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外围的app > 历史小说 > 冰冷少帅荒唐妻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820章 抢占先机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轻舟看着他。

    他眼神明亮深邃,可以倒映出她的影子。

    看到了我自己。顾轻舟一本正经回答他。

    司行霈道:所以呢,我不会离开你。你在太原府,我就会时常在这里。轻舟,我已经安排好了。

    怎么安排的?

    程渝。司行霈指了指楼上,哪怕我寻到了程夫人,程渝也不能离开太原府,她既然入了翁,就是你我的遮羞布,她需要帮助你完成大计。

    程渝是司行霈的女朋友,只要这个女朋友不离开,司行霈就会常往太原府。

    遮人耳目,往往也是一种姿态,像太原府的人宣告,他没有入侵的意思。

    至于那些人是否相信,司行霈就无法掌控了。

    这对她不公平......顾轻舟迟疑了下。

    很公平,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么她就需要付出。她帮我骗到太原府,想利用金家的交情找到她母亲。

    假如她没有一个军阀男朋友,金家必然不会接纳她。她既然开了头,就要把这条路给我走到底。司行霈淡淡道,况且,我会帮她找到亲人,她也应该回报我。

    顾轻舟沉吟了下。

    司行霈一直捏住她的下巴,此刻就看到她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不免好笑。

    怪不得她每次想事情的时候,都低垂眉眼呢。

    也好。顾轻舟道,我舍不得你。

    司行霈心中一震。

    顾轻舟可从不说这样直白的话!如今这番言辞,是情到深处了吗?

    司行霈心中暖融融的,只感觉千年的冰块,都在他真心的揉捂之下融化了。

    真乖。司行霈摸了摸她的下巴,又摸了下她的脑袋。

    顾轻舟回神过来,气结道:司行霈,你逗猫呢?

    司行霈哈哈大笑。

    笑声爽朗,连楼上的程渝都听到了。

    程渝如今是重新认识了司行霈。

    司行霈在江南的名声并不好,他在军中有威望,可不知怎么的,外头却都在传,说他狠辣残忍,而且好色如命。

    程渝那时候派人去打听,说司行霈睡遍了岳城的名媛,还说他见色就沾,从不挑剔。

    可如今再看司行霈,的确不是个好东西,无耻狡诈,独独在女色上,却是洁身自好。

    他不似程艋那样羞涩。

    面对女人的挑逗,司行霈应对自如,丝毫不让女人占了他的便宜。

    程渝曾多次有献身之念,都被他不着痕迹推开。

    现在想想,他倒有点可取之处。对顾轻舟,司行霈是个合格的丈夫。

    程渝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她出神之际,顾轻舟上楼了,对她道,梳洗更衣,我们要出去一趟。

    我们?程渝反问。

    我们是指谁?我和你,还是我们和司行霈?

    你、我、司行霈和你哥哥程艋。顾轻舟道。

    程渝不解,瞬间又明白过来,她急忙起身下床,问顾轻舟:是不是......

    顾轻舟知道她想要问什么,打断了她的话:可能是.我们需得抢先一步。司行霈说,他有好几次失去机会,说明你母亲很警惕,而且有人在帮助她逃跑。

    程夫人当然得小心了。

    程督军有个隐秘的军火库,最贵的军火都藏起来了;程督军的府库,其实没什么钱,真正的钱财更是藏在神秘的地方。

    云南多崇山峻岭,一旦想要藏匿钱财,外人是无从下手的。

    最重要的是,程督军还有个军符,没有那玩儿意,谁想接替他都名不正言不顺,其他将领不会服气。

    现在云南已经四分五裂,乱成了一团糟。

    所有势力都想找到程夫人。

    他们抓到过程艋。

    程艋不知道秘密,所有的东西都在程夫人身上。

    故而程夫人自己也很小心。

    她逃到山西的消息,连程艋和程渝都知道,云南那边也早已知晓了。

    目前还没有其他地方发现她,所以她很可能仍在山西。

    好,好!程渝匆匆忙忙去更衣梳洗。

    等她到了之后,司行霈已经准备了一辆大车。

    四个人上了车。

    司行霈先带着他们,满太原府乱逛,他身后不远处,有好些密探,在一一为他清场。

    他们中途去吃了饭。

    程艋和程渝毫无胃口,顾轻舟和司行霈则是吃得饱饱的,补充体力。

    直到下午四点半,他们才出了太原府。

    会不会有人跟踪?程艋问。

    当然会。司行霈道。

    故而司行霈又重新开车回城。

    在城里,有四辆相同的车子接应他们,他们中途换了三次车。

    最终,快到晚上七点时,司行霈才确定已经摆脱了跟踪,换了一辆黑色小轿车,带着他们出发了。

    一路往南走,凌晨四点的时候,到了一处小镇子上。

    司行霈停了车。

    入夜的小镇格外安静,连狗吠都不能听闻。

    程渝悄声问:我妈就在这里么?

    不是。司行霈道,你们跟我来。

    他们出了镇子,往旁边的山地走。

    入了夜的山区,到处都是蚊子和蛇虫。

    司行霈牵着顾轻舟的手,走在前头,一路开山而去。

    在山里一直逛到了天亮,他们才寻到一处山寨。

    山寨是猎户住的,小小寨子约莫七八户人家,有人专门值夜。

    他们不是为了防贼,而是防止夜里猛兽袭击。

    看到来人,值守的人格外警惕,用一把脱了栓的猎枪对准了他们,然后问: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到山上探险,可是迷路了。司行霈笑了笑,然后指了指他们自己。

    他们的衣裳都被荆藤勾破了,头发凌乱,的确是有点狼狈的。

    可山寨的小伙子丝毫不敢放松:我们山寨不欢迎外人,你们......

    他话音未落,就听到一阵风声,司行霈上前,一把夺了他的猎枪,动作极其迅速,然后将枪口对准了猎人小伙子。

    小伙子,你可以大声叫了。司行霈笑眯眯的。

    程艋和顾轻舟,同时拔出了手枪。

    小伙子吓傻了,大声呼叫来人救命等等。

    不少人涌了出来。

    司行霈一直在查看,然后他就瞧见东边的草木微动,似乎有什么窜了出去。

    他丢了猎枪,转身就跑,朝着那点异动去追。

    他为了找到人,寻找了三个月,等待了三个月,岂能让他们再次溜走?

相关小说: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璀璨如炬闪婚甜妻:腹黑老公霸道宠