醋。哪怕是打翻了醋坛子,也没有你这样爱吃醋的。

    司行霈依旧不说话。

    他在想着什么。

    顾轻舟继续道:真的,把蔡长亭当你的敌人,实在太贬低了自己。

    司行霈那裹挟风暴的怒意,一下子就松懈了。

    顾轻舟明显感觉到他紧绷的精神微微一松。

    他捏了下她的鼻子:顾轻舟,你学得会哄人了。

    堂堂司师座,居然要哄?顾轻舟道,司师座最明察秋毫,而且深明大义,我从来不捧司师座的。

    司行霈就捏住了她的下巴,已然是笑不可抑:还没完没了了?

    说罢,就吻住了她的唇。

    从那之后,司行霈再也没说过蔡长亭的事。

    他相信顾轻舟,而是说到做到。

    他没有胡闹,只是和顾轻舟在一起说话。

    刚说两句,电话响起。

    顾轻舟去接了电话,依旧是叶妩打过来的。

    老师,您刚刚去了哪里?叶妩问。

    顾轻舟就把自己的事,解释给叶妩听。

    叶妩听完了,问她:老师,你能不能过来?

    好。顾轻舟道。

    她出门了,任由司行霈在她的房间里。

    顾轻舟去了叶妩那边。

    叶妩很焦虑。

    别太担心,他是自己走的。况且,金家的人查不到他头上。顾轻舟道。

    叶妩深吸一口气:他伤情未愈,马场是最安全的,他为什么要走呢?肯定有件事,让他不得不离开......老师,您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顾轻舟看了眼叶妩。

    这一眼,意味深长。

    叶妩却没懂,紧紧看着顾轻舟,等顾轻舟回答。

    顾轻舟道:阿妩,你很想关心他吗?

    叶妩不喜欢被人问到这个,她当即尴尬,道:我不是很担心他。

    阿妩,你知道他为何要枪杀金千鸿?顾轻舟又问。

    叶妩狐疑看着顾轻舟:他说他求爱未遂,上次我不是告诉你了吗?

    那就是他跟金千鸿两个人之间的事。阿妩,他既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你的亲人,况且是他自己离开的,你为何要这样担心?顾轻舟再次问。

    叶妩整个人愣住。

    很显然,这些问题,让她无法回答。

    阿妩,你的性格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你还是从前的你,对谁都很好,对谁都不关心。那么,你这样关心康昱,你想过为什么吗?顾轻舟又问。

    叶妩错愕看着她。

    她死死咬住唇,良久没说出半句话来。

    顾轻舟也陪着她沉默。

    约莫过了五分钟,顾轻舟问她:阿妩,你还要找他吗?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